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龙神传说之阎君狂情 燕舞尘埃 著

连载中 公众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9.73万字

“龙族”一个神秘的家族,传说中他们有高强的法力,是正义的化身。 天庭,一帝之下万神之上的龙神,万物主宰,他虽居二位,但受人尊敬的程度却比玉帝还要多,他却无心权位,只知任劳任怨一心为天上人间谋福,想不到越是如此越遭妒忌。。。。。。 “枯木神君”掌管三界植物,算是个很有实权的仙位,为人算是谦谦君子,在天庭颇有仙缘,由于容貌俊美不输龙神,又是单身贵族,几乎迷翻了天庭众仙子,他也往来“花丛”从不认真,没人能抓住他的心,也没人知道他心有所属,却是单相思,暗恋数千年的佳人是龙神之妻“凤女”,那个一直只当他是兄长的小女人。数千年的痴恋令他因爱生怨,却仍然压抑着,不想伤害挚爱的人,谁知自己的心腹属下实在看不下去,背着主子到一向与龙神不对盘的王母那告了一状,使得龙族被惩下凡间,如非“观世石开,内中宝现”龙族将无法回复神职,而龙族的保护神,那些只有灵性尚未成形的龙珠俱都下凡转世。 枯木神君也自责的自惩人间。。。。。。 某一天,天空忽然黯然无光,人们惊恐的仰首相望,一片七彩华光自天空迅速下落散开,天空又恢复蔚蓝,并无什么异状,人们也没看见是什么东西。。。。。。 一颗泛着淡绿光芒的龙珠动东飘西荡,在寻找自己的归宿,哈。。。。。。目标正北方。。。。。。 “相公,救我,好痛。。。。。。”待产的妇人痛苦的呼喊,虽然汗水湿透秀发遮住了容貌,可在她甩头想甩开浑身的痛苦时,不由让人惊艳她的美貌,银灰色的美目有着坚毅,她爱她的夫君,更爱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她一定要生下他(她),可这孩子似乎是个慢性子。 儒雅俊秀的男子在门外不停度步,听着爱妻的娇呼他好心疼,可他不是大夫,无法帮她,只能祈祷:“上苍啊,别再折磨慧欣了,如若母子平安,文晋杰宁愿折寿。。。。。。” 而屋内的女子何尝不是这种想法,只要孩子平安她宁愿短命。 “大人,恭喜大人,夫人生了个小少爷,好漂亮,与夫人简直一模一样,将来必是京城第一美男子。。。。。。” 文晋杰接过浑身雪白的儿子,孩子身上那贵气与灵气让他吃惊,虽然相貌与爱妻相同,却有一种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龙。。。。。。文晋杰不知怎么会想到孩子像龙,不,像龙的孩子。。。。。。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燕舞尘埃

普通

代表作: 龙神传说之龙族的劫难|

同类推荐

  • 一串菩提

    小月芸芸

    和星提一起在嵩山寺院长大的月提知道,她和星不一样,月提自三岁懂事起,就仿佛她自从懂事便知道自己的不完整,五岁“他”下山了,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征途。师傅,是什么,管吃管喝么?可以,那先牵着吧;师弟是什么?听话,乖巧,那先留着吧;修行是什么?师傅师弟都会,那也修行吧。何为生死,何为始末,是否能够跳出轮回的那个碗,进入不一样的世界,跳出六界循环,然后呢?你怎知然后不是在更大的碗里呢?

  • 倾天策,绝代女仙

    浣水月

    苍原大陆命似草芥,弱者如蝼蚁,强者为尊。洪飞雪,灵根全无、废材之身,被镇长孙子欺负落水丢命。再醒来,她已不再是她。沦为祭品?且看我携带父母逃出魔族试炼地,从此一家尊荣。有何异能?本姑娘听得懂万千动物语言,还听得懂植物说话,体内更有两个空间。晋级艰难?拥有三个丹田,不小心就成跳跃式晋级!身份单一?本姑娘是秘笈宗师,再兼阵法师、炼丹药,偶尔客串一下炼宝师。势单力薄?这不是问题。前有大宗门为靠山,更有整

  • 冷王追妻:逆天神级炼器师

    苡岸

    一朝穿越,她来到了这块以武为尊的浩云大陆。人人敬仰的几乎绝迹的炼器师么?不好意思她就是!说她成为不了强者,没有杀气?炼尸地下城,十年杀戮,她一路收割,屠尽满城!重见天日!谁还能阻挡的了她的煞气。但无论如何,身边却总有一人,护她宠她,不管她如何。那个执手说着“无论哪里,我都随你”的妖孽王爷,你的霸气呢?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

  • 邪皇娇宠,盗墓皇后不下堂

    江潭映月

    夫妻郊游,某男信手指着不远处风景秀丽处说:“百年后,朕把皇陵安在这里如何?”咳咳,某女差点儿咬了舌头,千万不能告诉他,一千年后,她把他的墓给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