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 浮游引

    窈沉

    古代言情连载中14.78万

    十二年前,江湖中素有美名的裴、祝两家一夜之间尽被灭了门。 十二年过去,江湖中人已经淡忘了当年那件惨剧,但有人始终记得那晚被血色染红的天,发誓要查清真相,血债血偿。 苏璟以为这一生都要在复仇中度过,步步为营,举步维艰,但上天似乎是觉得亏欠他良多,便给他送来了沉姝。 沉姝以为她从山中出来只是找个俊俏郎君就可以回去了的,谁知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风波之中。 沉姝:原来我这一出山,竟是来渡你的。 苏璟:其实我本来是不在意生死的,死了便也算了,掉进地狱也不怕,可偏偏叫我遇见了你,我就有些舍不得去死了。 十二年未入世的青衣女剑客VS在江湖搅风搅雨的复仇阁主 一段惊心动魄的江湖之路!!!

  • 师姐出山指南

    三纪暖

    古代言情已完结24.13万

    白苏一朝成为某道姑门派掌门的二弟子,然而作为二师姐,她既比不过大师姐的美丽大方处事周到,更比不过小师妹的天资聪颖冰雪聪明,在玄月派她是如同背景板一般的存在。 可是突然有一天大师姐竟为了一个男子自废武功离开了师门,可就算如此掌门候选人也轮不到她,师傅把所有期望都放在了小师妹身上,可天不遂人愿,小师妹在某天也被人拐走了。   于是乎作为师门年纪最长的弟子(最没存在感最没用),她担负起了下山寻回小师妹的艰巨任务,一段啼笑皆非的江湖之旅就此展开。 男女主小剧场:   初见   他扮作书生模样被人欺负   然而换来的却是   白苏的“公子请自重!你们继续继续!”   “!!!”      穷困潦倒之时   “白姑娘,我不要!”   然而换来的却是   “你不去出卖点色相,我们喝西北风去?还是你有能耐表演胸口碎大石?”   “……………”      危急关头之时   “白姑娘,怎么办?他们来了!”   然而换来的却是   “从现在开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动!一二三!装死!”   “。。。。。”   PS :这是一个伪装小白兔的大魔头被不走寻常路的女主带阴沟里的故事。   

  • 帝本为匪

    茗婼

    古代言情连载中19.49万

    身披战袍,驰骋沙场。 降妖除魔,惩恶扬善。 身为女子,上的了朝堂,下得了牢房。 经历过剿匪,见识过战场。 宰得了暴君 ,抓得了妖怪! 就算你预知未来,重生一遍又如何 ? 是她的,谁也夺不走! 女子为匪,却无人能敌。 成长的道路,危险重重,一不小心便落入深渊。 旱魃现世,狐妖祸国,鬼怪横行 那她便封旱魃,斩暴君,灭狐妖,降鬼怪! (本文女强文,男主戏份少!故事里有玄幻剧情,有鬼神,各大种族,女二是重生者哦 !)

  • 药行江湖

    晏苒

    古代言情连载中21.17万

    卫若安,一个拥有精神力的星际少女,闯荡江湖

  • 千面郎君太会撩

    野肆小主

    古代言情连载中18.74万

    #架空#江湖#古言 又名《举世繁华无花怎可》 【慕君渊V花卿池】 男主&花卿池,易容变脸、高级易容术、伪装、飞针。 女主&慕君渊,舞剑、轻功了得。 …… 花卿池—— 花氏一家满门被灭,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但唯一幸存者活着是好是坏呢?尚未知晓。 就在人们已经渐渐淡忘这么一个曾经的一代大家族的时候。 相隔十年,他回来了…… 十年后第一次露面—— 摘选文章内容如下: 受害者①:你是谁啊?你为何伤我? 花卿池坐于窗台,背倚一方,侧脸轮廓精致,眸子轻盖,手举一茶杯,一饮而尽。 “吾乃闲人,闲人的闲,闲人的人。” …… 受害者②:爹,你今天怎么了? 花卿池,扯下面皮:儿子乖,你爹都不认识了? 受害者②一愣,惊魂未定:你是谁?! 花卿池:你爹啊。 …… 受害者③:夫君~你对人家好冷淡啊,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花卿池笑,扯下面皮:对啊,还不止一个哦。 受害者③:你……你是谁?! …… 初遇慕君渊时…… 慕君渊:夫人莫要寻短见。 花卿池绣帕拭泪:我……不要活了,我还是死了好了,反正活着也没意思了! …… “乱世繁华,可你如盛世烟花。”

  • 雪刀令

    翻滚可乐气泡

    古代言情连载中19.21万

    一个处江湖之远,终日扛着一把劈天刀,腰藏飞雪,坑蒙拐骗,逍遥又自在,除了没钱花。 一个居庙堂之高,终日手拈一朵夜魅璇花,双眸桃花,一笑倾城,一身战功,除了克女人。 雷劈闪电的一日,两人相遇了。 电石火花的一瞬,她骗了他一身财,他揩了她的油。 自此,天地昏暗,乾坤颠倒,三十万骁骑旌旗高举为谁摇。 红烛帐,长明灯,月透碧纱。 他俯身而下,红唇魅笑:“都说本王克妻,你可怕?” 她笑嫣如花,轻握飞雪:“王爷大概不知,我亦克夫。” “是这个吗?” 他笑嘻嘻地夺过了她藏的飞雪刀随手扔出红帐外,在她惊诧中落吻于她耳际,一路缠绵而下。 ——这一趟红尘盛宴,到底是他应了她的劫难,还是她成了他心口的朱砂? 我自逍遥不问尘世事,大笑闭眼赴尔等生死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