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现实

现实百态

  • 外卖侠的聊天记录

    面壁常思己过

    现实已完结94.86万

    一个外卖侠的聊天记录

  • 星火执獠牙

    泽杰

    现实已完结80.84万

    东南铁拳,一群人正穿越在祖国的大好河山之中,在闽山闽水之间随意穿梭。 那是第一梯队,应急机动部队的作风,更是我们现代军人的基本能力。 星河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切。 他没有动。 动的只有周围的微风,还有晃动的树叶,以及遮住他的伪装。 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安静的还是波动的 。 提前半天到达战场,并做好伪装潜伏,等待着并不是这几个猎物的出现, 而是。。。

  • 老师快来

    夜独醉

    现实已完结75.29万

      第三届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银奖   听到当年所教的一些学生发生意外,心情不好的李快来老师在校庆晚宴上拼命地喝酒,一觉睡醒,发现自己重回2005年刚毕业到岭水镇中学报到的那一天……

  • 雪烈屯的儿女们

    九华农

    现实已完结57.52万

    小人物也能成为大英雄!这是一部歌颂小人物建设家园、热爱家园、保护家园的英雄史诗。以林宝泉为首的林家堡为了远离战火和饥荒,在关东的白山黑水间建起了家园:打猎、务农、经商,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这种自由与富足并没有持续多久,土匪和侵略者都盯上了他们,压榨与迫害使林家堡人意识到“国之不存,何以为家?”当初,他们就是为了躲避战乱逃到关外,如今关外也非乐土,他们再也不能失去家园!于是林宝泉带领林家堡人开始了反抗——哪怕拼尽最后一滴血,也不允许在倒下前让敌人占领家园!

  • 经城之雁子谷

    离月上雪

    现实已完结75.79万

    《经城之雁子谷》又名《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一线城市的你追我赶与昼夜不分,有人喜欢小地方安逸闲散的日子,有人觉得有烟火气息的厨房才是生活。 但这些人不知道,儿辈孙辈往下还有人,只要同辈人有一个人出来了,就足以在其他同辈心中造成一片骚动。 如果想要收获一个想都不敢想的自己,就要去做一些自己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本书从创业者、投资人、打工族等多重视角讲述当代青年大城市奋斗历程,深刻剖析创业与投资的关系,展现中国现代商业发展史。 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 明明是谁

    随正

    现实已完结50.25万

    常有人问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却偏偏要靠才华;明明可以冷酷到底,为什么却偏偏如此幽默风趣;明明可以把生活过成偶像剧,为什么却偏偏过成了励志剧。每当此时,我总是微微偏头四十五度,再不露痕迹的仰望天空,语气淡淡的对面前之人问道:“明明是谁!” 《明明是谁》主要讲述了高中时代的一些往事,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值得怀念的过往,经历了这样美好的时代,我们在不断经受社会打磨的时候才敢笑着对身旁之人说一句:“纵然历尽千帆、纵然历经磨难,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依旧纯真烂漫”。 不过有时候也是真想一觉醒来,甩一甩自己发麻的胳膊,擦干净嘴角溢出的口水,看着眼前的陈旧课桌,惊喜的发现自己还在那个美好的时代。这是何其的美哉、妙哉!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会不会对着苍天大喊:“我的良子、我的伊娃、我的娜塔莎……,你们去哪呢”!

  • 旭日东升之涅槃重生

    荆楚子

    现实已完结85.26万

    荆东市最大的出口创汇企业——旭东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终身荣誉董事长江朝东跳江自杀的那一天(不过,媒体的报道有出入,认为江朝东不是跳江自杀,而是在江边矶头晨练时不慎落水,下落不明),正好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日,也就是荆江流域风俗中的中元节。荆江流域人们把中元节叫过七月半。七月半原本是上古时代的祭祖节,而被称为中元节则源自于东汉时期道教兴起后的说法。至于江朝东为什么要选在七月半这天跳江自杀,亦或是意外落水,其实没有多少人关心,人们真正关心的是江朝东撒手人寰追随彭祖而去,对正处在风口浪尖上风雨飘摇的旭东公司的命运,人们在村头街尾议论纷纷:这回旭东公司怕是真的要关门大吉了吧……

  • 我那些年的稀烂人生

    除非天胡

    现实已完结88.16万

    我承认:我那些岁月里,过是有些稀烂。因此写下来,致敬那些年里的事,和那些年里的女人们! ----新书"广告时代"已上线,更精彩的人物和人生再次展开! 敬请收藏阅读。

  • 槐花胡同

    别名少

    现实已完结66.24万

    一只走失的小猪改变了小两口的命运。 生活在小镇槐花胡同麻柳街的顾向北,正当青春却腿有残疾,结婚三年无子嗣,加上事业的不顺利烦透了。妻子刘翠莲更是整天抱怨。然而就在顾向北感到压力山大之际,一只走失的小猪闯进了他家的生活,失落的希望再次点燃。顾向北决定重拾信心往前冲......

  • 十年青春交给谁

    冰羽飞

    现实已完结81.32万

    儿行千里母担忧。本书改编至我十年南方的打工经历,记录我毕业后,与家人分别,同好友到南方打工的点点滴滴。 有失落、有欢笑、有无奈、有坚韧,平凡人的工作也会有一些趣事,平凡人的生活一样充满精彩! 在打工的经历中,又上演了那些情感纠葛,那些明争暗斗,主人公是怎样一一化解,最后这十年青春到底交给了谁?准备好了吗?我们一起走进故事中,你要的答案容我细细道来。 人生没有彩排,我们能做的就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对自己负责,只要你想明白了,这一刻永远不会晚。

  • 一站式服务

    雨晏

    现实已完结65.88万

    臻诚理念:服务就是要一站式,追前妻也要一站式! 百度百科: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 大河奔腾

    刘浩学长

    现实已完结72.06万

    尘封30年的日记本找到主人后揭开神秘往事:中国西南的《大江大河》。 完本小说《人事局长》,出版名为《底牌》。 完本小说《暧昧男女》、《毕业这些年,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出版中。 粉丝进群:155288438

  • 苏家屯的变迁

    伊人李

    现实已完结68.57万

    《苏家屯的变迁》,70万字左右。 60年代初,山村苏家屯,出身卑微,人单势薄的苏老二,与队长的千金康素贞同年同月同日生,在推荐上高中的时代,他没有资格上高中,而上了高中的康素贞却因对苏老二的暗恋中途辍学。两人恋爱的过程,极具凄美,终因“改革开放”的春风,怒放了两人爱情的花朵。 在“改革开放”年代新旧两种思想的碰撞中,作品用事实证明了农村宗族势力的野蛮和强大,同时也证明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改变命运中的强大动力。 作品通过康苏两家不同社会背景所产生的矛盾,从苏家屯风物的变迁等,反映了中华民族每前进一步的艰辛,反映了任何社会都需要不断地“改革”才能进步的道理,更反映了那个年代各色人等的处世哲学,以及“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必然性和不完美性。 康素贞和苏老二等人从“童年、少年”到“青年、中老年”的过程,反映了康素贞的善良纯洁和苏老二的刚正不阿。 故事情节一波三折,悲喜交加,笑中有泪,泪中含笑,弘扬了真善美,有鲜明的思想导向。 主人公的人生,同时也是那个时代芸芸众生的人生缩影,清晰地再现了50、 60、 70后丰富的苦乐年华和奋斗历程。

  • 销售员白皮书

    肥肥罗纳尔多

    现实已完结57.41万

    一个普通销售员连升三级,在销售业务中所向披靡。当深爱着的女友离他而去的时候,由于工作上小小的失误,又令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爱情和事业的双重打击,使其悲痛欲绝、万念俱灰。看一个小小的销售员如何绝处逢生,上演精彩大戏!

  • 居家抗疫笔记

    修命病13

    现实已完结51.94万

    《芳华》   春有春的语言   夏有夏的方式   不管怎么说   都是一种存在   今夜的首都   记忆里的灯光   带不走满天的繁星   碧绿的春草   夹杂着   一寸长一寸短   逝去的年华   如未名湖的死水一般   似曾激起片片涟漪   人生的荣辱   在岁月的长河里   显得那么渺小   似乎又那么高不可攀   没有一个人会问   你来自哪里   又去往何方   心在烧   火在燃   迈开臃肿的脚步   继续前行   没有终点也没有结点   就像爱恋中的两个人   没有对错

  • 誓要当个小说家

    呕哩沙码

    现实已完结91.93万

    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呢,又刚刚被公司辞退了,没办法,只能勉强自己当个日进斗金的小说家了。

  • 我是于振南

    hua花开

    现实已完结69.07万

    洛城于家寨村支书带领大家脱贫致富,把于家寨变成花园村的故事

  • 奔跑中的尘埃

    沧桑是种美

    现实已完结72.91万

    人海浮沉,沧海桑田!每个人都像是渺小的那粒尘埃,为了生命的灿烂,在不断奔跑,用倔强和不屈谱写那渺小而伟大的征程。我们不求立于天地间,我们只求无愧于心,无悔此生!

  • 何以致青春

    成玉郎

    现实已完结59.45万

    致青春,致青春,青春已逝何以敬! 苦作伴,乐作伴,苦乐皆是途中伴! 儿女情,父母情,人间大爱有真情! 奋斗路,艰辛路,人间正道是归途! 芳华逝,春易老,回首世间心安然! 天佑吾辈八零后, 敢担社会挑大梁! 仙侠新书《风灵度》已发布!

  • 一一零一

    简檀

    现实已完结60.84万

    多少次透过窗外,多少回走出屋子。回忆如潮水滚滚袭来,过往云烟,隐隐约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间装满回忆的屋子,每个人眼里都有一轮皎洁明亮的银盘。记忆中的那串号码,那扇房门,那没来得及说出的再见,那没机会呤唱的告别,随着时间流逝,跟我们说着不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