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带极品婆婆逃难,她靠物资逆袭了

    弄巷落

    古代言情连载中36.79万

    【逃荒+物资+空间+种田+萌宝+基建+医女+甜宠】 别人穿越都是带金手指去享福的,林桐穿越却是带着后妈一块穿越的。 林桐:在现代抢我家产不够,我穿越了你也跟来? 后妈:我不管,我现在是你婆婆,你不伺候我不行! 公爹败光家产拍屁股死了、妯娌尖酸刻薄一肚子心眼、地上还有俩吞金兽。 一穷二白的林桐傻眼了。 结果她发现,自家便宜丈夫还是个重生大佬。 大佬:孩子都有了怎么办呢,凑合过一辈子吧。 身在乱世林桐能怎么办,只能拖家带口开启逃荒路。 好在她有空间有物资,吃喝住行都不用愁。 面对各路人马起义打仗,林桐干脆找了个地方圈地自萌,做起了基建。 有敌军来打? 炮轰他!

  •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卿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30.86万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 荒灾开局:带着疯批妹妹种田发家

    翦玥

    古代言情连载中46.44万

    常言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不过替反派妹妹说句不值,身为读者的她就变成了反派妹妹那只活在记忆里的大姐! 睁眼是铺天盖地的洪水,转身秘密就被反派妹妹发现个正着! 史上最悲催的大姐就这么诞生了。 她说冷,反派妹妹让她冷着! 她说饿,反派妹妹让她饿着! 她说肚子疼,反派妹妹居然还要她憋着! 婶可忍,叔不能忍。 揣着大学城,拥有整个大学城里所有活动物资使用权的读者,还能让还没黑化的小萝莉妹妹拿捏? 为了自己的日子能够好过点,丁雪薇殚精竭虑地做榜样,为了自家不会凄凄惨惨戚戚的死在男主手里,丁雪薇毅然决然的决定将改邪归正的妹妹嫁给男二,而为了促进男二跟妹妹的感情,她秉承着舍我其谁的崇高奉献精神,拉拢男二那让人讨厌到咬牙切齿的大哥! 某天,丁雪薇听到个天下第一的名头,与盼娣打趣。 盼娣搅着手讷讷说大姐,那就是我。 某天,丁雪薇听了个毒仙的名头,与来娣逗趣。 来娣忐忑半响指向自己。 某天,看着拖娃带仔找神医的小美女,丁雪薇一声怒吼···为毛,她就啥都不是?

  • 农门悍妻有空间,种田开挂糙汉宠

    海草梦

    古代言情连载中43.55万

    宁萌因车祸意外身亡,竟穿越成了一个在古代乡村里恶名远扬的守寡带娃村妇,开局就是一个破棋盘……嗯,还好有空间和金手指小铁桶! 打脸渣男,狠虐欺辱之人,办酒楼,搞农业,发扬医术,震灾……不知不觉中,她竟成了几国都想抢占的‘名人’! 天下第一钱庄的少主:“萌萌,和离吧,两萌宝就是我的宝,我的财产都是你们的。” 天下第一富商家主:“萌萌,和离吧,以后家里的生意都由你作主,我只负责在家看小孩貌美如花!” 某国年轻君王:“萌萌,和离吧,我允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咱们只羡鸳鸯不羡仙!” ‘失而复返’的糙汉夫君满脸黑线:“都给老子滚……” 回头,他一脸邪魅,狂妄霸道,一下子把她壁冬在墙角,却委屈求宠:“媳妇儿,求亲亲,求抱抱……咱们俩搭配才最可靠!” 宁萌:“……” 两萌宝:“……” 这爹真不害臊?! 《此文虽是种田文,却也有虚构情节的,请书友匆太较真,看书愉快,感谢支持!》

  • 穿越之我在花朝赚大钱

    孤独的牧马人

    古代言情连载中39.1万

    场景1:天空中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好死不死偏偏劈中了我,整个人一瞬间就被电流贯穿全身,身边的景象伴随着电闪雷鸣而物换星移,斗转星移之间一切都成了定局。 没有了现代的高楼大厦;没有了现代的车水马龙;没有了现代的高科技产品!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稀稀落落的人走在不是那么平整的街道上,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了我,仿佛是在看一只穿了衣服的猴子一般,街道上所有的人都穿着古装,自己仿佛来到了一个古装剧的拍摄现场,只是现场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机;也没有剧组的工作人员。 场景2: 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还有房屋街景到是有些唐朝的风格的感觉,但是历史上的唐朝不是以肥为美的吗,这里的人们在相比之下感觉显的有些瘦弱。 悠闲的走在不认识的街道上,一个人也不认识,想要拦住一个人想要问下现在是什么朝代,这里是哪里时,所有的人都匆忙起来,三三两两的人都急匆匆的往前跑,不知道他们在议论着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跟着人群一起往前走。 走了大约两三分钟的样子,不远处有一个擂台,锣声阵阵响彻云霄。

  • 这个郡主有点佛

    植物不失眠

    古代言情连载中47.54万

    父亲是风齐国唯一的异姓王爷,听说以前还是魔教教主出身。母亲是风齐国皇帝唯一的亲妹妹,还有一个文武双全,颜值爆表的世子亲哥。有药谷神医这样的武林绝顶高手当师父,还有四个能独霸一方的师兄师弟师姐。这样的郡主人生想不佛系都有些难啊。

  • 清穿后我绑定了上进系统

    花明柚

    古代言情连载中49.71万

    池夏清穿了好几年都相安无事,一朝改朝换代忽然被绑定了上进系统。 要么努力搞事业,要么死! 幸好遇上了肝帝雍正。 从此开始了给皇帝发布任务的快乐摸鱼生活。 咸鱼与肝帝日常: 系统:专宠十五天,奖励高级火枪制造图纸。 池夏:大可不必! 胤祥:皇上,西北战事吃紧…… 雍正:朕……勉为其难。 【成长型女主,从咸鱼到心怀天下,从欣赏到并肩奋斗】

  • 在远古当团宠

    酱葱饼

    古代言情连载中34.22万

    一朝穿越,简妍跌落异界,一睁眼看着巨大植物宛如来到了巨人国度。 这是哪?原始森林吗? 很快她便得知,这是一个主植物,次动物的世界。 散发着浅绿荧光的圣洁身姿颔首弯腰,为她打开新世界大门。 “欢迎来到精灵之森。” 那长满荆棘的狰狞藤蔓缠绕着她的腰拖入森林深处,绿芽嫩藤环绕两圈缠住她的美颈,顶端挑起她的下巴:“外来入侵者,居心不轨,留在吾的领地且待观察。” 好不容易从那团带刺藤窝里跑出来,一不小心又跌入了食人花窝。 一朵朵精致小红花娇羞埋在绿叶之下不敢抬头,然后猛然拔地而起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骇人獠牙,男人躺在花芯里,紫眸魅惑,骨节分明细手撑着脑袋,“哦?雌性呐~真可惜…你闻起来好香~” 喂,不要把你的意图写在脸上,眼泪都馋得从嘴里流出来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两个洪水猛兽,前方的高岭之花布好了陷阱守株待兔,不苟言笑的面瘫脸展露锋芒,“动物,都是危险有害的种族!” 简妍欲哭无泪!

  • 软娇包又被侯爷逼婚了

    姗姗来糖

    古代言情连载中39.05万

    叶泠雾十四岁那年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心狠歹毒,下场悲凄,而梦中的源头都来自于即将要去的宁北侯府。 她出身卑微,在无亲无故的京城,如履薄冰。 长辈夸她:温良恭顺。 同辈戏她:乡下来的丫头,软柿子。 叶泠雾都认,但软柿子可捏,她不可。 —————— “宁北侯府沈小侯爷被拒婚啦!” 众人呵呵大笑:假的! 半年不到,谣言再起“宁北侯府,沈小侯爷又被拒婚啦!” 众人笑不出来:谁胆子这么大! 几月过去,京城都在传“沈小侯爷又又被拒婚啦!!” 众人垮着脸:世界观崩塌了。 叶泠雾瞧着没名没分,却爱拈酸吃醋的沈小侯爷。 低声道:“沈挽舟,你能离我远点!” 绵软的嗓音透着不耐烦。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侯爷被顶撞,不仅没有一丝愠怒,低醇声音中分明带了些笑意。 “天寒,离远了我怕卿卿冷。”

  • 五福晋重生记

    南槿又

    古代言情连载中44.74万

    【日常风+宅斗+宫斗,不虐】 前世,十八岁的婉玥嫁给康熙帝第五子胤祺为嫡福晋,成为了皇帝的儿媳。 夫妻三十五载,胤祺原本也宠她,只是她为人胆小怯懦,不敢去承宠,安心在后院当个鹌鹑,以为能保得周全,却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保护好,自己的长子早夭,第二个孩子流产,她最终郁郁而终。 忽而一觉醒来,婉玥重生回十八岁大婚当日,稀里糊涂成了胤祺的侧福晋。 重活一回,婉玥想逆天改命,权利、地位、爱情,她通通都要得到,她要好好保护好自己还有她的孩子。 成婚后,胤祺发现自家侧福晋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往他府里奔的人都冲着他的侧福晋来的。侧福晋成了香饽饽,小日子比他过得还有滋有味。 这种奇怪的迹象不得不让他警惕了起来。他的侧福晋,是不是不爱他了? 架空清朝,设定如此,谢绝考究。

  • 被骂穷寡妇,我靠异能在古代逆袭

    秋风残叶

    古代言情连载中41.88万

    一道晴天霹雳砸到头上,她竟然穿成了乡野老妇,一睁眼就被逼债,看着眼巴巴等着她做主的几个大儿子,白云溪恨不得再死一遍。从青瓦房变成了摇摇欲坠的窝棚,看着四面漏风的家,白云溪咬着牙拎起擀面杖,把几个儿子分配的清清楚楚,干活的干活,做工的做工,谁要是敢偷懒,直接逐出家门。而她作为老太君……呸,她作为家里最高指挥官,要是连个日子都过不好,还不如用擀面杖闷了自己。

  • 人生模拟器,开局一宫女

    姜粥

    古代言情连载中38.89万

    纯女频[架空+系统+美食+升职] 玉琳琅背的要死。 开局就穿成被迫顶包姐姐的备选宫女。 顺带附赠离谱外挂一枚…… 【叮,人生模拟器已启动完毕!】 【请问是否开始模拟?】 “是。” 【第一月上旬:你被恶毒后娘用迷药放倒,送上选阅宫女的马车。】 【第一月中旬:入宫之后,你被赐名琳琅。你似乎哪里得罪了掌事姑姑,被分配到了冷宫……】 【第一月下旬:你被老鼠咬死了!】 琳琅:???? 离谱!重来! * “算命的说,你我天定良缘。” “我怎么没模拟出来?!” (PS:1V1纯爱,为了升职加薪的宫廷版打工人女主,金手指很大。重点避雷——男主贤内助正义人,女主隐藏狼灭疯批) 兔皮狼人混沌善社畜×外冷内热通透君子骨

  • 在荒野求生

    宓兰

    古代言情连载中44.35万

    科技时代全能科技狂人林言胎穿荒野时期。 原始野蛮和未来文明的碰撞。 血腥、愚昧交织。 林言睁开眼睛就自闭了。这当真是人能生活的地方吗? 她本想自生自灭的,可作为食物链底层的人族,她无法忍受被凶兽吞吃入腹。 没办法,只能自强自立。 林言相信,科技可以改变一切,人族强盛不是梦。 大基建从野人生活开始。

  • 成为领主的我被迫种田

    逆流水水

    古代言情连载中46.86万

    玄幻种田女强文,领主+妖灵种田+玄幻+倒霉起点成长型男主+养崽养宠物 姜苒穿越到一个种田能长出妖灵、秘境地图无数分割的玄幻世界。 原主双亲死亡,成为了一个镇级的领主的她,眼看着孤苦伶仃的弟弟妹妹、一只快死的妖灵以及枯瘦嶙峋的领民们……只有挽起袖子干了! …… 外界魔兽横生、领地更是严格划分了等级…… 姜苒秉持着来了都来了的佛系思想,覆手为雨,将一个小小的镇级领城逐步晋级为县级、郡级、都级……乃至霸国级的领地! …… 【主事业发展,女主有cp。霸气慵懒美艳领主vs冷漠占有欲max真香帝】

  • 怜府君子

    良喜

    古代言情连载中30.97万

    何为爱者,相伴一生,共赴江山。 地府头子x天府神明 李择喜死时,在火焰中蜷缩的躯体被钉在了木桩上。 江至只是站在那抹月色下,眉眼中有揉碎星辰般汇聚的清冷。 “我找到你了。” 若是你朝我而来的那条路,浓郁无光,我永远保证,漫天星河皆会为你保驾护航。 “你只是你自己,无需为他人而活。” “这世间万千,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 (鬼怪妖兽风水民俗大集合,群像合家欢~)

  • 惊!重生后的嫡女她杀疯了

    我之安然

    古代言情连载中48.52万

    上一世,赵家屠尽满门,定北候府百年盛誉毁于一旦! 这一世,她决定力挽狂澜,一朝定乾坤。 赵家已无男子?她轻轻一笑:谁说女子不如男。 奸人陷害妹妹,贼人蛊惑弟弟,谋害整个府门,渣男又想故技重施? 家门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这一切,她都要。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朝廷与军队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 谋权乱世,且看谁笑到最后。 一晚,那日日与他敌对的叶都尉使,将她围在墙头,泛着黑眸问:“你要如何肯?” 赵欣怡转了转眸子,嘴角一勾,贴着他耳边道:“我要你做我的赵叶氏。” 叶凌绝轻声一笑,轻捧着她后脑勺道:“悉听尊便!”

  • 咸鱼的悠闲穿书生活

    南珠鱼

    古代言情连载中49.25万

    穿成恶毒女配,眼看要被男主弄死,裴潇潇喜提系统时光倒流救出小孩,躲过危机。 她忙着用信息差搭建渠道,抽取不用出卖时间精力的非劳务收入,争取做条咸鱼。 一不小心竟让男主宋瑜对她上了心。 原书女主杀到跟前,裴潇潇至亲之人接二连三出事。 这是剧情大神在制裁她…… 小剧场: 裴潇潇意外救人获赠一百两银票,反手塞宋瑜怀中。 宋瑜一呆:“你干嘛?” 裴潇潇理直气壮:“周围人来人往看着呢,我娇滴滴的,会被抢,放你身上转嫁风险!” 宋瑜气笑:“敢情你把我当押镖的?!” QQ群:389831240

  • 凤倾天下:请君勿妄为

    舞霖铃

    古代言情连载中42.31万

    穿越到古代,贵为公主,却是个别人眼中的花痴恋爱脑。 她本是医毒双绝特工组长,玩转这个世界还是妥妥的~ 云若染穿越来的第一个月,整个国都被惊艳了! “公主殿下,据说国师想给你献殷勤?” “公主殿下,据说太医令家的天才公子是你小弟?” “公主殿下,据说你追的探花郎要倒追你了?” “公主殿下,据说……” 云若染摆摆手:“本公主一心谋事业,恋爱,都是表象!” 几年后,女帝凤倾天下,艳艳无双!

  • 回禀丞相之陛下有喜了

    杨晓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33.94万

    活了半辈子,却看透了一生。 临死前,男人的负心薄情,终于让林冉心如死灰,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哪知道,老天爷却跟她再次开了一个玩笑,让她重生到了一个女子为尊的世界。 看着围绕在身边穿得花花绿绿,涂脂抹粉,莺莺燕燕的男人们,林冉嘴角狂抽,额头青筋暴跳,仰天长啸:“老天爷,你这是在玩儿我吗?”

  • 清风拂过的痕迹

    风停云起

    古代言情连载中34.98万

    林家惨遭灭门,其女侥幸逃脱,为查背后的凶手,阴差阳错的与叱诧风云的将军结成连理,踏上了复仇之路。 原本两个毫无交集的两人,婚后相处的点点滴滴,让两人彼此心生爱慕,奈何天意弄人,两人终究还是没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