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花轻酒

    古代言情已完结48.99万

    水月宫新任宫主闻宛白,一反历代宫主谦恭作态,广招男宠,沉迷酒色。 更因一身高超武艺傍身,无人敢忤逆她的意。 除了一个人。 水月宫副宫主,穆夜。 他留下来,是为了打败她。 而她,却对他有着深深的依恋。 “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 闻宛白不知,但她很小的时候,便对穆夜有了深深的眷恋,谁也不会想到,这份眷恋,会在某一天轻而易举地被打破。 或许是因为,遇见的那个人,稍稍迟了一些。 她伤他虐他,甚至不曾正眼看过这个少年一眼,可蓦然回首,却发现此情早已深入骨髓。 (书友群:壹玖陆柒陆贰玖捌叁,只此一个哦。)

  • 娇棠

    夜纤雪

    古代言情连载中40.69万

    本文又名《我在江湖做美食家》 在家备受宠爱的娇娇女出门历练了。 家人们不舍:糖糖,江湖险恶,别去了吧。 家人们不放心,送上各式各样居家旅行必备护身法宝、江湖经验。 出门后,发现江湖也没那么难。 路遇大哥哥宠着, 更有小妹妹惯着, 还有少侠公子女侠美女们罩着, 历练是假,吃才是真的! 明明是武功高强小魔女,偏偏被宠成了小娇娇。 称霸武林没意思,做个吃不胖的美食家更有成就感~ 小剧场: 某男:淫贼,休跑! 某女:小贼,哪里逃? 偷来偷去的,其实是偷心了吧?! 注:作者颜控,本文延续舒爽甜宠风。

  • 酒名千愁醉

    逐光的乳酸菌

    古代言情连载中44.38万

    作为翠烟阁修为最低的云冰卿,却意外得到掌门厚爱,与当世六大天宗的天之骄子一同被送入了神秘遗迹。   一年后得到奇遇回到各自宗派的七人,却意外发现各自所属门派已经惨遭灭门,而手握屠刀的,则是这个天下……   忘忧酒馆,每晚亥时开业,只等待一位客人,一个故事。    而今天,便是一名女子,与天下为敌的故事。 -------------------------------------------- 倾城之姿,深宫侍君,只为深仇,可能如愿? 得道高僧,失忆桃源,杀尽人畜,怒为红颜! 苗疆圣女,钟情一见,阴差阳错,无语凝咽? 邪派公子,正派少年,正邪有别,情深缘浅! ------------------ 剑网三手游征文,背景是剑三手游背景年代,架空宋朝。

  • 病弱莲花你别惹

    夭三爷

    古代言情连载中47.1万

    城中百姓人人见过的,万府的三姑娘是个貌美如花,温厚纯良,红颜薄命的病秧子。 可只有宁辰羽见过的,她脚踩尸骸,手握利剑,满身是血,宛若阎王的样子。 城中百姓人人都知,逍遥侯府宁侯爷是个玉树临风,温润如玉,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可只有万沐倾晓得,他是一只心思沉重,阴险狡诈,笑里藏刀,深不可测的大尾巴狼。 城中百姓人人都道,万府的三姑娘二十有二,仍旧待字闺中,足不出户,是个嫁不出的痨病鬼。 可只有宁辰羽知道,他白天是个病鬼缠身的药罐子,晚上是个恶鬼附身的疯子。 城中百姓人人都叹,逍遥侯府的宁侯爷已过弱冠之年,仍旧中馈乏人,等那一心人,是世间难得一遇的痴情人。 可只有万沐倾知晓,他白天是个信口开河的伪君子,晚上是个鬼话连篇的浪子。 原本,他与他, 一个是春日里高贵的天逸荷, 一个是秋日里已凋谢的牡丹, 互不相干。 可随着一桩离奇的碎尸案,一块重现人世的神阴令,一卷窥伺天机的如来经,一粒能生万物的凝血珠,将两人之间的命运紧紧的纠葛在了一起……… 江湖涌动,朝廷动荡,什么才是真相………

  • 霹雳之男神拯救计划

    此梦不醒离兮

    古代言情连载中42.12万

    商莫璃: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还好我有几十个马甲! 众小号:所以这就是你搞事,我们收烂摊子理由?

  • 四主剑吟

    戚月枫

    古代言情连载中49.27万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天涯梦断,归鸿无计,红尘笑痴人。

  • 卿卿似煜

    长暮

    古代言情已完结44.39万

    正经版文案: 传闻,江湖上有这样一家客栈,客满即关门,留客只留一夜,一夜过后大家四散奔去,江湖有缘再见。 传闻,客栈的老板是一位惊才绝艳的红衣女子,老板从不轻易现身。 传闻,红衣女老板有言,“进了我有间客栈的门,那么客栈内所有人必护客人安全。” 传言,医药谷是个圣地,其传人可医活死人。 传言,医药谷言煜公子一手医术传天下,偏偏救死回生仅几人。 传言,言煜公子医人全看心情,心情甚好会救人,一不留神便死人。 搞笑版文案: 冷心冷情红衣女老板vs恶搞无常白衣男医生 其实这是一个无良男医生好奇客栈女老板非要一探究竟结果把自己也给搭进去的江湖故事。 文艺版文案: 江湖动荡,她于乱世建一隅安稳地。 世事纷杂,他于凡尘造一颗嬉笑心。 乱世浮沉,刀光剑影,这是江湖常态。 嬉笑怒骂,恩怨不止,这是人之常情。 这里有惊才绝艳却身患绝症的她; 也有喜怒无常却修得一颗澄澈心明的他。 当他遇上她,是她的客栈永久地留了人,还是他的医术甘愿只医她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