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妖王雪灵洛 怜夕雅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9.06万字| 6总收藏| 302总点击

远古时期,混沌初开,天下六分。以神界为尊,仙界为次分为上两界,人与冥分为中两界,妖与魔分为下两界。六界本无交集,只因混沌初开时,焰山育出一兽,与天地齐寿,体形如同一座移动的火山般硕大,此邪兽性情暴戾,胃口大的出奇,传说一口能吞下一城的百姓,所到之处连泥土都能烤成焦灰。
六界为降服此邪兽,征战数年,最后以六界的掌权人合力,以自己各自的元神把混沌兽封印在了神界北荒的浮生池里。
很多年过去后,新一届妖王乱姒上任,相传此妖王生得妖媚异常,目可传情,惑人心迫。当世六界中相传一句歌谣:乱姒一笑动天下。
人皇、魔尊、冥王在她的授位礼上对其一见倾心,为得到她,三界开始了长达百年的混战,各界战火连天,子民民不聊生,便向神、仙界求救,二界思虑再三,派下各自的战将,将妖王困于灭妖台,大战七天七夜后,妖王葬身神界焚烈火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怜夕雅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54.57万

  • 创作天数

    88

其他作品

  • 穿越古域

    两位情同姐妹的现代女子,因为一场车祸,无意间闯入了一幅古画中,那个被世人遗忘的时代——天国。那是一个战争一触即发,后宫斗争不断的国家。看两位现代女子,在那座人间地狱般的深宫中,是如何生存的。她们还能认出最初的自己吗?还能情同姐妹吗?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加入书架
  • 天子谋

    她告诫自己:爱情算什么,那虚拟的东西怎比得上江山可靠?她要做这天下的主人,就注定了一生都是孤家寡人。 她深谋远虑,运筹帷幄,天下大定,至尊加身。却一直孤身一人。 她放弃江南富庶之地,定都荒凉的西北夜城,有人说,是因为城中住着她喜欢的人;有人说,她怀念洚河的水。也有人说,她为一段前尘往事...... 孤独的她总是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把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放在头脑里一遍遍地数着。偶然触及心底的那份痛时,不由得泪流满面。才发现,原来自己为的仅仅只是那个与她十指相扣的白衣少年而已!

    加入书架
  • 凤栖王朝

    有人说前世的因造就了今世的果,她迷茫,只觉说不清道不明。记忆的深处,有那么一张脸,如砌如磋,如雕如琢。华彩流瞬间,恍若踏着阳光而来的天神。曾几何时,那个谪仙般的男子可以为了她去死;曾几何时,她把他藏进心灵的最深处;曾几何时,他们相约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然而,这所有美好的一切,终究敌不过那权欲的诱惑,帝王之路,注定是要血流成河,白骨成山…… 她深谋远虑,运筹帷幄,天下大定,至尊加身。却一直孤身一人。 她放弃江南富庶之地,定都荒凉的西北夜城,有人说,是因为城中住着她喜欢的人;有人说,她怀念洚河的水。也有人说,她为一段前尘往事......

    加入书架
  • 王朝禁忌的爱

    雪夕颜被逼到了城墙顶端,玉子威的长剑架在她脖子上,看着另一头的玉子寒笑道:“四弟,你是要这江山呢,还是要你心爱的女人?” 玉子寒的俊脸瞬间苍白,有种被道破心思的感觉。 雪夕颜怒不可遏,瞪着玉子威,道:“威王莫要胡说,成王败寇,是男人认输便罢,休要毁我名节。” 玉子威突然大笑了起来,看着前方的雪夕颜,道:“你不信啊,不信你问问你身边的莲姨啊,当日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你的那位继子,在你昏睡时对你做了什么?” “你闭嘴!”玉子寒脸色更白了,拿长枪的手都有些发抖。 玉子威有持无恐地大笑道:“当日你与岳将军从站场归来,父皇设宴,为你们接风,你回府梳洗完毕后却没直接去见父皇,而是去见了这女子…” “让你闭嘴!”玉子寒恨不得一枪让他毙命 玉子威赶忙把手中剑往她脖子上近了一分,逼退了怒火中烧的玉子寒。 “我还记得那日夕母妃躺在湖心亭的软榻上沉沉地睡着,你是情不自禁地附下身去吻了她吧?你当真以为没人知道,莲姨当时端着茶就呆呆地立在湖心亭假山的后面,而我,却在那转角处站着呢!” 站在玉子寒身后的莲姨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雪夕颜目瞪口呆地立在当场,久久不语,怪不得自他战场归来后,莲姨就让她张罗着为他选王妃,让她没事少见他,自己当时还觉得奇怪,原来她是有事瞒着自己。 玉子寒心痛地看着一动不动的雪夕颜,对,他就是爱她,自小就爱,这些年来,一刻都没忘记过,那怕是午夜梦回,生死攸关,脑子里面都是她的身影。他不敢表露一分,生怕吓着她,这样的日子,他过够了,就算是世人都不容他,他也只想和她在一起。 “怎么样,四弟,你若放下手中的枪,我便让你和她比翼双飞。否则,刀剑可是无眼呢!” “你别伤她,要皇位,你只管拿去。”玉子寒把手中的长枪丢到地上。 “果然是一往情深啊!”玉子威大笑了起来。 雪夕颜愣了一愣,回想起当年的轩王,为了一份布阵图,差点要了她的命,而他的儿子,却舍得拿江山来换她的命。 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护城河,凄凄一笑,这座皇宫,困了她太久了,她不想再被困下去了。 “寒儿,好好活下去,好好善待你的子民,治理你的江山,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完后在众人所料未及时纵身一跃,向着护城河而去。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正文已完结,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佛系微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韩先生,情谋已久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已签约出版】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