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玄幻言情

  • 炮灰女配靠内卷修炼成神

    清无尽

    玄幻言情连载中94.01万

    沈清洛一朝穿越,成了一本修仙师徒虐恋文中的同名炮灰女配。 炮灰女配下场很惨,好在刚穿过来,一切尚未开始,沈清洛表示,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即所有! 远离男女主,内卷修炼即刻开始! ...... 多年后,沈清洛之名在灵匀大世界如雷贯耳,早已摆脱原身命运的她成了众修仰望的存在,踏上成仙成神之路......

  • 修仙,从抢夺主角机缘开始

    木筠笙

    玄幻言情连载中72.72万

    (无CP+穿书+升级流) 末世摸爬滚打多年的苏白嘎了。 一觉醒来竟然穿书来到了修仙世界。然而她穿成了个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废物,异能没跟来就算了,还是个开局就死的傻子炮灰! 男女主靠着踩她这个炮灰上位,夺了苏家资源,一路青云直上,成了修仙界的人中龙凤。 苏白表示:末世不是白混的,炮灰是不可能炮灰的。机缘是可以抢走的~ 冤大头爹娘送出去的东西,要回来! 男主的强力法器,嘿嘿,归我了! 女主一号的芥子空间,拿过来! 女主二号的阵法传承,我承包啦~ 还有女主三号,女主四号…… 总之,男主身边实力强劲的后宫和帮手,顺眼听话的统统拐走,一个不落!

  • 身穿后带着兽兽们卷起来啦

    索零

    玄幻言情连载中81.11万

    方晓筱身穿了,变小成了15岁,然后,她遇到了传说中的金手指。 在“金手指”的辅助下……嗯~她怎么感觉自己走上了御兽流的道路? 开局一只黑色的小豹,奶唧唧的连走路都走不稳? 不怕不怕,身为卡牌技能师,她第一个带头卷,将兽兽们全都培养成最优秀的兽类卷王…… (本文无cp,这是一个女主跟兽兽们共同成长的故事~)

  • 小师妹她修长生道

    迁忧

    玄幻言情连载中92.97万

    剑宗有位天才小师妹,一剑可令天地变色,一剑可破万丈南海。 —— 有人心生倾慕之情,欲上剑宗告白,好心人良言相劝:“千万年来,修无情道者,唯有一人杀妻证道飞升,剑宗那位修的就是无情道,道友三思而行啊!” 一旁路过的三师兄:小师妹什么时候改修无情道了? —— 女主是个天真烂漫、勤奋刻苦的小姑娘 【注:本文无cp】

  • 御兽进化很难吗?

    金月升

    玄幻言情连载中68.19万

      姜风非常疑惑,自己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被逼迫走上和凶兽对抗的战场?      重生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并非无法觉醒御兽师天赋,而是身边有奸人作祟!      父母之死似乎另有隐情?      她并非是一个无法成为御兽师的普通人!      前世今生,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父母留下的遗产,她要统统拿到手!      在背后作乱的人,也绝不会放过。      还有,还有前世陪伴了她多年,从矫健强壮到垂垂老矣的灰云狼。      姜风回过头:“狼叔,走,我带你去抓你最爱吃的老鼠!”      灰云狼:“嗷呜~”

  • 快穿之惩治恋爱脑

    勿忘树下臣

    玄幻言情连载中73.1万

    身为任务者的钱余莉时隔多年再被时空局启用,曾经身为星际穷凶极恶之徒的她以及她的系统003充满对工(金)作(钱)的热情投入了事业当中,却被告知并非如以往的任务一样当坏蛋用各种途径赚钱,而是要惩罚各种恋爱脑。 钱余莉:【我严重怀疑你们是想让恋爱脑把我们同化!】 003:【怀疑加一!】 时空局:【怀疑无效。】 第一个世界就让她得了个恋爱脑的便宜女儿,为了男人画的大饼可以不要家人。被媒体曝出恋爱关系后却反过来辱骂有人脉的原主没有帮着她隐瞒,致使所有人把他们的爱情当做一场玩笑! 钱余莉表示不要钱只要爱情是吧?好!你说的啊!断绝协议书签一下! 面对为爱情坑害培养他多年的公司的影帝。 痛失一个赚钱工具的钱余莉:真以为我公司就只有你一个影帝?现在就让你尝尝爱情的苦! 好消息:她能赚钱,也能享受金钱带来的快乐。 坏消息:她被恋爱脑包围了。

  • 破怨师

    涂山满月

    玄幻言情连载中51.5万

    斩情绝爱破怨师,专司红尘事;千载故人旧相识 ,重逢却不知。

  • 夺回气运后我在八零当大佬

    茶青

    玄幻言情连载中58.26万

    顾荞汐,餐饮界龙头顾淮安长女,首富陆家继承人陆辰昊的未婚妻。 家室显赫,貌美动人,见过她的无不惊为天人。 这样的人,妥妥的人生巅峰,然而一手好牌却打的稀巴烂。 欺辱妹妹,害死弟弟,导致亲爹不认,未婚夫退婚,酒驾飙车出了车祸,当场横死。 顾荞汐重生后才知道,她本是年代文里的女主,却被穿书而来的穿越女,夺走气运,沦为了炮灰。 重活一世,顾·大佬·荞汐黑化了。 …… 杨若晴穿成了年代文的炮灰女配,她既穿越,便是天命之女,看她如何逆袭成女主。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 当她在为考大学孜孜不倦努力时,顾荞汐被轻而易举的特招进了第一学府。 当她奋尽心机进圈时,顾荞汐凭借美貌和超高学历一夜成名。 当她终于受到了男主的爱慕,以为逆袭成功,顾荞汐招招手,他便被勾走了。 当她以为可以用钱砸死顾荞汐,她悄悄……富可敌国了。

  •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翎凡凡

    玄幻言情连载中55.28万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 渣尽四海八荒,遍地都是修罗场

    大果粒

    玄幻言情连载中50.58万

      穿越到修仙界后,杨绒绒累死累活地当了一百多年的舔狗。   她好不容易将剑尊、妖王、魔尊、鬼帝的好感度舔到了一百,   原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却不料系统突然故障!   她前功尽弃,被迫留在了修仙界。   杨绒绒:好好好,非得这么耍我是吧?那就别怪我发疯了。   ……   剑尊: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誓言都不作数了吗?   杨绒绒:有情不必终老,誓言听听就好。   妖王:你说过你会永远爱我的!   杨绒绒:我是说过爱你,但没说过只爱你一个人。   魔尊:你到底有多少个前任?   杨绒绒:哪有什么前任?他们都是我的爱情导师。   鬼帝:你和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杨绒绒:本着对爱情负责的原则,我从不轻易确认关系。   (文风轻松沙雕,1v1互宠,稳定日更,欢迎收藏~)

  • 快穿之天生坏种

    依丽萍

    玄幻言情连载中59.4万

    琳琅上辈子活得像狗,奋斗自己一辈子,结果生病了却被别人踢皮球,她全心全意无私奉献,结果活成了个笑话! 临终之时,琳琅发誓,自己生生世世不做圣母,没想到却获得意外系统,在各个小世界历练! 对付非常人,就得用非常手段,恶人自有恶人磨! 女主角不是白莲花,会为了做任务不择手段,对付恶人就得用恶人一般的手段,女主角不爱任何人,这辈子只爱自己! 一个自私自利的快穿者,一个唯我独尊的快穿者,更是一个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快穿者! 究竟是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

  • 你说什么?我又变成穷光蛋了?

    翼翼生辉

    玄幻言情连载中69.82万

    【快穿+1v1+甜宠+女强】 景苑之是一个孤儿,辛苦打拼了半辈子,发现自己只是一本玛丽苏无脑文里面的不知名配角,只出现了一次的那种。 就在她功成名就,准备享受生活的时候,被车压死了,还是被五辆车压成肉泥的那种,试问,谁有她惨? 压死她也就算了吧,那四位男主还嫌弃她身体太硬阻挡了他们追向女主的速度。事后没有一点儿歉意也就算了,就因为女主觉得她长得太精致明艳就哭戚戚的说男主们是不是因为她长的好看所以才没有及时的追上她的。其实也就晚了五六分钟吧。 结果眼瞎心瞎的男主们就把她的尸体(一摊肉泥)扔去了男公厕,偏生她还无能为力。 景苑之无处可去的灵魂被一只血缘不纯的貔貅给捡了去,说是帮他赚够钱钱就给她新的生命,让她去报仇。 单纯无知的景苑之就这样踏入了万恶的资本貔貅的套路,从此,与金钱绝缘。 男主前期弱小无助,后期大佬,万人之上,女主之下。

  • 被迫救世的我捡到了魔道百宝箱

    十两买酒钱

    玄幻言情连载中55.48万

    (传统玄幻,无cp) 白胡子老头降临在平凡少女面前:少女啊,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只有你能拯救! 大爷,我屁股后面还有上百追兵!你现在给我说这个?!

  • 我在惊悚游戏里,狂抢男主光环

    三月瑶

    玄幻言情连载中64.67万

    顾朝夕,是职业的都市守灵人。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在灵堂上为死者守夜的人。 谁给的起价钱,她就会连夜赶去,即便对方家里一个愿意守夜的人都没有,灵堂之上,亡者身边,也会有她的兢兢业业。 添灯,烧纸,摔碗,哭丧,她一个人干出一个团队。 * 直到有一日,她收到一个包裹。 来自她早已死去半年的亲哥寄给她的一枚戒指,包裹日期,却是昨天。 亡者快递? 新鲜。 可她却不知,自她打开包裹的那一刻,她就已被「里世界」选为新的玩家。 等待她的,是一场全新而阴恐的「游戏」。 而她,一个都市守灵人,又能否活着走出这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