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佳偶天成,总裁撩妻有一手 妖精即墨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3.82万字

陆意榕初遇杨墨和,就被他逼到墙角退无可退,斩杀所有锋芒。 再遇杨墨和,男人孤傲的眉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影子,只是薄凉的问她:“你砸了我这辆车,打算怎么陪。” 再到从警局出来,因为他几句话跌落台阶摔伤手腕… 陆意榕才知道,杨墨和这个男人不能靠近,更惹不起… . 但是有一天,那个令她惹不起的男人指着满满一别墅的玫瑰花,傲娇的问她:“愿意做这个家的女主人吗?” 陆意榕紧皱眉头,鄙夷的问他:“又想整我,这次换方法了,美男计?” “我撩了你这么久,你竟觉得我骗你?”杨墨和握住陆意榕的手腕,指着满满一屋子的玫瑰花,愤怒到极致。 陆意榕红唇一挑,冷哼一声,转身要走。 杨墨和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陆意榕拦腰抱起,丢在满是玫瑰的大床上。 而后他俯身将她困在咫尺之间,薄唇贴着她的耳畔窃窃私语:“这是我新买的床,上次和你一起去逛家具,你说你喜欢我就买了下来。想着,哪一天和你一起滚一滚。” . 那时的陆意榕以为自己得到了杨墨和,就得到了全世界最美好的幸福 然而她不知,来的越是汹涌的爱情,就越伤人心。 . 后来… 结婚的那一天,陆意榕等了杨墨和一天一夜,等来一场落荒而逃。 从那之后,陆意榕告诉自己,再也不要爱杨墨和了…更不要恨… 可是,当杨墨和闯进她平淡的生活,以杀人未遂的罪名带走她即将新婚的未婚夫时… 陆意榕恨了他… 恨他明明不爱她,却不放过她… . 再后来 陆意榕是名震一方的大导演,杨墨和是越发隐秘的大总裁 某天,杨墨和夹着一根烟靠在沙发上略微眯眼,看着电视上妆容美艳的大导演以及她身旁白皙可爱的小包子。 自言了一句:“说了让你不要来招惹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妖精即墨

签约

代表作: 杨小姐,许久未见| 公主 丞相来了|

同类推荐

  • 幸而相逢未嫁时

    有琳

    原名《戎爱:军统的女人》那天,当她看到这个混身是血的男人时,她毫不犹豫地上前松开了捆在他身上的桎梏。就这样,改变了她命运的转轮。这男人化身为一个魔鬼,一声令下,让她与亲人皆锒铛入狱。他说,她只能是他的女人。不,她不属于任何人,更不属于这个恶魔。他说,取她的心,比取天下更难!她却不以为然。他无情地用尽一切极端的手段生生折断她心中的希望。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人人都说他待她是特别的,怪她不识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 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

    月容公子

    再相见,他是高高在上的总统,身边还多了只软萌又傲娇的小正太。小正太难伺候,总统先生更挑剔,被辞退的女佣多到可以组成一个连队。倾小沫以女佣的身份入住总统府,却过上了女王的生活。小正太亲自端茶倒水:“麻麻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脚~”“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麻麻!”“好的麻麻!”总统先生工作繁忙,稍有时间就打电话给管家询问她的行踪。“先生,太太跑了。”“先生,太太又跑了。”“先生……”总统怒了,摔!这总统

  • 医见钟情,我的老公太高冷

    葉雪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当当网、天猫上均有销售。简介:这段婚姻,长晴认为除了宋楚颐不爱自己外,其实也挺好的。好处一:老公是个医生,平时没事包治百病,医药费也省了。好处二:医生爱干净,家里老公随时整理的干干净净。好处三:每到月底钱包扁扁的她老公总是会偷偷塞厚厚的一叠人民币进去。好处四:不爱锻炼的她没事总被老公早晚带着做有益身心又舒适的运动。好处五:再也不用担心微信红包里没钱了。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