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仙侠奇缘

  • 我辈女修当自强

    走马行长安

    仙侠奇缘已完结283.79万

    (原:丑丫修真记) (凡人流传统修仙+无cp大女主+慢热) 山野村姑,亦有凌云之志。 我辈女修当自强! 这是本土修仙者的故事,这是小人物的奋斗史。 没有重生、穿书、金手指。 有的,只是那一往无前的信念和决心!

  • 白月光替身卷哭全修真界

    温北鱼

    仙侠奇缘已完结124.73万

    互联网大厂卷王江言鹿穿成坏事做尽的白月光替身女配。 一朝摔破脑袋,她忘掉前尘一切。 兢兢业业走起了恶毒女配的老路。 最后自爆元丹,同大魔头同归于尽。 恢复记忆并再一次穿回剧情点的江言鹿:“……” 这恶毒女配老娘不干了! 看着松懈懒散的修真界,江言鹿二话不说开始内卷—— 男女主在月下赏景,江言鹿在打坐修炼。 宗门弟子刚刚起床,江言鹿已经练了两个时辰的剑。 就连吃饭的时间,江言鹿都在背剑法心诀。 所有人都在为宗规考核愁到头秃时,江言鹿已经全书背诵了五遍。 太玄剑宗所有弟子:“!!!” 整个宗门被迫加入内卷大队。 * 修真界觉得太玄剑宗的人都疯了。 整天跟着一个小姑娘内卷。 直到修真界大比。 太玄剑宗以绝对的实力打败一众宗门。 成为修真界四大宗门之首。 整个修真界:“!!!” 救命,他们现在卷还来得及吗! * 魔头祈樾不可一世了一辈子。 万万没想到,他被人自爆元丹炸死了。 再睁眼,他成了太玄剑宗的一个小修士。 祈樾发誓要找到炸死他的女人,将她挫骨扬灰。 然后,他看到了蹲在他面前的江言鹿……

  • 我在聊斋修功德

    忘鱼鱼

    仙侠奇缘已完结118.24万

    【无cp、基建、萌宠、升级、轻松】 宋玉善,衔玉而生,宿慧之人,一朝踏上修行路,自此鬼道、妖族都有了她的传说。 鬼:“宋掌柜是我们鬼生快乐的源泉,为鬼道建设付出良多,不求回报,感恩!” 妖:“宋师大德,舍己为人,得蒙教导,永生铭记。” 宋玉善:“你们以为我亏了,实际上我大赚!” 大白鹅:“嘎嘎嘎~哒~”

  • 联姻后我靠便宜夫君飞升了

    林三枝

    仙侠奇缘已完结73.17万

    程九歌一朝穿到修仙世界,被南离药宗的明灵尊者拯救后收入门下,南离药宗和无极剑宗千年一次的联姻开始,原本选择师姐安然作为联姻对象,奈何重生的安然不愿意,最后选择程九歌替代师姐安然前去联姻。 联姻的夫君钟离修修的无情道,冷漠无情,除了练剑就是闭关,无极剑宗个个又是直性子,一言不合就打架,安然以为师妹会在无极剑宗过得很不好,所以她对此很是愧疚。 然而在安然看来的什么夫君冷漠无情对程九歌来说根本不是事,毕竟聘礼十万极品灵石,就算是联姻对象有小三她都可以去伺候过日子,冷漠一点算什么? 等她嫁到无极剑宗,发现所谓便宜夫君一言不合就给灵石,刚好,她的剑就爱吃灵石,至于其他的那些无极剑宗弟子,一个个直得可爱,不可爱的打一顿就可爱了,根本不是事。 最后在便宜夫君的喂养下,程九歌度过重重困难,顺利飞升!

  • 我家小师妹奶凶且超强

    月色娟

    仙侠奇缘已完结71.41万

    江卿虞作为现代社会的一名鬼畜修仙者,得师长启蒙,黑暗里摸索爬行百年的苗苗,一朝渡劫,被天雷劈去了修仙界。 江卿虞:喵的,一朝回到解放前! 身受重伤,洗了算了←_← 等等! 修真界? 就是那个睡觉吃饭都能修炼的修真界? 垂死病中惊坐起! 江卿虞:扶我起来!我还能活! 重来一世,这一次,绝不是一人! 被抛弃?我有师兄师姐! 被群殴?我有挚友同袍! 被欺负?我有一堆师长! 江卿虞:家人们谁懂啊!龙傲天错拿甜妹团宠剧本,还能怎么办?只能扮猪吃虎咯~ 后来…… 魔族来犯! 众人:关门!放食人鱼(虞)! 养成系,群像文

  • 被听心声后,恶毒女配赢麻了

    仍酒

    仙侠奇缘已完结51.26万

    江枝穿书了,穿进了一本团宠小师妹的修仙文,成为了恶毒女配,她的宗门更是厉害,七个师兄包括师尊都是女主的备胎,一整个宗门简称女主的备胎宗门。 同样她得了一个系统,只要走剧情就能抽奖,还可以在指定的人身上获得一个随机物品,江枝悟了,认认真真走剧情。 只不过说好的备胎宗门,怎么变成了反派宗门?说好的全员都是舔狗的呢,怎么全员清醒了? 还有这个随机物品这么随便的吗? 只是她不知道主角们都能听见她的心声。 师兄们:没想到师妹竟然是这样的人! 于是主角们的画风突变。 江枝:一群废物,也想跟我斗?(剧情) 师兄们:就是,一群废物。 江枝:谢域,我喜欢你!(剧情) 谢域:嗯,结侣吧。 江枝:??? 江枝:一定是我穿书的姿势不对。

  • 风眠语

    霜雪狼九

    仙侠奇缘已完结29.42万

    三世结缘,宿命难逃 她是混沌的化身,违逆天道而生。一场大战使她身负重伤,落入凡尘,世人不公,人人想要她死。 三世轮回,受尽寒凉,唯独他是她心头的余温。 那一次离别,他问道“姑娘何名?” “我唤你为念可好?阿念!” “待我禀明圣事我定回来娶你。” 那一次相遇,他问道“你……是仙人?” “我?呵,你给我听清楚了,吾名梓桑,乃是万妖王之女,妖族的公主” ……

  • 慕苓

    数数玉米粒

    仙侠奇缘已完结22.53万

    虾穿公司推出全新虐肝游戏——《慕苓》,只不过……林叶鸣丢下鼠标破口大骂:什么辣鸡游戏!辣鸡白叶!辣鸡月青瑶! 是的,说什么来什么——林叶鸣本人穿进游戏,成为被吐槽对象,月青瑶。 林叶鸣……哦不,月青瑶欲哭无泪。 那就,硬着头皮向前冲叭!冲飞黑心老板!冲垮黑心公司!

  • 然后是师尊

    全是糖

    仙侠奇缘已完结21万

    卫湫然十岁跟着父母去拜师因骨骼惊奇被掌门看上,正欲拜师的时候… 卫湫然:“我不,诶,我就是要拜最厉害的人” 于是他头铁地选了一个不收徒的长老。 掌门:温馨提示,拜师的秘诀在于树怕三摇,女怕三撩,撩她! 结果拜师途中被当成痴汉…直接拒收 卫父卫母:“这门派靠谱?!”

  • 浮星绘

    御手洗青豆

    仙侠奇缘已完结18.45万

    别看了,断更了。 一梦方醒,问题连连! 我从地球来到了奇怪的世界? 一醒来就被人追杀这么刺激? 等等,我怎么从男人变成了女人?! 苏白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美貌少年,娇嗔低语:就算你很帅我也不会屈服的! (这是一个正经不了几章就开始搞笑,搞笑不了几章又开始正经的故事,别拦着作者,作者酱已经开始放飞自我了~~~

  • 钟声杳杳寒

    婆娑青萍

    仙侠奇缘已完结18.32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孽徒谁要?全部送走

    壹轶

    仙侠奇缘已完结6.69万

    重生回来,岳宁窈拒绝被道德绑架,让那几个心怀叵测的所谓师侄有多远滚多远。 有人抢她前世的徒弟,白眼狼谁要啊,统统送走不谢,挑几个炮灰另外带飞。 前世,她能够帮那几个师侄徒弟修为暴涨,这一世,她也能够断了他们的机缘,让他们暴露废柴本质。 至于死遁的所谓道侣,休想再躲在背后捡便宜!

  • 错缠魔尊,仙门圣女揣崽小魔头了

    金玉含

    仙侠奇缘已完结5.6万

    【强大残忍恶趣味但真香的魔尊✘坚韧成长型救世主圣女】   黑暗中沉溺,羽清在迷蒙中放纵自己,醒来后她仓皇逃跑。   原以为只是露水情缘,没想到招惹了不得了的恶劣之人。   直到数次危难中被安稳的护住,羽清才发现,原来他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不谙世事心思单纯的圣女,渐渐被攻陷,融化在人人喊打的魔尊怀里。   ……   仙门的圣女生来就背负着延续圣脉的使命,可是有一天,天地魔气突然向一个方向涌去——小魔头已经在孕育中了。   再后来仙魔大战再次爆发,僵持间苦苦寻找的圣女突然从传送阵中跑出来,径直窝到魔尊的怀里,手吃力地揽住魔尊求他们放过。   而她的腹部,凸起一个挡也挡不住的弧度。   仙门愕然,他们尊贵圣洁的圣女被大魔头糟蹋了,还怀了小魔头。

  • 我靠香火成神,旺到全修仙界飞升

    秦以

    仙侠奇缘已完结5.21万

    古代废土+修仙盲盒 徐壹重生了,重生在三千年后一名刚刚被狼妖咬破喉管的女童身上。 千年大劫后的世界满目疮痍,灵气衰竭,人族修士尽数陨落,修仙早已成传说。 可妖兽却不受太大影响,虽难以化形,但其利害也不是普通野兽能比,更别提在一头猛虎就能咬杀十数人的凡人界。 大劫后修仙界与凡人界壁垒破裂,凡人面对各色天灾的同时还得面对修仙界的妖兽,绝望在人间蔓延。 东躲西藏苟延残喘的悲鸣化为无边的愤怒。 仙呢?仙在哪?! 仙舍弃了他们! 徐壹:有没有种可能,他们全死了管不了,即便没死大概率也没几个人管, 毕竟她自己闭关五十年出关,天下就大变样,除了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就是动不动灭天灭地的神魔恋。 然后一语成谶,天道成全了各位恋爱脑骨灰拌饭,大劫洗牌重来。 刚出关便埋地底的徐壹:……6

  • 穿成反派师尊后我杀疯了

    今天还不饿

    仙侠奇缘已完结4.38万

    沁竹穿越了,穿到一本修仙文里,成了魔尊反派谢询的师尊。 系统要她遵循剧情,刷满反派的好感值。 望着眼前粉妆玉砌,人畜无害的小团子,沁竹半分看不出他日后毁天灭地的模样。 为了完成任务,沁竹勤勤恳恳的走剧情。 稀世珍宝?给了!凶险秘境?闯了!极品金丹,挖了! 主打的就是一个,反派要什么给什么的状态。 于是,修仙界流传出了这样一则消息,清冷如玉的沁竹仙尊,爱徒如命。 剧情走到最后,进度却一直卡在99,沁竹绞尽脑汁,还是刷不上最后一点好感。 直到在一次修仙大会上,反派谢询为了女主杀害沁竹,进度达到了一百。 可彼时,沁竹已死。 系统声音在此时响起,【宿主任务失败,请重新选择攻略对象】 重来一世,沁竹选择牵起男主的手,收男主为徒。 可一向笑吟吟的谢询却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