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玄幻言情

  • 玄门祖宗被读心,全族沉迷当反派

    自在观

    玄幻言情连载中64.03万

    李几道魂穿了。 原主是个小傻子,有口难言,有脚难走,是个万人嫌。 【阿娘,渣爹的前妻还活着就住在别苑,渣爹飞黄腾达他们会杀了你给他们的爱情助助兴!】 亲娘:……开启反杀模式。 【阿耶,你是唯一的嫡子,你主母调换身份把你变成庶子,你还抢着给杀母仇人当孝子,啧!】 渣爹:……这孝子爱谁爱当! 【孙砸!全族属你死得最惨,活剐三千刀,头颅悬挂城墙十年,就连你最信仰的老祖宗我,都是皇帝杀的!】 族长:……老祖宗是被他们噶了? 亲人们手头的工作放一放,我们造个反先。 李几道吃瓜看戏,殊不知自己的心声被全家听得明明白白,嫌弃自己的亲人们一个个对自己视若珍宝,她还没想好怎么给自己报仇,族人们给她的龙袍都绣好了。

  • 炮灰女配靠内卷修炼成神

    清无尽

    玄幻言情连载中85.38万

    沈清洛一朝穿越,成了一本修仙师徒虐恋文中的同名炮灰女配。 炮灰女配下场很惨,好在刚穿过来,一切尚未开始,沈清洛表示,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即所有! 远离男女主,内卷修炼即刻开始! ...... 多年后,沈清洛之名在灵匀大世界如雷贯耳,早已摆脱原身命运的她成了众修仰望的存在,踏上成仙成神之路......

  • 身穿后带着兽兽们卷起来啦

    索零

    玄幻言情连载中80.5万

    方晓筱身穿了,变小成了15岁,然后,她遇到了传说中的金手指。 在“金手指”的辅助下……嗯~她怎么感觉自己走上了御兽流的道路? 开局一只黑色的小豹,奶唧唧的连走路都走不稳? 不怕不怕,身为卡牌技能师,她第一个带头卷,将兽兽们全都培养成最优秀的兽类卷王…… (本文无cp,这是一个女主跟兽兽们共同成长的故事~)

  • 那个血族的人类夫人超凶的!

    画浮幽生

    玄幻言情连载中59.94万

    云卿尘,本来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神医,后来因为掉入异空的神秘戒指,她穿越到了修仙世界。 在晋级大圆满的时候,惨遭陷害,神秘戒指好不容易保住了她的灵魂,让她找到她灵魂的另一半重生,结果又因为神仙打架而遭殃,整个人都掉入异世。 好吧,这没啥,在这个西方世界,她也能活得风生水起。 给吸血鬼算命,给狼人看面相,给巫师炼丹,这些都不在话下! 在这异世,她依旧风华天下,可是总有一只吸血鬼在觊觎她。 … “你的血,很甜。” “我好饿。”某吸血鬼趴在她的肩膀,很委屈说道。 已经被吸过一次血的云卿尘沉默了一下,默默歪了一下头:“你喝吧。” 平日里冷心冷情的云卿尘完全沦陷在这个吸血鬼编制的温柔陷阱里。 其他吸血鬼看见简直不忍直视。 说出来都丢死个人,他们首领竟然和食物相爱了! … 某天,云卿尘拉过自家吸血鬼,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我爹娘说要提亲,聘礼,还有……拜堂。” 其实他们已经在白鸽群飞,圣洁教堂,神父低语中,他们结过婚了。 后来拗不过爹娘,还有自家吸血鬼,云卿尘又在凤冠霞帔,十里红妆,高堂三拜中,他们成了一次亲。 …… “我的玫瑰永不凋谢。” …… “生则同衾,死则同穴。时间成河,永不相弃。”

  • 小师妹她修长生道

    迁忧

    玄幻言情连载中88.68万

    剑宗有位天才小师妹,一剑可令天地变色,一剑可破万丈南海。 —— 有人心生倾慕之情,欲上剑宗告白,好心人良言相劝:“千万年来,修无情道者,唯有一人杀妻证道飞升,剑宗那位修的就是无情道,道友三思而行啊!” 一旁路过的三师兄:小师妹什么时候改修无情道了? —— 女主是个天真烂漫、勤奋刻苦的小姑娘 【注:本文无cp】

  • 御兽进化很难吗?

    金月升

    玄幻言情连载中61.12万

      姜风非常疑惑,自己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被逼迫走上和凶兽对抗的战场?      重生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并非无法觉醒御兽师天赋,而是身边有奸人作祟!      父母之死似乎另有隐情?      她并非是一个无法成为御兽师的普通人!      前世今生,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父母留下的遗产,她要统统拿到手!      在背后作乱的人,也绝不会放过。      还有,还有前世陪伴了她多年,从矫健强壮到垂垂老矣的灰云狼。      姜风回过头:“狼叔,走,我带你去抓你最爱吃的老鼠!”      灰云狼:“嗷呜~”

  • 快穿之惩治恋爱脑

    勿忘树下臣

    玄幻言情连载中64.98万

    身为任务者的钱余莉时隔多年再被时空局启用,曾经身为星际穷凶极恶之徒的她以及她的系统003充满对工(金)作(钱)的热情投入了事业当中,却被告知并非如以往的任务一样当坏蛋用各种途径赚钱,而是要惩罚各种恋爱脑。 钱余莉:【我严重怀疑你们是想让恋爱脑把我们同化!】 003:【怀疑加一!】 时空局:【怀疑无效。】 第一个世界就让她得了个恋爱脑的便宜女儿,为了男人画的大饼可以不要家人。被媒体曝出恋爱关系后却反过来辱骂有人脉的原主没有帮着她隐瞒,致使所有人把他们的爱情当做一场玩笑! 钱余莉表示不要钱只要爱情是吧?好!你说的啊!断绝协议书签一下! 面对为爱情坑害培养他多年的公司的影帝。 痛失一个赚钱工具的钱余莉:真以为我公司就只有你一个影帝?现在就让你尝尝爱情的苦! 好消息:她能赚钱,也能享受金钱带来的快乐。 坏消息:她被恋爱脑包围了。

  • 阎王殿下的小闺女

    宫可可

    玄幻言情连载中97.95万

    『18万岁VS300万岁』每日三问, 一问:“小殿下睡醒了吗?” 二问:“小殿下在殿内吗?” 三问:“小殿下回来了吗?” 只要答案是:“睡醒了”“在殿内”“回来了”,每个恶鬼心里就都是崩溃的。 因为小殿下她……她她她祸鬼啊! 现在,她又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宝贝,正拿众鬼们耍着玩呢。 只见一个又一个的恶鬼们,“咻”的就飞出了地狱,“咻”的就上了九重天。 此情此景,尤为壮观,好不乐哉! 身后,一抹重色深沉的衣角划过空寂的地面,稳重而具魄力道:“媛儿,在做什么?” 小妙媛立马收起怀中的仙器,咯咯的傻笑道:“父君,他们好好玩啊!” 众鬼:“……”<本文开拓的是本文世界观,请勿考究认真。> 【旧文:《病娇郡主黑化中》《一胎二宝:首席大人忙不停》《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在暴君的怀里撒个娇》书友群号:374934356】

  • 夺回气运后我在八零当大佬

    茶青

    玄幻言情连载中50.87万

    顾荞汐,餐饮界龙头顾淮安长女,首富陆家继承人陆辰昊的未婚妻。 家室显赫,貌美动人,见过她的无不惊为天人。 这样的人,妥妥的人生巅峰,然而一手好牌却打的稀巴烂。 欺辱妹妹,害死弟弟,导致亲爹不认,未婚夫退婚,酒驾飙车出了车祸,当场横死。 顾荞汐重生后才知道,她本是年代文里的女主,却被穿书而来的穿越女,夺走气运,沦为了炮灰。 重活一世,顾·大佬·荞汐黑化了。 …… 杨若晴穿成了年代文的炮灰女配,她既穿越,便是天命之女,看她如何逆袭成女主。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 当她在为考大学孜孜不倦努力时,顾荞汐被轻而易举的特招进了第一学府。 当她奋尽心机进圈时,顾荞汐凭借美貌和超高学历一夜成名。 当她终于受到了男主的爱慕,以为逆袭成功,顾荞汐招招手,他便被勾走了。 当她以为可以用钱砸死顾荞汐,她悄悄……富可敌国了。

  • 你说什么?我又变成穷光蛋了?

    翼翼生辉

    玄幻言情连载中61.57万

    【快穿+1v1+甜宠+女强】 景苑之是一个孤儿,辛苦打拼了半辈子,发现自己只是一本玛丽苏无脑文里面的不知名配角,只出现了一次的那种。 就在她功成名就,准备享受生活的时候,被车压死了,还是被五辆车压成肉泥的那种,试问,谁有她惨? 压死她也就算了吧,那四位男主还嫌弃她身体太硬阻挡了他们追向女主的速度。事后没有一点儿歉意也就算了,就因为女主觉得她长得太精致明艳就哭戚戚的说男主们是不是因为她长的好看所以才没有及时的追上她的。其实也就晚了五六分钟吧。 结果眼瞎心瞎的男主们就把她的尸体(一摊肉泥)扔去了男公厕,偏生她还无能为力。 景苑之无处可去的灵魂被一只血缘不纯的貔貅给捡了去,说是帮他赚够钱钱就给她新的生命,让她去报仇。 单纯无知的景苑之就这样踏入了万恶的资本貔貅的套路,从此,与金钱绝缘。 男主前期弱小无助,后期大佬,万人之上,女主之下。

  • 被迫救世的我捡到了魔道百宝箱

    十两买酒钱

    玄幻言情连载中55.04万

    (传统玄幻,无cp) 白胡子老头降临在平凡少女面前:少女啊,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只有你能拯救! 大爷,我屁股后面还有上百追兵!你现在给我说这个?!

  • 快穿之天生坏种

    依丽萍

    玄幻言情连载中50.97万

    琳琅上辈子活得像狗,奋斗自己一辈子,结果生病了却被别人踢皮球,她全心全意无私奉献,结果活成了个笑话! 临终之时,琳琅发誓,自己生生世世不做圣母,没想到却获得意外系统,在各个小世界历练! 对付非常人,就得用非常手段,恶人自有恶人磨! 女主角不是白莲花,会为了做任务不择手段,对付恶人就得用恶人一般的手段,女主角不爱任何人,这辈子只爱自己! 一个自私自利的快穿者,一个唯我独尊的快穿者,更是一个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快穿者! 究竟是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

  • 我在惊悚游戏里,狂抢男主光环

    三月瑶

    玄幻言情连载中58.02万

    顾朝夕,是职业的都市守灵人。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在灵堂上为死者守夜的人。 谁给的起价钱,她就会连夜赶去,即便对方家里一个愿意守夜的人都没有,灵堂之上,亡者身边,也会有她的兢兢业业。 添灯,烧纸,摔碗,哭丧,她一个人干出一个团队。 * 直到有一日,她收到一个包裹。 来自她早已死去半年的亲哥寄给她的一枚戒指,包裹日期,却是昨天。 亡者快递? 新鲜。 可她却不知,自她打开包裹的那一刻,她就已被「里世界」选为新的玩家。 等待她的,是一场全新而阴恐的「游戏」。 而她,一个都市守灵人,又能否活着走出这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