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开棺有喜 晕兮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悬疑灵异灵异鬼怪

200.05万字| 6769总收藏| 92.17万总点击

【无恐怖情节,1v1甜宠】
她为求安生,半夜三更摸进郊外山洞找鬼。
都传洞中黑棺里躺着的是面相狰狞的鬼王,神秘危险,食人无数;
“晚上……好。”安向晚故作镇定,颤抖着给他打招呼。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猎物,眼神幽深。
“你一身红,是来嫁我?”
以身为祭品,缔结冥婚,生死相许,许永世不离不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7

排名144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晕兮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214.1万

  • 创作天数

    448

其他作品

  • 萤之诅咒

    药雨莫名其妙穿越到梦界之中,险遇妖魔被神秘男子所救;为寻回家之路,为此寻士卜卦,其结果原来仅是她被诅咒,捕捉一只萤火虫罢了,却不料扯出惊天的阴谋!要捉的萤火虫竟是她前世的亲姐! 一千多年前,她亲姐与她同争一名男子,结果男子选择了她,亲姐因此怀恨在心,最终让喜事变丧事,亲姐将她残杀后,含恨自杀,灵魂轮为妖魔……

    加入书架
  • 宝贝甜妻,抱一抱

    【双洁甜宠,异能爽文】 林汐娮晶亮的双眸,偷偷往被子里看去……突然感觉到鼻腔里涌出两柱温热的液体,抬手沾了沾,妈呀——竟然才看一眼就流鼻血了! 就在她震惊之时,萧飏一声略带鼻音的戏虐从头顶上方传来:“好看吗?嗯~” 林汐娮闻声身子不禁一颤,赶紧捂住口鼻,连滚带爬起身…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红袖书友15415907047671764

    2,465 迷妹值

  • 2

    红袖书友15415708241126624

    921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415256503818044

    900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13872481445

    9,114 迷妹值

  • 2

    Celine琳

    9,079 迷妹值

  • 3

    一年四季的美丽

    9,015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115287597057019

    9,015
  • 5

    兄弟兄弟

    8,910
  • 6

    红袖书友14989213875924418

    8,735
  • 7

    溪卡卡

    8,600
  • 8

    红袖书友15107176691431911

    8,595
  • 9

    小雪飘飘99

    8,535
  • 10

    红袖书友14997018326298927

    8,485

同类推荐

  • 黑痣魔女

    小静123

    此小说为作者前一部作品《双面美女》的姐妹篇。一个富家女孩离奇失踪……报案后,经目击者回忆,小女孩是被一个右耳轮上长了一颗黑痣的年轻时髦的女人带走的。

  • 双面美女

    小静123

    一名在某高校攻读硕士的美艳女生,突然被杀.......尸体被分割成几份,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承担侦破此案的刑警李力,经过周密勘察和调查后,终于侦破此案:原来,该女生于白天、夜晚,竟以双重身份出现——白天是穿梭于不同的家庭的钟点工,小老师;夜幕降临时,她则盛装打扮,出没于老板、公子哥云集的夜总会........一具肉身,两般外壳,目标指向金钱.......偶尔灵魂出窍,情色外溢,引来情杀,祸及自己..

  • 我在云南住凶宅

    葡萄农夫

    【灵异,惊悚,半纪实】生而为人,逝而为魂,生人阳宅,亡魂阴宅。可是,假如你住进去的,是阴魂寄居的阳宅呢?究竟是你选中了房子,还是房子选中了你?!

  • 冥妃大人万万岁

    腊月初五

    新书《驭兽小狂妃》火热发布中!不过是半夜出嫁撞上了棺材,却不幸阴缘难了缔结冥婚。被浸猪笼垂危之时,太祖鬼帝从天而降。白日,助她争权夺利。晚上,帮她宽衣暖床。兰歌:“请太祖爷以江山为重!”鬼帝:“你就是我的王土江山!”

  • 法医无鸢

    试酒

    街角流灯中,男人的侧脸,比隆冬霜雪还要冷漠。“说!刚才那个小白脸是谁?”他箍紧她的腰,一手将她抵在墙上。“关你什么事。”无鸢呆愣片刻,脸撇向别处。黑眸下沉,他冷冷道:“你人是我的,身体也是我的,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顾警官,你是要知法犯法吗?”他低笑,“卫科长,我疼我自己的女人,犯什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