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极品悍妃:王妃逃婚 莫寒言歌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35.27万字| 22总收藏| 2555总点击

“一拜天地!”
窜出来一白衣男子拉着新郎:“跟我走!”
“夫君,你认识此人?”
“不认识!”
冷勋奕指着新郎:“他是我娘子!”
“屁!老子是男的!”
……
当晚洞房花烛
“卧槽!”新郎一脸惊恐:“你……你是男的!”
新娘一把搂住新郎:“小辰辰,记住你夫君的名字我叫云夕羽!”
半个月后琅琊山
“黎洛倾你给本王站住!”
“娘子等等为夫!”
云夕羽:“娘子你不要为夫了么?”
冷勋奕:“什么你娘子那是我娘子!”
“屁!我可是拜过堂成过亲的,你有吗?”
“我们早有婚约而且生米煮成熟饭,你有么?也对,洞房花烛夜被她给迷昏了怎么煮熟啊!”
“你丫丫的,我跟你没完!”
醉仙楼
夜辰吃好喝好的,兰浩锡说:“夜辰,你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有事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莫寒言歌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8.73万

  • 创作天数

    139

其他作品

  • 针锋相对

    历史悠久的乌兰家族中唯一的大小姐,受尽家族的无限宠爱,白天是叱咤职场的女总裁,身后产业数不胜数,晚上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KST的KING,与黑夜并存的女特工,枪林弹雨中绽放的血色蔷薇。为了找寻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来到M市,却不想姐妹相见竟是生死离别之时。 “诺儿,答应我带着孩子走,不要再回M市!快走,他要来了。” “姐姐,我答应你会好好抚养这个孩子,但你一定要活下去,求你啦,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 三个月后,在葬礼上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让伤害你的人好过,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从此之后,在M市一手遮天的顾傲修遇到了可以棋逢对手的人,每一次交手,都十分火热。 “什么,源美集团的总裁竟然是个女的!你们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真是废物!看来只有我亲自出马了!”长相俊美的男子,白皙的右手举着一杯红酒,看着自己的下属,眼神阴鹜冰冷。 一年之后 “这个孩子是谁的?你竟然背着我偷人!”男子将女子禁锢在怀中,凶狠地说。 “顾傲修,你有病吧!我跟你有关系么?哦,对了,我们只是对手,是仇敌!”女子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冰冷的话语击碎了男子一颗炙热的心!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5034037156457729

    600 迷妹值

  • 2

    枯戴月披星

    481 迷妹值

  • 3

    相思成疾病

    108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045043758811195

    54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

  • 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冰雪不懂情

    写的是神魔相斗,正道对抗邪魔的故事,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是言情和武打结合的小说。欧歌了郭灵凌等正道人士不怕牺牲不畏惧黑暗势力,敢于同妖魔鬼怪抗争到底。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

  • 月辞镜

    桐子瞻

    淮镜:“这世间的寒木春华,清河晏海,愿意陪他共赏的,大有人在,又何必难为我?”白枕辞:“我曾在昆仑山上,看了三千多年的月亮。那里的月光很冷,不像她。”无吟:“事到如今,你们依旧没有看清一个事实,凤凰之女的身份,不但不是我的资本,反而是你们的保命符。而我无吟,也不是看不起你们,是根本看不到你们。”李长庚:“那一竿风月,与那月中之人,判若泥云。我从未奢望与她站在一起,这场生桑之梦,我早就醒了,如今,便

  • 风雪起波澜

    帆起银砂

    半涉江湖半涉朝堂的舜陵府在党政的阴谋中化为灰烬,一纸婚约为王府长女在江湖中寻得一席之地。风雪将起,江湖再无往日平静,天降白衣,只为前世纠缠今生再述。看江湖儿女如何匡扶正义肃清君侧,功成身退归于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