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现实

爱情婚姻

  • 父亲的土地母亲的河

    杨允勇

    现实已完结91.89万

    六零后,以九零后为主体的父辈,生于物质最为匮乏的年代,在贫困与饥饿中长大。 农村少年柳晓楠,一块石碑滋养了他的生命与情怀;一个城市小女孩谷雨,在他的心里播种下一颗梦想的种子。两次高考落榜后,他心里梦想的种子开始萌芽生根。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走进城市,来到为他种植梦想的谷雨的身旁,开启了追寻梦想、寻找真爱、开拓人生的壮丽之旅。 为了梦想,他放弃了真爱;为了梦想,他不攀附权贵;为了梦想,他被深爱的人抛弃。在梦想得以实现、家庭事业均获得成功之时,他又陷入情感的漩涡当中。

  • 中国大纺歌

    顾章泽328

    现实连载中82.97万

    该小说已高居爱情题材排行榜第1名! 维吾尔族少女红柳为方泽涛和罗兰挡枪,不幸胸部中弹,须切除被感染乳房才能保命! 红柳趁机以拒切乳房求死来逼迫罗兰和方泽涛分手,并抢得方泽涛做男友! 此时,罗兰却发现已怀上方泽涛的四胞胎,含泪去美国留学!前男友、富少雷鸣义无反顾地去美国,继续追求怀孕待产的罗兰…… 帅哥作家顾章泽自传爱情小说《中国大纺歌》剧情曲折、悬念不断、高潮迭起、感人飙泪!是一部继文学泰斗王蒙老师《青春万岁》和韩天航老师《大牧歌》之后,又一部反映80年代青年纯洁爱情和事业奋斗的经典名著!该小说以作者顾章泽及其江南大学同学从80年代开始的40年求学和工作经历为背景,全景式再现了中国纺织服装事业从新疆的棉花和羊毛生产开始,再到纺纱、织布和服装制造赶超国际一流水平、昂首走向世界纺织服装产业之巅的中国大纺织之歌,简称“中国大纺歌”!同时也讴歌了80年代青年在发奋求学、努力工作、成就事业的人生奋斗历程中的纯洁爱情和牺牲奉献精神! 恳请国内外知名导演和影视剧投资人能和我联络,并共同合作,尽快将《中国大纺歌》这部自传式爱情小说拍摄成像《青春万岁》和《大牧歌》一样在CCTV热播的影视剧!

  • 人过三十

    小耳朵是只猫

    现实已完结81.25万

    三十六岁的杨正兴,生日前几天被查出直肠癌四期,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发现妻子有些不正常,自己也面临着情感纠纷,生命只剩下六个月的他,该何去何从?

  • 中年油腻大叔和厌世女孩儿

    加蛋是蝴蝶

    现实已完结77.43万

    一场精心的设计,江俊妻离子散。 中年油腻大叔江俊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比自己小七岁的厌世女孩儿? 在他认为,她不过是个孩子。 可偏偏就爱了…… 一桩荒唐的婚约,鱼摆摆必须嫁给比她大七岁的老男人。 厌世女孩儿鱼摆摆怎么可能会甘心嫁给一个比她大七岁的老男人? 在她认为,他不过是贪图美色。 可偏偏就爱了……

  • 火先生的回忆录之平行空间

    亭云居士

    现实已完结76.67万

    当从前世穿越而来的妻子联系上十几年前的自己,男主是告诉她自己也穿越了,还是继续扮猪吃虎,是继续前缘,还是花天酒地。

  • 江南孤雁

    菱花镜紫

    现实连载中76.13万

    他被迫过继给姑姑,背井离乡来到遥远的江南崇山峻岭之间。从此他像一只倔强的孤雁,在异地他乡浮来荡去,身不由己……这是一部回忆录,也是一部传奇史。

  • 何以为姻

    徐婠

    现实已完结75.08万

    什么是婚姻?它是一种责任,还是一种义务;是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还是一种不断沟通的理解;是爱情的坟墓,还是亲情的起点;是大龄时匆忙地听从父母的建议还是随心所愿坚持自己的真爱…… 率先提出走“一带一路”的外贸精英、一心为病人脱离心理疾病的精神科医生、杂志社资深编辑......各行业的精英在面对婚姻的选择时都有着他们的困惑。

  • 中心主任

    衣山尽

    现实连载中74.48万

    理工男韩路立志投身于商品经济大潮,成就自我,为了解决编制问题,为了逃离蛮不讲理的父亲,考到离家千里的事业单位,阴错阳差成了文艺机关的管理人员。 性格豪爽理性思维的韩路掉进一众把日子过得风花雪月,见花流泪对月伤心的文青们丛中,显得格格不入。 而这个时候,单位面临着改制,改事业编为企业。小韩同志大惊:“我这不是白考了吗?” 而在网络时代的冲击下,市文化艺术中心也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破产。 堂堂小镇做题家,考试机器,自然不甘心就此沉沦,韩路时刻想着如何逃离这艘沉船。 无奈造化弄人,他不但不能离开,反成为这家单位的大家长,肩负着为这几百口子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找口饭吃的重任。 “什么,宏扬传统文化?宏扬啥,没饭吃唱饿龙岗啊?” “市财政欠我们中心的绩效什么时候发,我谢谢你,我谢谢你八辈儿祖宗!” “什么,可以解决老婆问题……在这群不疯魔不成活的神经病里挑……我这是请尊菩萨回家供着?” “我不干了,不干了,调我去乡镇吧,哪怕是干个小科员。呜呜呜,这地儿就是一片苦海啊!” 市文化中心主任韩路韩老板要撂挑子。

  • 大河奔腾

    刘浩学长

    现实已完结72.06万

    尘封30年的日记本找到主人后揭开神秘往事:中国西南的《大江大河》。 完本小说《人事局长》,出版名为《底牌》。 完本小说《暧昧男女》、《毕业这些年,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出版中。 粉丝进群:155288438

  • 我要跑到天边去

    秦妈一块砖

    现实连载中71.7万

    “超忆症?过目不忘?你可别逗了,有这超能力,我早就拯救地球去了,还跑什么腿?”肖张虽然不相信心理医生的话,但他觉得人生可以刺激一点。 双重人格,痛觉缺失症,猫狗过敏症,恋爱恐惧症……面对一个个非正常的女朋友,肖张又有了觉悟,爱情还是平常一点好。 可惜这个世界,从来不会根据个人的意志转动,刺激的爱情,平凡的经历,一起看看跑腿小哥肖张的奇妙人生。

  • 生活挺甜

    徐婠

    现实已完结69.11万

    【本书已签约影视版权+实体出版】 【第四届网络文学现实主义征文大赛特别奖】 80后是第一批被称为叛逆的人群,他们处于一个特殊的时代,一边被人注目着,一边被人鄙视着,一边任人宠溺着,一边任人声讨着……曾经的“叛逆少年”,不知不觉就步入了“油腻中年”,工作与生活的双重压力让他们疲于应付。 这个群体中还有一部分更加特殊的群体——80后妇产科男医生,苏庆春就是这类人群,工作中,他被戏称为“万红丛中一点绿”,常年“周旋”在女人堆里;生活中,他要面对强势的女老师妻子、古灵精怪的孩子及人情冷淡的父母,苏庆春该如何化解这一切?

  • 从13个委托开始

    望天一笑

    现实连载中67.3万

    据传,我国将有3000万光棍找不到老婆,这可怎么办哟? 李正可没想这么多,眼前,先把村里这13个光棍的老婆解决了再说吧! 还真是“千里姻缘转错圈,李正重新把线牵!”

  • 最幸福的婚礼

    事散逐香尘

    现实已完结65.95万

    我们只想有一个幸福的婚姻,但是,当时候很多不是我们能决定。那些挫折、那些意外我们还如何去面对,如果有多一个婚姻我们又会如何选择。 欢迎加入《幸福》书友群,群聊号码:608987224

  • 再相见之莫回首

    徐家永宁

    现实已完结64.72万

    一代人的爱恨,两代人的恩怨,三个家庭的纠缠

  • 婚姻是道算术题

    山里姑娘

    现实已完结62.5万

    谈恋爱神马的太难了,一不小心就被劈腿伤心又伤神,还是找个了解的人结个婚过简单平淡的生活吧。花朵就抱着这个想法跟老同学步入了婚姻的坟墓。 谁知,结婚生娃加赚钱,买车买房加创业,夫妻婆媳加翁婿,黄莲下肚苦难言…… Oh,No!肿么这么难!上天还是再给一次机会吧,宁愿被劈腿,也不要结婚了……

  • 萌爸萌妈

    克拉使者

    现实已完结61.71万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 搞定岳父岳母,处理婆媳关系,职场逆袭,hold住萌娃,这些世纪难题,你准备好了吗? 在通向幸福的大道上,你有没有找到维护家庭幸福的诀窍? 看年轻小夫妻,在萌的成长路上,如何修炼亲情和爱情,实现事业和家庭双丰收。

  • 小门小户

    胭脂珏

    现实已完结58.85万

    他们家的家训是寒门出英才,贫家出孝子。经历了改革开放,激荡的岁月。直到如今他也没弄明白,他是英才,还是孝子。

  • 叶小康的爱情日记

    哼歌的文艺小康康

    现实连载中58.17万

       这是叶小康的爱情,也是你们的爱情! 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每个人的感情复杂交错,但每次爱都是用心的……也许结局并不完美,也许注定成为遗憾,但一定是属于你自己内心深处最美的爱情回忆……一辈子……都不会忘却……这是属于叶小康的爱情故事,但却是真正的爱情日记,或许也是属于你们的……爱情回忆……

  • 老凌的婚事

    凌福林

    现实连载中57.66万

    由省城济南汽车总站开往本省东部海滨城市R市长途客车的马达已经“嗡嗡”地喘息半天了。忽然,马达声开始变调了,一改适才的一拉四平腔儿,骤然变得抑扬顿挫了起来,好似戏角儿吊嗓子般,忽高忽低,忽长忽短,忽急忽缓,又像是运动员赛前在给自己鼓劲儿打气,叫人听起来颇具立体感,特厚重,同时再看看光滑的后脑勺儿跟瓦亮的灯泡似的老司机师傅那摇头晃脑,左顾右盼的审慎神态,以及歪身侧体,伸腿扬臂,手忙脚乱的架势,此时的客车俨然如离弦之箭,万事俱备,一触即发。 作品尽量展现地域地理文化语言等特色,让乡土味更浓厚一些。

  • 大榆树下

    艾荷101

    现实连载中57.33万

    赵庭禄常将自己与大鼓书里的人物置换,于是他的人生便如戏中的人一样,可以用来歌唱。四十几年后,他回首旧事时, 免不了一阵唏嘘感叹:往日如云,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