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鬼王嗜宠逆天狂妃 南柒烛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13.18万字| 80总收藏| 9162总点击

本是杀手中的女王,却因看错人穿到青玄大陆的一个同名同姓的极品废柴身上,到底是众人错把珍珠当鱼目还是……
片段一“贱人,这下看你怎么和我抢太子哥哥,给我接着打,往死里打”
“妹妹,不能这样,夜悦萱怎么也是未来太子妃,如果这样就死去,那皇上会怪罪父亲的,到时候受罪的只能是我们,”
“打,给我接着打,别给我打死,让她只剩一口气苟延残喘吧,那我们就没事,我倒要看看她还怎么勾引太子哥哥。我们走”
她黑暗女王夜煞只能欺负别人,什么时候别人也可以骑到她头上吆五喝六的了?是谁?到底是谁?可眼皮却无法如愿睁开,悦萱只能你在心里深深的记住这个声音,今日之仇,来日十报。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南柒烛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3.18万

  • 创作天数

    33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5159926410010040

    990 迷妹值

  • 2

    玲玲玲玲玲夏

    200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184244586132168

    27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177139499768468

    27
  • 5

    红袖书友14988294486472357

    6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帝妃惊天

    青酒沐歌

    唐清莞,21世纪过目不忘的医毒鬼才。一朝穿越,成为将军府废柴庶女,灵力为零,家族耻辱!涅槃重生,训神兽,炼丹药,医指天下,搅变风云!嘲笑她废柴,那她就让他知道什么是绝顶天才!欺凌她胆小,那她就让他缺胳膊少腿,断子绝孙!欺负她无依无靠,那她就找个金大腿抱抱!然而这一抱就抱上了瘾,还直接抱到被窝里,将人睡了!看着榻上的绝色美男,她色眯眯的吞了口口水:按他的尊位,她要唤他帝尊。论资排辈,她要称呼他一声师

  • 师父,徒儿缠上你了!

    长公子流苏

    “呜呜……好疼……师父轻点……”“乖,一会就不疼了!”一群人趴在门外,眼睛恨不得把门看穿,却不知,屋内,某女趴在床榻上,疼的眼泪直掉,“师父,你打我哪不好,非要打我屁-股,屁-股都开花了。”“师父,他们都说你是瞎了眼才收我为徒。”“你生气了?”某师父俊眉一挑,正准备安抚爱徒,却听她说,“他们说的是实话啊,你当初收我为徒本就是瞎了眼,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师父,好多人像我求亲,你有什么要求吗

  • 帝色撩人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 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

    鹿鹿微萌

    她是凤家数百年来最惊艳的女儿,被亲妹妹与太子联手算计,毁了容貌,丢了身份,没了亲人,沦落成偏远地区的疯傻庶女。当21世幻武盟小姐穿越重生,一切重新开始。毁了容貌?没事,她有着惊天的医毒调养之术,可以美丽一批人。丢了身份?她凭着一身本领,从微末的底层一步步走向曾经的巅峰。没了亲人?只要血脉尚在,她便能于风雨之中力挽狂澜。算计她的,终将被算计,从她身上得到利益的,她会连本带息地讨要回来。只是桃花太多怎

  •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前世助夫登基,却被堂姐、夫君利用殆尽,剜心而死。含恨重生,回到大婚之前。出嫁中途被新郎拒婚、羞辱——不卑不亢!大婚当日被前夫渣男登门求娶——热嘲冷讽:走错门!保家人、斗渣叔、坑前夫、虐堂姐!今生夫婿换人做,誓将堂姐渣夫践踩入泥。购神驹,添头美女是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说好了是人情投资,怎么把自己当本钱,投入他榻上?*一支帝凰签,一句高僧预言“帝凰现天下安”,风云起,乱世至。他搂着她,吸着她指尖的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