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凤倾天下:无良皇后要翻墙 凤幽殇梦01 著

连载中 公众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6.42万字| 3总收藏| 193总点击

她,夜倾月,被称为现代的“奇迹白领”,仅凭自己和几个朋友便闯下了企业界的一片天地,奈何,竟因为名字与别人一样就被勾错了魂?
勾错了?怎么可能?!不行,夜倾月决定要补偿,结果要来了一个祖宗般的系统?尼玛,这什么鬼!
神马,刚刚穿越就要入宫选秀?原主还是一个傻子和丑女?一切都发生在十年前的落水事件,当年竟然不是意外,而是谋杀?!
好,很好,当年所有伤害过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入宫是吧?好,我就颠覆你那后宫!扮猪吃虎,坑死人不偿命!什么?你要我偿命?姐有皇上罩着,我怕你?
她本以为她不会对皇上动情,不曾想她竟然真的动了心。
当年的落水事件,竟有着别样的隐情?
事情越加扑朔迷离,真相到底是什么?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凤幽殇梦01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8.63万

  • 创作天数

    18

其他作品

  • 桃妖——无悔

    她是一个桃妖,活了千年有余,因为没有登仙,被困进法阵。从此踏上漫漫修仙路。 他是冥帝之子,杀伐果断,冷酷无情,被自己的奇葩老爹赶下去寻找未登仙的她。 二人相遇,一见钟情。一次青楼事件,他发现自己对她的心,而她,却依旧没有明白那懵懂的情愫。 一次分离,二人近乎生离死别,终于知晓彼此的心意。却不知来不来得及。 她的身份渐渐浮出水面,伴随着真实身份一起上来的,还有那不公平的命运。 二人能否逆天改命,书写自己的奇缘? 【作者:结局是悲的,但番外是好的。】

    加入书架
  • 凤舞天下:绝色小姐误惹腹黑公子

    她是神华大陆最负盛名的神偷,却因为睡个觉,就穿越到了一个名叫地球的世界?好吧,她忍了。捡到一只美少年,这个可以有!但是……为什么她被坑了?还把自己坑进去了? 明明说好的治腿呢?我已经治好了啊!大哥你松松手行不行? 某位无良美少年:不!我的腿又断了! 她狐疑:不是治好了吗?你再摔一百次都不会断的!【灵力加固着呢】 美少年:那么,我们洞房吧!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不知春将老

    她,是相貌平平的庶女,要过饭、挨过打,在深宅大院中步步为营。他,是战功彪炳的王爷,放荡不羁,心机深沉,剑指江山。一双璧人,两两相倾。桃花坞下,山盟海誓,虎符定情。阴差阳错,一场意外,却将她卷入了宫廷纷争,与相爱之人咫尺天涯。他说:“若是失去你,要这江山有何用。”她说:“只愿伴君江海寄余生。”朝代更迭,风起云涌,历尽人世心酸以后,两颗真心能否相守一世?春春新文《半生缘:少帅的前妻》连载中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他一字一顿威胁道:“你敢?”她置若罔闻。暴怒之下他额上青筋隐现,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咬牙切齿道:“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蹲着身子,抱着膝盖,在他耳畔呵气如兰道:“我的生死,只在自己手中。”他无奈地闭上眼睛,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

  •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