展开

许我一生暖婚:梁少步步掠爱 那婆婆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46.7万字| 798总收藏| 8458总点击

初见或许就是命中注定,要遇见他。
狼狈与不堪,全数落在他的眼中,他却向她伸出了手。
一场交易换来一场世俗欢爱。
她以为醒来之后就可以一拍两散,他却勾勾嘴角道,我已经忍你很久,所以——要你一晚,怎么够?
她忽就明白,再见于她,注定是场劫难。
是命运将她推入深渊,却又是他却带她绝处缝生。
只是许久之后,她才明白,这个男人他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将她推入一个漩涡,然后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道貌岸然地将她带离囫囤之境后,又将她推入另一个更大更深的漩涡。
当身世的谜团一一解开,她又该何去何从?是放任贪心,还是追逐真心?
也许,只有自己的心才会告诉自己答案。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那婆婆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6.4万

  • 创作天数

    327

其他作品

  • 情不知所起·丁先生唯小女子难养也

    别扭羞答小羊羔VS怎么都吃不饱大饿狼。 家遭变故,她被人设计送到他的身边。 从此他成了她的监护人。 她的出行有司机护送,起居有管家照料。 如此法西斯般的关切让她如坐牢笼,一心想逃。 他悉心养她五年多,看着她一天一天长大。 某种冲动愈渐强烈。 终到那一日,他如常年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旁人都知他宠她,她却避他如蛇蝎。 某晚更是又哭又闹,“你找其她人好不好?” 他颇是头疼。 如此宠她还这般不领情,着实太难养。 为提升幸福指数,他决定亲自上阵帮她调理身体。 于是, 他教她游泳,结果她累得差点溺水在泳池里。 他教她滑雪,结果他把自己冻成一条狗。 既然户外运动皆伤人,不如还是转战室内强身健体吧。 浅虐、深宠、带点甜,三观还会很正哟!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那婆婆

    1,692 迷妹值

  • 2

    zhangliping0532

    1,629 迷妹值

  • 3

    安吉拉丁

    1,528 迷妹值

  • 4

    你别不快乐啊

    1,122
  • 5

    18674728479

    1,098
  • 6

    441514517

    1,072
  • 7

    15919729916

    956
  • 8

    红苹果8008

    945
  • 9

    luoxiaohan

    925
  • 10

    hjl0958

    863

同类推荐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其实我还有一只你要不要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新欢索婚:厉先生,请动心!

    月度迷津

    青春期丧母,二十岁失父,身世被曝光,感情被插足,所有人都说孟蕴将厉荆深当做逃出泥藻的救命稻草,甘愿做后妈,想方设法讨好未来继子。孟蕴听后不齿,“所言非实。”厉荆深闻言不为所动,“这是我孩子的妈,亲妈。”当事人孟小姐恳请他收回那句话,“不要造谣,我以后还要嫁人。”厉荆深丢给她离婚协议书,轻描淡写说:“签,签了我亲自帮你找下家,敢不敢签?”孟蕴:“好,签就签。”厉荆深却当面反悔,脸色一变,一把将白纸黑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