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迷糊小仙,牵个相公去造反 苏月寒凉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47.14万字| 103总收藏| 1.23万总点击

姻缘殿里红线小仙天天掰着手指头算,
等着她的乘龙快婿快快来,
然而有一天她真的乘龙了——
“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啊!”
哭的稀里哗啦的她稀里糊涂就成了逆龙的同谋,天界的逃犯。
在声势浩大的捉拿逆龙运动中一路逃亡,
她抬头委屈巴巴的道:“他们要拆了我们的骨头炖汤!”
“要拆也是拆我的啊,你那么瘦那么小,骨头都没有三两!”他笑,顺手把她拉到身后。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苏月寒凉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170.64万

  • 创作天数

    298

其他作品

  • 公主,金屋藏吾可好

    苍灵山上的小妖女摇身一变成了帝尊遗落民间的骨血,担负起了拯救万民的重担: 妖王来抢我的美男?想得美!伪闺蜜来加害?看我的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狐王来救场! 什么?云中君来捣鬼?那就让战斗狂人解决他! 什么阴谋阳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就是一纸空谈!

    加入书架
  • 九歌传

    她是大楚长乐公主,也是黑暗狩猎者。 人前,她高贵优雅; 人后,她生死修罗。而她的命运却握在另一个人手...... 他是楚巫山庄的圣君,唯一能与她匹配的人,却因为她的一句话颠覆自己的天地,从此朝堂皇权,江湖纷争。 他为了她屠戮天门山,她为了他火烧黄花地。可是横在他们眼前的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每个人都在奋力挣扎,只不过,有人最终被岁月埋没,而有人被时间铭记。 当她终于得到至尊之位,却已经是孤家寡人。 万人颂歌,八方朝贺,还不是一个人孤身日落? “谁说的?你还有我。”他风姿俊朗,如初见一样。

    加入书架
  • 凤回眸

    一眼天荒,一爱万年,所以不管不顾,甘愿做投火的飞蛾。 她是黑暗的使者,却努力挣扎着寻求光明; 他是命运的囚徒,却竭力谋求着希望自由。 艰难的成长,曲折的命运,时间与岁月的阻隔,相爱的人,反目成仇。 “凤七夕!我要与你一刀两断!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凤九歌,我眼里,心里都是你!如此还不够吗?” “你只知道我夺取了天下,用尽了心机,可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吗?” “什么我也不管了!天下我也不要了!皇权我也不要了!我只要你!” 两个人从相亲相爱到相爱相杀,待到繁华落尽,你可还记得那日我陪你看过的烟花? 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在你心里,眼里,你的世界里。

    加入书架
  • 庶女谋,本官背后有人

    一路走来,腥风血雨,双手沾满了血腥,她踽踽而行。 一路摸索,血雨腥风,一脚踏上了梦魇,他上下求索。 她是皇权争夺造就的遗孤,他是陷身皇图霸业的囚徒。 她是最受宠爱的皇妃身侧的心腹,他是帝王畔备受冷落的皇子。 初相逢,她是披着冷面女官外衣的少女,他是嘻嘻哈哈的无赖少年,他问她:“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 后来,血洗皇城,皇权易主,江湖巨变,世间一切俱是桑海桑田。她只求他放过她,从此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之尊,她是游曳在江湖的一尾红鲤,朔方风雪,江南烟雨,再不相干。 皇权之争,嫡庶之夺,血就霸业,他们在其间上下求索,为情所困,为权所迷,到最后只给那段往事染就一段胭脂色。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枯戴月披星

    882 迷妹值

  • 2

    h_5n3bcu7w3

    845 迷妹值

  • 3

    苏月寒凉

    733 迷妹值

  • 4

    h_5xhr03pyu

    609
  • 5

    南宫问心

    411
  • 6

    江小番

    318
  • 7

    红袖书友15106282243093910

    210
  • 8

    15874244403

    172
  • 9

    佚名

    112
  • 10

    微烟迷茫

    100

同类推荐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

  • 踹下龙榻:朕的皇后太凶残

    孤芳寻梅

    新婚之夜,他想占有她。可谁知偷腥不成,反被她拿根头发差点勒死,并一脚踹下龙榻。新婚二夜,他色心又起,想来招霸王那啥……弓。可谁知强压不成,反被她爆打成了猪头,就此成为大齐皇朝史上第一个蒙面上朝的帝王。新婚三日一早,他发誓一定要将她拿下,既然不想做一国之后,那就滚去做低贱的宫女吧!原本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可谁知人家却走得头也不回……某少年帝王:“……”

  • 爆宠萌狐:王爷,榻上跪

    未茗幽若

    生来是九尾灵狐,却被误认为犬,这TM就很尴尬了,竟然还被娘亲甩在了一美男怀中成了宠物。不曾想自己真身早已被腹黑男看穿,好不容易幻化成型,岂料竟从宠物变成了“宠污”,每天被各种洗澡揩油带亲亲某日小狐狸得意洋洋的展示自己的九条尾巴,“美男王爷,你看我还像狗吗?”“像.....”小狐狸狡黠的眼光一闪,“那你还召我侍寝,岂不是哔了狗......”某男饿狼扑食,堵住了小狐狸的嘴。“王爷,你这是人兽恋!”小狐

  • 冥王绝宠:逆天废材九小姐

    坞井然

    片段一:她是古武世家掌舵人,医毒双绝,天赋异禀,一朝穿越成废柴萝莉,受尽白眼和欺凌。走投无路,投奔温柔谦恭某帝,殊不知那货竟是个超级大腹黑。片段二:“出来。”“不要。”“不要让我重复一遍。”小声嘀咕:“我才不会那么笨,出去是会被欺负的。”“只要你出来,我保证,只欺,不负。”片段三:“爹爹,你什么时候能在娘亲面前重振我们男性威严?”“乖!在你娘亲面前,我们不需要男性威严。”“可外面那些小孩说爹爹是妻

  • 狂妃有毒:尊上,劫个涩!

    孤芳寻梅

    前世,她被准未婚夫害死。好不容易夺舍重生,但原主是个胸大无脑、嚣张跋扈、恶名昭著到人憎狗厌、被家族视为耻辱的草包小姐也就罢了!但连她这具身体都早已身中上古奇毒,注定活不过十五岁,又是在闹哪样?为了活,她只能扔掉节操,甩开颜面,无耻的劫个男人借种移毒。可谁能告诉她,她随意劫到的这个男人来头怎么这么大,不过就是枚小种子而已,用得着这般阴魂不散缠上她吗?某尊上:呵呵!既然连孩子都生了!本尊当然要把你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