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许我一生暖婚:梁少步步掠爱 那婆婆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9.29万字

许我一生暖婚,赠我一世情深。 (本文慢热,先苦后甜。) ——————————————— &gt&gt&gt&gt 初见或许就是命中注定,要遇见他。 . 狼狈与不堪,全数落在他的眼中,他却向她伸出了手。 . 那一刻,于她来说,就好象是一个万能的神,突然从云朵之中伸出一只手,对着她说,来,抓住我,我带你去天堂。 . 从此,他死缠烂打,纠缠不休。 . 她不免好奇,“梁展鹏,你就这么喜欢我?还真奇怪!” . 一场交易换来一场世俗欢爱。 . 她以为醒来之后就可以一拍两散,他却勾勾嘴角道,我已经忍你很久,所以——要你一晚,怎么够? . 她忽就明白,再见于她,注定是场劫难。 . 是命运将她推入深渊,却又是他却带她绝处缝生。 . 只是许久之后,她才明白,这个男人他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将她推入一个漩涡,然后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道貌岸然地将她带离囫囤之境后,又将她推入另一个更大更深的漩涡。 . 他说,“如果你认为这又是一场交易,那么我这次要的是婚姻,而且然然,我不会再给你时间考虑。” . 她有恋着初恋的心,欠着竹马的情,她根本没有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也没有能力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她嫁给他,或许只是需要依托。 . 当一切真相被揭晓,她才明白,原来最卑贱不过爱情,最凉薄不过人心。 . 她万念俱灰,一走了之。他却众里寻她千百度,自私地将她霸占于他的身边。 . 只是,曾经受过的伤流过的泪熬过的痛,让她固步自封,画地为牢,不愿记起前尘往事。 . 他却不管不顾,让她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大开杀戒,攻城略地,力挽狂澜,收复所有…… . 爱不可能是懦弱,爱也不可能是无能,爱终究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他愿用尽自己的一生,将爱配得起暖得过这一生一世。 .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 许幸然,你真得忘了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 那婆婆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那婆婆

签约

代表作: 情不知所起·丁先生唯小女子难养也|

同类推荐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微

  • 老婆乖一点

    肖若水

    十八岁生日的夜晚,他成了她永生难忘的噩梦,而这,却仅仅只是开始……两个月后,他挽着心爱的女友远渡重洋,而她手握一张化验单,茫然的站在街头,耳边回响起医生冰冷机械的声音:妊娠十周,做流产手术会有危险,回去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孩子的爸爸?不,她的孩子,没有爸爸……一别六年,命运的捉弄。父亲为了利益,亲手将她推入他慕总裁的怀抱。温纯之后,他看着她,绝美的凤眸中是清晰的讥讽之色。的确,她不是完璧之身,她

  • 情有不甘

    苏清绾

    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