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 龙人阿克占

    胡斐苏苏

    仙侠奇缘连载中37.11万

    一颗巨型蛇蛋,孵出了似蛇非蛇的“怪胎”。修炼了近千年的蝮蛇看着自己的“孩子”哭笑不得,众仙家怂恿她扔掉“怪胎”…… 来到人间,开发灵智,增进修为,体验一把人生甜苦,转头却被凡俗情爱痴缠束缚…… 阿克占能否成龙,敬请期待。

  • 叶九黎升仙记

    紫灵星陨

    仙侠奇缘连载中36.23万

    两世为人,叶九黎幸运走上仙路,逆天资质,绝佳悟性,一路稳步求存。 打妖兽,灭渣修,心魔缠身也不惧,一剑斩所有。 亲情护我,爱情助我,且看我叶九黎如何走出这条通天大道!

  • 小祖宗她重新做人了

    卢鸿笙

    仙侠奇缘连载中41.87万

    东荣城一流世家的千金公良莜,因初生时遭难,不得不送往荒服蛮地避险。 历经九死一生,十六年后回归家族。 传言都说她在蛮地遭难,不仅毁容了,还成了哑巴—— 可当她从天而降时,倾城之姿惊掉了世人的下巴。 众人皆怒,到底是哪个缺心眼的造的谣? 说她不受宠—— 公良家族从上到下站成一排,一人反驳一句,吐沫星子就能淹死人。 说她没有灵力,不懂修行—— 荒城山的魔兽们集体抗议,跪求小祖宗出手打脸。 说她没见识,不识丹药的珍贵—— 可世人千金难求的高阶丹药,是她练着玩的; 东荣城唯一售卖丹药的鬼见愁,是她开着玩的。 说她没有背景,就算飞升成仙也只能做个下等杂役—— 可她随便收的徒弟,是妖界之主; 仙界最有天赋的七位神君甘愿奉她为主; 更要命的,她还有个让跺跺脚都能让三界震荡的师尊—— 【小剧场】 云雾山巅,公良莜剑指高台。 “三百年前,联合天道宫和四大门派将我逼落诛仙台,后又困我于鬼界三百年,你可曾悔过?” “从未。” “既然如此,别怪我不留情面。” 高台上的男人广袖一挥,将凶巴巴的公良莜抱进怀中,宠溺一笑。 “天道宫和四大门派,不过是你飞升路上的试金石罢了,无需留情。”

  • 快穿之我的龙王大人

    坩枂鑫

    仙侠奇缘连载中40.44万

    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让年少的林鹭亲眼目睹父母被杀,幕后黑手却将这一切伪装成违章车祸案的假像 长大后她将自身经历改编成了故事《逆时营救》却不料被男友林霄抄袭 四年后林霄成了国内知名的漫画家,而她却是一名凡写必扑街的不知名网文作家 在机缘巧合之下她捡到了一块金子做的龙纹令牌,从此之后被一个自称龙王的男人带上一条不断穿书的被虐之路 十块遗落在不同故事里的神器碎片,傲娇龙王,邪魅魔王,神龙族与魔界之间关于正邪的旷古大战,林霄隐藏的秘密,她父母之死的真正原因,皆因那可以逆转时空,逆天改命的天问石而一一呈现在她面前 人存活于蓝天之下,心寄存于夜幕之中,除非夜幕彻底落下,否则谁也不会知道那颗寄存于夜幕之下的心真的不会与夜幕融为一体吗?

  • 五界传说之天蝎花匠

    睡在钢琴的猫

    仙侠奇缘连载中40.09万

    冷酷无情,做事狠绝的律神吕天邪与司花宫的总管花紫辛相爱了。天界众神仙均猜律神定是不道德的下了药,若不然,花总管能看上她?花总管虽是总管,做事做仙都是极好的,他不愿历劫封神,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而是因为他爱亲情甚过名利。最近,酒神做了一款新酒,好喝到不行,可惜,名字差点意思,叫什么"天蝎花匠",凭什么把花总管比喻成花匠?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 青妖娉婷

    铃非

    仙侠奇缘连载中45.8万

    这是一个有关妖在人间解决前尘往事的故事。

  • 我们宗主天赋弱成渣

    柠云云

    仙侠奇缘连载中38.08万

    21世纪的苦逼孤儿花如锦,穿越成了青霄大陆凌天宗的小宗主。为了苏醒闺蜜叶成帷,无奈带着系统金手指,励志带领凌天宗成为大陆上最强宗门! 天赋就这么一点,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开挂他不香吗。 大徒弟位面之子,正直向上好青年。 二徒弟身体娇弱但有钱。 三徒弟活跃气氛的嘴炮王者。 四徒弟热衷于撸猫的冷面剑仙。 五徒弟狂躁女武神,暴力输出毫不留情。 宗门在他们的带领下蒸蒸日上。 只是她什么时候招惹到了那个神秘男人,怎么就追着她不放了呢。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别耽误我认真搞事业!

  • 流光扣

    柏舟子

    仙侠奇缘连载中32.99万

    银川小公主某日失足,成了玄界之主的小徒弟。那师父做的不很称职,一日把她丢给了自己的敌方天族太子那儿,小徒弟不慎丢了心在太子那里。世事风云变幻,这身心究竟可何去何从呢……

  • 高冷仙尊:萌徒太难追

    雪绒羽

    仙侠奇缘连载中30.43万

    他,在仙界等了千年,等到她的归来。她,从一个活泼捣蛋的小女孩,变成了无情无欲的圣女。前世他曾对她许诺,“永生永世,不负卿”。可这一世,她却被他伤的绝望。他和别人成婚的那一日,她差点自毁一魄,选择遗忘:“如果忘掉你,我或许是不是就能活的轻松一点?”上一世,他为神,她为圣。这一世,他为师,她为徒。“既然你前世已经夺我性命一次,那么这世,你再夺一次也无妨,不是么?”他沉默很久,才说“我欠你一条命,我会还的。”欠一个答复,我也同样会还。一个月后,神界传来消息神界帝君突然殒命六界各主,共悲万年。她抱着他,久久不言。没有流泪也没有哭泣。耳边响起他的话语:“既然上一世你追的我,那这一世,换我来追你。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