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旧爱晚成 苏清绾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04.78万字| 1.07万总收藏

【签约出版】本书实体书改名为《有鹤鸣夏》,现已预售,大家可以去魅丽专营店购买,详细地址可以见我微博。
新浪微博:苏清绾SU



在乔郁晚的眼里,她的这场婚姻利益分明,无关情爱。
她要钱和权,于是,他让她成为了B市人人艳羡的程太太。
程祁东这三个字在B市是个传奇,没人知晓他的年龄资历和背景。只知他是金融大鳄,只手遮天。
初次见面,她让人黑掉了他家所有的安保装置堂而皇之进了程家别墅:
“程先生,给我三千万和程太太的位置,我可以乖乖听话不要情也不要爱。”
她从容坐在他面前,双腿叠放在一起,笑意缱绻,温柔至极。
他眸色冷厉,对这个不速之客很不悦,看着眼前女人惊艳的脸庞嗤笑:“你还真直白。”
“听闻程先生不能生育,刚好我不喜欢小孩,我们是不是很配?”
*
乔郁晚籍籍无名,但是程太太这三个字分量太重,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在猜测程氏总裁为什么会娶她。
传闻乔郁晚从小被两大名门所弃,靠救济金长大。
传闻乔郁晚一年前戳瞎了同母异父的妹妹的眼睛,心狠手辣。
也有传闻乔郁晚有心爱之人,八年难得。
程先生对这些传闻毫不在意,唯有最后一条。
“做程太太,眼里就不能有别的男人。”他带着威胁的意味。
“那我就藏在心里,眼底只有你,好不好?”她巧笑嫣然,故意钻空子。
坊间传言,程先生擅妒,将程太太追了八年的心上人赶出了A市。
“程祁东你这个疯子!”她得知这件事后像浑身是刺的刺猬。
“我只是让你长个记性,程太太的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一人。”男人淡淡开口。
*
数月后,程太太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拿着孕检单子直闯程祁东的办公室。
“程祁东,你不是说你不能生生育吗?!”
“那是你调查我的时候道听途说打听来的,我什么时候承认过?”男人笑的如同斯文败类,“郁晚,这件事情教会你一个道理:小道消息不可信。”
*
一场醉酒后的缠绵,他在她耳边低声呢喃,话语是撕掉绅士外表后的温柔:“心心……”
她这才知道,表面上对她宠溺无度的男人,心底另有明珠。
她利用他报复乔家,经年之后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他的一枚废棋。
“郁晚,在交易当中最忌讳的就是动感情。”程祁东声音醇厚,手指轻轻抬着她的下巴。
她双眸殷红:“程祁东,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对我动情?”
“我说过,贪得无厌的女人很可怜,一点都不可爱。”
她一直以为对于程祁东而言这是一场亏本的交易,但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才是亏本的那一个,血本无归。

1V1 放心入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11

排名47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I草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苏清绾

  • 作品总数

    7

  • 累计字数

    496.84万

  • 创作天数

    1016

其他作品

  • 新婚爱未眠

    新文《旧爱晚成》占坑,北鼻们求收藏~ http://novel.hongxiu.com/a/1374339/ * 他是名门之后靳北城,名动A城的金牌法官,传闻他性情阴鸷,不近人情。 她是落魄千金陆尔曼,身有残疾,性情温顺,暗恋他多年。 十三年前一场轰动全国的审判案,将靳家推入了暗无天日的深渊。 始作俑者,叫陆浦江。 经年后,靳北城用一纸婚约娶了陆家次女陆尔曼。 “我会慢慢折磨你。”新婚夜,他攫住她的下巴狠戾开口,她咬紧牙关隐忍。 她甘之如饴地照顾他,默默守在他身后,换来的却是他的冷漠和羞辱。 只因为她是陆浦江的女儿。 * 当家道中落负债累累,曾经的名门变得不堪一击。 她求他施手相救,他冷漠毫无回应。 她行动不便的双腿在他面前跪下:“我用我肚子里的孩子换那笔钱救陆家,好不好?” 他略微蹙眉看着她,却看到她眼角淡淡的自嘲:“你不是一直要我拿掉孩子吗?这一次我自愿。” * 陆尔曼知道,靳北城的心底一直有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她是他的底线。 他不惜用毁掉她前程的方式来保护苏颜,当她一身血迹地坐在实验室地上,他只是扔出了一句话给警察:“她是罪犯。” 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他心爱之人。 * 靳北城不知道,当年九岁的陆尔曼亲眼看着十九岁的他跪在父亲面前求他放过他靳家,幼小无依的她曾经为他求过父亲,却被关进了阁楼数日没人理会。 阁楼里的高烧让她留下了终生的残疾。 他不知道,她的腿因他而废。 经年辗转,一切的真相都逐一解开的时候,他想用余生尽力弥补的时候,她却已经家破人亡。 “靳北城,给我自由吧。”她咬唇狼狈坐在地上,眼底一片绝望。 他手足无措,第一次看着这个女人乱了分寸。

    加入书架
  • 情有不甘

    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 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 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 “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 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 “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 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 情人节,她准备好了惊喜在家等了他一晚,却等到了他深夜带着真正的情人回家。 她眼眶通红地看着他:“为什么要带别的女人回家?为什么不回家陪我过节?” 他只是冷笑,不似当年的温柔: “思凉,你从来不是我的情人,更不是亲人!” 每一次她都咄咄相逼,而他总是恪守位置步步后退。 她绝望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能爱我?” “我只答应替你父亲照顾你,没有义务爱你。而且,我们相差十二岁。” ———————— 他结婚当天,她遭遇车祸。 医院醒来,对上的却是他凉薄的脸: “这又是你的苦肉计?” 当她最终决定黯然退出,嫁给深爱她的男人的时候,他却步步紧逼: “温思凉,只要是个男人你就敢嫁?!” 她冷笑扬眉:“傅其深,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可你不爱我。所以,嫁给谁都一样。”

    加入书架
  • 岂言爱浓

    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她和他商场劲敌的婚礼上;第二次见面,时隔三年,她婚姻破败狼狈不堪。 他及时出现,对她温柔相待。 她遭遇离婚风波,在大雨夜被逼净身出户。他说“乔博年不要你,我要你。” 当他带着一身邋遢的她出现在裴家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恨不得将她赶出家门,只有他轻揽着她的腰肢: “我这辈子,只娶隋心瓷一人。” ---- 他是商界翘楚,只手便能翻云覆雨;她是隋家弃女,结婚三年便被抛弃下堂。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娶她,直到真相揭开,她满目苍凉,满腔恨意。 “这个女人的身上,有很多秘密,很有价值。”他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揽着怀中美眷,说出的话恰好落入了她的耳中。 当真相渐渐抽丝剥茧而出,她才知道,所有的情话温暖都不过是一场报复。 ------ 怀孕七月,她意外流产,所有嫌疑都指向了他。 当他将一纸离婚协议书扔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已经被他榨干了。 “裴斯辰,你利用完了我,终于可以甩掉我了是吗?”她痛苦不堪,身心俱疲。 隋心瓷不知道的是,她和裴斯辰的相遇比她想象中还要早。彼时,她一身白纱,便已经印入了他的心尖。 经年流转,他为商业目的而娶她,在她眼里那个处心积虑的男人,却总在深夜缱绻时紧紧拥住她,在她耳边诉说动人的情话。 “心瓷,我爱你。” “是么?”她冷笑,“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 ----- 推荐绾绾旧文: 《不妻而遇》http://novel.hongxiu.com/a/892165/ 《婚宠》http://novel.hongxiu.com/a/967609/

    加入书架
  • 蜜爱来袭:总裁乘胜追妻

    【签约出版】 他是华尔街野心勃勃的投资家,传闻他是江家弃子,身有重病。 她是宋家私生女,传闻她害死继母一家,只为上位。 她背负骂名禹禹独行,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宋予苦笑:“我们一个弃子一个私生子,难兄难弟?” 江云琛压唇:“是难夫难妻。” 她送了两个小明星到他的床上,笑容假意温和:“江先生,请慢用。用完,我们再好好谈谈我们合作的事情。” 他眼神玩味:“我只喜欢跟当事人谈。” 有人问他:“听说宋予曾经未婚有子,六月引产,你还要她?” 他掐灭手中烟:“要,对她负责。” 多年后,法庭上,她一身黑衣,看着他满目疮痍:“江云琛,你的报应才刚刚开始!” 他默然承认,他的报应,就是她。 【小甜文,1V1放心入坑】

    加入书架
  • 婚宠

    【就算世界满眼荒芜,总有一人,他会是你的信徒】 在苏漾的生命里,一直爱着一个人。她为了接近顾长宁,甘心成为他旗下一名小演员。 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顾长宁,却在新婚当天才发现自己嫁的是顾家的次子,顾延庭。 她是苏家一直不对外承认的低调千金,他是名噪多时的大导演。 一纸婚约,她错嫁给了这个有腿疾的男人。 他给她盛世婚宠,她恨他鸠占鹊巢。 “顾延庭,你的身边可以有无数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把我捆绑在你身边?”她痛苦质问,恨不得立刻挣脱婚牢,她节节败退,只想逃离他。 他知她一直深爱着顾长宁,却不忍放手。 “因为苏漾,她们不是你。” * 他能够包容她所有的抵触,也能为她挡住满城风雨。 当她被赶出苏家大门,他将一件大衣披在她得身上,冷眼看着苏家人: “日后就算你们跪着乞求,苏漾也绝不会再踏入苏家大门。就算她愿意,我也不允许。” * 在这场婚姻里,苏漾一直都是逃避者。 她节节败退直到落荒而逃,他却在镁光灯下用独特的方式将她公之于众。 华灯下,男人眸光深沉,嘴角有难得的温情,他开口: “苏漾,我等你回家。” * 爱情会让人变得卑微狼狈,但是,那又如何?只要,你会爱我如生命。

    加入书架
  • 不妻而遇

    推荐绾绾新文:《婚宠》http://novel.hongxiu.com/a/967609/ * * * 她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他是光芒万丈的巨星。 四年前的一起事故将他们的命运牵扯在了一起。 隐婚四年,他视她为无物。而他却是她心口的朱砂,不能轻触的芳华。 在桑葚的心里,傅亦桓是一个触摸不到的存在。在人前,他是光芒万丈的巨星;在人后,他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傅亦桓的出现打破了桑葚自诩坚固的原则:他会在她流落街头的时候带她回家,却也会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将她推到记者面前。他会温柔地在她耳边诉说情话,也会在她面前揽住别的女人笑靥如花。 傅亦桓不知道,桑葚为了留在他的身边,曾经牺牲了多少幸福。 桑葚也不知道,傅亦桓为了甩开她,宁愿退出娱乐圈。 浮光错良人,当她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的时候,他却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幻想捏碎。 “如果不想离婚,现在就滚出我家。”他的眼眸凉薄,不似人前的温暖。 她执拗不已:“要离婚,下辈子!” * * * 良人不可待,若与浮光错年华。 她也有倦怠之时,如果能够选择她愿意从不与他相识。 然而千帆过尽,他终有愧意。这一次,他不能再放手。 他在她的城池里驻足久立,能否能到她回头的风景? 如果年华就此终止,他愿交付浮光,赠她一片深情。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没毛病……【甜宠无虐√】【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一撩成瘾:晚安,历先生

    水月瑶歌

    我最心悦的事情,就是等你长大,把你娶回家。******他像天神一样,救她于一众谩骂嘲笑声中,将她逼进昏暗的角落里。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顾星瑶,我娶你。”她自嘲一笑,“你刚刚没听那些人叫我什么吗?破鞋!”男人低笑,“破鞋和残废,不是正好凑成一对吗?”从见面到领证,他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婚后,历先生对星瑶只有两个要求。一,喂饱他的宠物狗,二,喂饱---他!却不知道,他说的“喂”,指的是---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