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悬疑

  • 无声的证言

    意赅

    灵异连载中45.29万

    全才法医齐宏宇,忽然涉及一桩杀亲命案,被怀疑杀害继父。 审讯室里,女警捏着报告单,茫然的说: “经调查,你继父不是你爹。” 齐宏宇翻着白眼:“废话!” “你们基因一致,所以他是你哥,双胞胎那种。” 齐宏宇:??? “逗呢?他大我二十五岁!” 重重疑云中,齐宏宇决心用自己手里的解剖刀,截取一条条无声的证言,扫破迷雾,探清真相!

  • 某精神病医生的奇妙游戏旅程

    请你吃兔子叭

    灵异连载中133.12万

    氤氲迷雾中的潜伏者,无处不在嘶哑怪异的呢喃... 腥臭的瘴气中,只有肮脏的乌鸦飞过,留下瞳孔的一抹猩红... 于此苟延残喘的周可儿,为自己每一秒剩余的生命献上贺礼。 ... 骗你的!why so serious? 书友群号:646053967 青山精神病院看护所欢迎各位呀!

  • 从盗墓到首富

    哒哒嘟嘟

    灵异已完结83.63万

    盗墓同人,前期和三人组一起,后期就是盗墓笔记了,中间穿插着一些考古探险类的电影。偏现实化!

  • 夜提刑

    老花子

    灵异连载中166.97万

    七国乱世,兵祸连年,民不聊生。 在民间,不光有杀人越货的强盗,还有凶狠残暴的怪物危害人间。 有一群人,自称走畦人,靠猎杀怪物来获取报酬,是怪物的专业杀手。 所谓畦,本指将农田分割开来的田埂,后引申为边界。 走畦人就是行走在人与怪,善与恶边界之人。 他们昼伏夜出,在漆黑的深夜,搜寻犯下血案而被悬赏的各种怪物,因此人们又称呼他们——夜提刑。 他们活人披幡,瘦马挂头,为世人所嫌恶。 他们只认钱财,收钱办事,不讲善恶对错,更为人所不齿。 因此,夜提刑日渐凋零,湮灭于世。 一个乱世的小和尚,为保性命,只能当了犯下无数血案凶手的帮凶,又一时起贪念,从此挂头披幡,化身夜提刑,被迫踏上了这条界限之路。 读者群号:873033440,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

  • 我竟然能预知未来

    无聊的魔方

    灵异连载中248.31万

    (提示和悬疑分类无关,灵气复苏向!!!) “这是一周后的高考题,还有双色球二等奖中奖号码!” “你在逗我?” 验证后的落寒高呼:“我要发了,我要当首富。” 落寒穿越而来获得预知系统,先知一日,富贵十年! “是否领取新手大礼包?” “是是是!领取!这个必须领。” 【一年后的今天灵气全面复苏】 “什么,灵气要复苏了,不,我要当首富,不要玩命修仙!”

  • 我在神秘公寓做房东

    时耕

    灵异连载中30.95万

    “叔叔,我的头不见了,你看到了吗?” “好心人,给我吃一口吧,就一口。” “老……弟,你……东……西……掉……了……” 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而恐怖的世界。 妖孽遍地走,鬼怪哪都有,他还没系统,真是日了狗。 好在还有一座公寓做避风港。 房间里有朴实勤劳的佣人,会跳舞的小姐姐,唱歌好听的布娃娃,超可爱的小猫咪,自己写字的钢笔,能吐出装备的自动售货机…… 除此之外,公寓里还有很多热情善良的‘房客’,不但按时交‘房租’,还总给你这个房东送‘礼物’。 什么人头马、心脏起搏器、肝胃气痛片、肠炎宁、肾宝片、肺功能检测仪、血液冷藏柜、手指饼干等等 总之大家相处的十分和谐融洽,公寓里时刻充满着快乐的气氛。

  • 我把自己养成了主角

    莫道梦魂遥

    灵异连载中73.03万

    凌云不幸穿越到自己笔下的无限流小说世界里,并且成了一名出场几百字就领便当的炮灰。不管做什么,他都像个戏台上的老将军——浑身插满了Flag。 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把它填咯! 从炮灰到龙套、男N号……靠着熟读剧本的优势,凌云不断扭转小说剧情,甚至改变了许多角色的命运。 然后他发现,主角的光环,似乎渐渐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啥?我把自己养成了主角?!” 无限流炮灰的奇妙逆袭之路,就此开始!

  • 全球诡异苏醒

    冥夜冷月

    灵异连载中196.13万

    阴气复苏,凶残的诡异力量从全球苏醒, 来自水蓝星的秦风一睁眼,便接受了拯救世界的任务! 然而,全身上下几乎粉碎性骨折的他此刻却正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 窗外的风铃“叮铃铃”的响动,一对血色手爪突兀的出现。 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 盗墓开局成为吴家四爷

    林三家的私厨

    灵异连载中20.74万

      穿越盗墓世界,成为九门吴家老四。      闯古墓,灭汪家,探索青铜门的终极!      十年的传奇人生如泡影般一闪而过。      转眼之间已到极海听雷,危险即将重启!      随之而来的竟然是…………爱情?      “你不要为你干的事情负责吗?”某个小姐姐满脸通红的说道。      “当初不是你说不用负责的吗?”      “我……我反悔了不行啊!”小姐姐气急败坏朝吴四俭吼道。      吴四俭:“…………。”   

  • 盗墓之从听雷开始

    红袍隐官

    灵异连载中22.08万

    胖子:家有小表弟,从此胖爷不用愁。 吴邪:有徐飞在,没有哪个墓不敢闯的。 小哥:你很强! 小白:除了小三爷,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偶像。 徐飞:基操,勿六!

  • 你san值归零了

    方俞飞

    灵异连载中88.06万

    本书又名: 《沙雕玩家不需要san值》 《万恶的狗策划将玩家骗来他的世界打黑工》《看似是勇者的强盗在拯救村民之后将他们的村庄洗劫一空》 第四天灾、克苏鲁元素,带点种田主角腹黑幽默,亮点在沙雕玩家的互动与古遗物特性。 阿巴作者掉落了一串意义不明的裙号码:32988231 真正的简介:   低沉的呢喃声悄悄响起,   疯狂的哥布林肆虐村庄,   变异的野兽纵横田野,   远古的旧神逐渐苏醒,   就在黑暗即将吞噬整片大陆之时,   来自异世界的勇者悄然出现,   这或许就是黎明前的至暗时刻。   人类:“救世主降临了?”   魔物:“新的食粮送上门了?”   直到勇者声名远播,   踏寻过大陆的每一丝角落,   他/她/它们才知道,   何为真正的至暗时刻。   魔物与人类异口同声道:   “求求你们做个人吧,古神都怕的去睡回笼觉了。”

  • 小道藏

    熬夜不谢顶

    灵异已完结87.37万

    满卷恶鬼,青面獠牙。 从租客那儿得来的诡异线装书,将云柯带入一个诡谲世界。 重归现实,手中的诡书模样大变,只余下三个不知名的字符。 世界也变得陌生起来。 武,仙,人,鬼,神...... 面对这个剧变的世界,云柯又该何去何从? 是善?是恶? 毁灭亦或是新生?

  • 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

    路书一阁

    灵异连载中347.32万

    一次充满意外的旅游,一群学生误闯密室,结果回来后,身边的同学一个一个神秘失踪。 欢迎大家加入小路的书友群87698994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开水煮柚子

    灵异连载中39.18万

    自从手机里多出了一个APP之后,陆御平平无奇的人生就发生了转变。 他是一个好老师,即使是对待黑暗中惊悚的诡异。 头顶有东西缓慢爬行?柜子里总是发出咚咚声?午夜有陌生人频频打来电话?手里的箱子藏着人头? …… 陆御默默藏起剁骨刀,面对众诡温和一笑:“别怕,我是个老师,很讲道理的。”

  •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殆火

    灵异连载中35.72万

    江户末年,怪谈成风。 坊间传闻将军之死乃大妖天狗所为。 秦明直面天狗,视而不见,脸不红心不跳: “世上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发生可能发生之事,妖怪作祟的背后,隐藏着人性险恶,真相只有一个,死者是自杀!” 大天狗开始怀疑人生:“哦,原来我不存在啊,这就消失。” 妖怪退治,成功! 阴阳道(X)胡说八道(√) 百年之后,步入二十一世纪。 人们发现,原来那位名扬世界的阴阳师,一生都致力于破除封建迷信,于是将其列入十九世纪名人之一。

  • 怪异管理公司

    花三落

    灵异连载中280.8万

    如果怪异们都有一份工作会是怎样的情景。 以弄死员工为目的的公司,充满谜团的公司任务。 与公司斗智斗勇,与怪异博弈 还要为招安的怪异安排合理的工作 我怎么这么难呐! 书友群:56147036

  • 正人君子的我怎么可能是魔头

    梦里几度寒秋

    灵异连载中26.31万

    顶着“正人君子”的称号,在疑似游戏所化的诡异修仙世界里,红袖添香,软饭加肉……

  • 诡秘者的摩登时代

    年少不如归

    灵异连载中79.88万

    博物馆中的古代石雕,在黑暗中换了坐姿。 刊载诡异消息的专栏,如隐形墨水般消失。 摩天大楼里的石油大亨,背后是邪神的影子。 黑胶唱片播放的爵士乐,隐藏着古老邪恶的祷词。 内燃机与交流电,禁酒令与无声电影,地海古卷与海底都市…… 这是霓虹绚烂的摩登时代!神秘的浓雾之中,是什么把灵魂吞噬?

  •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陆子一

    灵异连载中287.42万

    不经意间翻开的日记让故事进行了下去,噩梦在继续。 直到...醒来...

  • 怪物诊所

    库奇奇

    灵异连载中27.93万

    零点时分,乌云遮月。 沿街的店铺都关了门,居民楼全熄了灯,只余下昏黄的路灯将狭窄的小马路切割出明暗交织的怪异形态。 滋滋…… 滋滋…… 一阵电流声后,黑暗中亮起了“圣物诊所”这四字招牌。 滋滋。 招牌上仅剩下了一个“勿”字,如警报器的红灯,闪烁不定。 滋滋。 “忄”字艰难地亮了起来,顶在了招牌的最前头。 黑暗中,“怪物”两字如火焰般不停地跳动着、跳动着…… 倏地全部熄灭。 招牌下的玻璃门板轻轻摇晃,仿佛是有看不见的人,进入了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