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历史

清史民国

  • 大叛贼

    夜深

    历史连载中360.73万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震动九州,满清应声而倒 …… 不对!等等!这是康熙朝?老天你玩我是吧?

  • 回到清朝做盐商

    独孤赏月

    历史连载中219.01万

    1853年,太平军陷扬州,清庭势弱,列强环伺,董书恒灵魂穿越时光,以亿万分之一的概率附身这个时代。看我“师夷长技以制夷”,铸兵戈,兴洋务,推行教育,开启民智,唤醒睡狮,重铸中华。我泱泱华夏,本应傲立世界之巅!本书群号:570339907,欢迎大家进群聊天交友。

  •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江南说书人

    历史连载中207.4万

    【这是19世纪大萌复国文】本书又名《反向入关学的创始者,美洲真正的主人,殷人的救世主,欧罗巴的噩梦,东方文明的最高领袖,第四大明帝国的皇帝,五华联盟的缔造者,十九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发明家,3亿少女的梦中情人,电影史上票房纪录的终身保持者,一切美德的代言人,完人中的完人——朱富贵,空一格,陛下的奋斗史》 ps,喜欢轻松风格的书友可以移步作者的旧作《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乾隆四十八年

    一万只熊猫

    历史连载中156.82万

    群穿?别逗了,赵新不过是找了一群穿越打工者。反清?那是必须的!可偌大帝国的统治者有那么弱智吗?想知道十八世纪末的清帝国什么样?本书展现了一个极为真实的东亚各国众生相。 本书Q群:656942331。欢迎大家来讨论,提出建议。

  • 经济大清

    笔韵随风

    历史已完结150.6万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 活埋大清朝

    大罗罗

    历史连载中125.68万

    朱三太孙乃是我大清死敌!为祸之甚,尤在三藩之上!——少年英主康熙皇帝说完此话,便将朱和墭之名写在了南书房的立柱之上。 朱三太孙你要顶住啊!反清复明全靠你了,我等大明忠臣就在后面替你加油鼓劲!——大明忠臣郑经、陈近南、大佬辉、刀疤荣正兴高采烈的在摇旗呐喊。 朱三太孙你知道吗?这是你爷爷崇祯皇帝给吴三桂的遗诏,是从你家山寨里面找到的,如假包换!——最爱大明朝的杨起龙,正拿着墨迹未干的崇祯遗诏,自言自语。 朱三太孙你先上,我吴三桂马上就起兵反清!——大清平西王吴三桂躺在病床之上,有气无力地说。 我是朱三太孙,朱三太子是我老爸,崇祯皇帝是我爷爷。但我心中只有天下为公,不想为帝图皇,只是为了你们的荣华富贵,我才勉为其难接受皇帝这份工作的——面对群臣劝进,拥有一个纯洁高尚的二十一世纪灵魂的朱和盛发自内心地说。 本书书友群群号:962468082

  • 汉不熄

    夜游梦生

    历史连载中63.31万

    澎湖海战后,随着最后一个汉家政权覆灭,九州皆入建奴之手。 面对平三藩,统台湾,灭准噶尔,北拒雅克萨的康熙, 刘煜喊出了自己的誓言:“汉人不为奴,誓要复我汉家天下”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买包芙蓉王

    历史连载中56.07万

    朱老大,天老二。 东北这旮沓,我说了算。 1904年,从一家磨坊起家,那个唯唯诺诺的朱传文,成了东北王。 【本小说纯属作者同人,YY之作】

  • 埋葬大清

    天煌贵胄

    历史连载中47.44万

    1783年,美国忙着独立,孟格菲兄弟忙着载人飞行实验,乾隆正忙着去找第二个夏雨荷,时代的齿轮抛弃了大清,朱劲松来到了大清。 朱劲松来大清只办三件事:造反!造反!还是特娘的造反! 这是一本穿越者造反手册,手把手教你造反。

  • 骗了康熙

    大司空

    历史连载中39.16万

    九龙夺嫡最紧要的关头,九门提督隆科多的私生子,把康熙骗惨了!

  • 我的科学时代

    仲渊2

    历史连载中31.55万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这一刻,梦回北平,五月之后,神州陆沉,山河破碎,卢沟桥的枪声从北向南响彻华夏大地,无数鲜血染红土壤,数不尽的悲愤填满胸膛。 清华园失去了它原本的色彩,南开八里台成为一片废墟,国不将国,民族面临亡国灭种之际,此恨何解? 站在北平,我扪心自问,是如小民般苟活,还是如英雄般牺牲? 这是一个黑暗而沉重的时代。 也罢,活了十几年的小民,亦想品尝英雄这种身份的滋味,我本学渣,可也有属于学渣的梦想。 我永远记得一句话——手上没剑和有剑不用不是一回事。 邱小姐的美丽, 裂变之光的耀眼, 一切的一切,都从除夕之夜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