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攻心掠爱,萧少的豪门妻子 木芙蓉1980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61.97万字

萧林两家联姻,轰动江城。 他是萧家高高在上的继承者,在商场上呼风唤雨。 她是林家的二小姐,也是众所周知的私生女。 在这场各取所需的婚姻里,无关乎爱情,只有两大家族的利益。 新婚之夜,林云诺伸出双臂,环上了他的腰,纤细的手指一点点移动...... 萧煜枫低下头,魅惑地说道:“你点起的火就由你负责来灭......” 一次次酣畅淋漓的欢爱后,他以为自己迷恋的仅仅是她的身体。 殊不知一切都在悄然改变,两颗心渐行渐近。 *** 当真相如抽丝剥茧一般慢慢展现出来,一切的美好都戛然而止...... 原来萧煜枫早就心有所属,唐心儿才是他的最爱。 此刻让她明白:低到尘埃里的爱,终将凋零在尘埃里。 她知道唯有放手才是成全他亦是成全自己。 林云诺说:“萧煜枫我们离婚吧,我累了......” 当离婚协议放在他的面前,他的心跳加速...... 一场豪门婚姻,究竟乱了谁的心? *** 某一天,萧煜枫携唐心儿款款走来。 唐心儿趾高气扬地说:“林小姐,我怀了枫的孩子,你就不要霸占萧太太的位置了。” 林云诺看向旁边的萧煜枫,“萧先生的意思呢?” 萧煜枫冰冷地声音传来,“林云诺,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有多远滚多远。” 林云诺手里攥着早孕化验单,平静地说道:“好。” 看着她离去时挺直的脊背,他的心碎了...... *** 一别四年,林云诺回到云城,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 顾家的酒会上,萧煜枫看到是她携未婚夫出现的幸福画面。 这一幕是那样的刺眼...... 二楼的房间里,萧煜枫把她压在身下,动情说道:“既然走了干嘛还要回来?” 林云诺优雅地说道:“萧煜枫,别忘了你前夫的身份。你我之间这个姿势不合适,请你自重。” 萧煜枫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吻上她的耳垂,冷哼道:“老婆,说话之前先要搞清楚状况...... ”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8

排名43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木芙蓉1980投了6张推荐票
  • quhuijing投了5张推荐票
  • 木芙蓉1980投了6张推荐票
  • quhuijing投了5张推荐票
  • 木芙蓉1980投了6张推荐票
  • quhuijing投了1张月票
  • 婳然打赏了100红袖币
  • 小蔡菜7投了2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木芙蓉1980

签约

代表作: 恋恋情深,靳少的挚爱娇妻|

同类推荐

  • 幸而相逢未嫁时

    有琳

    原名《戎爱:军统的女人》那天,当她看到这个混身是血的男人时,她毫不犹豫地上前松开了捆在他身上的桎梏。就这样,改变了她命运的转轮。这男人化身为一个魔鬼,一声令下,让她与亲人皆锒铛入狱。他说,她只能是他的女人。不,她不属于任何人,更不属于这个恶魔。他说,取她的心,比取天下更难!她却不以为然。他无情地用尽一切极端的手段生生折断她心中的希望。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人人都说他待她是特别的,怪她不识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 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

    月容公子

    再相见,他是高高在上的总统,身边还多了只软萌又傲娇的小正太。小正太难伺候,总统先生更挑剔,被辞退的女佣多到可以组成一个连队。倾小沫以女佣的身份入住总统府,却过上了女王的生活。小正太亲自端茶倒水:“麻麻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脚~”“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麻麻!”“好的麻麻!”总统先生工作繁忙,稍有时间就打电话给管家询问她的行踪。“先生,太太跑了。”“先生,太太又跑了。”“先生……”总统怒了,摔!这总统

  • 医见钟情,我的老公太高冷

    葉雪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当当网、天猫上均有销售。简介:这段婚姻,长晴认为除了宋楚颐不爱自己外,其实也挺好的。好处一:老公是个医生,平时没事包治百病,医药费也省了。好处二:医生爱干净,家里老公随时整理的干干净净。好处三:每到月底钱包扁扁的她老公总是会偷偷塞厚厚的一叠人民币进去。好处四:不爱锻炼的她没事总被老公早晚带着做有益身心又舒适的运动。好处五:再也不用担心微信红包里没钱了。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