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赠君千里雪 18364161380.xh 著

连载中 公众 玄幻言情远古神话

4761| 0总收藏| 172总点击

风荡漾兮雨萧瑟,美人盼兮望山河。凤凰归兮云如火,银杏树下千里雪。

自四海封神,天神地君乘龙遁海,大陆上便暗潮汹涌,各族为了八荒土地,不断征战,到了现在,形成了十大族群。十大族群又形成两派,一派以鹰族为首,一心想要称霸大陆,一个为人、狐、犬结为联盟。原本两大派相互制衡,表面上一片平静,直到一个小女孩的闯入,整个大陆被搅得鸡犬不宁。
游儿本来只是一个被雪山女神赶出来的人族孩子,她一直以为,雪城才是她的家。她不图成仙成圣,只求逍遥快活,做事全凭心意,不顾后果。误打误撞的,她结识了凤凰族唯二男丁予风,树族叛徒禾陌,人族皇子千旻。她想要从这纷乱复杂的斗争中抽身,岂料被越缠越紧。她一直尝试逃避爱情,担心为爱所累,后来,她才发现,她早已爱上一人自己却浑然不知。

天下只剩九只凤凰,其中只有两只为雄,一只已上千岁,一只才成年。予风从小就被套上开枝散叶的命运,但他对剩下的八只凤凰太熟了!他也无法接受几乎看着他长大的玉瑶姐姐,他果断地选择了离家出走。他知道整个大陆都敬畏凤凰,他也是为之自豪。他爱上一个人族女孩,却遭到全族的反对,但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那个少女,她是否愿意。
禾陌在成形那天,被人砍伐,从此不能行走,他痛恨人族,却没想到到了最后,竟会爱上一个人族少女。为了双腿,他甘愿做鹰族的爪牙,就算自此大陆再无他的容身之处。他不屑于解释,哪怕是对最爱的人。
千旻,曾经的白痴皇子,痴迷于木工,因此也痴迷于特别善于雕刻的游儿。为了游儿,他开始学习仙术,但人皇出事后,他迅速的成长起来。但成长,也令他失去了他曾经深爱的东西,不知道,人,他会不会也失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18364161380.xh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4761

  • 创作天数

    15

同类推荐

  • 我的夫君是魔神

    倾城妃雨

    (1对1爆宠爽文,由之前的凤域倾权改为我的夫君是魔神)前世她被那些所谓的正义人士逼迫,看着心爱的他受尽折磨,不得已舍弃自己的感情;今生她陷入魔鬼的交易,险些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堕入恶魔无间地狱;当她灵魂完整苏醒,霸气归来,当天才穿越到花痴废材身上,再次回归,命运从此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三系灵师很厉害?她有七彩灵气,各系修炼手到擒来;预测师很准?她偏要与天对抗。再次以正义之名胁迫?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妖孽男

  • 帝妃惊天

    青酒沐歌

    “尊上,外面都说莞莞小姐处心积虑拜您为师。”“瞎说!明明是本尊费尽心机收她为徒!”“尊上,外面都说莞莞小姐不要脸的勾引您。”“瞎说!明明是本尊一直诱惑她!”“尊上,外面都说……”“说什么?”“都说莞莞小姐和同门师兄在一起了。”“抓回来!”帝君凌脸色阴沉,亲手养大的女娃娃,还没舍得尝上一口,就有猪想来拱他的白菜了!绝不允许!一把将人拖回榻上,霸道开口,“今日我便教你,什么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夫!”PS

  • 帝色撩人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 师父,徒儿缠上你了!

    长公子流苏

    “呜呜……好疼……师父轻点……”“乖,一会就不疼了!”一群人趴在门外,眼睛恨不得把门看穿,却不知,屋内,某女趴在床榻上,疼的眼泪直掉,“师父,你打我哪不好,非要打我屁-股,屁-股都开花了。”“师父,他们都说你是瞎了眼才收我为徒。”“你生气了?”某师父俊眉一挑,正准备安抚爱徒,却听她说,“他们说的是实话啊,你当初收我为徒本就是瞎了眼,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师父,好多人像我求亲,你有什么要求吗

  • 原来师尊暗恋我

    乐听云

    在这灵气枯竭以人类为主导的世界里,精灵妖怪们个个自危。唯有他可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传闻中,他孤僻乖戾,毫无怜悯之心。事实上,他已孤独近千年,克死了每一个和自己亲近的人。传闻中,他收了个人类做徒弟,然后牙口好了,身体棒了,笑容都变多了。事实上,那个和他有着相同宿命的徒弟让他心绪难平。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求得解脱还是恣意纵情……他想知道,两个天煞孤星在一起会不会负负得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