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玄幻言情

  • 天下无双,逆天九小姐

    彼岸血蝶

    玄幻言情已完结31.7万

    她一个二十二世纪的暗杀手,明医师,居然变成还未断奶的女娃,路都走不好,但她发誓,势必要欺她辱她的人,不得好死。 他一个神秘的冰山美男,竟对她暗送媚眼,百般勾引。要死要活不要脸的跟着她。 “乖,叫声夫君!”他勾起她的下巴邪魅的笑着,“魔尊大人,你的年龄做我都嫌老,还想老牛吃嫩草?”她嫌弃的拍开他的手,‘啧啧’说到。他的脸立刻黑了半张,手抚上她的腰肢“我只恋你”

  • 关于穿成灵宠这件事

    怀月在水

    玄幻言情已完结45.08万

    【全文免费】 ——新书已发布欢迎移步 傅清秋一觉醒来,眼前就站了个笑眯眯的男人,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情况,男人就一脸优雅地踹了她一脚。 然后她就变成了一只灵宠……每每回想起这个时候,傅清秋就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没有先下手为强,把她的鞋印印在那人脸上。 而且她这个灵宠做得也相当不舒心。 不是说好要只让她帮助可怜的男主一步步成长起来变得强大吗?这怎么还要一边带孩子,一边斗智斗勇呢?生活就是这么为难她的? 傅清秋几度想撂挑子不干,未果。 主要是男主太可怜了,她也不忍心啊。 后来等某“可怜”男主一把揪住她的尾巴要她亲亲的时候,傅清秋慌了:我辛辛苦苦让你成为人上人,不是让你来揪我尾巴要亲亲的!

  • 小和尚我想和你相爱

    夜魅夕羽

    玄幻言情已完结32.26万

    她是冥界鬼神冥帝,本身与佛无缘,却偏偏执着于他。 他生来为神佛,为悟透红尘去人间历练。 他是佛陀一旦动情害人害己,不仅自己破戒,对方也因此罪孽深重,明知不可动情,可是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心,一个吻、一滴泪,从此她被锁入地狱深处,他却佛法圆满回归神界。 原本以为她是他的劫,最后发现她是为了渡他而生。 他叫修缘,修缘,修的是什么缘,最终修成了一段怎样的缘? 大家一起来追书吧! 全文架空,黄泉风光都是瞎编的,不要怪作者不根据传闻来,为了剧情需要,作者需要一个不一样的黄泉,经不起考究,大家别验证。看一看,就当一场梦,看过别人的故事就算。 文章是倒叙的写法,前6章是冥帝忘记之后的日常,可以直接从第7章开始看。 来去随缘,不喜勿喷!

  • 风云直上九霄

    柚香盈室

    玄幻言情已完结32.23万

    上古世纪,天地起源之地,自混沌初开以来,天地间第一朵双生并蒂莲,立于虚空之中。 花开并蒂,一纯洁似雪,一妖冶似火…… “妖女……你如此放浪……必遭天谴!”正道人士义愤填膺。 那红衣似火的少女,眉间一抹妖冶火莲,美的惨绝人寰,妖娆无比。 “天谴!吾一介妖魔和何惧天谴!”女子妖娆魅惑之音响彻于天地之间。 雪缘之巅,仙子之名响彻与于天地之间,扬四方之名,守人间之道。 这一妖一仙,当属世间罕见之人,皆天赋卓绝,容貌出众,为四海所知。

  • 在玄幻世界躺赢

    木茶醇

    玄幻言情已完结39.15万

    沐暖原本是个温柔可爱的儿科医生,整日环绕于可爱的儿童身边,不料一朝惊变,倒在了隔壁妇产科闹事家属的花瓶下,沐暖闭眼前还在担心自己没还完的房贷,一睁眼,却发现自己成了大魔王手底下的小小兵。 沐暖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满脑子只有四个字:天要亡我! 本着枪打出头鸟·老实本分活长久的原则,沐暖准备安稳的做一条咸鱼,却在出门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少年,啊不,鬼魂。作为一个资深颜控,这张脸实在很戳沐暖的萌点,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这个少年仿佛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一眼心动! 后来沐暖发现,从漫画里走出来·人美嘴甜·怦然心动的少年,竟然就是传说中心狠手辣·砍人如切瓜·莫得感情·年老色衰…的大魔王。 沐暖:传言果然都是骗人的! 作为唯一一个留在大魔王身边的女人,并且成功晋级为众人心中的小魔王,有人问沐暖,你一开始是怎么做到没被他活活打死的? 沐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脸的高深莫测,“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正巧某人批完公文,从窗边看到沐暖站在山茶花下,落英缤纷,斜日微暖,却比不过她一身荣华,笑颜如花。 某人轻笑,有什么好说来话长,不过是美色误人罢了。

  • 幻想次方

    只香留

    玄幻言情已完结40.2万

    曾名:《妖怪制造工厂》在遥远的东星大陆,分了九州,驻守着神族,灵族,仙族,妖族,魔族,羽族,人族,皇族,巫族,凤族,龙族,掌握着神力,灵力,仙术,妖法,魔法,玄力,科技,道法,公元666年,混沌初启,九州互通,有一所妖怪妖怪工厂成立了。 妖怪制造工厂,顾名思义,生产妖物和怪物,至于它会带给人类灾难,还是福音呢?一切都等待着众人的聆听。

  • 笑面贼

    荒桥雨纤

    玄幻言情已完结35.83万

    前朝故人搅乱西京,掀出北宫一族隐秘旧事,几百年前,北宫闾的天命掀起鬼方王朝的巨大风波,情事纷扰,白色的曼殊沙华开遍淮河两岸,北宫闾年少意气终究付之茫茫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