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 澹春山

    意千重

    古代言情连载中83.84万

    上辈子我是个天天加班的社畜,被迫扶弟魔,最后累死了 可能老天看不过眼,所以我这苦命社畜穿越了。 我成了每天吃香喝辣,呼奴唤婢,拥有一百多平私人小院的官小姐。 虽是个庶女,我也认了,反正太太不坏,我爹有前途,亲姨娘还不给我生弟弟 嫡出三姐的婚事推给我,我也不抗拒,嫁就嫁,反正他家巨有钱,颜值98。 这辈子吧,我就一个愿望,好吃好喝好玩,咸鱼一条。 可我没想到,我要当咸鱼,我老公只想搞大事。

  • 天才神医宠妃

    雪鸾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150.74万

    一日为妻,终身为期。一日为夫,终身守护。 她是天才神医,素手丹心。时空变幻,无双医术,天下任行。 他是暗夜之王,万年冰山。唯独对她,情深似海,冰雪消融。

  • 将军的病弱美人又崩人设了

    卿九书

    古代言情连载中36.84万

    傅明娇是知名网站作者,曾被评为虐文女王,后妈中的后妈。   在她笔下be了的男女主数不胜数,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里,成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   明明生的容色绝艳,倾国倾城,却心肠歹毒如蛇蝎,仗着家世显赫身体病弱,以治病为由百般诱骗男主,让女主与她以血换血,以眼换眼……是虐文之中促进男女主be的最大助力。   发刀一时爽,穿书火葬场。   傅明娇表示我只想活着。   然而,当她被面前身穿军甲的男人禁锢在床,双目腥红悲戚绝望的掐住她的下颚威胁:“我不准你死。”   而她毫无反手之力的时候,她觉得她还是死了算了。      【小剧情】   人人都说那威武大将军出身悍匪,杀人如麻残暴无情,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恶鬼,多看他一眼都会成了他那刀下亡魂。   将军府中这位倾城绝美,却身娇病弱的美人儿,岂不是一夜都撑不过?   不想将军成了婚之后,马也不骑了,枪也不练了,整日便是往后院跑,将军夫人咳一声便能见那八尺男儿胆颤心惊,红着眼望着她。   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莫说是一句话,便是一个眼神都能叫将军跪倒在她床前。   哪里还有半分残暴无情的凶恶模样?   傅明娇:“……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对我为所欲为。”

  •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

    十一檀

    古代言情连载中92.41万

    21世纪神棍少女重生到大胤王朝,镇国公府七女儿萧南音身上。 萧南音不明白,明明是国公府的女儿,她为什么要被摄政王养着? 据说,摄政王凶恶残暴,心狠手辣。 战场上勇猛无双,素有冷面阎罗的称号。 小豆丁在战战兢兢中,发现摄政王无底线惯着她。 于是,小豆丁含泪在皇城做起了扛把子,一路霹雳火花带闪电的长大了...... 某年某月某一天开始,摄政王临朝的时候,身边总带着个小豆丁。 若有人问起,摄政王则会揉着眉心,万般无奈说道: “如若不带在身边,她再去把小皇帝挠哭了,史官们定然会口诛笔伐,说本王惯着内眷在宫廷行凶,有毁本王声誉。” - “摄政王,王妃已经关在王府三天了。” “她认错了吗?” “没有,王妃翻墙去找小皇帝斗地主去了,还把玉玺赢了过来。” 【宠文爽文甜文爆笑文,1V1,身心干净,高甜无虐】

  • 暴君闺女五岁半

    乌里丑丑

    古代言情连载中69.58万

    穿书+宠宠宠   叶七七穿书了,穿成了暴君的亲闺女。   初见时,她才五岁,小小的身子跪于大殿中央,坐在皇位上一身龙袍的俊美男人眼神极淡的瞥了她一眼:“哪来的丑东西,给朕拖下去砍了。”   北冥君王夜姬尧,人称大暴君,性格暴虐,手段毒辣,狠起来连自己的亲女儿都砍。   叶七七不想刚穿过去就一命呜呼,于是乎心一横的誓要抱紧暴君父皇的大腿。   “父皇~抱抱。”   看着抱紧自己大腿的某只软团子,大暴君眼神微眯,觉得宫中养个这个小东西,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乎养着养着,竟让她成了北冥最受圣宠的七公主。   后来,七公主长大了,大暴君寻思着要给她寻个好夫婿。   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养了十七年的亲闺女,竟然被某个狼子野心的敌国太子给惦记上了。   ——   西冥太子燕铖,年少时便被大暴君给灭了国,处心积虑伪装数十载,誓要取下大暴君夜姬尧的狗头。   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竟对仇人的女儿动了真心。   再后来,一身龙袍的燕铖将某个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少女堵住墙角,嘴角笑的邪肆:“七七呀,你逃什么?不是说最喜欢燕哥哥的嘛?” (软萌可甜腹黑小萝莉vs病娇心机阴暗少年)

  •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古代言情连载中301.84万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俞七少

    古代言情连载中92.24万

    上一世,白初痴心追爱整整十年,上战京城十八般武艺众贵女,下忍刁难婆婆和野蛮小姑,一路从孤苦无依的山野村姑稳坐众人艳羡的丞相夫人,端的是贤良淑德温婉持家。 一朝身死,眼一睁,白初回到了与沈砚相遇的那一年,一切重启后,白初表示这个丞相夫人她不当了,爱谁谁,那等苛刻的婆婆蛮横的小姑,谁爱伺候谁伺候。种种田,养养鸡,采采药,做个快乐自由浪到飞起来的山野村姑她不香吗? * 京都城丞相府的贵公子沈砚,生性凉薄,心思深沉,好比佛经里那优昙花。忽有一日沈砚这朵‘优昙花’被一个叫做白初的村姑‘摘’走了,整个京都城炸开了锅。 从前,沈砚以为白初会做他一辈子的小尾巴,直到有一天,白初死在了他的怀里,沈砚疯魔了。 现在,他的阿初不要他了,没关系,这一次换他来做她的尾巴,只求白首不相离。 * 追妻火葬场,围观高冷矜贵丞相跌下神坛。

  • 恶毒皇后她成了团宠大佬

    北久一

    古代言情连载中87.67万

    凰九栖发现自己穿书了! 穿成了那个被自己亲儿子杀死的恶毒皇后! 书中皇后仗着自己的身份无恶不作,经常打骂虐待小萌娃,在小萌娃身体和心灵上留下了双重创伤。 长大后彻底黑化,成了最大的反派,诛了她九族! 为了改变书中这一结局,凰九栖决定好好抚养大反派,走上人生巅峰。 然后她发现—— 原本讨厌她的太后,拉着她的手亲亲热热喊她小九! 计谋暗害她的妃子,被那冷酷无情的帝王灭了!! 对她彻底失望的家人们,突然对她宠宠宠!!! 未来阴险狡诈的大反派眼里闪着星光,小手捏着自己的衣角,迈着小碎步到凰九栖身边,在她脸颊落下一吻,软萌的小脸染上一抹红晕:“母后,儿臣好喜欢你哦。” 凰九栖拉过大反派的小手,邪气的勾唇:“母后也好喜欢你哦。” 某帝王沉着脸走过来,幽幽道:“你们把朕至于何地?!” 本书又名:《大反派狠起来连自己都灭》《大反派今天也很乖》

  • 日月同辉

    乡村原野

    古代言情连载中210.81万

     这是一个发誓要娶个夫君回家镇宅,并帮她开枝散叶的女主。为了娶到理想的夫君,她不断壮大自己,然而对方也不断强大。最后,他们在云端对峙: 男主:嫁给我。 女主:不,你嫁我! 谁娶,谁嫁?

  • 年侧福晋又开撕了

    乌云无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30.94万

    如果穿越能重来,年甜恬发誓她一定好好攒攒人品,好歹能穿越到安稳点儿的人家。 一睁眼便宜爹是湖广巡抚年遐龄,二哥是年羹尧,那自个儿可不就是那跋扈短命的年氏了吗! 这还得了!她上一辈子就是个短命的,这辈子她就想好好多活几年! 四爷咱惹不起就躲,躲不起咱就迎头直上!紧紧的抱住四爷这根儿大粗腿! 拳打钮祜绿,脚踢乌拉那拉,活就要活得痛快点儿! 不一样的大清,不太冷的四爷,看年甜恬如何握住闷骚四爷的心!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

    囍千千

    古代言情连载中70.17万

     上辈子,娇娇十岁才入宫认回爹爹,才当了公主没几天就落了个国破人亡的下场。   这辈子,娇娇发誓一定要保护好爹爹,还要和那位害得她国破人亡的质子拜把子。   三岁半的娇娇叼着奶瓶闯入了皇宫,抱住大暴君爹爹的大腿:“娇娇终于见到爹爹鸟~”   大暴君不屑:“乖乖听朕的话,朕还能给你找一门好亲事把你嫁过去联姻。”   后来……   这位娇娇成为了墨渊国最受宠的小公主,成为了大暴君的心尖宠。 小公主长大后,姿色过人,各国年轻才子纷纷上门求亲,大暴君凶巴巴地警告:“都给朕滚!娇娇是朕的宝贝!没人配得上她!” 大暴君千防万防,没有防住自家女儿她自己爬墙了!

  • 嫡长女她又飒又有钱

    少年顾

    古代言情连载中77.3万

    顾轻书前世背负太多,这一世只想做个咸鱼。 奈何穿成了个小可怜,父亲被害入狱,母亲重病垂危,弟弟右手被废前途尽毁。 连她定好的婚约,也从前途光明的小公爷,变成了侯府内庶出的傻儿子。仅凭着一纸婚约,在侯府内苟活。 为了生活,顾轻书挽起头发换上男装,一心搞钱。 赌坊圣手是她,盛京第一代笔是她,无情奸商也是她。 世人都欺顾家弱小,肆意踩踏侮辱。世家贵族以身份为界,将她视若小丑百般耍弄。 她便赚尽天下钱,以一己之力,将整个盛京搅得天翻地覆,令世人皆抬头仰视她。 唯独她那未婚夫不太对劲,说好的退婚他却反悔了。 明明是盛京城内一绝,俊颜无双,战功赫赫。 却只看她,宠她,疼她,甚至还想投喂她。 开始时皆以为他对她有所图谋,后来才发现他最大的图谋,便是她。 世人都道她有千万般不好,唯在他眼中,她哪里皆是好。好到他只想将她珍藏,彻底的占为己有。

  • 如意事

    非10

    古代言情连载中139.58万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正版读者群:734187674(任意一本书粉丝值满2000进)

  • 当大佬们的白月光重生后

    宸阿九

    古代言情连载中43.87万

    当侯门孤女重生后,本是想着做一只坐吃等死的米虫,但是却没想到的是,侯门遭难,为了报当年的恩情,还为了这还未长大的小女娃儿,她决定护下这满门的忠烈。 只是....... 遇上了皇帝,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娃。 遇上了首辅,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学生。 遇上了王爷,这是自己唯一的蠢弟弟。 遇上了帝师,这是自己唯一的笨书童。 遇上了大将军,这是自己带战场的狼。 当他们集体跪在侯府门口时,惊掉了众人的眼珠子。 这妫(gui)家的女娃儿,到底是什么来历?

  • 和亲公主回来了

    三月果

    古代言情连载中36.38万

    十四年前,年仅十六岁的永思公主为了保住皇兄的疆土和百姓,远嫁羌国和亲。十四年后,皇兄驾崩,幼帝登基,摄政王率兵灭了羌国,永思公主带着她的十里红妆回来了...... 李灵幽千辛万苦熬死了老掉牙的羌国可汗,从鸟不拉屎的草原回到繁华的京都,本想着养几个面首夜夜笙歌、快活到老,没成想那凶神恶煞的摄政王竟然也想爬她的床...... CP:病娇亡国寡妇X痴汉摄政王 注:1V1,双洁

  • 盛嫁之田园贵夫

    冬月间

    古代言情连载中64.76万

    西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 那是尽情的夸,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不依。 要练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田, 只要庄喜乐想的便任由她折腾。 谁让西康郡王府权势通天,万事兜得住! 在西南折腾的腻味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师北上。 一朝入京却搅乱风云,闹的接她上京的太后悔不当初。 权势的交迭她依然受宠依旧。 各路才俊好不容易熬到她议亲纷纷上门求娶。 谁知道庄喜乐小手一挥:需得容貌绝美方可议亲! 这时,京都大名鼎鼎的废柴农夫世子扬起脸:不知道县主觉得君某如何? 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满意的点头:准了! 【团宠全能娇女】VS【美貌奸商世子】---且看他们如何搅弄风云。

  • 重生悍妇

    柠檬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181.11万

      本文爽文,重生,宅斗,绝对的宠文,欢迎入坑啊!   前世,她是名门淑女,嫁入侯府十余载,虽无所出,却贤良淑德,亦是妇德典范。   奈何早逝,原以为会风光大葬,却落得个草席裹尸,暴尸荒野,尸骨无存的下场。   一朝惨死,得知真相,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蓄谋已久,而她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重生一世,她誓不做贤良妇,即使背上悍妇之名又如何?   小剧场:   某日,茶馆内。   “听说了吗?王爷又被撵出府了,而且还鼻青脸肿的。”   “听说又是王妃打的。”   “又?”   “王妃是出了名的悍妇,偏偏王爷又是个惧内的。”   “听说这次被揍,是因为王爷被个打更的看了一眼。”   “……”

  • 穿越之农门娇娇女

    水边的芦苇

    古代言情连载中245.08万

    小透明贺馨儿为救坐轮椅的老太太被撞身亡,再次睁开眼变身十岁小萝莉!陌生时空宝宝怕怕,呜~呜,人家要回家。 多亏温柔体贴大堂哥的陪伴,贺馨儿走出迷茫,准备做个货真价实的小萝莉。顺便发家致富带领便宜爹娘过上好日子!还要把大堂哥打造成闪瞎人眼的高富帅,迷倒万千少女,哈哈哈…… 大堂哥的俊脸黑成锅底,“小傻瓜,我只想迷倒你” 贺馨儿小脸一白:“大堂哥,你这是闹哪样?”

  •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楚千墨

    古代言情连载中173.96万

    上辈子抢个压寨夫君,助他得天下坐龙庭,本想白头到老,举案齐眉,渣男却朝她举起了刀…… 再世为人,夏文锦防火防盗防美男,誓要活出个别样人生。 夏家老爹愁白了头,女儿戏精、贪财、嘴毒、无赖、不要脸……整个南夏无人能及。这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后来夏文锦拐走了南夏最俊的皇孙,每天在京城大街招摇过市。 南夏众臣见识了她的粗鲁不要脸,在被怼得怀疑人生后,一致觉得她玷污了他们殿下这朵高岭之花,每日奏请废黜。 直到,敌国来袭,太子亲征,太子妃跟去了,一出口怼退百万雄师……

  • 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

    山雨满城

    古代言情连载中39.66万

    【1V1双洁+霸爱独宠+兵法谋略+美满结局】 南楚边城鼓角争鸣、烽烟四起。 能征惯战的北燕亲王叩关来犯,才貌无双的南楚公主亲临迎敌。 然而,装备精良、给养充沛的楚军莫名其妙一败涂地,公主以战俘身份沦为亲王侍妾。 她万万没想到,攻城掠地的敌国亲王就是当年街头偶遇的“俏哥哥”。 亲王也没想到,分明是个甜甜的丫头,却能屡用奇策,一次次逃出“魔掌”,一次次整军“复仇”。 然而任凭小宠妾机关算尽,却还是一次次落回到他的掌心,任他揉捏。 攻城为下,诱心为上。 她使出浑身解数伪装出一副坠入爱河的模样,试图夺其本心,取其江山。 可是当他捧出自己的真心任她践踏时,为什么她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 当初为了骗取他的真心,手挽手与他逛集市时,她看上了一只裘皮制成的兔子。 摊主说:“这兔子和狼是一起的,姑娘识货,加点儿银子,把狼也买了。” 她撅嘴:“胡说,兔子和狼怎么可能是一对儿?” 他痛快付钱,捏了把她肉嘟嘟的脸蛋:“我觉得它们很配。” ---- 作者编剧专业出身,行文更新有保障,简介不如正文,欢迎来读(文风偏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