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十里春风忘桃花 陆芷安 著

连载中 公众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7.41万字| 103总收藏| 1462总点击

我快要忘掉有多少个人告诉我说。
他爱你,这凄惨世上他最爱你了。
在最深最冷的夜里,他只身一人向我靠近。
他对我说:“我拿着剑就无法靠近你,放下剑保护不了你。”

可是后来他眼睛里有着森然笑意,对我说:“你我夫妻,今日也算了结。”
他先有了执手相望的爱慕,我却动了白头偕老的心思。

就似乎是饮鸩止渴时候,咽喉里辛烈的血腥味道,依旧抵挡不住我咽不下说不出的爱慕秘密。

我以为不过就是个千篇一律的负心故事罢了。
直到有一个人,笑容里的森然同他极为相似,她看着我说:“他为你放弃了做皇帝,你知不知道。”
“但是后来他终于明白,把手中的剑交给了别人,就真的没有力量保护他的姑娘了。”

我记得曾经问过如同幼孩的他:“徇蹊,你口中的上官玦自私,无情,那你,是否还喜欢她?”
徇蹊定定地看着我,眼中依旧是清明,一字一顿:“我不喜欢她。”
那一刻钝刀割肉。我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碎在身体里。
我转身苦笑,听到身后徇蹊说:“我一直爱着她。这荒唐人世,我只爱她。”

新作《云水乱》http://novel.hongxiu.com/a/1427802/
笔者微博ID 陆芷安 欢迎私信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陆芷安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2.88万

  • 创作天数

    67

其他作品

  • 云水乱

    身边所有的人都对她说,她成为太子妃,是三生有幸。 久了,好像连她自己也这样认为了。 于是她的一生,都和那座像是囚牢般的太子府纠葛在一起,攀枝错节。 她也快要忘掉,若她不是太子妃,她的日子,该是怎么样的。 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活下去,该是怎么样的。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辣乎乎啦噜噜

    5,828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不知春将老

    她,是相貌平平的庶女,要过饭、挨过打,在深宅大院中步步为营。他,是战功彪炳的王爷,放荡不羁,心机深沉,剑指江山。一双璧人,两两相倾。桃花坞下,山盟海誓,虎符定情。阴差阳错,一场意外,却将她卷入了宫廷纷争,与相爱之人咫尺天涯。他说:“若是失去你,要这江山有何用。”她说:“只愿伴君江海寄余生。”朝代更迭,风起云涌,历尽人世心酸以后,两颗真心能否相守一世?春春新文《半生缘:少帅的前妻》连载中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他一字一顿威胁道:“你敢?”她置若罔闻。暴怒之下他额上青筋隐现,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咬牙切齿道:“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蹲着身子,抱着膝盖,在他耳畔呵气如兰道:“我的生死,只在自己手中。”他无奈地闭上眼睛,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

  •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