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愿你给我细水长流 细数雨声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50.05万字| 5总收藏

一个生性冷淡,一个为情而伤。两人本以为今生与爱无缘的人因联姻走到一起,是各奔东西,还是缠缠绵绵,,,
几十年后,回首往事,他说,对不起,我从未给过你轰轰烈烈的爱情。她说,我只要你的细水长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细数雨声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7.55万

  • 创作天数

    186

其他作品

  •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沈甜溪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整个人缩水了,更惨的是,紧接着还被野猫追得满街跑,好在关键时刻被自己的未婚夫捡回了家。 易景晨发现自从他把沈祖宗捡回来之后,生活就没有一刻清净的,平日肃静的耳边总是有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就连自己原本冷淡无生气的屋子都有了甜甜的蛋糕味。 第一幕:易景晨碰到竞争对手挑衅 “大哥,你上啊?不能怂,上去揍他。”等看到易景晨转身离开,“你别走啊,我不说还不行了吗?” 易景晨:…… 第二幕:吵架篇 “谁以后娶了你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真不巧,目前看来倒了八辈子霉的倒霉蛋是你!” 易景晨:……我不气,我不气。 沈甜溪:哼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无痕的超级粉丝

    854 迷妹值

  • 2

    冷暖自知° 

    40 迷妹值

  • 3

    Candice棵

    7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南之情

    陆少:“我那娇妻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众人:“???”陆少:“看书好好看,翻得那么快,能记住几个字。”顾芒又拿起一本,一目十行。陆少头疼:“遇上不爱学习的宝贝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宠着呗。……直到有一天。“爷,京城好几所知名大学都在抢夫人,国外的超一流大学也来抢人了!”“爷,几家中医研究院为了抢夫人争得你死我活。”“爷,国际有名的几大律师事务所都在抢夫人。”“爷,几大黑客组织也来了…

  • 别闹,薄先生!

    楠楠李

    【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正文已完结】沈小姐忙着吃饭,睡觉,教渣渣如何做人!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追沈小姐,还是追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薄太太扶额,看着那张脸——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圆缺呀

    #坐拥亿万家产,身为国家四代亲闺女被娇养着长大的傅枝终于被国家给分配父母了!#刚到陆家,一度被认为小可怜的傅枝总能被亲哥轮番砸钱上演兄妹情深的戏码。陆予墨:“我妹妹是乡下来的,你们不要看不起她。”陆予深:“我妹妹手无缚鸡之力,你们不要欺负她。”陆予白:“我妹妹学习不好,你们不要嘲笑她。”不过众人很快发现,这位被从乡下接回来的小姑娘人设似乎有些歪。第一个月,就有同学拍到她和教授同桌吃饭,教授替她拎包

  •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单双的单

    被师傅捡来的小和尚五岁了,该下山找爸爸了。小和尚软软抱着一只小狼崽,迈着小短腿儿冲过去就抱着自己爸爸的大长腿奶声奶气的喊道“爸爸!”一声爸爸,喊得五位大佬齐齐虎躯一震!软软刚找到爸爸的时候:一号爸爸冷漠“小孩子什么的最麻烦了。”二号爸爸不屑“笑话,我有这么多喜欢我的粉丝,会在乎这多出来的一个小团子。”三号爸爸拎着小团子“同学你认错人了,回去写作业。”四号爸爸嘴里叼着一根烟挑眉“碰瓷?”五号爸爸一脸

  •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兜兜有铜钱

    【双强双洁互宠扒马,男帅女拽】听闻墨爷的太太是个不学无术的小霸王,各路人马暗中看笑话。学习垃圾?陆眠甩出理科状元的高考成绩单。没有才艺?陆眠一手弹琴一手作画,现场表演一心二用。只会败家?两天净赚一个小目标了解下。拳击、围棋、鉴宝、赛车……来来来,比个够。斯文的萧祁墨扶着眼镜,引以为傲:“谁还有话说?”下属小心翼翼的举起手:“墨爷,查到了!那个以一己之力捣毁非法实验室的人,好像是太太……”萧祁墨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