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来世的缘

    甜草莓86

    古代言情连载中65.41万

    出身官宦世家的一对璧人,指腹为婚、青梅竹马,原本可以琴瑟和鸣、连枝相依,奈何完美的爱情敌不过残酷的现实,亲情敌不过欲望。爱情在激烈的政斗、人性的罪恶面前不堪一击,显得那么得脆弱,命运就此改写。经过主人公的努力,找回了正义,却仍然找不回爱情,还因此失去了性命。 万念俱灰,只得将全部希望寄托于来世,那里一切随人所愿,那里虽然有磨难,但更有亲情,有正义,有光明,自然也有爱情。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偏方方

    古代言情连载中68.52万

      只是在休息室里打了个盹儿,一睁眼,竟然穿成了古代目不识丁的乡下胖丫头。   好吃懒做不说,还在村里横行霸道。   十里八乡没人愿意娶她,好不容易买了个金龟婿,大婚之日竟让人逃了。   恶霸老爹一怒之下去道上掳了个夫君给她。   就是……爹你掳的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呀?   *   婚后的苏胖丫很忙。   忙着改造恶霸爹爹与恶霸弟弟。   忙着抢救貌美如花的神将夫君。   忙着养育三个小小恶霸小豆丁。   一不小心,将自己忙成了大燕最位高权重的一品女侯!

  • 穿成极品恶婆婆之后她只想洗白

    爱笑的肉肉

    古代言情连载中76.71万

    母胎单身的孟瑶穿成了恶婆婆,逼得儿媳妇寻死。 孟瑶:该怎么洗白?在线等,挺急的。 毕竟,她人美心善,不是做恶婆婆的料。 曾经在孟瑶面前大气不敢出的儿媳妇:我婆婆是天底下最好的婆婆。 八岁就被孟瑶送去当学徒差点儿被师傅打死的赵小树:你们哪只眼看到我娘对我不好了? 赵小花捏着自己日渐消瘦的脸颊:我娘不疼我了,都不叫我吃肉了。 瘦了之后越来越好看的赵小花:多亏我娘不让我吃肉。 成功洗白的孟瑶神清气爽,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寻找下第二春?总不能两辈子都当单身狗吧! 一众儿女:爹,你再不回来,娘这支红杏就探出墙头啦! 剑眉星目面无表情的帅大叔:她敢! 孟瑶满脸问号:她不是丧夫吗?这是,诈尸了?

  • 嫁给皇子后娇娇美人她被宠野了

    画堂绣阁

    古代言情连载中89.23万

    一贯性子冷僻的姜家嫡女嫁进皇子府就变了样,做戏唬人学了个一样不差,日渐活泼爱笑了不说,脾气更是渐长。 今日扎了贵妃的心,明日打了权贵的脸,后日更将某名门闺秀丢出府。 众人侧目,谁说五皇子妃家世门第不高,攀得高枝定会自卑怯懦? 周蕴也奇怪,分明巴巴围着他转的不少,怎么偏就稀罕上这一个呢? 姜蕊微微一笑,兴许名字取得好,生来就该做那心尖尖吧~

  • 农门团宠:权臣的福气包娇软可欺

    肉酥

    古代言情连载中62.92万

    【1V1,爽文不虐只甜!】 姜宁是个小哑巴,因被催婚不堪其扰,稀里糊涂从村道上捡了个小相公入赘。 最初,她觉得相公只有脸好看。 慢慢的却发现,相公不止干什么都很厉害,还是个正人君子—— 该圆房时,他推三阻四,说要长身子。 她以为,相公会一直这样下去。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味,她甚至怀疑自己,以前相公是这个调调的吗? “现在这般害羞,当初是怎么鼓起勇气要来跟我圆房的,嗯?” 姜宁:o((⊙﹏⊙))o “再哭的话,我可就罚你写字。” 姜宁:∑(っ°Д°) “说话,喜不喜欢?不说的话,就默认你喜欢了。” 姜宁:!!!∑(゚Д゚ノ) 忍不了了。 一刻都忍不下去了。 她一定要说话! 从小到大,就算是被逼着成亲的时候,她也没觉得这么迫切过。 - 姜家花大价钱招了个婿,可这日子怎么一天比一天过得好了? 村里闲话家常,又酸又羡慕。 却不知这上门婿,竟是从后世穿来的。 他带领姜家一步步发财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后来,当沈沉澜手握重权,成为当朝内阁重臣时,赘婿这事又被拉出来攀扯,一时间不由满朝纷议。 可沈沉澜不仅不以此为耻,反倒以此为荣——大抵是因为你们吃不上软饭,酸罢了。 众人:“……”

  • 穿书后大佬她拿错了剧本

    流心酥K

    古代言情连载中93.54万

      二穿的白拂做梦都没想到,她这次穿的是一本书。   前两辈子活得太忙碌,这辈子,她只想不憋不屈随性地活。   有知识,有身手,有武器,有乐扣盒,天涯海角哪里不能逍遥?   直到某一天,随太傅大人回京的白拂发现,未婚夫政敌摄政王家那个中毒昏迷的天才儿子,好像是她上辈子的儿子穿来的...   **   喜相逢的母子二人同时开了口。   摄政王的儿子:妈咪,我给你找了个夫君。   太傅家的未婚妻:儿砸,我给你找了个爹。    ** 某小只:我在找你时你在干什么? 某娘:在山里栽栽粮、种种果 某小只:我在替你走剧情时你在干嘛? 某娘:在矿上挖煤找油寻靠山。 某小只:我在帮你的男主降妖除魔时你在干嘛? 某娘:在镇上唱唱歌、赚赚钱、养养生、逗逗公子哥儿。 某小只:......你真是我妈吗? 某娘:你要听实话吗? 某小只:......不,我还是个宝宝,不该承受这么多......

  • 吉时已到

    非10

    古代言情连载中64.98万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 正版读者群:734187674(作者任意一本完结书全订,新书粉丝值满2000可申请)

  • 大邺女帝

    千桦尽落

    古代言情连载中87.73万

    谢云初号称大邺废物,顶着谢六郎的名字,干着祸害人间的事。 就干……你屁事? 六郎成六姑娘后,追求对象从永嘉排到汴京。 可唯纪京辞是她心中一轮皓月,无人能替。 多年后,她问鼎至尊,龙袍加身。 若他还活着,定会以她为荣。 他曾言:“从无女子不如男,你亦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大邺开太平!” 屡变星霜,世易时移,她终是……做到了。 【非杯具!非杯具!非杯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皇子妃她绑定了养崽app

    一方朔漠

    古代言情连载中57.16万

    (面基已写到,不要养肥啦~) 骆雨猝死后穿成首富千金。爹娘疼爱,兄长宠溺,比前世不要好太多。 只可惜有福却没命享,破败身子只能再活半个月就得嗝屁。 为了活命,她绑定氪金养崽游戏,将指定角色培养成新帝。 * 大周七皇子秦厌,顶着大周之祸的名头,爹不疼娘不爱,苟延残喘活在冷宫。 抽到的崽虽然拉了些,但好赖也是个皇子,问题不大。 骆雨撸起袖子,开启养崽大计—— 崽崽受伤了?上品药材说氪就氪。 崽崽没被褥盖,冬暖夏凉被眨眼买下。 ...... 只是渐渐,崽崽的要求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我想知晓你的名讳。” “如果可以的话,仙女可否赠一副你的画像?” “我还想听一听仙女的声音。” “能否亲眼看看你?” 骆雨心想这只是款游戏,十分痛快地应了他所求。 直到某日被系统告知: 【游戏升级完毕,现实培育开启,玩家即日起可与培育角色现实互动哦~】 !!! 说好的纸片人怎么大变真人了?! 秦厌笑眯了眸子揽她入怀:仙女,抓住你了! * 高亮:前期男女主主要游戏上互动,后期游戏升级才能面基。1v1双C、HE哈~ 企鹅书友群:186049278

  • 病恹格格遇宠夫

    上官翊琨

    古代言情连载中75.36万

    美术系女状元叶绾绾留学途中“翩然入梦”,梦回几百年前康熙朝。托生在尊爵之家,实则乃是帝女花,康熙帝酒醉后的“产物”。拖着一具不太健康的孱弱身子遇到反清复明的“碰瓷少主”朱義博,俩人之间上演一出“智斗”,彼此间斗智斗勇相互了解也相互爱慕。随后便是“碰瓷少主”变宠夫。 却不想,帝女花另有身份,千年的轮回只为与你再续前缘。赤狐族公主便是也,“模范宠夫”经历千辛万苦只为与她长相厮守永世恩爱!俩人携手面对各种意想不到的凶险,彼此心意相通无所畏惧!冲破层层磨难终于修成正果! 待--梦醒之后发现,邻座的男子不就是“梦境中的那个他”,两人对视一眼,不一样的火花迸发出来,梦境中的爱恋此时要“美梦成真”!!

  • 穿越蛮荒:异世夫妻靠种田称霸!

    依依兰兮

    古代言情连载中56.01万

    林琅和厉弦一起穿越了。从朝不保夕的异世穿到了蛮荒未开化的原始大陆。很好,夫妻俩就应该这样子整整齐齐的! 一个觉醒了异能,一个获得了空间,并且获得了神农氏的传承,他们觉得又可以了!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重新起飞呗。别的不说,至少原始大陆空气新鲜、食物充足啊。 他们收小弟、建部落、囤物资,一点点发展壮大。 什么?有人眼红想要吞并他们捡现成便宜?真当异能战士是吃素的吗? 种田、基建两手抓,发财、称霸两不误! 书友群:169598252

  • 农门春记

    米饭饭呀

    古代言情连载中50.36万

    村里说,老李家三房是个绝户头,仨闺女都没个带把的。 老可怜哟。 可谁又知道。 数年后。 他家大闺女开作坊,二闺女识医术,三闺女更是金榜题名! 所有人都震惊了! 简直惊掉了每个人的眼珠子,这个个都是金凤凰呀!

  • 签到空间:我在古代种田致富

    美人倾国

    古代言情连载中50.02万

    叮咚!请宿主签到,领取今日份奖励。 任务牺牲,再睁眼,陈徽音成了农家小丫头,还绑定了个牛叉哄哄的签到系统。 签到第一天,奖励一颗灵元丹,她用灵元丹救了天降男孩一命,收获长相漂亮精致,高智商竹马一枚。 签到第九天,奖励优质高产种子一把,进而培育出高产陆稻,实现旱地大丰收,让陈家年年粮余仓满。 签到第N天,奖励收割利器图纸详解一份,靠着畜力收割脱粒车,大大解放生产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更上一层楼。 陈徽音表示很好,种田自给自足,这小日子不要太悠闲。 偏偏从天而降的竹马,身世不凡,能力了得,不仅一步步当上了大将军,还回到上都认祖归宗,成了无数世家女追捧的西平王爷,炙手可热的朝庭新贵。 唉,她的悠闲小日子一去不复返,陈徽音表示:她只想种田啊!!!

  • 我家侧妃是专宠

    捕捉歆歆

    古代言情连载中88.02万

    那一年,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她嫁于他,洞房花烛,那一年,她欢喜有孕,他许诺生死契阔,与子成说,但她却不幸滑胎,那一年她再度有孕缺不料事事难为,那一年他运筹帷幄,杀伐果断却不顾她,他曾许诺她的一切,到头来只是当时已惘然。

  • 我全家都不是一般人

    陆筠悠

    古代言情连载中57.71万

    刚穿越就被退婚,末世女汉子九爷怒了。 一脚过去“来啊,互相伤害啊。” 魂穿异世,女汉子表示:别人穿越,空间、系统、做任务。 女汉子穿越:儿子是捡的,娘黑莲,爹傻抠,哥大佬,相公…… 嗳,那谁,你别跑啊,我还缺个相公…… 后来,儿子是亲的。 还是卖萌小能手。 至于相公。 好家伙。 除了变成孩子他亲爹外。 还是个重生大反派。 女汉子…… 算了,我堂堂九爷,连极品、小霸王、纨绔都打服了。 难不成这反派,还不能把他养歪过来?

  •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红豆包

    古代言情连载中51.18万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 病娇王爷的心尖尖又甜又凶

    七小音

    古代言情连载中53.62万

    沐青颜开局穿成个痴傻儿,好在命运待她不薄,快烧糊涂了还有帅哥救她一命。原以为有个不错的相识,可时间长了,怎么就混成对头了? 关键这对头竟然还想娶她回家!是他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楚云澈!你个不要脸的,竟然提亲套路我那渣爹?!” “颜儿,把手从本王脸上拿下来好吗?” “……拿就拿,长得帅了不起啊!过得了我师父那关吗?” 楚云澈倾城一笑,某人眼都看花了。 “嗯,能过你这关就好。” 【1V1甜爽文,喜欢多支持,不喜文明绕道~】

  • 魔尊大佬在种田文当姑奶奶

    久块久包邮

    古代言情连载中70.41万

    司卿,魔界至高无上的女魔尊,一日享用手下进献的美酒,大醉,醒来就发现自己从食物链最顶端直接掉到了最底层。 成了大雍朝一个犄角旮旯里的小姑奶奶。 不仅父母双亡,家道中落,连她傲人的实力也没了,唯一庆幸的是村里人还算护着敬着她。 可向来生活优越的她,如今每日要为吃喝发愁,时不时还有不长眼的人跑来作死。 司卿只得亲下凡尘,惩处恶人,带领全村种田经商,发家致富,改善美好生活。 顺便收收小弟。 谁知有个叫萧逸风的小弟不得了,居然妄想做她男人? 司卿冷冷一笑:“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本尊的注意!”

  •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

    卿九书

    古代言情连载中52.25万

    司宁池穿成了当下最热漫画里的女配疯批皇后,她很美,可是疯了。   为了入宫杀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把她葬在桃花树下,一脸欢欣的望着景王笑:“你说你喜欢她,你睁开眼看看啊。”   “哦,你看不见啦?”那容色绝美的女子笑的张扬夺目,似是在欣赏着什么旷世佳作。   霸权凌驾与六宫之上的皇后娘娘,世人厌之弃之却又惧之,穿来后的司宁池缩起脑袋做人,可……   赵宗珩眉头紧皱:“朕怎么觉得……皇后病的更重了。”      朝野上下都言谈皇上无欲无求不近女色,帝后名存实亡形同陌路,日日盼着皇上废后。   可这盼着盼着,今日听闻皇上去了凤仪宫用膳,明日听闻皇上与皇后娘娘手牵手逛花园,再后来……   “皇上今日还不上朝!?都三天了!!!”   “……不上。”   吃软不吃硬疯批皇后x弱小可怜狗而不自知皇帝   1、双洁,1v1,宫斗,后宫诸妃形同虚设   2、女主穿来第一天皇帝就知道皇后换人了,只是懒得揭穿   3、皇帝是原著女主的白月光男配,原著二人无感情线   4、架空无历史考究,介意勿入

  • 空间农女:疯批相公娇弱可欺

    糖醋百骨

    古代言情连载中55.83万

    【空间+美食+穿越】 定国将军府唯一的女儿在出生那年走失,众人都以为她凶多吉少,谁知十几年后,他们竟将人找了回来。 京城各家公子小姐议论纷纷,说这流落农户的将军府小姐肯定又蠢又穷又丑还没人要。 听闻此言—— 新科状元冷笑出声:“他们说谁蠢?” 江南首富满面揶揄:“他们说谁穷?” 玉面神医语气嘲讽:“他们说谁丑?” 禁军统领简直费解:“他们说谁没人要?” 这几人哪个都是叫大夏女子魂牵梦绕的良人,奈何见了那山野女子,全都中了蛊似的瞧不见旁人,就在众口纷纭猜测她最终花落谁家时,一身染血面容清冷的皇子提着佩剑,笑出满面寒凉:“你要选谁啊,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