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针锋相对 莫寒言歌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45万字| 5总收藏| 82总点击

历史悠久的乌兰家族中唯一的大小姐,受尽家族的无限宠爱,白天是叱咤职场的女总裁,身后产业数不胜数,晚上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KST的KING,与黑夜并存的女特工,枪林弹雨中绽放的血色蔷薇。为了找寻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来到M市,却不想姐妹相见竟是生死离别之时。
“诺儿,答应我带着孩子走,不要再回M市!快走,他要来了。”
“姐姐,我答应你会好好抚养这个孩子,但你一定要活下去,求你啦,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
三个月后,在葬礼上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让伤害你的人好过,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从此之后,在M市一手遮天的顾傲修遇到了可以棋逢对手的人,每一次交手,都十分火热。
“什么,源美集团的总裁竟然是个女的!你们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真是废物!看来只有我亲自出马了!”长相俊美的男子,白皙的右手举着一杯红酒,看着自己的下属,眼神阴鹜冰冷。
一年之后
“这个孩子是谁的?你竟然背着我偷人!”男子将女子禁锢在怀中,凶狠地说。
“顾傲修,你有病吧!我跟你有关系么?哦,对了,我们只是对手,是仇敌!”女子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冰冷的话语击碎了男子一颗炙热的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莫寒言歌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5.28万

  • 创作天数

    88

其他作品

  • 极品悍妃:王妃逃婚

    受亲人朋友陷害,穿越成洛川国护国大将军孙女,丞相府不受待见的二小姐,被人陷害从嫡女贬为庶女,赶出丞相府。 “好,总有一天你们会求我回来的!”本想着逃离了一深坑,可以展翅高翔,没想到却被一纸婚约阻拦了脚步,洛川国第一天才竟然要娶我这个无灵根的废材?我管你有什么阴谋,在大婚之日独自一人潜逃,却遭人暗杀,坠入山谷。 五年后,改头换面,重回洛川,却得到将军府灭门的噩耗,从此她走上了追查真凶的道路······· “她”世人眼中草包小姐,无灵根的废物,生下来便是哑巴。“他”是绝世仅有多灵根天才,会炼丹,会御兽,在他这里一切不可能都会成为可能。但是谁能告诉他,这个一直死皮赖脸跟着他,让他赔他妻子的人是什么鬼?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没毛病……【甜宠无虐√】【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