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许我一生暖婚:梁少步步掠爱 那婆婆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3.93万字

许我一生暖婚,赠我一世情深。 (本文慢热,先苦后甜。) ——————————————— &gt&gt&gt&gt 初见或许就是命中注定,要遇见他。 . 狼狈与不堪,全数落在他的眼中,他却向她伸出了手。 . 那一刻,于她来说,就好象是一个万能的神,突然从云朵之中伸出一只手,对着她说,来,抓住我,我带你去天堂。 . 从此,他死缠烂打,纠缠不休。 . 她不免好奇,“梁展鹏,你就这么喜欢我?还真奇怪!” . 一场交易换来一场世俗欢爱。 . 她以为醒来之后就可以一拍两散,他却勾勾嘴角道,我已经忍你很久,所以——要你一晚,怎么够? . 她忽就明白,再见于她,注定是场劫难。 . 是命运将她推入深渊,却又是他却带她绝处缝生。 . 只是许久之后,她才明白,这个男人他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将她推入一个漩涡,然后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道貌岸然地将她带离囫囤之境后,又将她推入另一个更大更深的漩涡。 . 他说,“如果你认为这又是一场交易,那么我这次要的是婚姻,而且然然,我不会再给你时间考虑。” . 她有恋着初恋的心,欠着竹马的情,她根本没有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也没有能力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她嫁给他,或许只是需要依托。 . 当一切真相被揭晓,她才明白,原来最卑贱不过爱情,最凉薄不过人心。 . 她万念俱灰,一走了之。他却众里寻她千百度,自私地将她霸占于他的身边。 . 只是,曾经受过的伤流过的泪熬过的痛,让她固步自封,画地为牢,不愿记起前尘往事。 . 他却不管不顾,让她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大开杀戒,攻城略地,力挽狂澜,收复所有…… . 爱不可能是懦弱,爱也不可能是无能,爱终究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他愿用尽自己的一生,将爱配得起暖得过这一生一世。 .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 许幸然,你真得忘了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那婆婆

签约

代表作: 情不知所起·丁先生唯小女子难养也|

同类推荐

  • 军阀盛宠:少帅,娇妻不可欺

    九叶荼蘼

    一夜之间,从农村自带土气的小丑鸭摇身一变,飞升成为十里洋场白天鹅。老天爷待她不薄,解锁祁家四小姐身份的同时,顺手再附赠未婚夫婿一枚。身为京军少帅,他高高在上,年轻有为,女人如衣服,花钱似流水,要命的就是那张妖孽似的脸,哪里都好,就是看她不顺眼。逼迫她签下契约,他却转眼便对别的女人柔情似水。她被锁在深宅大院,蹉跎岁月。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若干年后,十里洋场的当红电影明星翩翩出世,她目光妖艳流转,如蛇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霸爱:摊上腹黑老公

    有琳

    权势、金钱、女人,天下人倾之一生都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他李文瀚却唾手可得;可极少人知道他其实生性淡漠,对这些都是可有可无、对什么都无所谓;唯独对她,他那平凡的小妻子,却是近乎于病态的执着。--大学刚毕业,她糊里糊涂的就出嫁了。婚后她被宠着,日子虽平平淡淡的却很和美,因为她有一个精通厨艺且性格温文的老公。同事们都梦想着嫁入豪门,甚至瞧不起嫁给个普通上班族的她,但她却觉得很是知足。她以为俩人平淡的日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