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 山河为歌

    冷青衫

    古代言情已完结688.98万

    【本书已出版,出版名《谁家江山:倾城天下》。新书《盛世为凰》,请支持】 那一夜,她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成为冷宫深处的悲伤涟漪…… 那一天,她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哀求,她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出宫,做个平凡女人… 几个风神俊秀的天家皇子,一个心如止水的卑微宫女… 当他们遇上她,是一场金风玉露的相逢,还是一阙山河动荡的哀歌……

  • 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

    吱吱

    古代言情已完结237.36万

      《锦心似玉》原著,钟汉良、谭松韵领衔主演。   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徊。   清雾闻折柳,登楼望君来。   锦缎珠翠之间,她只是一个地位卑微的庶女……   总而言之,就是一部庶女奋斗史!   

  • 逢春

    冬天的柳叶

    古代言情已完结80.43万

    陆玄难得发善心,准备把横尸荒野的少女挖个坑埋了,不料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他骇了一跳,强作淡定,就见少女挣扎向他爬来…… 这下陆玄无法淡定了。(《逢春》V群:1081376187,需粉丝值两千以上)

  • 太子妃她命中带煞

    年小华

    古代言情已完结130.94万

      没人告诉谢桥,胎穿后劲这么大,竟然成个病秧子。   好在亲和力MAX,养的动物能打架,她种的药草都成活。 进能制符看相、砍桃花;算命望气,看风水。   退可琴棋书画、雕刻、下厨、赚到银子白花花。   竟还被太子拐回了家。   “听闻太子妃自幼克亲、命中带煞,是个短命鬼,与太子成亲,没准都要性命不保,很快就要两腿一蹬玩完啦!”京城秘闻。    N年后。   “皇太祖父、太祖母,今日又有人偷偷赌你们升天了没?!”

  • 锦乡里

    青铜穗

    古代言情已完结92.83万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登门求亲的人还排到了城门底下……

  • 帝妃凰图

    一季流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68.44万

    南姒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被皇上宠得无法无天。   仗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去当祸水,让皇上陷入魔障似的空置六宫,简直孰不可忍!   帝王温软慵懒开口:“南姒,做朕的皇后。”   南姒单膝跪地,声线清冷:“皇上是天上云,臣是地下泥,尘泥登不上九霄。” 帝王好心情顷刻间烟消云散:“……”   被群臣劝谏选秀时,帝王软声相商:“南姒,做朕的皇后。”   南姒不为所动:“皇上是天上云,臣是地下泥,尘泥登不上九霄。”   帝王脸青:“……”   狂蜂浪蝶施展美人计时,帝王强硬命令:“南姒,做朕的皇后。”   南姒不卑不亢:“皇上是天上云,臣是地下泥,尘泥登不上九霄。”   皇上陛下气得一脚踹翻了椅子!   矜贵雍容的年轻帝王因当年一句戏言而悔得捶胸顿足,碰上执拗的南姒,每天都处在暴走边缘。   终于熬到她怀有身孕,群臣齐齐呆滞失语。    皇帝陛下软语相求:“姒儿,不能让朕的孩子没名没份吧。” 南姒:“名份是什么?能吃吗?”

  • 大妆

    青铜穗

    古代言情已完结136.49万

      前世身为嫡房嫡孙女的她,在家变后流离惨死   今生她倚在软榻之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当朝权臣   冷冷弹出指尖一点胭脂沫子   ——晚了,三叔。   真正高明的宅斗强者,   应该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光。   从五不娶的丧妇长女,到风光尊荣的诰命大妆   靠的不只是三分运气,还有十分眼光!   ————————————   已有完结书《闺范》~欢迎大家新坑旧坑一起跳~   

  • 天芳

    云芨

    古代言情已完结100.13万

    传闻不学无术的池大小姐,在撞柱醒来后,忽然变得通情达理了。 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精,而且诗书礼仪,处处出众。

  •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顾南西

    古代言情已完结179.03万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吻她,将内丹哺给她,自此,钦南王世子楚彧,落了心疾,药石无医,而她,刀枪毒火不入,伤口自愈。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重活一世,为了血债血偿,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媚人倾蛊之术,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唯有一点,众所周知——国师大人,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妖。    后来某一天,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PS: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

  • 穿越逍遥嫡女

    春光满园

    古代言情已完结205.61万

    新文【穿成八零异能女】正在连载中,欢迎收藏,谢谢支持!~~~ 二十一世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肖云依,因飞机失事带着她的金手指空间穿越了,再醒来就成了架空世界龙腾国淮阳侯府二房嫡女展云依。 因三年前父亲带着弟弟出去办事,回府途中因管闲事把仅七岁的嫡子丢失,从此夫妻成陌路。 母亲终是油尽灯枯,在生命的最后为女儿拼尽全力安排后路,然亲爹无颜面对嫡女,干脆不管不问。 大房伯娘母女除了算计她已定婚未婚夫也就算了,还想跟二房姨娘合伙算计她母亲的嫁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你们都想要,就让你们‘如愿以偿’好了。 可慢慢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看云依如何在这架空世界找回丢失的弟弟,培养成人中龙凤,帮着原主和母亲报仇雪恨。 身后传说中铁血冷面神‘战王’之称的睿王爷默默相护,看云依如何逍遥生活这一世。

  • 暴君的甜宠小娇包

    月牙湾wan

    古代言情已完结91.95万

    燕赤王朝诞下了第一个小公主,据说奇丑无比,精神失常,陛下有旨,将宁妃母女打入冷宫,不得扰乱宫中正常生活! 第一次见面,一个两岁的宝宝的从池塘里打捞了一条锦鲤,牙牙学语的问万岁爷:“泥是哪位勾勾(公公)呀?” 第二次见面,一个三岁的小娇包误闯进了御花园,中断了臣子们的议政,她把藏在兜里的酸杏递给了万岁爷尝:“这是茶茶吃过最好吃的果子啦,给勾勾次。” 不久后宫中就发生了一件稀罕事,从不喜欢小孩子的万岁爷居然下旨,掘地三尺都要找到一个爱吃酸杏的三岁小女孩! 万岁爷气的把金銮殿砸了,朝堂上下所有太监吓得魂都没了,李公公说道:“陛、陛下,还有一个地方没找……” 后来,当万岁爷的怀里抱了一个软糯的小包子时…… 权臣不篡位了,妃子不争宠了,齐齐:“磕燕赤王朝的小公主不香吗!” 万岁爷怀里的小包子还没焐热,反派皇叔和皇兄们通通坐不住了,所有人都为争抢小公主陷入了水深火热种时…… “不好啦!不好啦!邻国的沙雕皇子又把小公主偷走做宠妃啦!” 【娇糯软包小公主vs沙雕恋爱脑皇子,1v1】

  • 花颜策

    西子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230.89万

      太子云迟选妃,选中了林安花家最小的女儿花颜,消息一出,碎了京城无数女儿的芳心。   传言:太子三岁能诗,七岁能赋,十岁辩当世大儒,十二岁百步穿杨,十五岁司天下学子考绩,十六岁监国摄政,文登峰,武造极,容姿倾世,丰仪无双。   花颜觉得,天上掉了好大一张馅饼,砸到了她的头上。   自此后,她要和全天下抢这个男人?   ---------------   云迟:立在青云之端,学的是制衡术,习的是帝王谋,心中装的是江山天下,九重宫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执掌社稷朝堂,将自己修剪得无欲则刚。   花颜:自诩是尘埃之下,有七情六欲,不喜天子堂,偏爱市井巷,踩着十丈软红,遍尝人间百态。觉得最好,莫过于青山绿水,你许我一生,我伴你一世。   ————————————————————————————————   如果《妾本惊华》让您欢喜,《纨绔世子妃》让您热爱,《京门风月》让您留恋,《粉妆夺谋》让您不舍,那么,这本《花颜策》,我想,可以这样定义,它是一本每日写着,都会惊艳我自己的书。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愿您与我一起,惊艳这本时光,温柔这段岁月。   姑娘们,【收藏】+【留言】,我的文章,您的陪伴,明月静好,春风安然。

  • 清穿之四爷的萌妻驾到

    凤舞在天

    古代言情已完结388.84万

    (希望大家能支持凤舞的新文《清宫团宠佟九儿》,男主还是康熙,女主是孝懿皇后,是四四的阿玛和额娘的故事呦~) 清宴自己需要静静。 穿越就算了,尽然变成个小婴儿!逗她玩儿呢是吧? 三岁时,偶遇一名粉琢玉雕的小正太,清宴一看,双眼‘蹭’得亮了起来。 这不是未来大名鼎鼎的雍正帝—四爷吗? 清宴一个饿虎扑浪之势扑过去,狠狠抱住小正太的大腿,奶声奶气的道:“大大,我跟定你了!” 跟着四爷大大走,有肉吃! 清宴:“呜呜呜~四爷,要是我被欺负怎么办?” 雍正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道:“我护你一世。” 她左手空间,右手萌娃,中间老公宠。 嗷,好幸福!

  • 我就是如此娇花

    月下无美人

    古代言情已完结213.22万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 ————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冯家二爷选婿的标准严苛到令人发指。 个矮的不要,体胖的不要,家有恶戚的不要,身无功名的不要,文武不双全的不要,姐姐妹妹太多的不要…… 好不容易来个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 冯乔捂额:好不容易重生一回,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谈恋爱? -------- 冯二爷:每天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出现,不开心→_→。 狼崽子:每天都要和未来岳父斗智斗勇,心好累←_←。

  • 嫡谋

    面北眉南

    古代言情已完结174.7万

     (嫡谋实体书已经出版,有简体和繁体两个版本)  ***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 我家娇妃狠凶美

    夏舞轻梦

    古代言情已完结164.33万

    “唔......都红了,不要了好不好。”“现在知道痛了,刚刚是谁那么要强呐!”某男板着脸,小心翼翼的揉着她的脚。 前世她将视为死敌,不死不休!她为了助夫君为帝!倾尽一切!却家破人亡!血腥惨死! 这一世,浴火重生!智斗姨娘,横劈白莲花,脚踹未婚夫,敢跟她作对的人通通死绝。 她征战沙场,让人闻风丧胆,唯有他一本正经道,“我的娘子,是世间最温柔的女子,从来不打打杀杀。” 砍下敌军头颅的某女,“……” 二哥:不想成家了,只想赖着妹妹一辈子。 太子:柠朵,只要你愿意回头,本宫愿将心都给你! 柠朵:哼,丑拒! 小仙女原本想着混吃混喝,给人牵牵红线,完成任务,成功渡劫。 谁能想到一头大灰狼虎视眈眈盯住了小仙女。 “柠朵,给你两个选择,心甘情愿的嫁给我,或者我亲自扛着你进门!” 柠朵颤巍巍拿起剪刀,咔嚓剪断红线。 “你喜欢我什么,我马上改。” 大灰狼眸光泛冷,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剪了多少次他们的红线。 可是,顾漓月望着白白嫩嫩的摄政王,舔舔嘴唇,这么萌这么乖,要么先养一段时间?

  • 喜时归

    月下无美人

    古代言情已完结52.63万

    谢于归重生后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撅了自己的坟,盗了自己的墓,招惹了那条嗅到血腥就不松口的疯狗…… …… 韩恕叼着她脖颈直磨牙:你说谁是狗? 谢于归:你不是? 韩恕:……汪。

  • 我的古代莽夫

    房踽凉

    古代言情已完结91.46万

    沈源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娶到这么一个小娇妻,怎么能不宠。   慕芷歌也没想到自己会嫁给一个大字不识的莽夫。 慕芷歌:夫君,这是平阳侯夫人送给你的一对双生婢子。   沈源平:娘子不气,为夫这就给平阳侯送回去。   慕芷歌:夫君,刘御史夫人说我不能生育,有损妇德。   沈源平:娘子为夫今晚就努力!

  • 吾家娇女

    夜纤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130.09万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 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 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 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 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 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 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 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 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 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 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 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 某人一声轻咳。 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 “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 “不辱没,是我高攀了。” 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 沈家九姑娘

    夜纤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110.55万

      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