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仙侠奇缘

  • 逃荒后,我修仙了

    凤忧

    仙侠奇缘连载中25.08万

    女主独自美丽,无CP~ 木青草,从现代社会穿越到平行时空,成为木家四房的小闺女。因为干旱,随家人一起逃荒到了南宁城。在南宁城,得知世界上还有修仙者。因此,她踏上了修仙之路。 修仙的世界危险重重,不过她不会害怕。因为她有亲朋好友做坚强的后盾! 本文私设多~不喜勿喷~

  • 方相氏博物馆

    来旺

    仙侠奇缘连载中28.12万

      H省曲城市埂子县去年中秋建了个私人博物馆——方相氏博物馆,几瞬间成了县里的稀罕物。   方相氏是嫫母之后,旧时民间普遍信仰的神祗,为驱疫避邪的神。   馆长东灵晔,与天地同生的冥界大祭司,一个活了两千年的……不对,是在人间过了两千年的嫫母传承人。活得年头久了,越发清贵冷淡,里里外外透着看破世俗红尘的淡然,可偏偏这一世非有人逼着她破功。我的王,最后一世了,咱消停会儿成不?怎么时间越长还越难伺候了呢?   褚察堃,京城百年权贵褚家二爷,从小顺风顺水,都说他命格极好,好透顶了的那种。既然命好,那就绝对不能浪费,人生一定要过的多姿多彩,二爷心血来潮就想收拾包袱一个人跑山里挖土寻宝去。谁成想,刚下火车就被一丫头片子给忽悠走了。   “东灵晔,你给爷听着!”二爷气得手指直颤,横鼻子竖眼冲着她喊,“爷我这不辞辛苦的,放着清福不享跑来跟你挖土,你居然……居然……”越说,二爷越觉得委屈,想当初还是你先撩他的,凭啥撩到手就不管他了,凭啥又去跟那小白脸花前月下数星星!   灵晔:二爷,我那是学术探讨,交流思想。   二爷:我也有思想,咋地不见你跟我交流?   灵晔果断转身离去。   二爷心里难受,可怜巴巴的晚上守着大门口,死活不回家吃饭。吃饭也行,不过你得来哄他。否则,爷就…爷就饿肚子,心疼死你!   东灵晔无奈扶额,冥王啊冥王,你看在她照顾你近两千年的份上,最后一世你能不能善待她一下,让她自己也找个姻缘?别介回头您拍拍屁股回冥界左拥右抱,她忙活两千年却还是一个人瞎晃悠。   二爷娇羞:不跟别人左拥右抱,只与灵晔卿卿我我。   灵晔嫌弃:吾王,您请自重!   世间皆有天道命法,逆天而为终将折天命受罚。   那日,冥界大祭司绝望倒于梵天树下,满目泪痕附着丑陋容颜,她痛苦极致:你不要我魂飞魄散,就要舍我于冥界孤独万年渐渐一人老去吗!   

  • 我在仙山当魔君

    柳轻尘66

    仙侠奇缘连载中25.97万

    【双男主,无CP】 美如妖孽的魔王之子柳轻尘,自幼在仙门长大。 他不苟言笑、行事认真,偏偏在大师姐招亲的日子,遇见调皮捣蛋、满肚子坏水的清心门弟子凌云轩。 被凌云轩各种戏弄,柳轻尘牙根痒痒很不能把他活活掐死,却又发现他已成为自己不可缺失的依靠。 魔尊功法重现于世,柳轻尘身世再被重提,一个个谜题相继浮现。 为求破解谜题,他和凌云轩踏上寻求真相的道路。 某反派:“你敢杀我,就是背弃仙门道义,仙门百家必不容你。” 凌云轩:“我是清心门弟子,什么时候把仙门百家看在眼里?敢动轻尘念头,管你百家万家,弄死再说!” 某反派:“凌云轩已死,这就送你去见他。” 柳轻尘:“他活,你可得全尸。他死,你碎尸万段!” 本文文风活跃,雷人语句层出不穷! 翻阅本书,请树立正确三观,凡被带偏,概不负责。 念柳阁群号:813154339

  • 我穿成了众元婴大佬的团宠

    喝个小酒

    仙侠奇缘连载中25.8万

    叶星月意外身穿到一个修仙的世界,修仙之路为求长生,修者互相竞技适者生存。 寻求机缘,秘境探险、功法苦修,却意外被同门所害,身死后再度重生,却成了各路大佬的团宠。 最后她是否能功德圆满,又经历了何等的恩短情愁? 我叶星月无论穿到哪里都是都是碾压的存在。 某师兄:师傅说了想娶我们师妹,除非你入赘。 某男:...... 小酒作品有保障,放心入坑。

  • 千生结

    行知如夙

    仙侠奇缘连载中24.71万

    那一场火起的貌似很突然就像是来自于天降的红莲业火,没过一刻就尽数燃烬了祭坛周边所有的尸骸……

  • 嫁人还是修真

    鹤戈

    仙侠奇缘连载中24.11万

    一个屡有奇缘的修真少年,阴差阳错变身为绝世美人,面对众多追求者,是嫁人还是继续修行,这是一个问题。

  • 救命!疯批暴君他天天娇宠我

    三色堇YR

    仙侠奇缘连载中28.83万

    她是众人眼中的废物千金,惨遭姐姐和恋人背叛,父母抛弃,沦为战败国向夜帝进贡的牺牲品。 他叱咤风云,嗜血凶残,脚踩累累白骨! 新婚之间,天翊拖着筱薇从鬼门关兜了一圈,来个了特别的宠幸。她‘受宠若惊’,对他避而不及,玩起了躲猫猫。 他堵住她:“撩了就跑?小丫头真敢啊!” 她狂躁怒骂:“畜生!你那是虐待!” 他将她抱住:“胡说!明明是宠爱,不识好歹!” 从此,暴君无心国事,整天绕着小娇妻转儿,软磨硬泡,花式娇宠。 只想苟着混口饭吃的她哭了,这疯批暴君太会了,着实招架不住。 天翊狂战虐杀,手染鲜血,她扯扯他的衣角:“夫君,饿饿~” 一声‘夫君’听得他身上戾气瞬间尽散,屠刀落下:“乖,马上投喂你!” 她将他灰色的世界染成了彩色,他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捧在心尖宠着:“我可以放弃整个世界,却不能没有你!” 众人震惊:让暴君服软,只需一个筱薇!

  • 渡劫失败后,冷冰冰的仙尊爱上我

    南山有狗

    仙侠奇缘连载中27.23万

    又名《仙尊竟是我前任》 佛系沙雕魔尊孟清和(魔尊身份是世人对她最大的误解)VS高冷腹黑修仙门派师尊叶季白(我并不想当正道之光) 云山派小弟子孟清和入派一年,突然发现师尊竟是她前任叶季白,目睹师尊渡劫失败的孟清和,被师尊提到眼皮子底下“虐待”。 给前任做牛做马是什么人间疾苦? 修仙废柴却被委以重任,孟清和:我真的会谢。 叶季白:别给我丢人。 孟清和:放心,会让你失望的。 心机女+绿茶女左右围攻,孟清和:退!退!退! 叶季白:怎么,看到我和别的女人亲近,心里难受? 孟清和:多煮一个人的饭可是另外的价钱。 魔尊马甲掉了,孟清和:有话好说,我真不是来打架的。 叶季白:今日我不能放过你。 这等为祸人间的魔头,他得亲自看管。 孟清和: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叶季白:你可以反抗,或者……将我抓去魔界。

  • 我家师尊每天都在精分

    狐仙爱吃桃

    仙侠奇缘连载中27.34万

    她...是被弃于河中随着河水漂流的弃婴。 而他...是玄天大陆受众人景仰的尊上,也是玄天大陆最强的强者。 一个不该有却有的偶然机会...让他们相遇, 本不想去管,却不知为何软了心附身于已死的老汉身,将她从河中捡起,给予己姓,为其取名... 明明最初的本意只是想让她在凡世里一世无忧长乐,可是随着时间的相处,心中的在意便越发浓重。 只是舍不得,也不想舍...便撤回了身体的元力,而失去了元力支撑的身体也慢慢回归于本! 因元力的撤回...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 但是没关系,很快我们就会在见面的... 到时,我...将会是你师尊 也不会留你一人... 所以...不要怕 ! 只是他却不知,在他抱起她时...本就不相关的红线已将他们缠绕... 捆紧...再也无法摆脱 ... 而他...也廿愿... 与此同时... 五大仙宗之首玄天宗收徒大会的开始,令所有人振奋不己,纷纷将自家孩童送上以求进入玄天宗... 而故事再此展开!!

  • 仙力围绕我

    布依四姑娘

    仙侠奇缘连载中26.72万

    解剖室里的三人忽然穿越到了古代 一个是十几岁身怀神力的双心女,一个是莲藕化身的仙界战神,还有一个是…… 一路修炼当了上仙,可是还得四处打怪,想要谈个情,说个爱还得东奔西跑。 不过上仙当得很过瘾,妖怪打到手软,身体受伤,然而战神就是战神,不让妖魔降服决不罢休。 本以为妖魔降服,世界和平,可以过几天逍遥日子了,谁曾想,天道大开,他们再次穿到了南邦国。 “终于可以建立自己的王国了!哈哈,哈哈。”笑声震天,墨剑生成了王子,南邦国的王位继承人。 “我有神力,还认识你,我给你当王妃吧!”凤仙云大胆自荐,然后他们就成了南邦王宫里的佳话,不久还养出了一个萌萌的小王子。 然后机缘巧合让两人见到了天机,以为还可以回到现代,可是当机关扭动的那一刻,他们被无情分开,再次进入时空隧道。 他大声喊:“我不要当仙人了。” ……然而当仙人的宿命总是逃不过,只不过这次,他成了隐藏在人间的神医,携手爱人逍遥在人间。

  • 戾凤涅缘

    张惠雅

    仙侠奇缘连载中26.36万

    琴瑟和鸣何以默, 涅槃重生为君劫 。 一曲终尽红颜泪,缘起缘灭伴君程。 新人新书,请多多指教。

  • 人间捉妖师

    桃文飞

    仙侠奇缘连载中24万

    太平人间活动着大批吸血鬼,吸血鬼与人无异。 苏缓归本来是一个乖乖巧巧的小女生,结果被谢文玉坑蒙拐骗骗进了朝辞宫,从此摸爬滚打泪流满面终于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捉鬼人。 和吸血鬼斗智斗勇的道路真的是路漫漫其修远矣。

  • 玉雪青峰长相待

    echo目莲

    仙侠奇缘连载中26.2万

    江湖上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天魔神功,天下独尊。 天魔功是由一代武学大家天魔圣尊所创的一种能够称霸武林的武功。相传,天魔功共有三层境界,第一层叫登云望日,第二层叫焚心烈狱,第三层叫万象皆空。天魔功虽然名中带有一个魔字,但并不意味着它是一套邪功,只是在修炼到第二层的过程中,容易走火入魔,被天魔功的力量所反噬而疯魔。不过,若能练到天魔功的第一层,就已经可以成为绝顶高手,所向无敌,因此天魔功历来被江湖人所追捧。 天魔圣尊把穷尽毕生精力所创的天魔功的心法写在了天魔令上,并一分为二,一南一北的送到了两个地方,但谁也不知道他藏在了什么地方。相传,有人在长白山之巅见过天魔圣尊,因此长白山便成了众多武林人士趋之若鹜的地方。不过,可惜的是,天魔令和天魔圣尊一样,仿佛都消失在这茫茫飞雪之中了,毫无踪迹可寻。 时隔二十年,江湖中突然出现了关于天魔令下落的消息,原来天魔令竟然藏在西北潘家堡中,一场轩然大波由此展开……

  • 为卿十二载

    梦中的大橘猫

    仙侠奇缘连载中27.51万

    魂穿!无CP!虐主! 以为武功高强便立于不败之地! 最后却输在了江湖的人情世故! 总以为跳不出去的是那一道墙! 可多年以后才知道跳不出去的? 是心里的那道坎! 每天都望着天边?想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心想一定是很好看的海! 可后来才发现?山的后面其实什么都没有! 山的那边还是山,海的那边还是海!

  • 未亡之目

    笛明

    仙侠奇缘连载中22.83万

    〔女强×男强〕 前期【智障混血小白花×禁欲修罗大将军】 后期【冷艳霸气魔王×毒舌直男天神】 她是九幽的圣女,也是一个失去魔族信仰的小瞎子,她本该受万魔崇拜,在成年之后登基为王,却不料一场战争,魔族覆灭。 她被天界赫赫有名的战神明澈收养,明澈是什么人?是上古大神女娲娘娘的传人。他奉三皇之令,镇守九天数千年,性情寡淡冷清。可是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如今的明澈早已经跌落神坛,成为天界千古不能原谅的罪人,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武神。 但从烬颜坠落人间、下落为魔,到手执王杖、君临天下,他一直都是她心中的皎白月芒。 他对她如师如父,可她却默默已动情思。 她曾在北窗高卧间,窥得他低眉敛声、一身月华的模样。 也曾在梦中拥抱,那些关于他曾经的金戈铁马的岁月。 …… 朝生暮死,如若我们终成大恶不赦之人。 普天之下,如若我们皆为赎罪奔波致死。 家国之外,如果我们还有一丝残存的爱。 荣幸之至,那么我们还能相互救赎。

  • 夜魇境缘

    梦紫天琊

    仙侠奇缘连载中25.47万

    所念夜暄,不舍寻熙,魂祭五叶,时空星河。 夜暄不屈服轮回宿命,不惜代价的打破。 白漓并不知道原来一直陪伴她的罹烁就是夜暄,彼此寻寻觅觅一千年。 五境纷争,幻魇亦正亦邪,传闻幻魇之人非神非魔,易操控人心,各境都惧于幻魇三分,幻魇亦是最争议的一族,然而他们只渴求过平静的生活。 一场蓄谋已久的突袭战使幻魇遭重创,幻魇长系主白漓,为护幻魇梦源井不慎魂入凡世,星元王夜暄为寻挚爱元神流落近千年,时空裂缝愈发强烈,开辟平行世界,最终回归原点。 “一切因我而起,我会赎罪,天羽…终是我赢了你”

  • 女配芊芊修仙指南

    作家小蛇

    仙侠奇缘连载中22.77万

    赵芊芊身为一位风华正茂、貌美如花、如花似玉、惹人怜爱……(此处省略一万个形容美女的词语)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吐槽了一本无脑玛丽苏小说后,穿越到了此小说中,成为一个无比悲催的女配一号。从此,女配一号取代了女主修真界第一美人的称号,走向一条与原书中截然不同的登仙路。(以上来自赵芊芊本人) 女主要坑她机缘?赵芊芊:呵呵,把你脸打肿先! 女主要抢她未婚夫?赵芊芊白眼翻上天:快点拿走不谢! 女主要拿她当垫脚石?赵芊芊:长得不美想得倒美(҂⌣̀_⌣́) …… 总之,这是一个十分臭美的现代妞在修仙界的故事。 【排雷,渣作者是个苦逼的学生党,可以保证每日一更不断更,多了保证不了。介意者养肥再看,o(^o^)o】

  • 两世微尘

    尹明仁第一

    仙侠奇缘连载中24.04万

    你们或慷慨赴死,或将伤痛压在心底,继续前行.....我无数次期望你们再生一次,能挽回曾经的遗憾。你们啊,何时住进了我的心里? 如今, 我来到你们的世界,以为梦一场。那我不用怕,不过,青梅怀袖,共饮一杯。 枫岫、罗睺、黄泉、素还真、魔王子、赤睛、迦陵......以前,虚幻的你们都让我不忍了。如今,真人的铺陈.....这一次,我不让你们死! 没有武功,没有智谋,没有医术,没有奇遇,没有翻云覆手,我拿什么拯救你?! 提灯飘摇夜雨中,不过,赤心一片,生死同行! (本小说之后会在其它平台,同步发布。)

  • 修真生存实录

    风剪月

    仙侠奇缘连载中23万

    中洲世界,四方八郡。修仙资源日渐枯竭,各大世家门派以地域划分领地,纷争不断。 聚灵体质的少女,身携巨宝而无自保能力。被赠送,被抢夺,被欺骗…… 她要做的就是在这个乱世活下去。 其实这是一个群像故事,每一个人都被这命运推着成长,在选择中成为自己。

  • 漫漫逐仙路

    豌豆啊豌豆

    仙侠奇缘连载中24.55万

    一场意外,楚洛(云青洛)来到异世,原本享受享受古代权贵的米虫生活也蛮不错的。 然后来才知,那场空间暴动,让她带记忆而生,也断绝了她的轮回之路。 幸得身负灵根,得以踏上修途。 纵使大道艰难,吾也将迎难而上,为生,为自由,为那云端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