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予你半世冰凉 十一眠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49.99万字| 360总收藏| 35.77万总点击

职场小菜鸟安彦林面对大BOSS时沐晨的挑衅很是不解。
时沐晨说:“是你欠我的。”
安彦林说:“我欠你什么了?”
原来,是她失忆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安彦林失去了部分记忆,她记得一切却都唯独不记得时沐晨?
比失忆更可怕的是,她明明突然有一天想起了全部往事,却发现,她不能和时沐晨在一起。
于是,她逃了。
命运却安排他们再次相遇。
时沐晨明明已经和凌菲订婚了,他却说:“这次,我不会再放手。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可是,安彦林还是嫁给了凌菲的弟弟凌墨帆。
至此,时家、凌家、萧家,三大家族纠缠在一起,安彦林无处可逃。
凌墨帆娶安彦林的目的是什么?
安彦林失忆的真相又是什么?
时沐晨的爱,换来的除了半世冰凉,还有什么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十一眠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49.99万

  • 创作天数

    137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4992668611176671

    1,834 迷妹值

  • 2

    江海童

    1,464 迷妹值

  • 3

    q2608691984

    1,098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149564099648976

    1,090
  • 5

    枯戴月披星

    1,068
  • 6

    红袖书友15063136009132460

    714
  • 7

    红袖书友15125276869262532

    672
  • 8

    红袖书友15118854989017660

    574
  • 9

    红袖书友15140253741189088

    493
  • 10

    胖虎22爷

    99

同类推荐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字《漫漫云深》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

  • 娇妻高高在上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腊笔小酱

    国宴上,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被个小丫头缠上。男人夹烟的手轻抚她下颌:“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要做宋太太。”宋先生笑:“小女孩喜欢说大话,不怕闪到舌头”话未落,已经被吻住。上辈子她所托非人,余生凄惨。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婚后生活——“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保护好夫人,

  • 专制隐婚,霸道前夫难招架

    蔚然语风

    傻白甜的小三不可怕,可怕的遇到颜值一流,智商一流的对手……医科大三的季苒,一场算计,身败名裂,却意外嫁给了暗恋近十年的霍家二少。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嫁的男人有个白月光的爱人……奈何家遭巨难,父亲跳楼,母亲疯癫,哥哥坐牢,她没有选择……他恨她,领证的当天掐着她的脖子说:“季苒,只要这婚姻一天不结束,我对你的责任就是折磨你,什么时候我解脱了,你才会解脱……”婚后四年,他从没碰过她,换女人如衣服,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