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悬疑

  • 白神花店

    沐还刃

    灵异连载中77.45万

    你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放不下?那就去找一家只在晚上营业的花店吧,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只管买下店里最贵的花束。 很快,你就再次遇见店里的老板,开启一段奇幻又诡异的经历。 诱人觉得他是疯子,有人认为他是骗子,但也有一些人尊称他为:白神。 如果玫瑰不叫玫瑰,那么它会芳香如故吗?

  • 诡闻启示录

    耕字君

    灵异连载中55.24万

    一个人能看见鬼,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一个人遇到鬼,是鬼魂作祟还是心中有鬼?有心里话想要传达给已经逝世的爱人?有未知的亡灵造访你的梦境?不小心搬入了传闻中的阴宅?自己或身边的亲友被鬼怪所扰?身边“闹鬼”的离奇事件接二连三发生……来问灵所吧,你的问题,在这里都可以得到解决。 慕容曌:我信自己,不信鬼怪。 阳牧青:我信鬼怪,更相信阿曌。 心理癔症引发的鬼怪、抢夺人生的附身怨灵、不肯安息的凶灵、伪装在良善外表下的嗜血怪物……等着他们去解开谜团、披露真相。患难与共,同生共死,慕容曌与阳牧青之间的关系很难一言以概之,朋友之上,恋人未满,迷失在情感中的他们,是否能迎来一个圆满的结局?

  • 诡异档案:血后传奇

    混合型浪漫

    灵异连载中81.06万

    随着战争结束,那些早已掩埋在历史尘埃里的诡异调查档案又开始慢慢浮现出来,而掌握着这些秘密档案且有着狼子野心的阴谋家们又再次将目光瞄向了这片古老的大陆...

  • 修灵者之神契

    耳机做成汤

    灵异连载中51.12万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平行时空的地球,那里有着我们不知道的奇妙诡异……修灵者,乃是修炼灵魂之人。神契?神弃!背负着未知命运的他,究竟要如何在未来保护好自己所珍视的一切……

  • 天极魂师

    不如拙

    灵异连载中50.67万

    我们都在努力的追溯生命的起源,探寻生命的真谛,当知晓真相之时,也许就是灾难降临之日。

  • 它们,看了我一眼

    切尔德笔尖

    灵异连载中79.71万

    有一天,它们都离我而去。 有一天,死神敲开了门,说了句再见。 有一天,天神降临人间,重塑所谓的秩序。 有一天,当我知道了如何起死回生… 【如果说,生命从来没有选择,只有因果…】 【最恐怖的,永远不是血腥怪异的场面,而是明明知道结果,却无能为力。】 【PS,本书不以血腥暴力怪异为主,喜欢纯恐怖的书友,勿喷】

  • 世非道

    曹七三

    灵异连载中51.8万

    什么?! 老哥卷我钱跑了?! 什么?! 有人在天上飞? 诶?方向盘被前一个考生吃了吗? 为什么我救只猫差点丧命?为什么救学妹我要挨针扎,被困幻境,被困山中,喝风吃土被火烧,为什么受伤的会是我?

  • 幻梦天机

    神也发愁

    灵异连载中92.85万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传说都是人们杜撰出来的,有些只是你没有见过所以认为是假的,然而当你真正去感受去亲身体验的时候,那一切就仿佛是一场幻梦般的不真实,当你所经历的一切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已经窥探了天机!(传说、冒险、诡异、悬疑,你所想看到的这里应有尽有)

  • 来自角落的潜伏者

    煌或

    灵异连载中91.34万

    完美犯罪,吹毛求疵。 自己置身规则以外,只因敌人同样超乎寻常。 他也曾无数次回想,自己是如何走到这条看似合作愉快、实际无人了解的路上。 然而郁郁寡欢太浪费宝贵时间,不利于保质保量完成工作、尽快尽早回家吃饭。 不过他也并非不可以坦荡一些,因痛心反省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下留言: 『这曾是一个虚伪的混蛋。』 ——混蛋本人如是说。 本文整体叙述偏群像,无感情线。 背景架空,因此部分基础设定与现实不同不必深究。人物及情节完全虚构,但事物名称及规则法律均存在与现实存在一致部分,且公序良俗基本符合现实常理,无需多作延伸。

  • 身后之人

    花落落花成海

    灵异连载中96万

    阳阴爻,觅宝境,看山观势寻龙穴。 探山铲,凿天井,打洞追踪匣子棺。 还魂香,探仙人,祭棺叩敬八方侯。 宝光器,敛阴财,取金摸玉承天命。 ——————————— 凭借【觅宝境、凿天井、探仙人、敛阴财】十二字真言,自秦时起,莫氏族人过着寻墓挖宝的生计。 面对墓穴里种种危机, 是身手不凡的摸金校尉如鱼得水? 还是不善言辞的闷油瓶勇破险境? 亦或是身份诡异的身后之人觅得天机? 古玩界奇书《素鼎录》的由来以及又是如何流落到许一城的手中? 仅以此书致敬《盗墓笔记》、《鬼吹灯》、《古董局中局》 ——————————— 读者大大闲扯群【QQ817772588】,在此感谢大家的打卡、评论、投资、收藏和推荐票。。。

  • 东江捉刀人

    刁六七

    灵异连载中56.11万

    南国边陲不知名的小县城,一直以来如城外的东江河一样,不为世人所知,静静流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