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妾身要上进

    焰漓

    古代言情连载中28.81万

    舒云拂从来都不否认自己不是个好女人,自私自利、爱慕虚荣、贪图富贵,无论是在现代,还是穿越成为了舒家庶女,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过好日子,过富贵的好日子! 所以无论是给人霸总干替身,还是被那个知府父亲培养着要送给达官贵人做妾,她都很配合,但是再多的算计也没能料到,上一秒还是知府的千金,下一秒就成了罪臣之女要入教坊司了! 这不能啊!所以这个时候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正好,这办案的钦差大臣就是最好的攀附人选,只是她是选表面温润实则疏离又智计过人的哥哥,还是选表面开朗实则阴鸷又自私无情的弟弟呢?

  • 穿成炮灰毒后,我把皇帝气哭了

    夏虫语

    古代言情连载中25.19万

    闵依依穿书了,成了个被夺权禁闭的倒霉炮灰皇后。 好在作为读者,她知道很多秘密。 例如,狗皇帝能感受到她的感受。她饿了,皇帝也会觉得饿,她冷,皇帝也会觉得冷。 于是她决心自救。 皇帝跟爱妃吃饭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馊味。 当场吐晕。 皇帝跟爱妃互诉衷肠的时候,突然抑制不住狂笑。 爱妃离心。 皇帝上朝的时候,一头栽下了龙椅。 皇上猝死?不,因为皇后太困。 皇帝狩猎的时候,突然叫停,表情如便秘。 心腹忙问:“皇上,您又怎么了?” 皇帝气疯了,咬牙切齿地说:“把皇后给朕拖……回去捂被窝里!小日子出去乱跑什么!嘶!好难受,疼!” …… 闵依依成功翻身,好不得意。 然而这天,她无意中做了个难以启齿的梦,被皇帝叫醒。 她懵懂地问:“皇上,您怎么来了?” 皇帝微笑不语。

  • 庶女撩人,诱得病娇王爷面红耳赤

    梨王

    古代言情连载中23.07万

      【重生复仇的苏氏庶女×隐忍蛰伏的落魄皇子】   苏家有女,娇纵跋扈。苦追尚书大人三年,终于得偿所愿嫁得良人。   可谁能告诉她,她心心念念的夫君为何会是陷害苏家通敌叛国的罪魁祸首?   大梦一生,重活一世的苏婉清发誓:弄死他们。   渣男想制造接近自己的机会?   苏婉清眉眼含笑照单全收。   白莲花渣女想牺牲自己助渣男成就大业?   不好意思,只要她苏婉清不答应,他这一辈子都只能活在污泥里。   “清儿,从头至尾,你从未真的爱过我?”   渣男心如死灰的呐喊,是她大仇得报最好的回应。   只是上一世她从未留意的落魄五皇子,为何会逆袭成为新皇?   某人目光灼灼的眼神似要将她灼出一个洞,“天地为媒,江山为聘,卿可愿嫁我?”   “为何不愿?”   逆袭成大雍皇后,苏婉清笑的花枝招展。

  • 小奶团心声暴露,炮灰全家坐不住

    猫猫小小扑

    古代言情连载中25万

    【全家读心+穿书+炮灰+团宠+爽文】 熬夜看小说的顾江梦穿书了,穿成了活不过几天的炮灰婴儿身上。 不完成改变炮灰全家的命运,没办法回去! 顾江梦:我一个婴儿能改变什么!我自己都要over! 不曾想她的心声能被听到。 面对娘亲:【娘,你的五妹想要捂死我!】 顾江梦小命算是保住了。 面对爹爹:【爹,你的妾当初就是下药爬上的床,为了给腹中的孩儿找爹,如今又故技重施!】 面对三哥哥:【哥哥,有人想诬陷你!】 面对大哥哥:【哥哥,你本该会试中会元,却别人诬陷作弊,当众游行!】 …… 而这些都未发生,顾江梦一脸懵: 怎么炮灰全家突然逆袭了?! 难道穿错书了了?

  • 吾妻体弱多病

    两边之和

    古代言情连载中15.05万

    沈小楼是个疯子,从地下研究所逃出去后,她一心报仇。把仇人屠戮干净之后她又回到了基地,炸了研究所 再次睁开眼她成了世家大族放逐到庄子上的小可怜,背负恶名,十五年来无人问津。恶奴欺主,一场风寒要了原主的小命,醒来的沈小楼一把掐住了恶奴的脖子…… 隔壁庄子上的书生重病,奴才不给请大夫,还把他绑在屋里折磨,就等着咽气出殡了 沈小楼一度以为书生温文尔雅,性情温和,实属谈恋爱的好对象 直到有一日,她在巷子里撞见他举刀刺进一人身体,血溅了一脸,骇人至极。 她错愕之后,吓得眼眶通红,半天说不出话 皇城司指挥使江逢,冷血寡情,不近女色 那一年他身受重伤躲在小庄子上,遇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姑娘 初见,她是个病秧子,天真善良,自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坚定不移地帮他助他 再见,被家中姐妹故意抛下的她柔弱可怜,一边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委屈巴巴求到他的马车前 六亲不认的江逢头一回动了恻隐之心 后来,得知她有危险,他赶去相救,却见那柔柔弱弱的病秧子,手脚麻利地把意欲辱她的男人打晕,甚至朝他射去一支暗箭 转头对上眼神复杂的江逢,沈小楼咬唇迟疑片刻,“大人,当没看见可好?” 江逢……

  • 我也不想宫斗,可皇上非要砍头

    桃千酒

    古代言情连载中20.41万

    【穿书+系统+救赎+年下养成】 聪明隐忍清醒小宫女&美强惨偏执帝王。 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 陆双双只是救了一只过马路的流浪猫,结果连人带猫被撞飞,再次醒来,她穿书了。 穿成什么不好,非得是皇宫里的没人权的奴婢。 谁能想到天天虐待的男主,日后会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皇帝。 而他长大之后,第一个报复的就是原主这些刁奴。 原文中,这些欺辱过他的太监宫女,有的被砍头,有的还被砍断手足…… 将自己代入那些报复,陆双双不由打个哆嗦。 不管哪一种,她都不能接受! 她要逆天改命!改造皇帝,唤起他的良知。 努力将黑化偏执扭曲的男主养成三观正的好青年。

  • 长剑与君舞

    婔玥

    古代言情连载中27.18万

    公孙苓:"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亲。" 裴文昭:"好,我会帮妳,一辈子陪在妳身边。" 裴文昭:"公孙苓,我心悦妳。" 公孙苓:"可是你要娶的是别人。" 他们两人一个家破人亡,一个差点满门抄斩。" 相知相惜中,依偎着共度一个又一个难关。 可是火焰中再回首,两人已咫尺天涯。

  • 急!郡主她一身反骨,该如何宠?

    谢欣

    古代言情连载中21.29万

    【超甜+马甲+双商爆表+超感知能力+1V1】 反骨小郡主满脑子阴谋诡计(救命之恩)磨刀霍霍志在谋朝篡位(以身相许)。 面对小郡主的种种恶行某金贵之人痛心疾首(于心不忍),本着舍己为人(独有情钟)的无私精神,放下身段撸起袖子咬紧牙关收拾一个又一个烂摊子......真的,恨不得把她一起收拾了! 直到一天,金贵之人发现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小郡主竟然是年少救下(埋在心底)的小女孩,一切都变了...... “你认错人了!我才是......”金贵之人忍无可忍自爆马甲! “你不是说将错就错实为上策?”小郡主表示不信。 “不算!统统不算!”金贵之人气急。 “你不是说人无信而不立?”小郡主投来鄙视的一瞥。 金贵之人一咬牙,伸手握住了小郡主的后颈,压近她的唇:“你再说一句试试!”

  • 藤枝谋

    阿南凉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15.37万

    我自年少时有一个喜欢的人,我想与他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可后来我站在雪山之巅,望着白雪皑皑,一跃而下。 我爱他,可我不能爱他。

  • 太子下跪三日,只求我重穿嫁衣

    岁岁昭夏

    古代言情连载中8.99万

    谢国公府的五姑娘一生坎坷,生母早逝,亲缘淡薄,糊里糊涂就被许了人家,婚后夫妻不睦,婆母不喜,最后更是可怜地落水而逝,结束了她这短暂又凄凉的一生! “好冷,好冷……” 几声低吟过后,谢五姑娘慢慢发现自己回到了许婚的前一周。 几番周旋无果后,一个风雨瑟瑟的下午,谢五姑娘去了一处地方,寻了一个人,递了一封信! 她又等了几日,等到了媒人上门,也等到了一道圣旨! 接旨后,那冷淡了她多年的父亲,头一次语重心长地与她说:”太子性情乖戾,喜怒无常,宫中形势波诡云谲,你可是真的想好了?这一嫁,便是再也回不了头了!“ 谢窈宁何曾不知,但历经前世,她只觉得,今后的日子,索性也不会更差了! …… 嫁入东宫后的谢窈宁,第一次感受到,被人重视的滋味,原来这般好! …… 大婚当日,太子殿下当场发了“疯病”,赶走了所有宾客,大闹了东宫,给了谢窈宁一个此生难忘的婚礼。 后来,太子殿下在寝殿外跪了三日,委屈巴巴地求着谢窈宁再穿一次嫁衣! 前期的太子殿下:孤就喜欢看你哭的样子! 后期的太子殿下:乖窈窈,我错了,你莫哭了,我心疼!

  • 如何让灭世反派从嘎我到爱我

    颤春枝

    古代言情连载中13.37万

    【暴躁怂货小可怜女主×阴暗缺爱大反派男主】 沈清棠穿书了,成了修仙文里爱慕大师兄男主,欺凌同门大反派的恶毒炮灰小师妹。 不仅如此,她还需要走完女配的所有剧情,还要阻止反派裴羡灭世。 为了苟命,沈清棠开始认认真真地扮演恶毒人设,然后又在每段剧情结束后战战兢兢地拼命补救。 尤其是在反派裴羡的剧情上,她简直是在阎王线上左右蹦跶。 要知道,原作沈清棠最后是被她欺凌的大反派裴羡活生生凌迟了两千多片肉片啊! 诛魔雷劫下,她下药将裴羡定在原地,嘲讽一通,却咬牙替他挡下雷劫。 封禁阁中,面对即将掉进无尽深渊的男主和裴羡,她毫不犹豫选择救男主,却在下一秒主动跳进无尽深渊。 再度看着沈清棠不走寻常路的众人:小师妹爱的不是大师兄吗?怎么感觉她其实是爱惨了裴羡? 对此,沈清棠内心语录排排闪过: 为什么她一个恶毒女配能有这么多的剧情? 为什么她这么认真地走剧情,到最后剧情还是崩了? “还有你!”沈清棠惊恐地看着黑化的裴羡步步逼近,直接抱头痛哭:“我错了,我不想被削成两千多片肉片!”

  • 侯府望媳和离后飒疯了

    刺猬与猫

    古代言情连载中15.38万

    【权谋】+【女将军】+【野心家质子小狼狗】 江馥甯持节嫁入许府,守新寡,掌中馈,不想却等来他背弃婚盟,要与冉笑笑,“一生一世一双人。” 果断放弃,转身,一骑红装上战场!女子亦是巾帼不让须眉! 但当家族危机,皇权倾覆,北凉发兵! 江馥甯置身大浪之中,主沉浮。 —— 当谜底揭开,是谁在扮猪吃虎,步步图谋? 当和亲逼来,又是谁甘愿舍弃荣华,一生相随。 当野心家放弃野心,江馥甯又岂能忍心不许他一个将来。 当旧爱掌权而来囚禁自己,又岂会让他称心如意! 这一世,金戈铁马,运筹帷幄,她都做得, 唯独他, 让她的心乱了分寸。 “江馥甯,我心唯你。” 幸运的是,她亦是。

  • 农女又飒又媚,残王掐腰宠疯了

    12亿

    古代言情连载中9.79万

      苏新月穿越生子,被人堵在门前要债,孩子爹却想着弄死她。   她果断放那买来的相公离开,打络子、做酱香饼、开医院、疗养院……   一不留神就做到了大魏首富。   她那扔了的相公却不肯离去,整天想爬她的床。   *   楚九(萧驰):夫人,天寒地冻的,一个被窝呗。   正在数银子的苏新月:滚,别打这些银子的主意!

  • 重生被换亲?嫁给禁欲王爷真香了

    七两碎银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10.79万

      前世,蔺昭错信渣男和堂姐,在他们的挑拨之下,忤逆父命嫁给了景王。   助他登上帝位之后,景王却她弃之如敝履,更是以谋逆之罪诛了她外祖家九族,转头迎娶堂姐,宣告全天下堂姐才是他最爱的女人。   蔺昭犹如丧家之犬,被废入冷宫,日夜受尽折磨。   最后被堂姐用一根白绫了结。   死前方才知晓,阿爹的死是他们故意谋划,只因蔺家功高盖主为皇家所忌惮,蔺昭饮恨而死。   重生之后,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渣男景王必死,大雍江山在老周家手里只会玩完,这皇位老周家坐得,为何她老蔺家坐不得?   可惜她父弟赤忱丹心,实在干不来造反的事。   于是蔺昭就将主意打到了上辈子举兵反叛差点成功的秦王身上。   他虽暂时双腿不良于行,但实力不俗,只要给他机会他就能真的打下江山来,最重要的是他与蔺家交好,绝不会做出兔死狗烹的事来。   于是嫁给秦王的洞房夜:   蔺昭神神秘秘地掏出个东西给他,引诱道:“想不想做点刺激的事?”   秦王面红耳热,打开书一看——   《先当太子后当皇帝的战略性三步走计划》   秦王:“?”     #王妃教我怎么谋朝篡位#

  • 真千金今天也只想当咸鱼

    久雅阁

    古代言情连载中14.16万

    『穿越+法医+男主重生+追妹火葬场+发疯文学』 堂堂现代大法医,穿到古代,居然成了个受气包? 顾昭昭觉得这日子不能这么过。 她好歹也是千里迢迢回家的真千金啊! 不应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打定主意,顾昭昭决定营造完美躺赢环境。 娃娃亲软饭男,假千金哭唧唧想要? 好的,送你! 今生,我绝不吃爱情的苦! 好大爹能养我倒八十岁,就绝不让别的男人操半点心。 四个哥哥都独宠假千金? 没关系,只要不作妖,哥哥皆可抛。 但是,吃回头草,想重新宠妹? 那就是你没有道德了! 至于那边重生的那位战神王爷…… 非要捧着江山来娶,倒也不是不可以。 “皇后可以当,尸体我也还是得亲自剖!”

  • 红楼旧梦之老祖宗她操碎了心

    南方有只兔

    古代言情连载中10万

    红尘之事瞬息万变,盛时繁花似锦,败时风雨萧条,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终究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幼时读《红楼》,只遗憾木石姻缘未成佳话;再读《红楼》,又感慨家族从兴盛到衰败实在可惜;三读《红楼》,恍然一场大梦,真真假假,难辨虚实。执笔写此一书,弥补少时遗憾,如有不当之处,还望诸位多多包涵。 (PS:因为情节改动较大,本书不采用当下研究的清朝历史背景,是架空历史,介意的宝子请提前避雷哦~)

  • 穿成真千金后,在皇宫签到被读心

    唯见江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13.75万

    【被读心+签到+玄学+一体双魂+双洁+非传统宫斗文+架空】 星际时代女将军宋棠一朝穿越,魂魄落在大渊国公府小姐宋柳儿身上。 宋棠要靠签到系统修复战舰,完成后能重塑身体回到她的时代。 为完成任务进宫签到,她低调不争宠反而引起了皇帝谢楚明的注意。 宋棠怎么也没想到,谢楚明竟然能听得到她的心声! 宋棠更没想到,宋柳儿仍在这副身体里,二人是交替出现! ****** 大渊国皇帝谢楚明不近女色,一旦被女子碰触就会全身起红疹。 直到选妃遇到国公府小姐,意外发现他能听到此女心里的想法? 从好奇开始接近,没想到宋小姐竟有两副面孔,一会儿是武林高手,一会儿又是神算,让人琢磨不透。 更奇怪的是,他只能听到“武林高手”宋小姐的心里话,也唯有被她碰触才不会起红疹。 谢楚明想不明白,分明是同一个人,为何会有如此区别?

  • 侯门主母驯夫日常

    画堂绣阁

    古代言情连载中24.82万

    许纾和承认她是考过教师资格证,可就算有证也不能这样上岗啊! 双眼一睁,莫名其妙就绑定了劳什子的养成系统,养成嘛,那就做主角他娘最好嘛,可系统耳背,当娘听成了当娘子,好好的母子变夫妻了! 摔!怎么还把人给搭进去?! 可事已至此,一肚子牢骚也没用,只能揣着当娘的心,给人家当娘子了。 再看这一家子,糊涂的亲爹,伪善的继母,豺狼般的兄嫂,狡诈的小叔子,拎不清的大姑姐,嫁人了还回来瞎搅和,合着就逮着我儿...呸!我夫君一人欺负呗? 休想! 许纾和挽起袖子,她向来护短,谁也别想欺负了她的人! 双眼一睁,陈知竟然重生回到了成婚当天,可他明明记得新婚妻子患有心疾,成婚当天突然发病就...那眼前女子究竟是人是鬼? 陈知默默后退半步,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再后来呀,呸!管她是人是鬼,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谁敢欺负我娘子?! 看着战斗力暴涨的某人,许纾和也咂摸出点味儿来,好像,自家娇弱的夫君,也没那么弱?

  • 穿成权谋文的炮灰贵女,我悟了

    舟山见夏木

    古代言情连载中25.25万

    沈昭如是穿书的王府郡主,有着两世记忆的她,眼前摆着两条明晃晃的路: 一条路,就守着京城这块地儿,等着被毒身亡,不过等几年,大家就会一起来地府相聚,整个团灭。 另一条路,离开京城,凭自己的能力去寻找那些品行端正,且有才能的人,给他们制造施恩的机会,让他们为她所用。 面对这两条,沈昭如当然是选择毫不犹豫的借口离京南下。 路上救下的落魄书生:“多谢郡主搭救,日后我便是郡主手下的人……” 顺手救下的逃婚小姐:“郡主救了我一命,我定当跟着郡主……” 顺便救下的隐世家族嫡女:“大恩不必言谢,日后郡主的安危就请交给臣……” …… 许多年之后,沈昭如站在朝堂最接近皇上的位置,和一年迈的臣子唇枪舌战,老臣最后说不过,气的晕厥过去被公公抬走去太医院。 只有沈昭如意犹未尽,眉眼含笑,傲视群臣,“还有人要反对吗?”

  • 弃妇?闪瞎你们的狗眼

    一碟开口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24万

    国公府嫡女沈若汐嫁于将军府,独守空房两年,尽心侍奉公婆贴补家用,丈夫凯旋却带回来一怀孕的女子,还许诺明媒正娶她为平妻! 好的很,这将军夫人她早就做够了,有什么可留恋,一纸和离书断的干净。 再见面,她已经成为人人颂扬的军中神医,为何负心人最后却一副被人抛弃的后悔模样?盯着她绝色艳艳的脸红了眼睛。 醋意大发的战王恼羞成怒,“萧将军,现在若汐是本王的王妃,想死本王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