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历史

清史民国

  • 陈家洛的幸福生活

    维斯特帕列

    历史已完结87.07万

      “乾隆盛世”真的造不了反么?现代青年魂穿陈家洛,从此红花会走上了另一条造反道路;哦,再说一句,女配有骆冰。

  • 谬论红楼梦

    快乐兔子

    历史已完结91.46万

    探究《红楼梦》这部古书中隐藏的历史真相。

  • 我回到了清朝

    hanbingm

    历史连载中71.03万

      一个人不大一样的回到清朝乾隆年间的老套故事。纯粹娱乐,有限yy,和喜欢的朋友们一起分享。   《两千纪事》   被老友胁迫,宣传一下。   作者苦恼中,善良的朋友晃动一下老鼠,让这本书成为点推比最低的!哈哈哈哈.......

  • 租界往事

    一载无穷年

    历史已完结50.74万

    英租威海卫时期,租界富商无辜惨死。继子曲文魁过继后,凶案未破,财产又相继失去。 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雇工的女儿,一个一百大洋买来的俊俏的丫鬟,一个知性坚强的邻家女孩儿,一个知根知底一起长大的雇工的儿子……,不同人物的命运因此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爱恨情仇相互交织,生离死别如影随行,说不清理还乱的背后,是斑驳陆离的官场万象。 这是一部小人物与命运抗争的奋斗史,这是一幅一百多年前租界市井的风情画,这是当时的官场显形记,这是展示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关系的写实图。 本书在真实的历史框架下,由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以多角度、全景式的手法,较为忠实地还原了历史风貌。

  • 戏说和珅

    胤镜

    历史已完结51.73万

    和珅这个官,清朝这个场,其实就是个封建官场江湖。 和珅那么大个官儿,真的就如清史记载,十天半月就被嘉庆下旨,自缢于狱中了吗? 草民造反,也不至于那么快就定罪正法吧,总要审理一下吧。 这样惩治贪官的速度,匪夷所思,古今难觅,却毫不现实。 新君新天下,更不可能这样,哪怕和珅死一万次都不足惜,也更加要有章有程,有理有据,以理服人,从而警示世人。 就把本书当野史看看吧,说多了也不好。 如知详情,请细细品味戏说并不一定是戏说,即使是改编也不一定是毫无根据的颠覆之作——《戏说和珅》

  • 大周残阳

    高原风轻

    历史连载中98.16万

    衡阳称帝的吴三桂(大周昭武皇帝)不到三个月驾崩------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爱妾陈园园最后葬在哪里------ 镇守广西的龙威将军吴世琮(吴三桂之孙),《清史稿·本纪六·圣祖本纪一》记载:(康熙十八年秋七月)乙卯,额楚败吴世琮于南宁,世琮遁;到底‘遁’往了何处------ 看吴三桂第十五世孙、单身狗屠夫吴辽吴老板魂穿龙威将军吴世琮,隐身一隅,运用杀猪卖肉的招式(剔毛、刮骨、剁肉沫)与古代武功相结合,打下一片江山------

  • 罗霄英雄传

    洛东南1

    历史已完结51.02万

    愤笔二十年,书写二百年前之事,没有一件幸运,称得上理所当然……

  • 远征之龙

    最后的游骑兵

    历史连载中54.26万

      已经过去了许多年的那场战争中,记得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和平年代,发展经济无可替代的成为了社会发展的主流方向。   可那句老话,那句用无数鲜血和生命反复证实的老话,还有人记得么?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就写下这本书吧?   给那些不愿忘记战争威胁的人看,也给那些忘记了战争的人看。   看了,知道了,总比懵懂着骤然面临战争要好……   PS:本人非考据党,更兼才疏学浅,书中所述难免会有疏漏,还请诸位读者海涵,更请诸位方家指教,在此先行谢过了!   

  • 山贼票号

    爱玛小巴豆

    历史已完结76.16万

    我是一个山贼,我办了一个连锁票号。 有人的地方就有买卖,有山的地方就有山贼, 客人来了,钱放下,人离开。 敌人来了,要么跪,要么死。 公平,合理,安全,高效是我们的口号。 武力征服是我们的业务拓展方式,刀枪棍棒就是我们的信誉保证。 我们是清末最大的金融连锁机构,我们实现了真正的汇通天下。

  • 穿越之海权时代

    半老夫子

    历史连载中91.84万

    永历十六年大明最后一个皇帝身死国灭,二十二天后身在东南的一代枭雄郑成功也在安平城与世长辞。 这个时候一个后世废柴小青年贾政经的灵魂与郑成功长子郑经的灵魂融合,面对这样一个地狱开局,这个有了先知的灵魂是选择已知的轨迹躺平,还是奋起而为,打造一个大大的海权帝国?

  • 秦汉

    寂寞剑客

    历史已完结63.7万

      汉,是汉子,侠骨柔肠当游戏花丛、多情而不滥情。   汉,是好汉,提三尺剑当横行天下、快意恩仇。   汉,是男儿汉,雄才伟略当鼎定四海、立不朽之基业。   汉,是大汉民族,自立自强当永立世界之巅。   自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的逐渐普及,无数华夏优秀青年集中网络,互相讨论,评论历朝历代之功过得失,痛批程朱理学之愚民误国,尚武之风蔚然中兴。   秦汉,一名优秀的海航飞行员,在一次战斗任务中,被敌军驱逐舰防空导弹所击伤。危急时刻,秦汉放弃跳伞逃生的机会,怒而驾机撞舰,却阴差阳错穿越时空来到了十九世纪中叶。   斯时,清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   秦汉拥有了一次改写近代中华积弱史之机会,他将何去何从?   *************   风华爵士新作《中国龙组》,汇聚全世界异能高手的对抗,战斗在黑暗领域的中国异能高士以生命和青春护卫着古老的中华民族。   书号:67675

  • 汉不熄

    夜游梦生

    历史连载中77.53万

    澎湖海战后,随着最后一个汉家政权覆灭,九州皆入建奴之手。 面对平三藩,统台湾,灭准噶尔,北拒雅克萨的康熙, 刘煜喊出了自己的誓言:“汉人不为奴,誓要复我汉家天下”

  • 反清:我其实真的是老实人

    九宫格夫妻

    历史连载中64.9万

    穿越康熙初年,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了天地会的乱党,坐上了造反的这艘贼船,但我只是个老实人啊!我只想好好过日子。 想要退出这艘贼船吧,结果这自己的势力啊,就跟自己会膨胀一样,稀里糊涂的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莫名其妙的就弄死康熙,驱除鞑虏了,你说气人不? 书友群:705248516

  • 一品县令

    隔山打牛

    历史连载中63.52万

      如果你以为自己回到晚清就能轻易改变中国的命运,那你就错了   李元宏连秀才都考不上,却意外中了乡试解元,步入清朝官场   他斗贪官、禁鸦片、收山匪、劝农耕   他开工场、励商贾、办矿业、兴水利   ~   李元宏浑身湿透从水里爬了上来,陈知府见状浑身一颤,仰天长叹一声:“县令都被洪水冲到这儿,曲沃县完了!我等着被参吧!”   “不、曲沃县还在!”李元宏抹着雨水微笑道   ~   咸丰吃惊道:“一个贪污卑劣的知县,怎么会有数万人为他跪街鸣冤?”   “这个。。。臣不知!”   “朕要看李元宏被抄家的单子!”   咸丰看着手里寥寥几笔的纸片,眼圈一红,颤声道:“只有三两!”   ~   咸丰:“长毛怎么在曲沃停下了?   “想是惧怕我朝天军,不敢向前!   “废话!曲沃县的县令是谁?   “好像是李元宏!   推荐大明余孽大大的《命尊》大家多推荐啊

  • 潇洒小青天

    雾影谜踪

    历史已完结56万

    康熙三十七年,元宵佳节,本该祥和太平的京城被一桩突如其来的惊天大案掀起了滔天波澜,只想过逍遥快活日子的小人物鲍晴天,为形势所迫,毅然请命查清此案。 县丞,知县,知州,知府,顺天府府尹,巡抚,钦差大臣...生死爱恨,是非恩怨,一路风风雨雨走来,哪怕面对滔天权势的威逼,无法拒绝的利诱他也只有一句话:“命要紧,利要赚,但真相也决不能被掩埋。”

  • 大清命案

    茶笋禅味

    历史已完结52.27万

    大清嘉庆年间,钦差魏伯仁授命去江南省勘灾赈灾,受到当地官员抵制。他在彻查历年赈灾款的时候,寿阳府发生命案,当地财主赵家的二儿子设计杀害了长工和弟媳的情夫等三人。赵家与当地官府有诸多利益关系,案件经赵家多方行贿运作,官府先后多次审核,案情始终得不到真相,反反复复,历经曲折,牵涉京城、巡抚、知府、牢狱等各级官员。地方官员 为了隐匿贪腐赈灾款的罪行,又设计陷害和毒害钦差,经嘉庆帝多次下旨查办,在魏伯仁的努力下,命案真相大白,贪污赈灾款案也查清,各级官员和凶手受到惩处。

  • 龙旗

    猫吃狗粮

    历史连载中53.17万

      架空的目的,在于探讨历史的另一种可能。   而架空的质量,则取决于推演的过程能否尽可能的接近真实的历史。   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一本有质量的架空……   感谢书友帮助建了个群:57127780

  • 锄清

    酒中狐

    历史已完结64.9万

    开局就要被活刮。   三千六百刀那种! 本书又名《我真不是朱三太子啊!》 群号:942375467

  • 我的科学时代

    仲渊2

    历史连载中89.75万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这一刻,梦回北平,五月之后,神州陆沉,山河破碎,卢沟桥的枪声从北向南响彻华夏大地,无数鲜血染红土壤,数不尽的悲愤填满胸膛。 清华园失去了它原本的色彩,南开八里台成为一片废墟,国不将国,民族面临亡国灭种之际,此恨何解? 站在北平,我扪心自问,是如小民般苟活,还是如英雄般牺牲? 这是一个黑暗而沉重的时代。 也罢,活了十几年的小民,亦想品尝英雄这种身份的滋味,我本学渣,可也有属于学渣的梦想。 我永远记得一句话——手上没剑和有剑不用不是一回事。 邱小姐的美丽, 裂变之光的耀眼, 一切的一切,都从除夕之夜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