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今夜,无人入睡 yw_50000470 著

连载中 公众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0| 1总收藏| 5总点击

虽然是已是五月多的天,可靠海的北方城市还是那么的清凉,尤其是早上六点钟的时候,尤其是需要骑自行车上学的时候,诸葛卿---一个怕冷的姑娘,就得穿上厚厚的牛仔外套,穿梭在车辆稀少的马路上,奔向一所学分严谨的校园。临烟实验中学,那是一所重点高中,也是很多有钱人花钱要把孩子送进去的高中。人就是这么奇妙,总是在幻想,自己的未来是多么的美妙,就比如小学就幻想痞痞的初中清新小帅哥,初中就渴望高中端正的学霸,高中就渴望全能的暖男,不过,最终事实告诉自己,那真的只是幻想。
一个人的青春,并没有那么多优秀的高富帅,没有像楚雨荨那样的精彩人生,没有像小说里写的豪门来强娶,也没有《夏至未至》里的画家,可能就像诸葛卿写在人生中第五个日记本上的话一样:“我只想让自己在其他人心中的存在感更低一点,这样我就能舒服一点了”“我好想让自己变的优秀!我一定要考到640分以上!”“为什么?我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她为什么一直编造我没做过的事!我好讨厌她”“那个男生好帅啊,好温柔,他是那么的耀眼,可我好卑微。。。”“段清,段清,段清,会不会是一个好好听的名字”“啊,终于考了次好成绩诶,以后要更加努力!”“他死了。。。。我看到他的身体消失在了楼顶”“。。。。。。。。”
毕业了,她拿到了620分,没有达到她的期望,但也不至于把她推向深渊。
她终于加了段清的QQ,但她也没有和他聊天。
她离开了那个城市,那个总是比较冷的城市,那个让她麻木、伤心的城市,可是,她却在新的地方几个月,却又开始想念。。。。。
每个人的青春年华,就这样在痛苦虚无挥霍中消逝,更多的是在我们的挣扎、拼搏中消逝,他没有那么多的传奇色彩,却有着我们不可割舍的回忆,或许平淡才是真。。。。。。
好吧,并不是很会写介绍,欲知后事如何,且点进去看看(;′д`)ゞ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yw_50000470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0

  • 创作天数

    1

同类推荐

  • 九爷,宠妻请节制!

    诺久一

    面瘫,不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是Z国上下对萧九阎的评价。而要官熙来说,这个男人,除了以上几点,还变态爱欺负人。官熙觉得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顶着一张和顾文溪一模一样的脸,替顾文溪嫁给了萧九阎。她想着男人不举,两年后把婚给离了就行,哪知道一天早上起来床上一抹刺眼的红。官熙欲哭无泪:“九爷,我……我应该不用对您负责吧。”“嗯?”男人危险地眯眸。官熙秒怂:“九爷,请务必让我对您负责。”【1V1,高甜宠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正文已完结,番外连载中。)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声大噪的国家级建筑设计大师。而一路走来那个身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他的吻很甜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