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一往情深:许你现世安稳 路末途穷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63.48万字| 268总收藏| 9129总点击

“你爱过我吗?”冷不丁的一句话在身后响起,苏清扬身形一顿,停止了步伐。
“苏清扬,你爱过我吗?”陆云起慢慢靠近,这句话他闷在心里五年,多少个午夜梦回都被这句话逼仄得透不过气。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又可怜。
五年了,她变了。他也变了。
良久,她都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陆云起看着她清秀的侧颜,突然嗤笑一声,“我知道了。”说完,大踏步离开,转身的一瞬心像破了个大洞。
等到脚步声渐渐远去,苏清扬像浑身给人卸了力般瘫坐在地,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砸在地上。
年少相遇,后来流离。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路末途穷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8.16万

  • 创作天数

    214

其他作品

  • 家有萌弟太缠人

    今年对于酡酡来说是个倒霉的一年,又是个暖心的一年!一次有意的靠近,无数次被他温暖着心窝,渐渐将他放入心底而不自知。等到想要拔出那一刻,才发现心如刀绞!既然怕疼,索性任其生长,直到如藤蔓紧紧将自己缠绕,这是枷锁也是盔甲,她从此勇往直前……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路末途穷

    9,384 迷妹值

  • 2

    825492006

    1,636 迷妹值

  • 3

    yw_50008525

    1,236 迷妹值

  • 4

    441514517

    1,082
  • 5

    18618169203

    880
  • 6

    孙晓冉

    848
  • 7

    a_67lk1jnpc

    752
  • 8

    伤心伤肺

    672
  • 9

    jackywang12321

    656
  • 10

    红袖书友15096330391246742

    643

同类推荐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总裁,你人设崩了

    听一夏

    她误以为乔隽西和自家四哥关系暧昧不明,用了各种方法想要将两人拆散,甚至不惜用上——美人计。后来她知道真相,咄咄逼问,“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性取向正常!”他笑,“你用美人计,我便将计就计。”*他所谓的将计就计,第一步:单方面昭告天下赵乔两家联姻;第二步:篡改化验结果,让她验孕单呈现阳性。于是,奉子成婚,水到渠成。婚后她去孕检,却被告知根本没怀孕。她盛怒。他直接将她抱上床,笑得不怀好意,“革命尚未成功,吾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