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花月颂

    青铜穗

    古代言情连载中4.12万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到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压霸凌,终日只顾忍辱偷生,压力山大。 这日后腰上终于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难以启齿,孰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趴下来施了刀! 赵素在京城也算有名有姓,发生这种事,当然只有灭口这一条路可走…… 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过来:不想截肢的话,十日后,复诊。     这声音慵懒清冽,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纤长柔白! 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

  • 神医王妃有乌鸦嘴

    卿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10.54万

    她天生乌鸦嘴,金口玉言断福祸,好的不灵坏的灵   他命里带煞,一出生就灾祸不断,人称“灾星皇子”   她嫌他命不值钱,他骂她是色尼,互相嫌弃   直到有一天,她色胆包天的当众亲他、抱他……   他的灾运忽然就停止了!从此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他决定反击:加倍抱她、加倍亲她……   “七皇子,求你做个人吧!不要再来祸祸我了!”被堵在后花园的某女扶腰求饶。   “好的,马上。”   ……   N年后,七皇子带着几只小包子去找娘 某女大街摆瘫:“福卦,福卦,十文钱一个,便宜又灵验…”

  • 盛宠神医太子妃

    浮梦公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14.03万

    他是地位尊崇的皇长孙,却病体孱弱,人言难及弱冠之年!? 她本是将军府义女,却被污以外室女之名,成了人人可欺的小可怜!? 云袖轻挽,玉手执针,生死人肉白骨,她若不放,谁敢取他性命!  袖手天下,意谋乾坤,算尽人心时局,他想护之人谁又敢欺?  苏御曾道他一生谋略在朝岂可受困儿女情长。  叶清染曾言自己此生虽筹谋万千,但唯独无意情情爱爱。  后来——  苏御:“吾平生所愿,日抚瑶琴听音,夜有娇妻伴读,唯此而已。”  叶清染:“相夫教子,亦可为乐。”  *  可忽然有一日——  苏御发现他的小娇妻身份重重,马甲多的像莲蓬,扒了一个又一个,没完没了。  叶清染也发现,她家夫君的面具就像圆葱,揭了一层还有一层,无尽无休。  【简言之,这是一对腹黑男女互扒马甲,“对外夫妻一心,回家您是哪位”的故事。】  【小剧场】  叶清染:“夫君,面具戴久了,不累吗?”  苏御淡笑:“不累,所以……正准备累一下。”  他反手撂下流苏纱帐:“清染,为夫倒是想问你,马甲穿这么多,不热吗?不如为夫帮你解去?”  叶清染:“……”   *  叶清染:“江山美人,孰轻孰重?”  苏御:“若美人非卿,盛世天下方为男儿所求。”  叶清染垂首,敛眸,“若是,尔又如何?”  苏御牵唇,揽她入怀,“山河拱手,为卿一笑。”

  •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荨秣泱泱

    古代言情连载中11.81万

    【穿越,爽文,女强,双洁,甜文】 拿着‘恶毒女配剧本’穿越而来的沈未白想不明白为何身后会多了一个甩不掉的小尾巴。 关键是,这个小尾巴还有两副面孔!!! 本以为是又香又软的小奶包,没想到……切开后却是芝麻馅的小狼狗。 某日—— 沈未白拿着医书,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求rua的绝美少年,冷漠的道:“麻烦让让,別耽误我搞事业。” 绝美少年说:“事业有什么好搞的,阿姐我不香吗?” 沈未白王之蔑视的看向他:“你?” 绝美少年羞答答指了指自己:“香……” 沈·莫得感情·未白,:“闻不到。” 许久以后—— 沈未白望着眼前变得越发可口,赏心悦目的人,突然觉得脸有点疼。 玻璃心作者在线狗头保命,新书求关注,求收藏,求点击,求书评,求夸求赞求票票!

  • 宫斗之小透明也想当女主

    顾声息

    古代言情连载中19.86万

    程昭穿越到了一本宫斗文成为了不知名配角。 程昭原本想着就这么当一条咸鱼就好了,让原文男女主谈恋爱去吧。她只需要仗着强大的家世吃吃喝喝就能升职加薪啦! 谁知道,作为一个小透明还要被针对,既然如此,就在原文女主出现之前,占据好位置,让原文女主不敢惹她吧! 什么,还要惹她? 那就干掉原文女主,自己当女主吧!

  • 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

    楼星吟

    古代言情连载中20.77万

    玄医传人一朝穿越成将门千金,竟成了个死牢囚犯!   还没享受到快活风光,就要想着怎么躲开杀头的罪过。   幸好,她不是前身,外表骄横,却任人揉捏;   欲毁我者,满门皆诛!   阴谋算计,不死不休!   ……   所有人都以为,祁嫣这会必死无疑;峰回路转,祁嫣从大牢里出来了!   太子是个药罐,命不久矣,这门亲事,祁嫣是要守活寡啊!   ……   小剧场:   京城传闻,太子患有眼疾,无事不出太子府。   那祁嫣素来骄横,太子岂不受罪?   却不料……   太子说:我家太子妃,失了武灵,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娇花一朵。   祁嫣仅凭亲手炮制的毒药,就让一众挑事者中毒,纷纷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太子又说:我家太子妃如今在府中,就会针线女红,哪懂打打杀杀的事。   被祁嫣用银针扎成刺猬的敌人,正绑在悬崖边上,迎风哭泣。   太子又叹:我家太子妃温柔可人,你们可别欺负她娇弱。   众人傻眼:太子,你家太子妃有多毒多嚣张,你心里没点AC数?

  • 太子妃她又在写休书

    七旭

    古代言情连载中25.87万

      世人皆知新帝不仁,暴虐无道,野心勃勃,却唯独只对一人心软。   他搂着怀中女子,满眼疼惜,“曼曼,我想活,我若能多活一天,就能多护着你一天。” …… 初次见面,她衣衫褴褛的跪在殿外,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用折扇轻挑起她的下巴,“不错,是个上等的美人。” 后来,她凤冠霞帔嫁给他的那一晚,就是他今生见过,她最美的样子。

  • 农女唐甜升职记

    蜜桃轻舞

    古代言情连载中18.39万

    因唐甜是傻子,胖子,灾星,无人敢要! 唐家人便设计她嫁给了村里同样面丑体弱的周二郎。 都说二人是乌龟王八一家亲,这日子必定过不长久。 可是,为何那胖丫头越变越瘦,越变越美,竟成了他们高攀不起的福娇娇。 而那面丑体弱的周二郎怎么也成了金相玉质,虎步龙行的贵公子。 某一天。 贵公子露出了真面目:“甜甜,来,做我的世子妃。” 皇帝老爹一把将他推开:“甜甜,乖,你是爹的小公主。” 太后老人家热泪盈眶:“甜甜,到祖母这里来,他们忒坏,哀家替你打他们。”

  • 将军家的团宠婆婆

    淳于玖玖

    古代言情连载中28.75万

    从出生就是单身狗,穿越成了婆婆。 并且还是一个公公还活着的婆婆。 可喜可贺的是公公是个很帅的大叔, 她爱上了。

  • 报告陛下,皇后娘娘想独宠

    杳苕姝钕

    古代言情连载中15.9万

    “陛下,皇后娘娘她把绿头牌都给烧了。” “陛下,皇后娘娘她把新招的秀女全忽悠跑了。” “陛下,皇后娘娘她把妃嫔们都考废了。” “陛下,皇后娘娘她……陛下,你也不管管吗?” “小叶子,你倒是告诉朕该怎么管?” 批阅奏折的皇帝陛下抬起头,眸子里流淌宠溺的笑意。 “可是陛下,皇后娘娘她想独宠啊……”小叶子扭扭捏捏,嘀咕着,“可以前皇后娘娘对陛下都是爱答不理的啊。” 上一世,顾卿卿被迫入宫为后,以为自己是替身,对狗皇帝爱答不理,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嘲讽狗皇帝,总之就是仗着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而为所欲为,还理直气壮地背叛狗皇帝和安王私奔…… 一朝重生,顾卿卿明明白白,她就是他心里的那个白月光。这一世,她无论如何都要占有他,彻彻底底的占有他。 所以,后宫的那些嫔妃…… 嘿嘿……

  • 开局抢了暴君的三岁半闺女

    予方

    古代言情连载中9.07万

    阿木重生回来了。 楚不域觉得眼前的女人矫揉造作,处心积虑接近他,手段高明模仿他心目中的白月光,为的就是勾引他,成为他的妃子。 一开始,他觉得她不配出现在自己眼前。后来,他想天天看到她。 直到她的真实身份隐瞒不住,他才知道,她从来不是在勾搭他。 赵木兮:她只是想拐跑他的女儿。 世人皆以为,赵国公的嫡长女是姝丽无双的草包。 直到…… 天下药神是她,第一首富是她。 江湖第一大派里的弟子全是她前世带出来的兵。 天下地位最高的转世灵童是她的弟弟。 赵木兮:她只想低调重生,回来报个仇而已。

  • 妖孽反派的神医娇妻

    花羽容

    古代言情连载中21.89万

    药王谷传人楚婉看上了一个腰细腿长长相貌美如妖孽的美男,他竟然是魔教大佬,对于是否把人拐回家很是纠结。

  • 穿书后女配她又甜又飒

    晓丹叮咚48

    古代言情连载中27.62万

    才貌双全,双高学霸白若尘,书穿到了侯府庶女五小姐身上,原主又呆又凶又出身卑贱,是一个狗不理,结局很悲惨。白若尘抚额长叹,女配可不可以不按剧本走,我要又飒又爽飞起来的人生。可是,一不小心改了大女主的气运,我真不是存心的啊~

  • 穿书后我把病弱反派拉下神坛

    琴川ing

    古代言情连载中17.93万

    【1v1,双洁,甜宠】颜控帝姬vs柔弱不能自理假和尚 “不好了,殿下从山上抢了一个俏和尚!” 姜醒穿成了书中游手好闲,爱好美色的纨女帝姬。 可是……灭她全家的大反派,就隐藏在她众多男宠之中。 姜醒为了保命,决定将反派扼杀在摇篮之中 。 本来以为那和尚,身体柔弱不能自理,动不动就要咳血,大反派绝对不可能是他。 “殿下,我已经病入膏肓 ,殿下离我远一些 ,莫要将病气过给您。”和尚脸色苍白道。 啧啧啧,多么的为人着想 。 谁知道温柔恭顺是假,心狠手辣是真! 那时一切已都来不及 。 大反派早已大权在握,可是…说好的灭国,怎的一手将她推上了皇位,还自封了一个皇夫! “你跑什么 ?”大反派将她压制在宫墙的角落。 “你…你要灭我全国,还要杀我 ,我能不跑吗 ?”姜醒低声道。 “我原先的确是这样想的 ,可是如今,我改变主意了 ,我还舍不得杀你 。”大反派冷漠的眼睛里出现一抹柔情 。 “为何 ?” “我想让你做我孩子的娘亲!” 姜醒“???” 男主假和尚!!!

  • 锦鲤农妃:我家闺女今天登基了吗

    箖宝

    古代言情连载中24.9万

      急!!重生当天,喜提继女两枚,荣升成了年轻小继母怎么办?在线等!   柳珠起初是打算卷铺盖走人的,可实在不忍心看着两个小继女挨饿……   从嫌弃两个继女累赘,到最后的真香现场,只用了短短一天。   大继女冰雪聪明,冷静能干。   小继女乖巧可爱,懂事嘴甜。   虽然家徒四壁,虽然丈夫失踪,但有柳珠在,撸起袖子种田致富,摆平各种极品亲戚,一切都不是事儿。   直到……失踪的丈夫重新回归,带走了大继女,说要登基做女帝。   最后……甚至上演了一幕女帝跟自家小叔争抢女人的戏码。   一个依赖柳珠,想让她做太后(母亲)。   一个爱慕柳珠,想让她当王妃(老婆)。   叔侄大战,最终谁能抱得美人归?

  • 重生之郡马爷哪里逃

    水泣流鸢

    古代言情连载中27.57万

    双洁1v1,男追女【划重点】,无三观崩裂问题,请放心食用√ —————————————————————— 不过几句莫须有的谣言,就将这夫妻十载的情分切割的一干二净,她倒在地上紧抱着怀中已经没了呼吸的婴孩,庶妹在她夫君的怀中媚笑,什么青梅竹马?都是靠不住! 临死前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怒吼着:“迟桅杨!我费劲艰辛助你登上皇位,你竟宠幸奸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轻易杀害……你妄为夫君!你妄为人父!你妄为天下之主!若重新来过,我方沉裕定要你碎尸万段!” 谁料一语成谶,重来一世,娘亲姐妹犹在,十年时间,绢纸上用血红的朱墨写就一手的簪花小楷:大仇得报! 天下定,渣男庶妹自尽,方沉裕与龙袍穿身的少年并肩,低声道:万里江山是你的了。 韩若明问道:那你呢? 方沉裕笑道:你现在是皇帝,将来后宫会有佳丽三千。 韩若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回头道:传令下去,皇后改名叫佳丽三千。 方沉裕:喵喵喵?! ———————————————————————— 毒舌少将军x腹诽小郡主,超甜无虐心cp,配角各个可爱,不来试试么?

  • 重生成权臣的心尖朱砂痣

    鹿十六

    古代言情连载中21.86万

    郑念如嫁人的时候是高门低嫁,抓着这个便宜,她逼着夫君居南一,步步为营,终于权倾朝野,给了她滔天的荣华富贵,她不满足,又逼着居南一从南郑国的忠臣变成了叛逆贼子,扶持着自己不成器的儿子登了位、尊封她为太后。   坊间传闻南郑国昭仁太后郑念如夺权篡位、谋害忠臣、淫乱后宫,最终被一剑刺穿心脏,死后还被夫君亲自挖坟鞭尸,百姓们奔走欢呼,拍手称快。   可是老天爷竟然让她重生了,南郑国都被她霍霍完了,她多活几世也不能将南郑国从死亡挣扎线上拉回来呀。难不成是老天爷也觉得这南郑国不该如此潦倒收场?所以,她决定还是要改变一些,比如,那不能惹的那些人今生就放过吧,比如居南一,换个人也照样儿女情长不是!

  • 女主她一心想当状元郎

    不语安然

    古代言情已完结28.47万

    语卿穿越了。 开局便是带着美貌如花的娘和姐姐妹妹们跟渣爹和离。 家里没有男丁这日子怎么过,语卿只好女扮男装考状元。 她想保住自己性别秘密,却总有小人来作妖。 男二厂公大人一边虐她,一边帮她除去隐患。 语卿表示很惊讶,这是什么骚操作? 可这不是最惊讶的,更令语卿惊讶的是,她居然怀上了厂公的种! 说好的厂公大人寡人有疾的呢?

  • 纨绔和美人

    半袖山

    古代言情连载中22.39万

    欢脱向文案: 京都里赫赫有名的小纨绔突然转了性,喜欢上了一个美人儿。 纨绔晓得自己动心的时候,巴不得吃喝玩乐全都要带上美人儿。 “你尝尝这个,”纨绔手捧着今早上排了许久的队才买回来的糕点,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美人儿:“好吃吗?” 美人儿蹙眉。 小纨绔道:“灯闲斋上的说书人乃是一绝,今日我带你去听听?” 美人儿不说话。 小纨绔再道:“那……春风正好,郊外花团锦簇,咱们春游去?” 美人儿这回终于开口了,声音清泠得像山泉一样动听,“少爷,您今日还差十张毛笔字没练。” …… 小纨绔咬了咬牙,为博美人一笑,苦兮兮的练字中…… 文艺向文案: 虞晚和孟星河一生共有三次相逢。 女主美强X前期单纯纨绔男主,后期会变强大 架空,官职为剧情服务,有私设,勿考究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古代言情连载中9.12万

    及笈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笈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 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 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笈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 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 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 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那个让我为他拼过命的人,现在坟头的草已经三丈高了。” 躲在角落偷听的某人,听完这话后,提起的刀又默默的放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