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仙侠奇缘

  • 空间修仙:重生逆袭小孤女

    过眼云烟风玲

    仙侠奇缘连载中21.85万

    简单在自己死后,灵魂状态下重生到一切的起点,原来自己就是一本书中的炮灰女配,专给女主嫣然引砖铺路。 这一世简单拿回祖辈留下的空间仙器,重踏修仙之路,这一次到底是她占先机,还是嫣然再创辉煌? 且看简单孤身一人面对女配的百般陷害,她每次不同的选择带给自己不一样的结果,报复只是其次,走出长生自强之路才是最终目标! 仇人、亲人你们且等着!

  • 砸锅卖铁去修仙

    朵颜涯

    仙侠奇缘连载中5.93万

    【1v1甜宠+爽文+马甲】 本是仙灵第一炼丹师的君古灵,在惨遭灭门后重生了。 一梦千年,修为尽失,还被拉去替嫁冲喜? 君古灵:哈? 要不要这么惨? 而更惨的是一不小心救了魔神殿少君,这个怎么破? 这不是资敌吗?(苦涩-) 不慌不慌-- 待本仙子进了宗门修得太古无上功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是--- “有没有搞错?资质太差只能去打铁?” 疯了吧,还有没有天理了? 君古灵:...... “我不要去打铁啊,我只想炼丹修仙报灭门之仇!(已哭晕--)” 某人一脸嫌弃,“别哭了,以后本少君罩着你。” 君古灵想到某人见血时那一副体虚乏力,面色惨白的病弱模样,哭的更凶了,“你确定?” - 【 被迫打铁的绝美炼丹师vs美强病娇有洁癖的天才魔君】

  • 仙君,你尾巴借我rua一下

    爱吃醋的狐狸

    仙侠奇缘连载中16.02万

    【甜宠萌向轻松沙雕】 【万年人参果.女主x上古神兽白虎.男主】 “仙君,看在咱俩同生共死过一次的份上,你能不能...”   “?”   “借你尾巴给我揉一下下??”   一睁眼,沈窈穿成仙侠文里各大门派互相抢夺的——万年人参果。 吃了她就能延年益寿,吃了她就能修为大增,吃了她就能重塑灵根......   然而,沈窈来得太晚,如今的剧情已经进展到她被男主捉住,很快就会被吃得连根须都不剩。   沈窈:“......稳住,我还能苟!”   果断踢翻这段该死的剧情,顺便再把男主偷来的小白兽拐走!   只是......   沈窈有点疑惑,她整天抱着睡觉的小白兽为什么会突然脸红流鼻血???   整个修仙界都知白泽仙君一心修道,不问情缘。   更有散修放话,若是白泽仙君会结道侣,他就给那女子端百年的洗脚水!   直到有一日——   他们居然见到白泽仙君耳尖微红的将小姑娘抱在怀里,低声的哄着:“窈窈乖,别生气,尾巴给你。”   众人震惊:“???”   那散修瞳孔地震:“假的假的,绝对是假的!”

  • 病弱医修抡起了铁拳

    大佬喝酸奶

    仙侠奇缘连载中14.68万

    林倦穿进团宠修真文后,成了一名身娇体弱的医修女配,按照原作剧情,她会成为闯祸精女主的人形医疗包。   元初真人血毒发作,女主献血救师尊差点失血过多而亡,林倦自放心头血把她救了回来。   魔尊神魂重伤,女主以自己的神魂补之差点一睡不起,林倦以寿命为引点燃养魂香把她救了回来。   天烬派大师兄中毒,女主为他吸血治疗差点毒发身亡,林倦以身试毒配解药把她救了回来。   元初真人、魔尊、天烬派大师兄:“幺幺真善良,我要宠着她。”   耗损过多的林倦,卒。   ……   穿越而来的林倦:“救她大爷个救,阿西吧!”   天烬派上下都认识元初真人门下的小弟子秦幺幺,也对和她有几分渊源的医修林倦有几分印象,那是位病恹恹的小美人,众人私底下都喊她一声:“倦妹妹。”   可自打小美人把元初真人骂得哑口无言,一巴掌扇倒魔尊,一脚踹飞天烬派大师兄后,这称呼最终成了一声恭敬的“倦哥”。   ———————————— 1.打脸爽文,无脑苏爽 2.你要是觉得哪里写得不对,那你说得对,作者就这水平

  • 女配逆袭修仙撰

    椒盐小蘑菇

    仙侠奇缘连载中11.83万

    顾浅汎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上班族,每天淹没在人群中,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说,看着与小说中同名的女配,本能的吐槽几句,谁曾想竟然穿进书里的世界。 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修仙界,顾浅汎立志要好好修炼飞升仙界,可是冷漠的家族,强大的嫡姐,让顾浅汎觉得如蝼蚁一般,任人摆布。 “不!我既然来到这里,就是要成就自己的道。” 且看顾浅汎如何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修仙界大放光彩!

  • 我们宗主天赋弱成渣

    柠云云

    仙侠奇缘连载中24.09万

    21世纪的苦逼孤儿花如锦,穿越成了青霄大陆凌天宗的小宗主。为了苏醒闺蜜叶成帷,无奈带着系统金手指,励志带领凌天宗成为大陆上最强宗门! 天赋就这么一点,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开挂他不香吗。 大徒弟位面之子,正直向上好青年。 二徒弟身体娇弱但有钱。 三徒弟活跃气氛的嘴炮王者。 四徒弟热衷于撸猫的冷面剑仙。 五徒弟狂躁女武神,暴力输出毫不留情。 宗门在他们的带领下蒸蒸日上。 只是她什么时候招惹到了那个神秘男人,怎么就追着她不放了呢。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别耽误我认真搞事业!

  • 这个帝君超难哄

    一颗虎皮蛋

    仙侠奇缘连载中7.58万

    又名《帝君的侍女是个der》《我在天界搞选秀》 听说文昌帝君的耳根子软得很。 那胆大心细不怕死的胡落落,偏偏脸皮厚地想要咬一咬,尝一尝—— 看看这掌管功名利禄的文昌帝君,他的耳软骨到底是不是跟传说中的一样,足够软糯香甜。 只不过,她的手指头刚一碰到帝君衣摆,耳垂就被轻轻捏住: “阿落落,阿落落,你想怎么被我吃掉?” 胡落落大惊: 咦?这货确定不是在哟呵着喂猪?! ***** 【傲娇天神文昌帝君VS龙套传奇小侍女】 全文超级甜,不甜不要钱!!!

  • 向病态大魔王撒娇

    偷渡鱼

    仙侠奇缘连载中9.08万

    云娇,修真界朝云宗的吉祥物。 衣食住行,样样顶尖。 平日里有九十九人伺候她,九百九十九人等着伺候她。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娇贵万分。 大魔王殷阙出世时,云娇从九十九阶梯上滚下来。 把自己滚进了关押大魔王的斩魔殿。 从此—— 大魔王:我老婆是自己送上门的。 云娇:拒绝捆绑,我要独自美丽。 于是,曾经杀人如麻的大魔王开始满修仙界的收割宝物吸引他老婆。 后来,大魔王苍白的长指覆盖在小姑娘的眼睛上,温柔到病态,“乖,我给你最好的,你不能离开我。” #大魔王和他娇气的吉祥物小祖宗# #一个男女主不好好修仙,天天压榨修士的甜文# 娇气最强吉祥物VS腹黑深沉大魔王 重点:非升级流,主要就是个祸害四方的小甜文。

  • 灵瑶修仙记

    樱花味大樱桃

    仙侠奇缘连载中26.68万

    一朝醒来,灵瑶发现自己竟然胎穿到了修仙大陆,这回可是圆了她小时候的仙女梦。 偶然间她发现自己身上肩负了很大的责任,也藏了很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就连身世都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且看天才剑修的灵瑶如何一步步成长、揭开层层谜团。 本文轻松欢脱向,喜欢的宝宝放心入坑~

  • 炮灰她只想修仙

    怡玲瑞

    仙侠奇缘连载中17.14万

    都说一朝身死万事消,李沐死了 魂魄 却没有消失,她跟在云晓月身边,陪着她过完一生。 直到她 寿终正寝 ,云沐心想这下该去投胎 了吧!然 并卵 ,她竟然跟着云晓月一起赶了一次穿越潮流,穿到她以前闲着无聊所看的,一本名叫《飘渺仙踪》的修仙文里,还成了里面的炮灰云沐。 同样是穿越人家云晓月就比较幸运,穿到同名女主云晓月的身上,作为女主一路过五关 斩六将 ,功法仙器随手可得,还有男主男配,一路相陪。 而作为炮灰的自己,生来就是五灵根,又有克父克母的 煞星 之名,从小就受尽欺凌冷眼,只因女主的一次善心 救助 ,就把女主当成心中唯一的光,最后为救女主而死。 现如今李沐穿越了过来,死是坚决不想在死的,想她做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重活一次,这一次一定要活够本,况且这一世还可以修仙,所以更得好好活了。 想要活得好这个仙就一定得好好修, 一刻都不能懈怠 。 唉!前面那个男二,女主在那边,麻烦你让一下,不要挡着我修仙呀,话说五灵根费材修仙好难的,不要让我浪费时间呀! 某帝尊:沐沐乖,我来帮你。

  • 穿书后她成了魔君的心尖宠

    皎月温茶

    仙侠奇缘连载中43.44万

    【全文免费,1V1,甜宠,双洁】 沈南柒穿书了。没想到她就是大半夜心情不好,睡不着,吐槽了一本书,结果穿到了书中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身上。 既如此,那她就安安心心地做个咸鱼,不惹世俗。可却总有人要逼她出手,谩骂诋毁。 既如此,那她就做个不安分的咸鱼。 惊鸿宴上,她以一首诗仙李白的《将进酒》,艳惊天下;重锦城中,她靠马王堆导引术带领戏班发家致富,传遍东临街头巷尾;溪玉大会,她夺得魁首,一举斩获帝都学院入学资格…… — 可即便如此,世人还是容不下她,恶毒之名越传越凶。 世人只道:惊鸿郡主,娇纵纨绔,纵惊才艳艳,也难洗恶毒之名。其才其貌,皆不可容。 某天,魔君把这沈家郡主捉走了?众人拍手称快:沈家郡主终于要死了。 魔君云圻震怒:我以三媒六娉,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我心尖宠,可有何问题? 沈南柒:本想做个咸鱼,不问俗世,既如此,我便颠覆这九圻大陆,与你共享人世繁华。 — 少时烟火中的惊鸿一瞥,不知是满城烟火为这温润公子增色,还是这如玉少年给这暮夜城添彩。她只知,有人观赏烟火,有人观赏烟火中的人,入了心。 后来的后来,世人只知有两个人自此许下了生生世世。(本书内容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用美貌刺杀病态神子

    姜袅袅

    仙侠奇缘连载中3.08万

     【修仙百年却渡劫失败的邪派大佬(女主)×众生敬仰的病态神子(男主)】 传闻,修仙界有一处神秘的神殿,那里有一个善良温润的神子,万人尊崇。   却不知,那神子病态又疯狂,俊美妖冶的外表下藏着腐烂透顶的心思,是一个极其会伪装的疯批美人!   那神子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勾起女子的下巴,语气冷淡:“今日,怎么又丑了几分?”   女子不怒反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神子大人,多亏您了。”   他薄唇微弯了下,妖冶瑰丽的笑容瞬间致万物皆黯然失色。 —— 后来啊_ 那万人尊崇的神子被她玩弄了感情,求之不得。 —— 温羡爱美人,只爱那个叫做叶笙笙的美人。

  • 天骄扶疏

    纯禧

    仙侠奇缘连载中36.51万

    又名《关于我努力修仙却因为修仙界太过给力自己升级成了灵界这件事》 山登绝顶我为峰。扶疏从踏上仙途的那一刻起就坚信,她的道,野马尘埃、山遥路远,都不能动摇,前路坎坷又如何,一剑斩之,能使天堑变通途。

  • 白莲花生存守则

    其画

    仙侠奇缘连载中12.74万

    宓卿是白莲花,一朵真真切切的白莲花 她和魔君第一次见面,就觉得这人真有病 先是差点将她整死,又突然对她说:“过来让本尊抱一抱。” 后来,这魔君失忆了,任由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她想着,这可是个报复的好机会啊! 可是没曾想,她才刚骗了他没两天,他就恢复记忆了 “小老鼠,你骗本尊骗得可还高兴?” 他欺她,骗她,却又帮她,宠她,还猝不及防地走进了她的心 * 再后来,冷漠高贵的女神仙浴火而归,满身金光 而在她身边,俊美男子眼角泛红,极尽讨好,只求她再看他一眼 【1v1,双洁】 阴阳怪气伪病娇大魔头×心地善良真怂包小白花 PS:私设如山,男女主非绝对正义好人

  • 我当魔头退休后的那些年

    星河煮鱼

    仙侠奇缘连载中33.15万

    我是花夜月,是一个女魔头。 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人神共愤的那种魔头。 在我短短的职业生涯里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仙界惧我,恨不得将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轮回,每次我本着两界友好往来,和平共处的原则与之交好时,一言不合就开打。 我很委屈,但我不说。 统领魔界那几年,手底下人天天喊打喊杀,天天嚷着要一统三界,有空就去仙界偷个鸡,人界摸个狗,没事还去摸小妞手。 我心很累,但我不说。 我不想当什么女魔头,只想做混吃混喝的咸鱼头……奈何本人太优秀,凡人是不会懂我的寂寞。 ​

  • 绝色倾城:女配逆袭修仙记

    九卿妖瞳

    仙侠奇缘连载中3.95万

    林倾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而且还倒霉的穿越成了刚看完的小说里的女配。“靠(* ̄m ̄)我只不过熬夜看完一本小说而已就他妈的穿越了。贼老天,你他妈的是在耍我呢?”穿越就穿越了,可是为什么还让我穿成女配呢!从此林倾瑶为了保命先一步抢了女主的机缘,开起了逆袭之路。

  • 福运小娇包:病娇太子带回家

    素染伊伊

    仙侠奇缘连载中12.75万

     宛如世外桃源的临山村中,样貌精致的小姑娘正拖着渔网往家走。 “我怎么瞧着,魏家丫头的渔网里,兜得是个人?” 围观村民:??? 景澜觉得自己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从万丈悬崖处坠落,被仙女救了,仙女又美又温柔。 然而现实狠狠地给他上了一堂课。 “你的命是我救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要好好服侍我,唯我的命令是从。” “住柴房即可。” “你是扫地还是劈柴?” “活没干完,你好意思吃东西?” 景澜咬牙切齿韬光养晦:等我恢复记忆找回家人,一定把你掳回去当牛做马! 然而现实再次给他狠狠地上了一课。 “瑶瑶,走了这么久可是脚酸了?我帮你揉揉。” 魏星瑶微笑:“当牛做马?” 景澜陪笑:“我给瑶瑶做牛做马。” 围观侍卫:嗯,真香。 【双洁宠文1vs1,宅斗宫斗。】

  • 成为病弱女修后

    青莲乐府

    仙侠奇缘连载中9.77万

    修仙前他们都说我活不过十六,修仙后他们都等我死在炼气初。 小小病弱女修,起先只想活命,而后还要活得更好,踏着敌人森森白骨,步步通往九天之上! PS:有男主,无CP,剧情向、事业向哈~~ 弄了个乐府交流裙,喜欢文文的可以加进来耍哈:949743463

  • 农门凡女修仙攻略

    诺日哈将

    仙侠奇缘连载中30.23万

    修仙女子文鉴。 凡人女主不病娇不黑化,她只是有些大智若愚有些刚。 跟随女主一同去修仙吧,体味修仙职场的奋斗史! 修仙之憨憨农女有傻福,土著农女的血泪仙缘,身为凡女你认命了吗?(以上为书友“大爱芒果汁”的观后感,确实大爱,就移到这里了,在此谢谢“大爱芒果汁”了!)

  • 我家徒弟不简单

    诡曳

    仙侠奇缘连载中7.08万

      沈泠穿书了,穿了一本“治愈文”。   怎么治愈的呢?就是大结局的时候,除了女主,其他所有出过场的人物,全没了。   为了不成为剧情的炮灰,沈泠卷了铺盖就跑,立志不参合一毛钱剧情。   开家无名铺,卖着无名物,一人过得轻松自在,顺带的,收了几个徒弟,教着玩玩。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她的徒弟,极有可能是剧情里的男主/男配/女配/炮灰……   “……”   滚呐!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