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从末世穿越兽世,她躺赢了

    琼途茉路

    古代言情连载中35.44万

    苏瑜没想到,自己只是跳个崖,就从末世跳到了兽世。坐看“龙虎斗”后,居然被那胜利的猎豹给扛走了。 只是看着眼前原始人般的生活,她真想回去末世打怪。 谁知跟了自己两年的空间居然有了灵,还让她在这好好改造兽人世界,挣积分换取空间里的物资。 苏瑜:你肚子里的物资本就是我的,为什么还要我挣积分换取?(气得拔毛!) 空间:……将装死进行到底 某豹:拔了我的毛,你得负责! 苏瑜:我要回末世! (简介无能,1v1,兽世种田文)

  • 古代天灾:全家穿越差点团灭

    枕新凉

    古代言情连载中49.92万

    一家四口,被车祸整齐送走。 江小米作为一个四年大学三年网课还时不时挂科的农学院学渣, 穿到了古代,毫无用武之地。 好在建筑学家的老爹,资深中医的亲娘,还有学霸大哥,个个给力,哪怕是辞官归乡,也是富庶人家,本想着做个大家闺秀,看看小人书,瞧瞧话本子,悠悠闲闲。 谁知,开局十天就要有天灾。 洪涝,干旱,地震,海啸,暴雪,极热,饥荒,疫病,还有兵变,以及敌国的虎视眈眈。 好在家里满仓的小超市变成了随身空间,外加一个自带交易系统的老乡,在天灾人祸中谋生存倒也不算太艰难,只是那一村老老少少该怎么办呢?

  • 大魏女史

    悟空嚼糖

    古代言情连载中47.11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朗朗的诵《诗》声里,尉窈摊平书简。 前世为回报难还之情,她中断学业嫁人,下场凄惨。 这一世,她绝不为任何人放弃求学路。 这一世,她不但要进国子学,还要考女史,做女官,植中枢。

  • 重生归来,农女要逆袭

    猫儿木木

    古代言情连载中38.86万

    她又重生了,上一世她乃二十一世纪雇佣兵,胎穿而来,她冷傲,自私,孤僻,除了幼妹谁也不亲,痛失幼妹后,她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一个居心叵则的男人。她期待爱情,期待一个温暖的家,却一次次被丈夫算计,将她一卖再卖,最终她死在异国他乡。 重活一世她幡然醒悟,重获至亲,重拾爱情,积攒财富,复仇之路步步惊心。 他上官祁,东陵国摄政王,传言说他命格奇异,一身凶煞之气,活不过二十五,为由命定之人可解,他毅然化身为商,商铺开遍各国,暗庄也扎便各国,只为寻得命定之人

  • 长公主她艳杀天下

    遥宋

    古代言情连载中41.84万

    昭和长公主是个疯美人,高贵冷艳,睥睨众生,把控朝政大权多年,以残忍嗜杀闻名,重生后,依旧一心想搞权势,谋夺帝位。 面对利用自己的父亲,她手执剑刃:“德不配位者,该以谋逆而论,父皇,你何故造反呀?” 面对嘲讽她的兄长,她一箭射杀: “哥哥,我现在就是要用你最看不起我的方式,杀了你。” 弟弟为了上位想要杀她,她直接逼宫:“在这燕国,只有本宫说你是皇帝,你才是皇帝。” “什么佐君王之相,我要的是我权倾天下!” 而看着前世率千军万马屠城,注定万人之上的乱臣贼子—— “皇叔,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但这燕国天下江山,终是我晏家的!” 后来,男人跪于她脚边,甘愿俯首称臣。 “倾我一国,换你欢颜一顾,公主觉得如何?” ——君倾九州色,甘为卿扶欢。 公主不知,臣心动之时,便已深陷万劫不复。 #男女主双反派,无血缘,主要搞事业,非纯感情文,一个反派的挣扎与救赎。

  • 穿到古代席卷餐饮业

    雨天宜种钱

    古代言情连载中49.5万

    程雯雯是个没就业过,没被社会毒打过的女大学生,一招穿越成古代大户人家程锦雯。 原主程锦雯父母双亡但不缺吃喝,程雯雯本想着混完娘家后,再挑个可靠的夫家混,谁知自己被二叔一家坑了,被迫嫁给个传闻又老又丑,有姬妾又有娃的将军做填房。 程雯雯从嫁过去开始,便筹划着跑路,要跑路得先赚钱存盘缠,于是程雯雯从摆地摊卖烤肠,到成为称霸大盛餐饮业的首富后。 程雯雯霸气甩出一纸和离书。 将军气急了,将她压至墙角,眼中痛色十足的质问她:“本将军就这般入不了你的眼?就偏要合离不成?” 程雯雯看着眼前这俊郎又霸气的男子,可惜叹了口气道:“不是我瞧不上您,只是我秉承一夫一妻的婚姻观,没办法与你那一院子的姬妾过日子。” 这男人再好,她也不能违背原则与人共事一夫。 将军无奈坦言: “我并未碰过她们!孩子也并非我亲生的。” 搞了半天,是她误会了,原来这将军还是个纯情大直男。 【搞笑娇美的阳光少女 vs 帅气大叔型直男将军】

  • 穿成灾星小村姑,把全村都带歪了

    妍九笙

    古代言情连载中46.82万

    一开始李汐以为自己时运不济,穿成了西北苦寒之地的一个丧父可怜小村丫。 上有柔弱软性子亲妈,下有柴火棍小弟,内里家徒四壁,外边奇葩亲戚虎视眈眈。 李汐:她能怎么办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凑活着过吧,能死还是咋的。 为了挣钱,她上山采药,下山制药,出村贩药。 一次偶然,她在山上捡了个人,还发展成了自家的第一大主顾,再然后她知道了一个让她晴天霹雳的消息。 原来她不穿越,而是穿书! 她穿成了一本古早无脑狗血虐文中的无名路人甲,她捡的人也不是普通人,是女主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关键是女主心理变态,她不能接受白月光身边有除她之外的任何异性。 李·异性·汐:好累,毁灭吧。 为了活命,她只能使出十八般武艺。 种田养殖,粮食满仓,药材盈库,肥兔胖猪吃不完。 一手拿针,一手拿刀,药到病除,刀伤箭伤小case。 种棉花,养辣椒,造水泥,修城池,苦寒西北变塞上江南。 李汐:哎? 男主咋没了?哦吼,女主也没了! ****** 宫宴上,往日高傲桀骜的边关冷酷大将军,满眼爱恋地为身侧美丽英气的西北城主夹菜,“夫人,尝尝这个,这个好吃。” 众人:…… 人间清醒开膛手&种植畜牧小能手VS骁勇善战边关之主

  • 南朝移文

    禾铎

    古代言情连载中47.92万

    大概是个前期类似于“东晋”,后似明初,卧薪尝胆农夫与蛇不按常理的复仇故事。百年前,盛世周朝衰落,因胡人作乱,被迫迁都江南,历经几代,国将不国。女主男主皆非善非良。 男主虽为太子,外戚手握重兵,爹不疼娘不爱,被废放逐乃是众望所归。但即使所靠无几,他也终能力挽狂澜,此人美则美矣,心狠手辣更不在话下,若平心而论,也算一代帝王大节不折雄才伟略。女主身世不堪提,先谋叛后谋反,“君子”“贼子”是否十恶不赦?也不尽然...

  • 惊世田园之无双医后

    笨米虫

    古代言情连载中42.48万

    向往田园生活的都市女强人陆可涵穿越了,成为古代乱世中一名十二岁农女陆可儿。 家中一贫如洗,亲娘温柔软弱,爹爹身负重伤瘫痪在床,还有一个瘦弱如鸡仔的小弟。被退婚被逼债,可怎么破? 育灵根,聚灵气,观人面,测人心,烹美食,显医术,陆可涵一路开挂,打脸啪啪响,朝着梦想中的美丽田园生活一路进发! 且看小小农女在乱世中如何打造一个惊世田园! 最后,世人惊呆: 小小农女,背景强大—— 太医院院首之孙是她的徒弟, 太尉府嫡次子是她的生意合作伙伴, 玉家二公子、卫家后人等一众世家贵公子都是她的好友。 天下第一杀手是她保镖, 就连惊才绝艳天人之姿的皇太孙也对她不离不弃…… 赤璃:就是这双眼睛……可你不是她。即便如此,我仍是希望护你周全,保你一生平安。 夜风:如果没有你,我坐在那高高的皇位上,也会寂寞。失去你,我即使拥有四海,也仍是一无所有。 陆可儿:这一世,我目光短浅,只想发家致富,享受生活。可不想花前月下,为情情爱爱伤神费脑,更不愿卷入皇权争斗,不得善终…… 其他人:你胸有沟壑,心怀天下。我们便如你所愿,助你打造这惊世田园,共享这盛世美景。

  • 敬夫人一杯绿茶

    May有

    古代言情连载中43.77万

    ——人人都对绿茶厌之入骨,躲还躲不及,你却上赶子往前冲说要帮助绿茶? ——不是,你听我狡辩,我原本只想拿他当个由头儿避难,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过后一甩手泼了他,把茶叶都给他扬喽,也算为民除害,不成想这杯绿茶不仅清冽可口,还可以清除自由基,延缓衰老,增强免疫力,干脆就自己喝了……

  • 乐鸣天下情难却1

    凝.紫

    古代言情连载中34.04万

    “我以后就可以出去了吗?”那时小女孩仰望星空,眼中带着光辉。 世事难料,出去期待之中,却也无了期许,从此高峰坠潭,一陷便是几年,不再是她又即是她,记忆缺失,从此黑暗漫漫,深深挣扎求存,苦心经营逃离…与墨云恒相遇,却是他人预谋而为,新身新生,唐紫韵在权谋诡谲,情花扑塑迷离,多个cp不同命运,交织进两人的命理,韵改变了恒的“漠”,恒改变了韵的“悲”。韵道:自由注定得落空,幸识良人舒馨意。恒道:瞧见月光不再有,但幸遇得佳人通。 小时之变,故人不散,人心惶惶,谁真谁假,谁又看清否?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世人皆知桃花为情痴意,有谁知桃源梦心?命宿相纠缠绕不断,最终路其桃花又非此桃花… 爱恨情仇所引,花开花落无常是非,而往事浮篇暗涌慢现,秘密,原来以何种方式暗藏?最终又以何种方式揭开? 唐紫韵——人如桃花,性如桃花,情如桃花,命如桃花 墨云恒——卧入虎穴,得遇白光,伏入诡谲,再遇红烛 墨云离——为情困时,痴尤可叹,绞心失痛,行路偏谷 千颜温露——温和如风,柔弱如水,手罢惊风,心洪似骇(角色多先放主要的,其它我后面放) 前有伏笔铺线,后慢开展浮现,有甜有虐,多情交杂,权谋向,卷一微玄幻

  • 将门嫡娇娘

    沐阳兰草

    古代言情连载中40.04万

    本文1V1,纯情虐渣爽歪歪。 小村姑六年后从乡下归来,一婚赐婚,她成了大将军的未婚妻。 堂妹来抢婚,郡主要扮婚, 小村姑圆瞪杏眼,好啊,都来吧,姐不怕。 咦,那个三叔的姨娘怎么对二叔那么好。 二叔这长相吗?哦,要好好研究一番。有猫腻,查! 虚伪负义的男人,毒如蛇蝎的女人,虐! 有将军比肩,怕什么? 驸马眼馋地看着儿子酷似自己的脸悔透了肠子。 大将军不屑表示:“我爹死了。” 至于自家夫君吗?喟,那个,你就是我盘里的小点心....... 小村姑眼泪汪汪:夫君,你好可怜,为妻好心疼 。 至于大家闺秀的风采嘛:夫君,人家可是一品夫人,要端庄要风度的。 嘻,穿个马甲谁不会哟? 她可是最完美的小戏精哎:进得了厨房,入得了厅堂,上得了战场。 哦, 耍剑气人样样来得。 无影老头:“小丫头,我这针法,天下无敌。” 爽歪歪虐渣女神小村姑上场。 1V1,夫妻强强联手,遇神杀神,遇鬼捉鬼。 第一幕:欢迎大家入坑收藏。

  • 风起云伴月

    木仔虫小小

    古代言情连载中30.96万

    毒医世家的独女叶月依被人追杀推下悬崖,穿越到了东垣,被江湖五大世家之一云氏的二公子云烁所救。云烁身中奇毒本无药可解,几乎不可再动用内力,一代武学奇才已然陨落,叶月依却豪言壮语地说三个月内必能解掉云烁身中之毒。 于是,叶月依的到来让原本乏味无比的芝兰台变得热热闹闹,也让江湖上因她的出现掀起滔天巨浪。 云烁的毒解了,叶月依道:“我走了。”,云烁道:“哪也不许去!”,留下,解君一世相思的毒。

  • 惊世舜华

    羽舜华

    古代言情连载中43.95万

      敢爱敢恨是她的作风,善恶分明是她的准则,惊人相貌、惊天才华与惊世武功是她的通行证,看她如何咸鱼翻身,从娇纵纨绔的国公府独女变身完美女强人。过程美男多多,结局1对1。   轩辕泽:天朝泽王爷,相貌非凡,冷酷如他,一旦爱上,绝不悔改。   上官澈:天朝丞相之子,木讷如他,却也为情所困,深陷不得出。   叶暝:国公府暗卫,忠诚如他,愿做舜华生生世世的骑士。   负清风:天朝首富,温柔如他,定荣宠一世。   陌华:舜华的表哥,腹黑如他,却对她表里如一。   玉流烟:天朝国师,淡漠如他,却也有为尘世所扰的那一天。 公孙羽:天朝刑部尚书之子,邪魅如他,为了爱与不爱而争执。   究竟谁能夺得舜华的芳心?   还有其他各路人物陆续出场,各位看官请拭目以待。

  • 平国公主

    caritas

    古代言情连载中34.64万

    披上华服的那一日,我站在乾坤台上,等着命运的降临。我想好了一个完美的计划,所有人都将得到最好的安排,包括我的宿敌。

  • 将军爹地:神医娘亲让您提头来见

    二狗提桶呷饭

    古代言情连载中38.17万

    蒙老天厚爱,穿成被陷害的嫡三姑娘,触发无限空间。 不知样貌名字的狗男人,只给她留了信物和闺女。 呵!狗男人遍地是不差他这一个。 落魄?没关系,救死扶伤升级空间好养崽,种田养鱼开荒地。 报仇?妥妥的,手刃仇人收回遗产开超市,天大的本事不怕后爹没得找。 当一起历经生死,让她心动爱慕的男人,居然就是当初的狗男人,娃的亲爹? 不可原谅! 漏风小棉袄支招:“爹,要不您还是跑吧,娘亲要让您提头来见。”

  • 太傅九

    爱吃鱼的小佩奇

    古代言情连载中33.39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世芳缘

    东世一

    古代言情连载中40.65万

    长篇小说《裂世情缘》连载、《秋芳缘》系列作品

  • 等你还复来

    橘猫遂我

    古代言情连载中37.23万

    她一朝穿越时空,是轮回的因果,还是宿命的使然 。 他精心布局,将她一步步网入其中,却在最后给予她致命一击。 她以身设局,却在最后倾身沦陷。 当爱恨早以分不清,又该如何结束这场痴缠交织。 倾我一生,只为等你归来。 倾我一生,只为与你相遇。 有些缘,上天早已安排; 有些人,只一眼便万年。 小剧场: “楚子歌!老娘不玩了,老娘要回家!” 男人黑眸深幽,薄唇微启。 “哦?皇后想回哪个家?” “当然是回老娘的二十一世纪去!” … … “娘娘!娘娘!不好啦。” 某女停下收拾包裹的手。 “咋的啦?” “皇上将荷花池埋啦!” 某女一听,立刻暴走。 “什么?!” 荷花池埋了那她还怎么穿回去! “楚子歌你个神经乌龟王八蛋!” …… 御书房。 皇帝正批阅奏章。 “皇上,娘娘说她要去找蜀王。” 皇帝执笔的手一顿。 “去,将宫冶卿那厮也给埋了。” “皇上,难道您忘了,人家那可是蜀国皇帝啊。” 皇帝头也未抬。 “照样埋!”

  • 恶毒后娘种田养崽悠哉哉

    晋77

    古代言情连载中36.89万

    江青皖自认为正直好青年一个,哪怕是穿越了也最起码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吧?   没想到穿成了个恶毒后娘!   睁开眼瞧见仨瘦猴般的小娃娃时,心中很是抑郁。   不过没事儿,更抑郁的还在身后了。   便宜夫君被砸断腿得不到钱不说,还得给矿区交旷工钱!   好不容易接好了腿后就因为吃个肉,全家差点儿没在大雪天被嘎掉!   泥人还有三分气性呢,更别提她这小暴脾气了!   江青皖撸了撸袖子,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那眉眼俊朗的男人。   “哎?搭伙过日子的,不行咱们反了吧?”   “这窝囊日子,我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男人闻言,摸了摸自己那双残疾的腿,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凉薄嗜血的笑。   “抱我起来,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