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玄幻言情

  • 御兽从零分开始

    给我加葱

    玄幻言情连载中181.56万

    睁开眼,乔桑发现自己穿成了初中生。 紧接着来了一场模拟考。 985毕业她怕了吗? 她怕了…… 这考的都什么啊! 臭臭鳅的最终进化形态叫什么? 人类已移民的星球都有哪些? …… …… 欢迎来到御兽世界。

  • 当病弱少女掌握异兽分身

    宝石岩

    玄幻言情连载中152.31万

    明月城李家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李家主不仅非常能生,生的孩子还个个都很有出息。 大公子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声名在外,大小姐更是打小就被大能看中并收为弟子。 有长兄长姐做榜样,底下的弟弟妹妹们也奋发图强,个个都是小天才,只有长月声名不显。 长月先天体弱,从小身体就不好,甚至走两步都要咳三声,所以她在家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李家上上下下也没有人对她抱有期待。 然而只有长月自己知道…… 距离明月城万里之外的海域里,一条滔天巨蟒正在海底肆意舒展自己如山如岳的身躯。 多年后,人们才知道,明月城清冷如仙的城主是她,万妖帝朝威压十三州的女帝是她,大周权势滔天的帝师是她,隐仙派圣手回春的圣主是她,威名赫赫的魔女提灯还是她! 注:本书无CP!

  • 师妹的修炼方法它不科学

    天边星星

    玄幻言情连载中125.54万

    女主是千年难遇的天灵根,她是资质最差的五灵根,为了修炼,前世的她成了女主的婢女。 结果。 女主一哭她挨骂; 女主受伤她被罚; 女主谈恋爱她惨死。 很好,炮灰女配她不干了! 快穿大佬云锦回到了最初的人生起点。 这一次,她手握超级简化系统,什么男主女主,通通滚蛋。 青莲剑典入门条件:天生剑体,悟性超绝,资质要求天灵根 系统简化之后。 云锦版青莲剑典:每天挥砍一百下。 阴阳秘籍入门条件:身具绝品阴阳灵根,悟透阴阳意境。 系统简化之后。, 云锦版阴阳秘籍:每天晒完太阳要记得晒月亮哦 云锦躺着躺着,修为一路狂飙。 女主居高临下:云锦,你这么懒散,怎么能增加修为啊?不如你来给我当婢女,我赏你几颗丹药。 为了让女主不再烦人,云锦只能把男主女主,还有一众团宠女主的男配通通打飞。 这一世,她定要得道飞升,谁也别想阻碍她。 云锦飞升那日。 霞光万道,天地来贺。 众人:“???” 说好的炮灰女配,她怎么就无敌了?

  • 我在诡异世界继承神位后

    水千澈

    玄幻言情连载中153.36万

    宓八月一手善恶书,一手牵崽崽,表示救世这活谁爱谁去,谁敢来要她们献身,她就让对方先祭天。 穿越半年后的宓八月被管家告丧,并获得从未见过的老公遗产才知道,她一直以为穿的是古代种田,实际上却是神鬼灵异。 养了半年的崽崽还是个未来献身救世的救世主,作为未来救世主的娘,故事一开始就得为爱祭天。 是作为人去死,还是作为神去浪?这还需要考虑吗?

  • 走后门的飞升,那也是飞升!

    缘.梦.

    玄幻言情连载中121.61万

    一次意外,让姜柚柠这条咸鱼被迫翻身 人人都知道,修真界第一天才是个护妹狂魔,对别人最高的评价便是我妹妹觉得很好。 修仙界人人都羡慕姜柚柠有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还将她宠上天的哥哥。 忽然有一天,他的哥哥突破最后一道界限,即将要飞升上界,所有人在羡慕的同时,想到没有哥哥庇护的姜柚柠即将迎来凄惨的日子而心中暗喜。 谁知,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即将登上飞升天梯的姜子宁转身将姜柚柠抓到身边,带着一起飞升了,从此她成为了第一个走后门飞升的人。

  • 大宋女术师

    悠然南菊

    玄幻言情连载中173.26万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 持空间!御神兽!毒妇暴富爽翻天

    黑色幕帏

    玄幻言情连载中127.78万

    秦月,异世神医杀手,即救治病人,又干着暗杀的勾当。 弥留之际,穿越到古代同名同姓的村妇身上,她一改原主懦弱的形象,拿到合离书,利落的离开前夫家,转身老牛吃嫩草,嫁给了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俊男。 她持空间,御神兽,忠犬相公默默守护,不哼不响发大财。 盖新房,买耕地,治病救人,财源滚滚来,丑妞变美妇, 前夫眼红,找来求她回去当平妻。 前儿女眼红,求她回去继续当他们的娘亲。 娘家人眼红,来了就想带走她。 所有人都眼红,都想啃她一口。 小相公一改憨厚的模样,大手一扒拉,霸气的说道: “都给老子滚,这是我媳妇,敢抢试试?老子弄不死你们!” 秦月痴痴笑着:相公终于吃味了!

  • 沉迷炼金后,夫人被公爵跪舔了

    天堂下午茶

    玄幻言情连载中100.34万

    【企鹅读者群:692563927】 这是一个天使和魔鬼共舞,精灵跟矮人斗地主,帝国皇族人手一龙的奇幻世界。 在坎贝尔黑市有一家“炼金屋”,老板出售的各种神奇功效的药剂。 “你有没有可以隐身的药剂?我需要潜入一些并不允许我这种人进入的地方。” 【出售隐身药剂。您的炼金药剂造成克拉克王室失窃,您因此获得5点邪恶声望。】 “你有没有可以让军团巨大化,最好大到能跟龙肉搏的药剂?” 【出售巨大化药剂,您的炼金药剂致使屠龙军团大获全胜,您因此获得10点善良声望。】 “你有没有……” 这里是「炼金屋」,您的一切需求都将会被满足。 冷翡翠公爵:“很好,那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家?我亲爱的夫人。” 在逃中的公爵夫人李艾莉:“……”

  • 鲛行天下

    彦河看柳

    玄幻言情连载中114.98万

    “父亲,我一定会护住爹爹和弟弟的。”秦青桐摸了一把脸上存不住的泪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虚弱的男子,伸手擦去少女脸上的泪水,笑着点了点头。

  • 捉妖小仵作

    荷樵

    玄幻言情连载中177.23万

    原名《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现名《捉妖小仵作》 都说京城,居大不易。 前往长安的道一,路上遇风雨,临机起卦,观之,乐之,“出行遇贵人,大吉大利呀。” 道一与师父在线双忽悠,想要去京城混日子,顺便为九宵观寻香客,遇见了行走的“百妖谱”的故事。 当然,混日子是不可能混日子的。 从去长安路上烧烤了一只八爪鱼开始,道一就在捉妖的路上越走越远—— 神棍女主:小郎君,你这心愿成本有点儿大呀! 芝麻男主:妖怪都是你引来的,你当然得保护我不被吃呀! 众人:无耻! 万年光棍:大师,请帮忙算一卦,我能娶多少个小娘子? 众人:呵呵——— (本书涉及:山医命相卜)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颖狐玉禾

    玄幻言情连载中166.79万

    惨死女配投胎去现代地球享受了一把快乐人生又重生回来了。享受过好日子的花灵媞对自己荒唐的上辈子痛心疾首! 其实她天赋奇高,却因为追男人活生生荒废; 其实她姿容无双,却被全修真界男修唾弃; 其实她拥有金手指,结果被忽悠的捐了出去被女主给捡走; 其实她有爱她养育她的师父和师兄,可惜她的偏见让她俩彻底寒透心…… 有时候她一直在想自己上辈子的脑子是不是其实是在地球上才开始发育的。不过还好,晚发育总比不发育的强。 ———————————— 本书解释权归某狐所有,切勿深究,emmmmm……

  • 恶女在上:丹师逆天记

    装喜羊羊

    玄幻言情连载中102.42万

    谁说穿越就能脚踢炮灰拳打大佬? 千辛万苦布局,好不容易打好一手烂牌,结果是个天生无丹田的倒霉蛋,无法修炼,无法聚灵。 事实证明,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一朝家族惊变,母女反目成仇; 出门闯荡江湖,还被废掉右眼; 后来衣锦还乡,惊闻满门被屠。 等死还是举起长剑,斩开一切不公? 我以我血,斩尽懦弱; 我以我恨,诛尽邪妄! 既然天道不公,自此以我之名,斩开天就是! 小片段: “蝼蚁就活该被一辈子踩在脚下。” 女人倨傲地立于空中,面带讥讽。 “是啊,蝼蚁就该被踩在脚下。” 漠然的笑声一下从天际传来,一剑斩中得意的女人,后者顿时流星般从空中坠落。 叶凰澜手中帕子轻轻擦拭长剑,旋即扔在地上。 “在我眼里你也是蝼蚁。” ** 外冷内热·隐藏大佬·白切黑男主VS内冷外热·隐藏病娇·重口味女主 一对一,双纯双初

  • 天命双生之神妃传

    沐玄生生

    玄幻言情连载中110.3万

    【上神死后,其九魂十八魄散于天地。其上九魂,自成真龙九器,护佑三界。】 缱芍沂觉得极是奇怪,为何每次遇到危险之际,总有一白衣男子及时出现,凛然一指,为其荡平凶险。莫非,这男子是她体内的虫子不成,总能知道她何时遭遇劫难? 然而,后来,她才发现,原来这男子不仅住在她的体内,更与她共用一套魂魄! “上辈子,我的骨头定是与你混在了一起,所以,这辈子,我们才纠缠不清。”缱芍沂看着尤一,轻轻说道。 “不是,我们混在一起的,并非骨头。”尤一也淡淡一笑,温情而道。 “那是什么?” “混在一起的,是魂魄。” 直至今日,两人的三魂依然纠缠一处,难以分离…… 小说风格乃玄幻修真+悬疑探险,剧情紧凑,精品古玄,【无限流+剧情流】,剧情为主,CP为辅。每一卷,都有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让你有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 衍姮传

    黛代安

    玄幻言情连载中127.5万

    “女子的眼泪,原是这般味道,涩,咸,为何不是甜的呢?” “你这个疯子,不可理喻......” “阿衍,每一个生灵从混沌中挣脱枷锁入世,获得意识,看到绚烂的色彩,听到自然天籁,体味悲欢离合,是莫大的福分,来世间走一趟不容易,你这般哭哭不休,岂不暴殄天物?以后不要轻易流泪了,你可知道,你笑起来的样子蛮可爱的。” “世间那些思春少女总是说鸟儿需要一个窝,可遮风挡雨,可安心生儿育女,如今有一个绝世难寻的好窝摆在阿衍面前,阿衍真的不想要?” “不要,不要,你的窝留给想要的姑娘罢,我真的要走了,你放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