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武侠

  • 饮酒江湖,醉里挑灯看剑

    十三柒月

    武侠已完结36.37万

    一朝锦绣山庄灭,为复仇,却掉入一系列的阴谋之中。无论在江湖,还是古武宗,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待他历经沉浮,一切,由他主宰! 本书不爽,没有无敌,一切因主角经历慢慢变化,谢谢观赏

  • 飞龙执剑录

    清云胜雪

    武侠连载中31.87万

    沁园春 凝望远山,遥望鹤归,仰望星汉。 看一腔热血,两袖红尘,三尺长剑,不负流年。 纵横天地,自在逍遥,哪堪生死弹指间。 望山巅,虽游云密布,飞龙在天。 前尘亦如诗篇,何不执笔龙蛇汗青间? 观五冬六夏,七星北斗,六合八荒,一如从前。 江边孤雨,陌上清云,惹得行人引流连。 合书卷,仍心中莫忘,飞龙执剑。

  • 无名江湖录之九阴日记

    作家FuvlBt

    武侠连载中37.28万

    同走江湖风雨路,同是九阴陌路人。当我第一次踏入九阴真经这款游戏之后,猛然发现那或许本来就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真正的江湖,血雨腥风,尔虞我诈,爱恨情仇的江湖,而每一个玩家都是故事的主角,或者是你或者是我或者是她,有血有肉有感情,真实而纯粹。我不是故事的创造者,只是故事的搬运工。

  • 江湖仇怨

    马庆由

    武侠连载中36.36万

    二十年前,武当弟子徐子阳身受重伤,后被灵山女弟子罗彦青所救,伤愈后的徐子阳深爱上罗彦青,然罗彦青心里只有其师兄齐秦子。徐子阳在无意间救下将要被卖到妓院的吴欣,吴欣因此深爱上徐子阳,但徐子阳心里却没有她,在得知徐子阳心里只有罗彦青时,吴欣前往灵山破坏齐秦子和罗彦青之间的感情,以成全徐子阳。在和齐秦子相处一段时间后,吴欣又深爱上齐秦子,由于吴欣的介入,罗彦青和齐秦子从此决裂,但吴欣也被齐秦子所抛弃。吴欣在明白自己深爱的两个男人心里没有她时,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会让负他的两个男人后悔。 二十年后,一场围绕灵山的江湖恩怨拉开序幕……

  • 行云流水剑九天

    十叔不易

    武侠连载中35.57万

    岩高极去表,溪环疑磬折; 壁立香炉峰,正对黄金阙。 钟声天门开,笛吹岩石裂; 掀髯发长啸,满空飞玉屑。

  • 穿越之缘遇天下

    永恒永乐

    武侠连载中45.46万

    拥有死亡重置能力的主角穿越到异世江湖的冒险故事。

  • 丐帮钱帮主

    一念竹心

    武侠已完结32.81万

    大侠也要吃喝拉撒! 敌人不是通通废渣! 自己人狠起来,神鬼都怕! 就连娶个媳妇,也要吵吵闹闹,叽叽喳喳。 一个现代人,穿越在一个类似射雕前传的世界,做丐帮帮主,享百味生活的故事。 一段真正接地气的江湖故事!

  • 西径明月刀

    达奚月

    武侠连载中30.37万

    作品男主角李昭和女主角达奚月俱为虚拟人物,而部份配角和场景,则用历史真实人物,真实事件。通过少年心性沉稳的描写,做事喜欢认真选择的描写,习武独上新境的描写,间接表达作者对现代青年稳建务实的期望。对达奚月女主角的描写的真正意义是希望现代年青人做好文明伟承,吃苦上进,虚心务实,是对达奚长儒的敬意的间接表达。 从章节构造上说,前二十五章主要通过西径关边塞小镇少年的玩戏辅开场景,展开西径关人物关系,隋朝朝庭对抗势力人物关系,与以及后来诸候兴起的人物关系。为后面章节留下暗线。 从二十六章到四十章,主要通过隋和突厥碟战,男主角和团队的外出迁移,通过不同的地方描述展示隋末乱世巳现 从四十一章到六十章,主要描写突厥南下。主要描写战争惨烈与敌方进攻的快速。通过描写烽火台失陷,西径关失陷,雁门郡失陷体现隋军将士英勇,民众及各阶层的团结以及男女主角为国奔波的担当。 从第六十一章到八十章,主要描写雁门攻城大战。 另外为了增强趣味性,外加了虚拟人物小人儿,实际上是主角及配角的内心世界的体现。 抽出部份章节少量描写隋建筑,初唐书法,佛教的初兴体现隋末经济文化,为第二部中初唐文化的描写伏笔。

  • 从射雕开始的奇妙之旅:赵垓传

    熊猫超凶

    武侠连载中39.94万

    来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大宋,发现这里有天下五绝,盖世神功,武林豪侠。 重生在南宋皇室的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是投身庙堂,揽大厦之将倾;还是练就神功,独步武林? 《九阴真经》、《九阳神功》、《降龙十八掌》? 且看赵垓如何在这刀光剑影的江湖中一笔笔地书写自己的传奇。 这只是一个奇妙旅途的始点,而最终目的地却是星辰大海。 这是赵垓的传说,赵垓传。 第一卷-初入江湖(进行中):射雕前期 (1205-1215年)

  • 独行第一部少年侠气

    盛墨砚

    武侠连载中42.82万

    从第一本金庸的《书剑恩仇录》开始,一直到将他所有的武侠作品都看完,久久不能忘怀的就是在《神雕侠侣》和《笑傲江湖》里面反复提到的一个人“独孤求败”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终身求一败而不可得!最后不得不改名“独孤求败”。 我在闲暇之余,在脑中会反复的会出现这个想法,渐渐的会出现一些场景,慢慢的我将这些都记录下来,直到四年前才开始动笔,因为我不是专业的写手,断断续续的一直到今天。我知道做这个事是出力不讨好,毕竟将某些虚的具象化,失去了想象空间。况且每个人心中有自己的独孤求败,我写了自己心中的独孤求败。我今天愿意抛砖引玉,狗尾续貂,希望能有更优秀的写手将自己心中的独孤求败写出来,呈现给广大读者。如果觉得我写得好就点个赞,写的不好也希望各位读者包涵!

  • 诸天行之我是个好人

    摸兔

    武侠连载中42.65万

    陆辞锦,一个因为酒精上头,英雄救美而死去的人。 或许上苍垂怜,得以借体重生,并获得一个助人为乐的系统。 陆辞锦在‘水月洞天’里做过好事,也在‘倩女幽魂’里与人喝过酒…… 他救过人,也杀过人…… 有人觉得他高风亮节,有人觉得他厚颜无耻…… 他与许多女主有过故事,也与许多男主有过争端…… 没有人知道,他穿越一个又一个位面,留下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只为找到一条回家的路……

  • 江湖义兮

    o追逐繁星o

    武侠连载中36.5万

    少年初入江湖,品尽人生百态, 从一名历练的小镖师开始, 到一个断案如神的神捕, 逐步成为了一名强劲的武者, 最后闯遍天涯海角, 历经千般磨难,才得道成神。

  • 楚门家宅有豪杰

    酒仙小白

    武侠已完结49.14万

    楚镇楚家公子,楚南风,年少气盛,好赌斗狠,与金家结怨。金楚两家,纷争不断。金家借势,屠戮楚家满门。而后,楚南风为救妹妹,寻玄冰棺,带念阳宝刀,入游云,终是踏上成为一代少侠的路途……

  • 论一段俗套的江湖

    贝鲁泽巴布

    武侠连载中38.56万

    “我的门派半死不活,我的师父活死人了,我的师弟靠不上,我的师妹不能靠,我的前辈帮不上忙,我现在只能靠我自己演出一片天地来。” “你故事还能再俗一点吗?” “能,无俗不江湖!”

  • 我的来事也有今生

    光负

    武侠连载中34.96万

    它是个有结果的时间程序落定的事情成长的结局需要进行的生活,必需有生命传递和过渡的结果,时期所能经历的真实的世界面临的已经过去的事情,生活必需经过和经历的劳务成长的故事的形成,生活。从此有了一个无限生命的选择,人生。它就从此开始,在一年一岁成长的经历中,形成了过去的事情成长的人生,生活。

  • 打开世界秘密的钥匙:仙神破

    低调杨言

    武侠连载中46.06万

    洪荒初开,地球本只是一片无穷无尽的漆黑虚无之地。 神琰与仙麟二者在漆黑之中以刀之神力开天辟地,以剑之仙力筑形塑质,在这虚无之中打造出世上第一块土地。 然而打造完整的世界并非一朝一夕能成之事,此后便有了人类的诞生。 数万年后,拥有不死之躯的神琰与仙麟最终还是落得自相残杀了结辉煌一生。 只凭人类的力量开发世界相当有限,不过千年,已无法负荷人类繁衍后代造成的人口泛滥,导致粮食短缺与人类灭绝的危机。 一名肩负救济苍生使命的天才少年横空降世,誓要扭转世界末日的局面,却经历重重磨难,举步难行!

  • 剑履南宫

    南城野望

    武侠连载中33.04万

    什么是侠? 侠者,二人之道。 侠在何处? 在庙堂之上,在江湖之远。 这本书是关于江湖的夜话奇谈,是改变大唐命运的历史故事,更是作者关于侠义精神的最终幻想。 第一次写,没想到诸事缠身写了三年,应该也是最后一本书。也许这本书永远不会火,但想到有朝一日白发苍苍之时,再拾起这些斑斑陈迹,或许能重燃当年热血,岂不快哉!

  • 烽烟漫

    作家紫电青霜

    武侠连载中34.11万

    大明第一个投降努尔哈赤的叛将李永芳义子李开疆,身世不明,在其义父的鼓动之下在大明境内播乱,贪官、藩王、贵州土司、倭寇、西洋海盗、陕西饥民轮番作乱,都被以神宗皇帝最小的皇子朱常鸿带着一众江湖侠客一一平定。最终,李开疆返回关外,与皇太极一道屡屡叩关,然而李开疆自己的身世也逐渐浮出水面。

  • 龙侠神剑传

    王小过

    武侠连载中30.37万

    侠者,本无愧于自身,无愧于天下,心存浩气,境界迥异。伪侠义,燃起欲望,杀戮便周而复始的上演。 何为道,何为魔,没有正,没有魔,自古神功玄学神兵利器,德者居之,以仁德为武者,才是侠。 江湖的杀戮从未停止,名剑豪侠又掀起了一场恩怨血雨。 男侠女英,谁领风骚,江湖的血雨之门,谁将其打开,谁又将其关闭。 是他,或许是她。

  • 剑仙出山闯江湖

    紫衫帝君

    武侠连载中38.19万

    这是关于关山剑派大弟子出关后,为了重振自己四分五裂的门派,而闯荡江湖的故事,由帝君云游四海并记录下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并把它写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