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穿书之农家小富婆

    黑漆嘛咕咚

    古代言情连载中16.26万

    苏小梨穿书了,成为一本种田文里的沈家媳妇。 开局凄惨:婆母误会,继子嫌弃,夫君冷漠,大嫂打压。 但她身怀灵泉,用心经营随身空间,让沈家渐渐站稳脚跟,做肥皂经商…… 结果因为考试经费不够,婆婆竟然瞒着众人把苏小梨卖了! 卖……卖得好! 正好跑路过上悠闲日子,每日听听小曲,看看隔壁小哥,不要过得太舒坦。 可惜,好日子不长,又遇上了本以为不会再见的人。 只是这人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苏小梨:“我把你当二哥,你竟然想和我成亲?” 沈颂:“我也不想,但打脸总是来的太快,媳妇真香。”

  • 神医狂妃腹黑宝宝

    竹若芹

    古代言情连载中26.07万

    她本是将军府嫡女,荣宠备至,就连皇帝都要让她爹三分,自打嫁给君御宸,是受尽委屈,而他还在她即将临盆之际迎娶侧妃入门,害她满门抄斩,终酿喜丧之祸。 好在她有外祖父鬼医之术傍身,续命三年,诞下一女,化名叶臻,为家族平反,为三万蒙冤将士复仇! 然而她桃花运太耽误事了,太子,贵妃之子,丞相之子,都对她穷追不舍,可她却发现,君御宸其实什么都没做过,唯一做的就是数十年如一日的爱她,为保护她宁可牺牲他自己…… 君思:“锦鲤妹妹,你喜欢我爹地吗?二十两,再加上爹地,你把娘亲租给我一个月。” 叶锦鲤:“成交。不如我去求娘亲,你去求爹地,让他俩赶紧成亲?” 叶臻:“我怎么就生了你俩这么聪明绝顶的娃?” 君御宸:“当然因为我。”

  • 退婚后我在皇宫当团宠

    柳疏疏

    古代言情连载中29.51万

    二十一世纪美妆博主桑姜因为下播之后骂了某脑残作者几句竟然穿书成了她书里的苦情女配。 渣男前任竟然出轨白莲姐姐和她退婚?没关系姐姐嫁你叔! 无情父亲逼她宫斗上位?后宫嫔妃求宫斗?苦情皇帝求生崽? 可是娘娘她只想做咸鱼啊。 “皇上,娘娘她把皇后踢到荷花池里了!”太监哆哆嗦嗦从外面跑进来。 龙璟宸拧眉:“哦,那就换一个吧。” “皇上,娘娘她又带着贵妃娘娘回娘家了!”小宫女颤颤巍巍的站在旁边。 龙璟宸:“哦,那你去问问丞相大人需不需要一个上门女婿。” “皇上,娘娘她扬言要给太师生猴子……” “她敢!” 【1v1,双洁】

  •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一只小小可爱

    古代言情连载中27.69万

    贵为丞相之女,爱慕当今王爷,白雪灵却在大婚之日,满门被陷害抄斩。 再次归来,她成为了一个下堂妇,一路斗渣男贱女,逆袭成功。可是硕大的家产,总有人觊觎。 她再次碰到心爱的王爷,而这次,则是他求着与自己成亲……

  • 重生侯门纪事

    颜若熙熙

    古代言情连载中26.74万

    被编辑催搞的颜若汐倒在了她的稿子上……再次醒来的她突然发现,穿到了小说长生歌中的一个恶毒女配……并附带了一个弱版系统。 想要重回现实时间的她,一遍努力回忆小说剧情,一遍努力的做着攻略…… 颜若汐无语向天,哪怕穿成主角,也比现在轻松的多。

  • 归来踏青云

    彧无为

    古代言情连载中22.05万

    前世,顾北王军守护一方疆土却遭一夜灭门。 顾家二女儿顾晔卿,长在军中,受将士爱护,母亲姐姐疼爱。 死后重生到叶家病秧子叶青身上,变成一个父母双亡,和体弱多病的哥哥相依为命的孤女。 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一定会把伤害过顾北王府的人付出代价。 只是,突然冒出来的萧子衿是怎么回事!明明之前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怎么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难道........

  •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妖殊

    古代言情连载中15.89万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 皇上,咸鱼娘娘她不想出冷宫

    尚榆

    古代言情连载中17.21万

    穿越后戚染染被迫入了宫,   宫斗?   不,她只是条咸鱼。   写话本儿,种菜,斗地主,日子一天又一天,   某天,前朝大臣的弹劾皇后娘娘不作为。   丞相父亲:“老夫的女儿,尔等有何异议?”   将军大哥:“本将的妹妹,轮得到旁人说?”   吏部侍郎二哥:“谁带头说的?小本本记下,咱年底说。”   京城首富三哥:“虽然我官没你们大,但我铺子里的好东西多,但凡说我妹妹的,以后都别想在我店里买东西!一个个的就等着回家跪搓衣板吧!”   长公主:“谁说我皇嫂坏话?我家皇嫂超乖的。”   太后:“这点哀家可以作证,没见过比她更有孝心的孩子。”   后宫众妃嫔:“是啊,是啊,皇后娘娘人最好了。”   戚染染得知消息:呜呜呜,大家这么喜欢我,好感动。   皇帝直接把人护住:“都给朕闭嘴,皇后是朕的。”   【PS:1V1,双洁,团宠,超有爱】

  • 贵妃今日也不想宫斗

    汉子超甜

    古代言情连载中15.41万

    姚瑾重生了,重生到一个脑壳有包,目中无人的贵妃身上。 只不过别人是装傻,而她却是真傻啊! 为了这条小命,姚瑾只能盘旋在众多妃嫔之间,可久而久之,她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秘密… 她发现!皇帝有隐疾,还是不可明说那种! 皇帝不好女色,却独独黏着身旁的那个眉清目秀的太监。 而看着这满园子的莺莺燕燕独守空房,姚瑾决定承担起月老的事业,专心为一众妹妹扯红线,觅良人。 等到那皇帝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这诺大的后宫竟只剩下姚瑾一人了???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夭七爷

    古代言情连载中29.51万

    兽医冉染穿越古代,娃娃亲被表姐抢了,还把她嫁给一个不能人事的穷瘸子。 冉染:小意思,神医空间在手,人兽可医。 瘸子变科举狂人,一路飙升,秀才举人状元,光宗耀祖,俯视渣渣,还顺带查到了当初诬陷他爹的坏人。 什么?相公出身名门贵族,她配不上? 冉染掀桌,本姑娘只想种田行医,不想当一品夫人。 相公变首辅,护你万亩药田,一世静安。

  • 团宠崽崽的神医娘亲又野又飒

    池非墨

    古代言情连载中26.71万

    据传,大燕朝战功赫赫的战神萧承绍被个长相妖艳的废物断袖勾了魂! 形影不离,同塌而眠! 笔直的弯上歧路,一去不回头! 皇帝愁得胡子都白了,强行下旨为燕王选妃 典礼上,萧承绍当众砸烂酒杯,以示决心 “本王此生只会娶阿月一人为妃。” “可他是个男人!” “本王就喜欢男人!” 某断袖默默扯了扯他衣角:“那个,王爷,如果我说,我其实是个女的,你会不会打死我?” 萧承绍:…… …… 全大燕朝都以为赢家七少爷废物无能,是坨糊也糊不上墙的烂泥 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 神医门门主喊她老祖宗 天下第一的药师是她徒弟 让各国皇帝都畏惧的杀手势力全是她徒子徒孙 就连他们的君王见到她也得恭敬叫一声祖奶奶 …… 当夜,萧承绍在她耳边咬牙切齿:“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赢无月想了想:“其实,你儿子是我生的,另外,我不止生了一个,他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 【双萌宝,双强,女扮男装,1V1双洁】

  • 重生后我被五皇子瞧上了

    爱笑的胡萝卜

    古代言情连载中20.68万

    南宫瑾第一次遇见白倾城,她将他毒了! 南宫瑾第二次遇见白倾城,她又将他毒了! 南宫瑾第三次遇见白倾城,她还是将他毒了! 后来—— 白倾城对南宫瑾道:乖孩子,你倘若实在想你娘,就把我当你娘也是可以的! 南宫瑾:…… 再后来—— 白倾城道:你爹不疼你,我可以代劳,你只需唤我一声爹,即可! 南宫瑾:…… 再再后来—— 白倾城找来几炷香,恭恭敬敬的拜上,南宫瑾心里忐忑了一阵,看着白倾城跪下,心想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孩子先来,于是他率先跪下,正要开口,只听得白倾城朗声:“皇天后土作证,今日我白倾城跟南宫瑾结为兄妹,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南宫瑾愤而起身,这妖女祸乱朝纲,搅得江湖动荡,士可忍孰不可忍,他决定,收了她,还天下一个宁静太平!

  • 重生后改拿了权后剧本

    爱喝耗子尾汁

    古代言情连载中15.43万

    前世的沈离为了自己心爱的他抛弃了当皇后的机会,为了自己心爱的他舍身去陪大奸大恶的叛军将领。她以为自己找到了托付终身的男人,谁承想临终时她才知道自己挚爱的婚姻不过是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临死的折磨让沈离看清了一切,重生一世她不会再度任人宰割,定要让那些算计自己的人品尝最深刻的痛苦滋味。   于是,她步步为营,揭穿毒计,反治其身。庶母,庶出的妹妹,前世的夫君都要一一遭到严惩……   双重生,强强

  • 诈死后她成了战神王爷心尖宠

    林依雷

    古代言情连载中23.36万

    金融界第一操盘手叶子岚死后再睁眼,成了古代一名村姑。 为了活下去,她只好去从军,只是没想到她还得去敌营当间谍玩潜伏。 女扮男装,到了敌营第一天,战神王爷居然一眼看穿她是女人,他是长了一双激光眼吗? 她抱大腿,装可怜,脸面都不要了,为了留下来她哭天抹泪立誓要做他的挡箭牌! 李弑这个人不可一世,他生来就带煞,是天生的杀神。 面对楚楚可怜却聪慧无比的叶子岚,他怀疑她,却有足够的自信能驯服她。 但其实叶子岚已经想到怎么金蝉脱壳。 李弑以为她死了,伤心不己,要给她风光大葬,却传来她成为敌方军师的消息…… 【1V1,双洁,古代版谍战,江山谋略,微虐,主要还是甜,男强女强】

  • 我被世叔娇养了

    汤某圆

    古代言情连载中16.04万

    扬州府知府江家忤逆圣命,一夜之间,圣上大怒,江府上下被抄家流放。曾经千娇万宠的江家长房小姐,成了唯恐人人避之不及的灾星。只有那一面之缘的小世叔,大发善心将她收养。 刑部尚书沈怀瑜,笑里藏刀,狠戾阴诈,是京城贵女的美梦,是朝廷百官的噩梦。 众臣汗颜:长公主的儿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仔细哪天说错话掉了脑袋。 江辞:胡说,我世叔一身正气,分明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生来就在刀尖上舔血的刑部尚书,所遇之人无不是世间最肮脏阴冷的。从未想到有天会不带一点脾气,耐着性子的去哄一个小姑娘。 那姑娘伏在案边,晶莹圆润的手指执起狼毫,写下一个个娟秀的簪花小楷,娴静安好,恍若落入凡尘的明月,而他就是污秽的泥,渴求她身上的每一寸光。

  • 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

    周记的九命病猫

    古代言情连载中19.77万

    特警李虞救人牺牲后,重生到大雍朝的一个,被未婚夫家虐待致死的小姑娘李虞身上, 李虞重生成古代的李虞后,报复了害死原主的张贵香,带着原主弟弟李青逃回乡下老家,并向前未婚夫家拿回了原主父亲留下的财产,又粉碎了和反制了张家的一次次谋害 隔壁村的秀才,瞄准了李虞,日子过得风声水起时,忽如其来的蝗灾过后又是兵祸····

  • 农家医妃种田忙

    斜阳暖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28.06万

    楚卿弦穿越了,睁眼就是三个娃的娘,一穷二白的婆家和极品刁钻亲戚。 她决定逆袭一个闪瞎他们的狗眼。 看病挣钱卖药材 ,做生意做到公主都知道了! 还要和自己抢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 努力奋斗维护小家,男人当了大将军,自己也一不小心成了首富!美滋滋。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幂子妖

    古代言情连载中29.59万

    (全文甜宠+双向救赎+女强+重生) 前世,她花清清是宰相府嫡女,京城第一美人,一朝嫁做皇后更是尊贵无比。 端庄高贵却心思单纯,惨遭渣男庶女背叛,害的她从高高在上的皇后沦为废后,最后却惨死于冷宫。 一朝重生,她脱胎换骨,浴血归来,只为将前世害她之人拖入地狱。 一次刻意接近,却被凤天陌缠上,发狠地将她禁锢在怀里,恶狠狠地宣誓主权, “你是祸国妖女,我乃乱臣贼子,正好天生一对!” (疯批腹黑的小王爷VS心狠手辣的戏精嫡女)

  • 嫡女医妃权倾天下

    天心媚骨

    古代言情连载中18.33万

    她是簪缨世家的嫡长女,生而尊贵,国色天香,姿容绝世; 上一世,她倾尽所有,助他夺得天下,却换来满门抄斩; 上一世,害她的人登临凤位,母仪天下,荣宠富贵,而她被囚冷宫,受尽凌辱;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也不是任人摆布的棋子,一身医术冠绝天下,一颗玲珑心运筹帷幄,谋算天下; 这一世,她要守护至亲,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这一世,她要让那个纵马轻歌的少年,无论刀光剑影,都长寿平安!

  • 报告陛下!娘娘她又名动京城了!

    左咗

    古代言情连载中19.3万

    【狂拽飒爽咸鱼大佬VS妖孽腹黑病弱太子】 咸鱼大佬洛时七两眼一睁,重生成天朝将军府中的遗孤,全府上下都指望着她传宗接代? 洛时七凤眼微眯,传宗接代?好说好说,光明正大开鱼塘,麻溜着小手就撒网! 坊间传闻:这将军嫡女人丑事多,养鱼败家第一名! * 【小剧场1】 “天朝三十六年恩科殿试,洛氏女将后人洛时七高中状元,特此诏示天下举国同庆,钦此!” 洛时七接旨时,不小心掉了个“诗圣”马甲,名动全城! 【小剧场2】 坊间又传:会读书有才华又怎样,她一个武将之后,该当传承将士风范上阵杀敌才是? 宫中捷报—— “洛将军连夺敌军五座城池,还把敌方将军踩在脚下,逼人家叫她爸爸!” * 红楼之上,玉竹小院,厮有病弱美人轻摇绢扇,樱桃小嘴吃着递上来葡萄,看着身边的太子殿下,摁着脑壳疲倦的说道, 咸鱼:“我人丑事多,败家的很。” 太子:“我人闲事少,宜家的很。” ····· 咸鱼:“我好吃懒做,难搞的很。” 太子:“我厅堂厨房,喜好的很。” 洛时七怒的起身,甩了扇子,看着过去不苟言笑,跟个面瘫似的男人,瞪大了眼睛, 有东宫不住?总来自己小院子打秋风,这狗太子有病? 男人顺着榻上直接一躺,眼神委屈,楚楚可怜, “七七,你说的,让我当你的鱼的。” “·····” 若日, 洛时七挨个踹开后院的小门,清点鱼塘,冷风刮过·····跟个秋风扫落叶的凄凉····· 她发出一声惊叫, “老娘后院的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