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妖娆魔帝小财妃之榻上欢 爷的美男 著

连载中 公众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4601| 4总收藏| 62总点击

艹,他妈的既然穿越了,靠!!!啥?第一丑女?废话,那么厚一层粉!啥?暗恋太子?他妈给爷滚,人渣!
我艹!
——呔!何方妖孽!在爷的爱床上!衣衫不整的某妖孽,低沉暗哑“阡阡,我···嗯~中招了,嗯~”
——靠!那个不要命的!某妖孽勾起一抹“得逞”的腹黑笑容!
趁某女思考时!某个妖精,扑倒~(内文文详,懂得的!秒跳坑!!)

【注:咳咳!本文绝对1V1,绝非小白,属诙谐幽默、爆笑型正剧。以幽默为笔锋,抽风为格调,跳坑无悔!】
◆【片段一】
玖艾阡绝色的脸上满满都是愤怒“魔煜妖娆,你他妈的就是个懦夫!爷在告诉你一遍,我他妈的看上你了,我···我我爱你!(耳根微红!)
魔煜妖娆再也忍不住了!!!
修长白皙的大手盖住容纳了宇宙的双眸!
缓缓放下······(惊讶!!!)
魔煜妖娆此时“妖媚”的 脸上勾起一抹苦涩“阡阡,这样的我,你不害怕吗?”
“煜,你你···你,好美!!!
·····【内文文详细哦】
◆【片段二】
绝色的少女纤细白皙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滴下”,不觉得 血腥,反而添了几分妖治!
看着对面妖精般的男子,勾唇一笑?”残忍吗?”
雌雄莫辩的暗哑声音响起,将少女沾染了鲜血双手放在胸口“这,难受!心疼!!!”
·····【内文文详细哦】
一对一宠文,爆笑文,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哦

本文宠文,只会感人不会虐哦!!

咳咳,本文作者素质堪虞、甚黄暴,不喜绕道,勿人身攻击,有骂将回。。。
咳咳,亲们,本作者玻璃心哦!(╥╯ ╰╥)不喜勿喷哦,嘻嘻~
QQ 3219288137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爷的美男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4601

  • 创作天数

    3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最后一个女军阀

    温暖的裸色

    【斯年长欢尽,乱世独悦卿】八旗第一冷艳美人——瓜尔佳清扬,人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女将军,竟被年轻继母下毒构陷,惨遭凌迟身死。天可怜见,令她转世重回将军府,竟投胎成为仇人之女,带着前世记忆向继母索命复仇。遇见少帅钱斯年时,她已成为身娇体弱的苏长欢,是父亲给他订下的“凤命”贵妻,传闻中神女下凡的都统府二小姐。最初,他戏弄她,反被她整惨;他不服她,却当真敌不过她。后来,他爱慕她,她却卷起铺盖逃婚去了!堂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