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花醉满堂

    西子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197.2万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 燕辞归

    玖拾陆

    古代言情已完结154.06万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 清穿德妃,娘娘她拿了躺赢剧本

    乌云无雨

    古代言情已完结197.22万

    听说慈宁宫里来了个小丫头,样貌不俗手段了得,竟哄得太皇太后娘娘可着心的疼爱,这也就罢了,头一回见康熙爷还往人怀里扑,化身狐媚,偏得专宠。 这还得了!哪家的小妖精竟如此无法无天,直引得后宫怨声连连? 看着挺着大肚子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吃第三块小点心的玉琭,康熙爷不信也得信了这谣言,要不是个小妖精托生的,当初怎么就被这兔子似的小丫头给迷了心窍呢? 不一样的大清,不一样的德妃,看娘娘如何躺赢!

  • 皇城司第一凶剑

    饭团桃子控

    古代言情已完结97.36万

    三年前,飞雀案起,父亲蒙冤被害,顾甚微遭遇乱葬岗围杀! 三年后,重返汴京,她成了皇城司第一凶剑,勇者屠龙! …… 韩御史定亲三回,三家都落罪下狱,这一回他决心找个恶人来克!

  • 穿成饥荒年的极品老太,我暴富了

    清风莫晚

    古代言情已完结52.77万

    (逃荒+无CP+空间商城+萌宝) 别人穿越古代,不说皇后公主啥的,再不济也能混个貌美小丫鬟。 柯慕青穿越,少走几十年弯路。 喜当娘就算了,直接喜当奶奶! 还是个有半个恋爱脑的极品老太! 开局就听见继子们想给她一草席埋了便是。 继子狠毒,亲生的也指望不上。 娘家嫌,亲戚嫌,儿孙嫌,妥妥一个万人嫌。 还要面对即将到来的饥荒和战乱,怎是一个难字能形容。 好在——手握空间赚钱屯粮心不慌。 干旱莫怕,她有取之不尽的水。 瘟疫莫恐,她有最全医疗资源。 天寒莫俱,保暖物品她要多少有多少! 啥!失踪多年的小叔子要反了? 啥!小叔子缺粮缺兵器? 她通通有! 别人逃荒面黄肌瘦。 柯老太一家面色红润如同郊游。 她靠着空间商城一不小心混成了首富。 这日子,爽翻! 这穿越,赚翻!

  •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伴树花开

    古代言情已完结55.94万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 双洁 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冬月暖

    古代言情已完结119.29万

    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谁知道此鸡非彼鸡,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堂堂的伯府,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无奈开口:“这月又赚十万两,家中已无处安放,要不你帮着埋一埋?”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富豪竟是我自己? 真相很快查明,这是全家都有病!!!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腰间补丁疤,全城属于我最持家。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 小四娘双目含泪,帕子一甩,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都是一家人,我不入地狱谁入?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好不快哉。 所谓钱壮英雄胆,那是恶向胆边生,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拿来吧你,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

  • 催妆

    西子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243.39万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林朝卿

    古代言情已完结60.59万

    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姜时宜消极怠工,得过且过,拿着一等丫鬟的月钱却不想做事,每天等着主子的巨额打赏。 作为一个厨子,姜时宜煎炒烹炸,样样精通,从练摊开始,开自助餐,甜品坊,海鲜大酒楼,属于女人的私房菜馆……每天数钱到手软,眼看离她在古代躺平当富婆的日子不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主子一家被流放边关当了军户,为了报恩,她跟着到了边关又开了小饭馆。 谁又能想到,燕京城千味楼的大掌柜姜时宜,在长城上搬过砖,在边关种过地,在城楼上打退过鞑子…… 一品诰命夫人是吧?咱自己挣!!!

  • 花颜策

    西子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231.25万

      太子云迟选妃,选中了林安花家最小的女儿花颜,消息一出,碎了京城无数女儿的芳心。   传言:太子三岁能诗,七岁能赋,十岁辩当世大儒,十二岁百步穿杨,十五岁司天下学子考绩,十六岁监国摄政,文登峰,武造极,容姿倾世,丰仪无双。   花颜觉得,天上掉了好大一张馅饼,砸到了她的头上。   自此后,她要和全天下抢这个男人?   ---------------   云迟:立在青云之端,学的是制衡术,习的是帝王谋,心中装的是江山天下,九重宫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执掌社稷朝堂,将自己修剪得无欲则刚。   花颜:自诩是尘埃之下,有七情六欲,不喜天子堂,偏爱市井巷,踩着十丈软红,遍尝人间百态。觉得最好,莫过于青山绿水,你许我一生,我伴你一世。   ————————————————————————————————   如果《妾本惊华》让您欢喜,《纨绔世子妃》让您热爱,《京门风月》让您留恋,《粉妆夺谋》让您不舍,那么,这本《花颜策》,我想,可以这样定义,它是一本每日写着,都会惊艳我自己的书。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愿您与我一起,惊艳这本时光,温柔这段岁月。   姑娘们,【收藏】+【留言】,我的文章,您的陪伴,明月静好,春风安然。

  • 瓷盆成精后,我被送到蛮荒搞基建

    倾卿慕颜

    古代言情已完结129.16万

    本书又名《我救公子水火中》 (古今互往+流放+基建) 21世纪的小说作家夏柠,某天意外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她家的瓷盆成精了! 这瓷盆竟能连接一个异时空,更奇妙的是不管物品大小,只要放置在瓷盆上都能传送到另一边世界。 夏柠就此拥有了一个跨越时空的古代笔友。 羊脂白玉?鸡蛋大的红宝石?一箱箱的金元宝? 夏柠瞪大眼:一夜暴富了怎么办? 当然是疯狂的买买买啊! 而收着收着,夏柠竟还收到了一个古代男友。 ** 东楚国,嘉明十八年。 京城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定是护国将军府了,宋家男儿英勇善战,数代男儿皆行军入伍,然将军府的二少爷惊才风逸、颜如宋玉,年仅十七竟以状元之身入了翰林院。 可这满门的荣耀,终以通敌卖国之罪,让宋氏一族被流放至蛮荒之地。 流放路上,其他犯人又冷又饿,日子惨兮兮; 而宋家人穿着保暖衣,吃着牛肉饭团,时不时还有点心下午茶,心里那美滋滋。 蛮荒之地,怕什么? 他们有柠柠小仙女呢。 于是,贫瘠的荒地上一座座建筑平地而起,食品加工厂、纺织厂、家具厂、造纸厂.... 轻工业时代就此开启! 【随遇而安的现代元气少女vs表面儒雅实则腹黑的古代贵公子】

  • 国公夫人她人美心黑

    又见桃花鱼

    古代言情已完结109.09万

    京城贵妇圈儿,都传温语心肠黑。 连皇上听说了,都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温语知道后冷冷一笑:打小儿母亲被害早亡,祖母不疼,父亲不爱。招人嫉恨,被人算计。 好不容易自己谋得良人,婆家却更是个深水乱摊子! 当个傻白甜? 那这色才双绝的丈夫,聪明贴心的儿女,二十四孝的婆婆,国公夫人的名头,能打天上掉下来?! 上辈子本国公夫人可就窝囊死了的! 女主先看上男主,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成亲之后投怀入抱;欲擒故纵;温柔娇横;体贴折磨……各种手段齐上阵。 从此,那个长相绝美,心黑手狠,聪明能干,对待感情却有些单纯懵懂的祁家五郎,屡次被皇上指着鼻子骂:“你这怂包!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快去休了她!别怕,朕与你做主!” 祁五郎俏脸薄绯:其实,这日子真还过得的…… 本文刻画的是个为幸福而做出各种努力的大女主。 作者已完成两部签约作品,坑品很好。恳请大家支持。 敬请关注本作者另两部书《小虫》《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 团宠乖乖:全家上下都能听我心声

    橘喵猫

    古代言情已完结74.53万

    将军府一窝小子,终于生了个女娃娃。 林老爹喜滋滋抱着怀里软乎乎的林宝儿。 【爹爹战无不胜,刚正不阿,长的也好看。】 林老爹还没从小女儿的夸奖中出来就听到。 【可惜,最后却落了个通敌卖国,五马分尸的下场。】 【娘亲温柔似水,贤良淑德,却被人诬陷不贞,最后一病不起,抑郁而终。】 【大哥俊朗有才,本该前途似锦,却被迫娶了奸细丞相之女,最后落了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二哥生性单纯,却被奸诈小人利用,成了奸人成名的靶子,落得万箭穿心下场。】 【三哥是经商天才,七岁就有了产业,赚得盆满钵满,可以最后却成了街头乞丐,下落不明。】 【我全家满门忠烈,最后却满门惨死,就连她也幼年早夭,被冻死在冰湖里。】 林家上下:“竟然有人敢害我家宝贝疙瘩,定将这贼人五马分尸!” 最后,林宝儿看着全家人和睦安康,大哥成了丞相,二哥成了将军,三哥掌握全国经济,一家的小团宠终于心安了。

  • 京门风月

    西子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323.08万

      南秦倾了一个谢,半壁江山塌一空。   忠勇侯府被株连,世代名门望族一朝灰飞烟灭。   谢芳华这个娇房嫡女碾碎芳华,零落成尘。   本以为尘土皆无,奈何上天厚爱,再许一世——   她看着依然繁荣的家族和平安的至亲,发誓只要她在,定要忠勇侯府不倒,谢氏不绝!   于是,她弃闺房,出侯府,混入皇室隐卫的巢穴里习武艺,学权谋。   八年后,她送了皇室一份天大的谢师礼回京!   自此,钟鸣鼎食之家的闺阁里多了一双翻云覆雨手。   美人靠上轻卷云袖,贵妃椅上执手棋盘。   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风华江山覆,箭羽皇都乱飞花。   南秦京城因她的归来霎时风起云涌。   谢芳华要让世人知道,她这个柔弱的闺阁女子,不止知风月,也知乾坤!   本文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小剧场抢先看】   凤尾香罗帐如烟似霞,光彩夺目,上万御林军持箭以候,蓄势待发。   皇宫禁苑,谢芳华高卧在美人靠上,看着对面的男子,指尖轻轻捻动着黑色棋子,淡淡道,“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你难道不知?”   男子懒洋洋地点头,“知!”   “既然知,为何今日还来?”谢芳华扫了一眼外面包围的御林军,口气严厉,“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男子斜睨了她一眼,无所畏惧,“媳妇儿跑了,自然要追回来!”   谢芳华眉心一动,继而讽刺一笑,“你媳妇跑了,来找本宫作何?”   男子忽然夺过她手中的棋子远远地抛进了香炉里,恶狠狠地看着她道,“穿了皇后的衣服就是皇后了?你问过爷答应了吗?南秦的江山他说了算,女人我说了算!”   —————————————————————————————————   人这一生,总有些东西,是必定要坚持去做和要承担的!写文便是我要一直坚持做的事情,你们便是我要承担的甜蜜的负担!   ——致最亲爱的读者们————by西子情   请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喜欢和陪伴是对我最长情的告白!从今日起,我的爱你们负责,你们的爱由我打包!开启这段风月之路,京门情歌!么么哒!

  • 金凤华庭

    西子情

    古代言情已完结151.7万

    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安华锦选了一个未婚夫,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 传言顾七公子温雅玉华,风骨清流,是顾家新一代最拔尖的人才。 安华锦一听,脸都黑了,摇头再摇头,死活不要。 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进京,仰慕帝京城八大街的红粉巷,想去见识见识,没想到没摸到美人的手,却险些死在温柔乡。 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 八大街背后的公子爷。 那是真正的爷。 毓秀风流,弹指间让人化成灰。 她死里逃生后,命人查了两年,才知道那个人叫顾轻衍,是顾家的七公子。 她有多想不开,才会嫁给他? 于是,老南阳王直到咽气,也没等到安华锦点头。 后来—— 谁也没想到,她带了三十万兵马,兵临城下,只为逼婚。 顾轻衍敢不娶她,她就马蹋顾家!

  • 喝口盆盆奶压压惊,全家等我去救

    霜浓花瘦

    古代言情已完结77.5万

    【全家读心术+团宠+幼崽萌宝】   偷看族长爽文小说的啾啾意外穿书成了文阳候府侯府的小小姐,一睁眼发现全家竟然全是炮灰!   稳住不慌,啾啾小锦鲤在此,厄运通通退散!   爹娘离心?不存在的,有啾啾在一定要大团圆!   兄长们惨死?不可能!有啾啾在全都要活得好好的!   踩着啾啾全家上位的男女主?   不好意思,这次她一定要赢!   ……   穿书的啾啾摇头晃脑像个呆呆的胖头锦鲤。   一路守护自己的家人,顺便打压打压踩着他们全家上位的坏人。   闲来无事再救个未来神医,捡个未来战神,顺手收几个非富即贵的小弟。   直到有一天,啾啾的小跟班们为了啾啾的归属权打起来了。   神医姐姐:“爷爷说,我以后要跟着啾啾的。”   未来首富:“我有钱,锦鲤池子,金的。”   福宁公主:“我有权,男宠,玉树临风!”   孤僻的少年将军单膝下跪:“我愿奉啾啾为主,终身追随!”   众人:“……”   啾啾美滋滋上前,正准备小手一挥全收了,突然觉得后颈皮一紧……   四个哥哥阴沉着脸:“啾啾,我们家的!”   小锦鲤一摊手,都说别宠我了,他们就宠我!就宠我!

  • 疯批摄政王读我心后,人设崩了

    凤不羁

    古代言情已完结62.4万

    【穿书+读心术+空间系统+疯批文学+悬疑破案,双洁救赎文,不甜你咬我。】   在地府摆烂多年的冤魂南奚终于得到了投胎的机会,被判官送到了一本小说中,成了开篇就翘辫子的同名炮灰,还附赠了带功德商城的系统空间。   开局上刑场,张嘴就喊冤,没想到却引来了原书中的疯批反派摄政王。   “天,大反派居然这么帅!可惜啊,是个病秧子,还是个动不动就要人命的病秧子。”   “唉!只有1点功德点,也就是说还能活一天,就一天!”   “呸!狗男人,注孤生,就你顶着全世界都欠你万两黄金的臭脸,鬼才会看得上你!”   南奚在吐槽大反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却不知道大反派他居然有读心术。   对外,大反派他说:“我家王妃单纯善良,志在普济四方,你们不要欺负她。”   对内,他将她困住,狠狠欺负。   南奚大呼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于是,“不知道吧,你这好侍卫就快翘辫子了,害死他的人就是……”   隔天,侍卫如常前来报到,而害他的人却是蹲了大牢,只等秋后处斩。   “男女主终于出现了,大反派终于要噶了。”   很快,男主被人举报私制龙袍,企图造反,贬为庶人,发配边关。   女主也被家族匆匆打发,下嫁他人。   南奚:“?”   为什么剧情越来越不对劲了?

  • 全家反派都能听见我心声

    竹林潇潇雨

    古代言情已完结67.15万

    传文穿到了一本虐恋情深替身文里面,还是里面的恶毒女配。 但是熟知剧情的她却根本没法改变剧情,只要她说出有关剧情的事就会自动消音,而且很快就会发生倒霉的事,所以她躺平了,打算就这么看看戏,嗑嗑瓜子,过完自己这悲惨的穿书一生。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反派家人们,以及有品级的官、妇都能听见她的心声了...

  • 全家打入冷宫?听崽心声后杀疯了

    木禾土土

    古代言情已完结62.83万

    【穿书+全家读心术+炮灰逆袭+团宠+系统+躺赢】 因为忘我的吃瓜精神,楚夭夭穿书了。 穿成了大启国的公主。 不错不错,有房有钱有身份,这泼天富贵总算也是轮到我了 什么?还没来得及嘚瑟,就要和母妃一起被打入冷宫? 【母妃呀,你把人家当姐妹,人家憋着坏要害你呢。】 美人母妃上前就是一巴掌。 【太子哥哥生病了?不怕,把我药箱拿出来!】 【二哥呀,你的天赋没点在这,为何非要在不擅长的赛道钻牛角尖呢?】 从此二哥在工部如鱼得水。 【让我来看看,这就是那个不爱读书,不长智商,净长恋爱脑的男配三哥吧,当舔狗当的把国都作没了的那个,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三哥:我要去读书,我要头悬梁锥刺股,我不要长恋爱脑! 【父皇啊,就是他,还有他,还有他他他,都是大奸臣哪。】 皇上:知道了,抄家斩首流放一条龙,安排…… 后来,原本六年后亡国的大启,万国来朝! 看着任务完成进度,楚夭夭发现,她什么都没做呢,任务自己完成啦。

  • 穿成玄学毒妃后,阴鸷王爷被拿捏

    一只渣渣柚

    古代言情已完结66.48万

    京城里出了大事,那位克死了七任未婚妻的病弱王爷又要订婚了,娶的还是林家那个臭名昭著的恶毒表小姐。 大家都在感叹果然恶人自有恶人收,这表小姐肯定活不久了。 几个月后,事情好像跟他们想的不太一样,她竟然活到成婚,还当上了王妃。 众人:没事,再等等她就会被那个阴鸷变态的王爷弄死。 可她不仅没有死,反而过得越来越好了。 而且据说,王妃是有一点玄学在身上的,指谁谁死。 众人:太可怕了,得离远一点。 …… 当满级玄学大佬凤疏影穿成恶毒女配后,她发现身边的亲戚都是豺狼虎豹,一个个地都在盼着她死,然后瓜分她的财产,她的身上还被人种下了神秘杀咒,随时都可能归西。 面对这种地狱开局,她欲哭无泪,还不如死了算了。 但她掐指一算,还能苟一苟。 为了活下去她盯上了那个和她一样倒霉的病弱王爷。 传说王爷的脾气不好,阴鸷变态,还有很多折磨人的手段。 但是怎么在她这的画风反差这么大? 传说中阴鸷狠毒的王爷一身黑衣站在王妃的窗外,过分精致的相貌透露出一种近乎病态的绮靡,他轻咳几声,眼角一片都被刺激得微微泛红,声音虚弱,“本王活不了几天了,你让我进去再看你一眼吧。” 凤疏影只见他印堂发亮,有登大宝之相,“别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