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体育

  • 象棋少年!

    雷出地奋

    体育连载中53.83万

    初二少年雷振东从小热爱象棋,棋艺称霸公园,得知全国象棋少年团体赛即将举行的消息,遂与志同道合的同学们一起,组建了中原第一中学有史以来第一支校园象棋队,开始了通往全国大赛的奋斗之路。

  • 篮球主教之挑战巅峰

    魔皇骑士

    体育连载中82.39万

    NBA每一支球队都有自己的强盛时期,一个属于自己的巅峰什么叫巅峰? 乐言对此没有任何的回答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挑战那些巅峰。 (一个略微不同的教练文,自己创建一支球队去挑战那些历史强大的球队,可以说主角既不是作为这支创造球队的主角,而是那些对手的球队,算是一个虚拟的穿越流玩法)

  • 绿军荣光

    篮板狂人

    体育连载中63.13万

    记者:对于你重现绿军八连冠的辉煌,大家都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说? 苏烈:那不是有手就行? 记者:…… 记者:乔丹称呼你为终结者,奥尼尔称呼你为最可能超过神的人,你怎么看? 苏烈:我站在看。 记者:…… 记者:那你对现在进入联盟的球员有什么建议吗? 苏烈:我无敌,你们随意。 这是个从1996年开始的故事。

  • 白衣主教

    月影逍遥子

    体育已完结78.16万

    迈克尔乔丹评价张元:他毁了我的三连冠,但我不怪他真的。是他逼出了最强的我。 帕特-莱利:他开启了新的篮球时代,是篮球的先锋实验者 杰里-韦斯特:他抢了属于我的位置,但我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字“牛” 阿伦-艾弗森:我是他忠实的粉丝,原因为他打一生的篮球 埃尔文-约翰逊:他给了我一个难忘的赛季 拉里-伯德:这个世界上我佩服的就两名教练一个是“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另外一个就是张! 格雷格-波波维奇:我的战术就是跟他学的,您问我评价?那不是要了我的命嘛。

  • 网王之洪荒流

    寥寥虞期

    体育已完结67.26万

    网球王子的一个小故事,小更改,小翻新。 圆一个少年时的梦。 希望你能够喜欢,也希望不喜欢的可以多多包容。

  • 灌篮之龙的传人

    巾先生

    体育已完结53.35万

    郑龙:教练,我也想打篮球! 安西:郑龙同学,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球员!无论是球技还是比赛的阅读能力,你都是职业级水准!湘北以后就交给你指导了,我也就能静下心来,安心的养病了。 赤木:郑龙学弟,晴子以后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樱木:臭阿龙,又抢我的风头! 流川:郑龙,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击败你的。 三井:这个臭小子!居然抢我台词。。。 宫城:这个家伙,长得比我高也就算了,速度还比我快!还有天理吗? 木暮:郑龙,很庆幸你能加入我们篮球部!今年我们称霸全国,也许不再是一句空头口号了。 晴子:对不起,樱木,我心里喜欢的人,是郑龙同学! 彩子:噢!天哪,这个中国留学生,又开始秀操作了。。。

  • 麦迪时刻

    滚石大帝

    体育已完结51.63万

    屌丝青年穿越到1997年的麦迪身上,看屌丝青年激活签到系统,以天才之身比肩篮球之神。

  • 足球之禁区守护神

    梦想一家

    体育已完结96万

    这长18.32米、宽5.5米的禁区,是陆泽的绝对领域,在这里,他就是主宰一切的神。任何人休想进一个球。 在自家球迷眼中,他是奇迹缔造者! 在对手眼中,他是大魔王!

  • 重生之王朝教父

    奔跑的流星雨

    体育连载中73.12万

    重生到2006年的霍天成为了世界顶级豪门企业的接班人,然而他同时有着另一个身份,那就是NBA的老板,前世作为铁杆球迷的霍天要在今生改变这个联盟,曾经的遗憾由今生来补偿

  • NBA之水浒英雄传

    半学

    体育连载中54.91万

    这是一段起始于干吃面的篮球英雄故事, 一个集齐水浒英雄在NBA召唤神龙的故事。 书友群:1101900519

  • 我是达科米利西奇

    宇航大帝

    体育已完结72.98万

    相同的遭遇,相同的状况……当惨遭杀害的被封杀中国街球手李云飞穿越成水货榜眼达科•米利西奇,他如何改变他的命运?

  • 我,关键先生

    和乐不为

    体育已完结50.46万

    兄弟的脸, 父亲的心, 一对史上最养眼的别样父子, 两代人热血跌宕的圆梦之旅, 演绎最温暖人心的骨肉情深。

  • 铁血边翼

    八角塔

    体育已完结64.9万

      李维森从2013年穿越到了2004年的西班牙天才雷耶斯身上。   那个懦弱胆小的西班牙边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铁血边翼!   马尔蒂尼能让左路变成“马尔蒂尼走廊”!   李维森却让左路成了“雷耶斯禁区”!   让阿森纳左翼重振、让西班牙重回边锋时代,尽在《铁血边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