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步步惊婚:顾先生顶风作案 段九歌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63.8万字| 5750总收藏| 3.66万总点击

每个惊艳你时光的少年,未必会温柔你的岁月。
余安暖于顾墨生是毕生的执念,可执念之后更多的是恨之入骨。
*
在北城,众所周知,余家有女倾城,顾家有儿绝世,两家相言甚欢更有结亲的打算。
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顾家险些家破人亡,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余家!
听闻,余家以命抵命,自此搬离北城。
从此,一南一北,再难相见。
*
余安暖曾不止一次想,她要是再遇到他会是什么样。
可她从没想到会是那番难堪境地,他神情冰冷将支票薄签扔在她身上,话语残忍至极:“余安暖,要是论交情你就算是脱*光站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给你分毫!”
母亲相逼,继父居心叵测,每一步她都必须小心翼翼,可似乎不管她怎么走他都不会放过她。
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
大雨瓢泼的夜晚,她跪在他的公寓门前乞求他能把她带回北城,那个载满她噩梦的都城。
只因,他以她母亲性命要挟。
*
再回到北城,她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笑。
只因为她余家有愧于顾家,更因为是她死乞白赖求着回的北城。
一场精心编织的阴谋,终将余安暖推至风口浪尖,为的只是保全顾墨生钟爱的女人。
“顾墨生,你杀了我吧。”余安暖狼狈坐在地上,以往明亮的双眸里满是空洞绝望。
他看着这样的她,终是乱了分寸。
*
经年之后,余安暖看着身边怎么也甩不开的狗皮膏药,满心疑惑。
明明恨她入骨的男人,怎么会衣裳半敞将她压在身下,用他性感的低音炮在耳边轻声呼气道:“好想要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段九歌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63.8万

  • 创作天数

    208

更多迷妹周榜

  • 1

    hmjdyy

    110 迷妹值

  • 2

    9876543210yiyi

    101 迷妹值

  • 3

    紫冰羽尘

    18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墨染醉

    11,416 迷妹值

  • 2

    18267184989

    4,346 迷妹值

  • 3

    水月瑶歌

    3,976 迷妹值

  • 4

    13655478959

    3,703
  • 5

    段九歌

    3,534
  • 6

    q_2814fn1z

    3,502
  • 7

    ching0710

    3,486
  • 8

    h_668fzc3wg

    3,478
  • 9

    Hrdh13699776002

    3,457
  • 10

    15858373999

    3,452

同类推荐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其实我还有一只你要不要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新欢索婚:厉先生,请动心!

    月度迷津

    青春期丧母,二十岁失父,身世被曝光,感情被插足,所有人都说孟蕴将厉荆深当做逃出泥藻的救命稻草,甘愿做后妈,想方设法讨好未来继子。孟蕴听后不齿,“所言非实。”厉荆深闻言不为所动,“这是我孩子的妈,亲妈。”当事人孟小姐恳请他收回那句话,“不要造谣,我以后还要嫁人。”厉荆深丢给她离婚协议书,轻描淡写说:“签,签了我亲自帮你找下家,敢不敢签?”孟蕴:“好,签就签。”厉荆深却当面反悔,脸色一变,一把将白纸黑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