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针锋相对 莫寒言歌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45万字| 5总收藏| 235总点击

历史悠久的乌兰家族中唯一的大小姐,受尽家族的无限宠爱,白天是叱咤职场的女总裁,身后产业数不胜数,晚上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KST的KING,与黑夜并存的女特工,枪林弹雨中绽放的血色蔷薇。为了找寻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来到M市,却不想姐妹相见竟是生死离别之时。
“诺儿,答应我带着孩子走,不要再回M市!快走,他要来了。”
“姐姐,我答应你会好好抚养这个孩子,但你一定要活下去,求你啦,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
三个月后,在葬礼上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让伤害你的人好过,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从此之后,在M市一手遮天的顾傲修遇到了可以棋逢对手的人,每一次交手,都十分火热。
“什么,源美集团的总裁竟然是个女的!你们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真是废物!看来只有我亲自出马了!”长相俊美的男子,白皙的右手举着一杯红酒,看着自己的下属,眼神阴鹜冰冷。
一年之后
“这个孩子是谁的?你竟然背着我偷人!”男子将女子禁锢在怀中,凶狠地说。
“顾傲修,你有病吧!我跟你有关系么?哦,对了,我们只是对手,是仇敌!”女子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冰冷的话语击碎了男子一颗炙热的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莫寒言歌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8.73万

  • 创作天数

    139

其他作品

  • 极品悍妃:王妃逃婚

    “一拜天地!” 窜出来一白衣男子拉着新郎:“跟我走!” “夫君,你认识此人?” “不认识!” 冷勋奕指着新郎:“他是我娘子!” “屁!老子是男的!” …… 当晚洞房花烛 “卧槽!”新郎一脸惊恐:“你……你是男的!” 新娘一把搂住新郎:“小辰辰,记住你夫君的名字我叫云夕羽!” 半个月后琅琊山 “黎洛倾你给本王站住!” “娘子等等为夫!” 云夕羽:“娘子你不要为夫了么?” 冷勋奕:“什么你娘子那是我娘子!” “屁!我可是拜过堂成过亲的,你有吗?” “我们早有婚约而且生米煮成熟饭,你有么?也对,洞房花烛夜被她给迷昏了怎么煮熟啊!” “你丫丫的,我跟你没完!” 醉仙楼 夜辰吃好喝好的,兰浩锡说:“夜辰,你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有事的!”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正文已完结,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佛系微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韩先生,情谋已久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已签约出版】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