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历史

  • 唐砖

    孑与2

    历史已完结446.68万

       张佳宁、王天辰主演的《唐砖》网剧2018年10月29日起爱奇艺全网独播,更多消息请关注公众号孑与不2...... 梦回长安,鲜血浸染了玄武门,太极宫的深处只有数不尽的悲哀,民为水,君为舟,的朗朗之音犹在长安大地回绕,异族的铁蹄却再一次踏破了玉门关,此恨何及?   坟墓里的李世民眼见子民涂炭,该发出怎样的怒号?栏杆拍遍,只能见九州陆沉!   胸中也充满郁闷之气,恨不能跨越历史长河,摘飞星,揽日月,让乾坤倒转。   也罢,耳听得窗外鬼鸣啾啾,秋雨婆娑,剪一枝秃笔,为李唐盛世延篇,去掉阴暗的部分,我的大唐没有悲哀,只有金戈铁马的豪情,气吞日月的帝王,百战浴血的猛将,高冠博带的高士,温婉贤淑的皇后,父慈子孝,盛世延绵,这是我的大唐,我的《唐砖》。   。。。。。。。。。。。。。。。。。。。。   

  • 唐人的餐桌

    孑与2

    历史连载中107.67万

    过往作品《唐砖》《大宋的智慧》《银狐》《汉乡》《明天下》《我不是野人》本本经典,欢迎阅读。 天下人,天下事,都不过是我大唐人餐桌上的一道道菜肴。 虽然原始的食材便具有食物原始的风情,云初还是认为,最美味的食物还是需要经过分割,烹调,处置,最后端上桌的食物才是最符合大唐人肠胃的食物。 清蒸,红烧,爆炒,炖煮……天下有多少事,庖厨便有多少种烹调手段。 不论是高句丽,突厥,吐蕃,吐谷浑,薛延陀,铁勒……还是长鲸,猛虎,巨鲨,饿狼,在大唐这个熔炉铁锅里都能烹调出绝世美味…… 再加上李治,武瞾,长孙无忌,褚遂良,李绩,程咬金等等绝世调料,不论是色香味总会有一样让你难以忘怀。 云初希望这样的豪华宴会上,绝对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座位 ! 现如今,美味已经烹调完毕——云初铺好餐巾,拿起割鹿刀,双眼微闭,准备享受一顿前所未有的大餐,以满足自己饥渴的肠胃。

  • 王梓钧

    历史连载中317.14万

    回到明末,沦落为奴。 这皇帝,乞丐做得,建奴做得,流寇做得,家奴就做不得?

  • 我的姐夫是太子

    上山打老虎额

    历史连载中102.4万

    明朝永乐年间。 张安世不学无术,罪恶滔天。 他的姐夫是太子?噢,那没事了!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历史连载中606.95万

      乡镇医院的技术骨干穿越到了贞观八年,成为了初唐大恶霸程咬金的三儿子。   那时天很蓝,李渊还在大安宫中孤独地养病,   长孙皇后还好好的。   秦琼为了儿女,还在挣扎着活在世上。   李承乾的腿也还没瘸,武媚娘也还没有成为武才人。   李明达还是个萌萌达的小机灵鬼。   当他们遇上了程家老三程处弼后。   命运,都滑向了另外一条历史的超车道上。

  • 李治你别怂

    贼眉鼠眼

    历史连载中145.76万

    “陛下非要与本宫作对吗?”武后凤眼含煞。 李治畏惧地往后退了一步,吞了口口水道:“朕不敢……不对!李卿,李卿何在?” 三朝功勋之后李钦载窜了出来,按住了李治不断后退的身躯,沉声道:“陛下,别怂!” 李治仿佛找到了救星,拽着李钦载的袖子低声道:“朕不怂,一点都不怂,李卿,朕授权你帮朕教训她!”

  • 数风流人物

    瑞根

    历史连载中631.8万

    瑞根晚明+红楼半架空历史官场养成文,绝对够味! 大周永隆二年。盛世隐忧。 四王八公鲜花着锦,文臣武将烈火烹油。 内有南北文武党争不休,外有九边海疆虏寇虎视。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关键在于你身处其中时,该如何把握。 勇猛精进,志愿无倦,且看我如何定风流,挽天倾! 历史官场养成文,兄弟们请多支持。 瑞根铁杆书友群:581470234

  • 骗了康熙

    大司空

    历史连载中178.01万

    九龙夺嫡最紧要的关头,九门提督隆科多的私生子,把康熙骗惨了!

  • 封侯

    高月

    历史连载中281.64万

    “战场上得不到的,不要期望在谈判桌上得到。” 建炎四年的富平之战,是宋金争夺陕西乃至西北的战略决战,宋军惨败,宋朝的战略重心转为保卫四川。 数年后的宋金议和,西部最终以大散关、秦岭一线为界,陕西和西北尽失,皆种因于此。 当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在富平之战中苏醒。 一切都不一样了。

  • 讨逆

    迪巴拉爵士

    历史连载中368.41万

    史上最惨的造反。 看着仅有的两个手下,杨玄觉得这个造反是不是有些儿戏。 “郎君,不是造反。是……讨逆!”怡娘认真的道:“郎君才是正朔,如今长安城中的是伪帝。” 直至某一天,杨玄打开了那个来自于千年后的神奇卷轴。 原来造反,不,原来讨逆真的不是事啊!

  • 北雄

    河边草

    历史连载中498.34万

      大业六年,强盛的大隋迎来了转折点。   这一年,隋帝杨广开始准备征伐高句丽,顺势拉开了隋末战乱的序幕。   接下来的几年间,天下板荡,群雄并起。   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草莽豪杰,门阀世家,纷纷粉墨登场,逐鹿天下。   北方突厥汗国,雄踞漠北,虎视眈眈。   内忧外患之下,一个强大的帝国,最终轰然崩塌。   这是个最具传奇色彩的时代,也同样是中原大地最为混乱黑暗的时节。   就在这样一个时候,一个来历奇异的边塞少年,带着草原的风寒,和一股满不在乎的劲头,一头扎进了这乱世漩涡之中。

  • 黜龙

    榴弹怕水

    历史连载中143.04万

    此方天地有龙。 龙形百态,不一而足,或游于江海,或翔于高山,或藏于九幽,或腾于云间。 一旦奋起,便可吞风降雪,引江划河,落雷喷火,分山避海。 此处人间也有龙。 人中之龙,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 一时机发,便可翻云覆雨,决势分野,定鼎问道,证位成龙。 作为一个迷路的穿越者,张行一开始也想成龙,但后来,他发现这个行当卷的太厉害了,就决定改行,去黜落群龙。 所谓行尽天下路,使天地处处通,黜遍天下龙,使世间人人可为龙。 这是一个老套的穿越故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危险的世界

    历史已完结416.33万

    良田千倾靠山河,父作高官子登科。儿孙满堂享天年,长生不老总活着。 现代草根宅男因为判官的失误,附身大唐太子李承乾。 上有千古一帝的老爹,下有万世人镜魏征,前有千古贤后的老妈,后有万世老魔程妖精。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是大唐贞观年,而他是这个强大帝国的太子殿下;是这个时代最牛逼的纨绔——皇二代(新书已开《进击的大唐驸马爷》,小伙伴们,一起来啊。)……。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张围

    历史连载中249.3万

    李正在长安因为太笨被赶出书舍,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当他解开了九章数术,破解了阴山战局,整个长安的人都在找他…… 诗文,数术,医术 李正在长安成名。 五姓招揽,帝王邀约,皇子拉拢。 风光正当此时,李正却在众目睽睽之下避世不出。 …… 房玄龄:“李正,朝中形势严峻请你出山吧。” 李淳风:“李正,我把推背图送你了,请你出山吧。” 程咬金:“李正,突厥和吐蕃又打来了,赶紧出山。” 李世民:“李正,朕的大唐好像要亡了,请你赶紧出山。” …… 李正淡然说道:“别吵吵!我的铁路快造好了。” 本书又名《我真的没钱守护大唐江山了》

  • 贞观悍婿

    丛林狼

    历史连载中177.75万

    “皇上,您女婿弄的股市把老臣的棺材本都赚走了,请皇上做主,将银子退还给老臣吧。”一老臣哭天抢地喊道。 李二:来人,去问问他,朕的亏损什么时候退还? “陛下,秦小国公带人杀入突厥腹地去了,说要把突厥王的金刀拿来献给公主修指甲。”

  • 我的公公叫康熙

    雁九

    历史连载中131.66万

    都说给皇帝做媳妇难, 其实,给皇帝当儿媳妇也不容易, 尤其是正值盛年的皇帝! 带着我的冤种老公,沉浸式见证“九龙夺嫡”。 (本文日常系,生活流)

  • 重生之战神吕布

    流浪的猴

    历史连载中1593.39万

    掌中方天戟,身下赤兔马,天下何处去不得! 本书读者群:276938907(战神殿) 新书《三国之终极商人》已经发布,还望诸位多多支持!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非玩家角色

    历史已完结102.7万

    她曾经历了长平之战,见证了数十万人的坑杀。她曾率领大秦铁骑,与六国逐鹿天下。她见过天下三分,山河破碎。也听过那袅袅的隆中琴音。贞观盛世她曾一醉今朝,那千古女帝又是如何芳华?她鲜衣怒马过,也曾羽扇纶巾。做过田舍农,也为过教书生。却没人知道,这么一个人,活了两千年。嘛,比较轻松悠哉的历史文吧,因为个人原因可能并不能做到完全符合历史,经得起考证。但我会尽力查全资料来写的。第一次写这种文章,我还是希望写的有趣一些,哈哈。最后,变身慎入哈,单身向的。书友群:766376092 二群:284234970 应援群:242771856

  • 大唐逍遥驸马爷

    难山之下

    历史已完结378.66万

    穿越回大唐,却被李世民逼着娶公主,别人是驸马,苏程偏要做诗酒风流举世无双的驸马爷!已有精品完结《明朝小侯爷》《逍遥皇帝打江山》

  •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历史连载中377.05万

    “陛下,管管你女婿韦憨子吧,他又要在东门外单挑那帮大臣!”一个大臣跑到甘露殿对着李世民喊道。 “这个韦憨子,简直就是胡闹,传朕的口谕,不许在东门打架!”李世民一脸愤怒的喊道。 ········ “走,去西门,东门不能打!”韦浩在东门对着那些大臣们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