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我的如意狼君之只因遇到你 噩梦边缘 著

已完结 公众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1.44万字| 22总收藏| 2285总点击

病床上,她虚弱的说“晗,摘下面具吧,让我再看一看你本来的样子”他闻言,抬手揭下面具,露出原本的绝美容颜,她看后,含笑闭上了双眼。她与他相伴了百年,临终前只为再看一眼他倾世容颜

他站在冰冷的墓碑前,抚摸着上面的名字,轻声说道“敏雅,这一生,只因我的出现打扰了你原本的平淡人生,是我不该出现,毁了你的幸福,来世,我不会再去寻你,我把属于你的安逸还给你”他抬手亲自在墓碑上刻下未亡人的名字,从此以后,他是她生生世世的未亡人,而她却与他再无瓜葛

他倾尽所有,抛弃一切,只为与她相守百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噩梦边缘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23.7万

  • 创作天数

    97

其他作品

  • 岁月静好 与子沉默

    丞相一家深得皇室宠爱,拥有很大的势力,渐渐的这种势力对君王构成了威胁,南宫凡是当今圣上最喜爱的几个皇子之一,奉父命除掉丞相一家,却不想自己最后却动了真心,可是奈何佳人已不在,从此世上再无鬼王战神,只有一个颓废至极的亦王,当佳人归来之时,早已不是他的子默,而是玉面修罗苏紫陌,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加入书架
  • 奈何桥上待花开

    她与他本是门当户对的竹马青梅,却因他父亲的一念之差,他从她的未婚夫婿变成了灭门仇人,她发誓要让仇人血债血偿,却在复仇途中遇到了他,几经辗转,他们相爱了,但造化弄人,他竟是她灭门仇人之子,她该何去何从;当她抛弃一切恩怨与仇恨嫁给他,只愿做他的妻子的时候,换来的却是他在新婚之夜以死了断上辈人的恩恩怨怨。。。 顾洛辰:“若有来世,我不做顾洛辰,你可愿嫁我?” 楚星阳:“等等我,奈何桥上我与你共待花开!”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并在娱乐圈永久封杀。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

  • 池先生要藏娇

    棉发

    【1V1,宠文】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便是爬上了他的床。事后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带球跑了。唐洛心觉得,我得不到你的心,那也要绑架你的娃,让他这辈子想起她都恨得牙痒痒,忘不掉,戒不了!他是X国最冷漠矜贵的名流,他冷酷无情,只手遮天,偏偏被自己的妻子算计了。结婚三年,他从来不曾碰过她。离婚之后,他却对她纠缠不休,步步紧逼。“池擎,我都成全你跟那个女人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老婆,乖,跟我回家。”……唐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