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嫁皇叔

    暗香

    古代言情连载中28.37万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   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   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   顾清仪:“啊!!!”      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   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   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烧瓷器,酿美酒,造兵器,改善攻城器械,钱粮收到手抽筋,助皇叔南征北战立下大功。 人美聪明就不说,张口我家皇叔威武,闭口我家皇叔霸气,活脱脱甜心小夹饼一个,简直是闺秀界的新标杆。   这特么是草包?   惠康闺秀惊呆了。   各路豪强,封地诸侯忍不住羡慕坏了。      宋封禹也差点这么认为。     直到某天看见顾清仪指着墙上一排美男画像:信陵公子温润如玉,钟家七郎英俊潇洒,郗小郎高大威猛,元朔真的宽肩窄腰黄金比例啊! 宋封禹:这他妈全是我死对头的名字!

  •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风吹小白菜

    古代言情连载中22.05万

    裴家道珠,高贵美貌,热爱权财。 面对登门求娶的萧衡,裴道珠挑剔地打量他廉价的衣袍,微笑:“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恐怕高攀不上。” 一年后裴家败落,裴道珠惨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发现曾经求娶她的萧衡,竟是名动江左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还是前未婚夫敬仰的亲叔叔! 春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只是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 萧衡嘲讽她虚伪,却终究忘不了前世送她北上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 - 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转身嫁给了未婚夫的亲叔叔——那个为了她两世痴狂的男人,还被他从落魄士族少女,宠成顶级门阀贵妇。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古代言情连载中28.47万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有什么愿望? 宋慈说:成为巨有钱混喝等死的漂亮姑娘。 老天爷大发慈悲,给她唱了个成全,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愿望成真了,她真的成了个巨有钱的,混喝等死的—— 老祖宗! 宋慈表示这剧本的开局,她接受不能啊! 但,穿都穿了,那就演吧,老话不是说么: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我和反派互穿了

    万里里

    古代言情连载中20.91万

      【互换灵魂宠文+激萌爽文,1V1双洁,会换回来】 成为男人后,洛灵欢发现当男人太特么爽了!   不仅没有姨妈造访,还有美人投怀送抱,就连夺皇位这么刺激的事情,都有人催着她干,每天开心得都跟过年一样。   世人皆知战神王爷冷得像座冰山,刻板寡言,面对谁都不假辞色,还好他手握兵权,却对皇位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某天,大家发现他不仅爱说话了,还没事就去找皇帝联系父子感情,三天两头带一班兄弟瞎转悠,不仅如此,还把那个刺杀他的王妃宠得无法无天,很多人都亲眼看见了,战神王爷天天被王妃拎着刀追杀,最后王爷被逮住,嘤嘤嘤哭得好大声。   王妃脸都气绿了:“不准用本王的身体哭!!!!!”   

  • 太子妃她绑定了地府APP

    年小华

    古代言情连载中26.72万

    【女扮男装】【1V1宠无虐】    自幼绑定了地府APP的萧七少回京了!   回家第一日,镇宅石狮子被她用狗血画大符,还死活不让人擦。   没两日,跑去乱葬岗,挖出个新鲜尸体拖去衙门击鼓鸣冤,非说人家死得可怜。    “这次更可怕了,萧七少在院子里跳大神,神神叨叨吓死了个小丫鬟,造孽啊!”    “……”    她是荒唐臭弟弟,人弃狗嫌。    萧家一个、两个、五、六个哥哥表示:这孩子指定不是亲生的!    她还是玄门大师,神目如电。    算命望气看风水,阴阳乾坤卦生死,这些,都要加钱!    荒唐纨绔不学无术,金口玉言人有贵福。 她只想辛辛苦苦搞业绩在APP里换阳寿,却没想到阴德太多,一不小心成了太子妃!    ——————    “我弟每天都中邪,我读遍古籍也不知道这个毛病该怎么治……”    “以上毛病我们都能接受,但他那断袖之癖后果太严重,这已经是他第十回冲着那个臭男人笑了! ”    “孤怕是要断子绝孙,这皇位……不能抢了……”太子沉思。

  • 王妃虐渣超酷的

    绿依

    古代言情连载中27.27万

    穿越成人人恨之入骨的恶毒女,江夏聆表示很忧伤。 但面对一个又一个送上门的渣渣,江夏聆决定一路恶到底,好好虐一虐那些渣渣,来一个虐一个,来两个虐一双。 裴沫移:本王要娶妃了。 江夏聆:喔,恭喜你。 裴沫移:你答应吗? 江夏聆:答应答应,完全没意见。 裴沫移:那本王尽快选个黄道吉日将你娶进门。 江夏聆: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 裴沫移:你刚才答应了。 江夏聆才知道,她又被裴沫移给套路了。 这是一个超级腹黑王爷与黑心芝麻陷王妃的故事,内有快穿情节,欢迎入坑。

  • 明月曾照江东寒

    丁墨

    古代言情已完结23.78万

    我只觉得自己耳间隐隐生疼,一直疼到脑后。而又有梗塞的钝痛,从胸中蔓延开去。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如死一般寂静。我抬眼,眼中却朦胧,大家似乎都在看我,可我却辨不清他们眼中的含义。   一把清亮的声音划破我的思绪:“泓儿,回来。”   我有些混沌的转头,只见林放已在矮几后站起,拢袖看着我。众目睽睽下,他朝我伸出手。   灯火如昼。他的手,瘦长白皙,静静的伸出,就在离我丈许的位置。

  • 卿卿来吃

    意千重

    古代言情已完结19.34万

    祖父的绝密食谱,离间了多年的青梅竹马。 吃货的倔强坚守,教她辨清爱的一往情深。 梁凤歌:朱卿卿,你再敢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朱卿卿:我不跑,我用走的。 已有简体、繁体出版,出版名为《卿卿》.h

  • 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

    连玦

    古代言情连载中25.1万

    又名《医妃娘娘美又飒》 【甜宠、轻松爽文、穿书、轻玄幻】 司浅浅意外穿进一本奇葩、狗血玛丽苏文! 开篇—— 穿越女主就在和秦王拜堂时,替前任未婚夫挡刀!? 从这一刻起! 书中全京城的人就在盼着,秦王休了秦王妃。 但是秦王一直不休,最后却亲手杀了秦王妃,然后自戕? …… 司浅浅吐槽到不行! 可她现在就是这本奇葩文里的女主! 从这一天起! 司浅浅也盼着自己能被休! 然而—— 跑路后的司浅浅发现,她的天书金手指消失了!? 司浅浅:(╯‵□′)╯︵┻━┻ — — — — — — — — — — — 重生后,萧律决定如了刚过门小王妃的愿,将她休了。 然而,小王妃醒来后就变了? 萧律:…… 他果断撕毁了休书。 从这一天起,萧律就将这个小王妃放在了心尖上。 后来,每当有人禀报,“王爷,您王妃又和人私奔了!” 萧律:“呵,又有刁民想骗本王休妻。” ———— 又苏又撩狗秦王全程追妻,又美又“渣”女主全程想甩夫; 玻璃心作者在线狗头保命,求收藏求留言求夸求赞求票票。

  • 花月颂

    青铜穗

    古代言情连载中15.17万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到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压霸凌,终日只顾忍辱偷生,压力山大。 这日后腰上终于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难以启齿,孰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趴下来施了刀! 赵素在京城也算有名有姓,发生这种事,当然只有灭口这一条路可走…… 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过来:不想截肢的话,十日后,复诊。     这声音慵懒清冽,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纤长柔白! 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古代言情连载中25.51万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 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 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 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 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 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那个让我为他拼过命的人,现在坟头的草已经三丈高了。” 躲在角落偷听的某人,听完这话后,提起的刀又默默的放了回去。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八匹

    古代言情已完结24.45万

    安乐侯府三兄弟养妹妹只信一条:宠,狠狠的宠。 于是苏喜妹被宠的骄纵奢靡、任性跋扈。 一日落水,苏喜妹醒来后瑟瑟发抖。不知现在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来不来得急挽救一家子炮灰的命运!! 群706295284

  • 福运娇女锦时归

    流氓小小兔

    古代言情连载中25.89万

    黄粱一梦三十年,温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儿时所住的农家土屋炕上,身边守着的是无数次在梦里才会出现的亲娘季氏。 温家,家大业不大。 她爹行三,上有两个兄长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她爹是典型的爹不疼娘不爱,干活没他不行,吃饭有他不成。 一场天灾,温家需得卖儿卖女才能活命。 温锦,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卖掉的。 天可怜见,她遇到了善心人,一辈子倒也平安喜乐。但每每午夜梦醒,总会想起曾经的爹娘。 她娘在知道她被卖后,疯了,最终坠河而死。 她爹在葬了她娘后,一包砒霜,一把火,葬了整个温家。 待她归来,知晓一切,痛彻心扉。 万幸,她回来了! 一切还没发生,她还有机会改变。

  •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古代言情连载中26.64万

    这是腹黑小白兔和奸诈大狐狸之间的故事。 前世华滋公主眼睁睁地看着大皇兄死在自己面前,大瀛帝国灰飞烟灭。 此生,华滋重生了,只不过重生在三岁那年,看着那个呆萌可爱的小萝卜头深受父皇宠爱,看着那个阴险毒辣,野心勃勃的奸人深得父皇信任,看着那个见风使舵,自私自利的权臣深受父皇重用。 华滋心急如焚,但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只是个三岁的小萝卜头……怎么办? 三岁的小萌娃目光坚定,重生一世,绝不让前世的悲剧再重演。 于是三岁小萌娃文能开铺子赚钱养家(国)。武能拳打奸臣,脚踢权臣。 大魏国那个其身玉立,其容胜景的皇子惊讶道:西秦国皇室连个三岁的小娃子都有胆有识,那其他人呢? …… 小剧场:大婚之夜,华滋双目刺红地看着向自己靠过来的管钰,害怕不已,“你,你不要过来!” 管钰抱住她,在她耳畔呢喃低语:“蔓蔓,别怕,是大哥哥。”

  • 女扮男装:公子倾城

    A霜

    古代言情已完结22.04万

    【推荐新书,《快穿:男神倾城》】 【本文双强文+女扮男装+一见钟情不解释,不喜欢的小甜心误入,作者是个新手外加玻璃心】 她,重生了重生在了个架空的世界,成为了丞相公子,一朝回京,众多京城女子的芳心就被她掳走。众人都知晓丞相公子从小是个神童,长大了容貌更是倾世俊美,却不知她是位女子。 他霸气侧漏:“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林紫馨:“这人怕不是个蛇精病……” 他更不要脸的撒娇:“姐姐,要抱抱。” 林紫馨翻了个白眼:“大哥,我好像比你小。” …(有读者群哦,QQ群号码:528059417)

  • 锦鲤娇娘她有旺夫命

    扇香染青檀

    古代言情连载中24.04万

    傅满满穿进书里的时候,手持一把烂牌! 父母双亡,家产被夺,祖母不慈,伯母婶婶刻薄…… 只因为说原身命不好,就要将她打包卖个鳏夫换银子给家里添菜钱! 原主反抗无果,跳河自尽…… 呛了满口水的傅满满挣扎着从河水里爬出来,一把就抱住了路过反派的大长腿…… —— 最近北山村里出了个大八卦! 几年前独身一人来到这里的顾猎户新娶了个小娇娘。 据说就是那个命硬克亲,谁挨上谁倒霉的傅家二房的小孤女。 都说顾猎户也是无亲无靠,碰上这丫头也不知道是谁克谁~ 等着看热闹的众人没能看到小两口倒霉的那一天, 反倒是两人日子越过越红火, 特别是那顾猎户,竟一朝龙翔,成了整个大秦的天! —— 多年以后,有大臣酒壮怂人胆,提出让空置后宫仅有皇后一人的陛下纳妃。 端坐于殿堂之上的帝王难得没有发飙, 只是温柔的握住了身侧傅皇后的小手,含笑对着殿下的众爱卿: 皇后她有旺夫命!谁让皇后不高兴,谁就是在要朕的命!   【书友群号:218979508】

  • 随身空间:带着包子去修仙

    夏染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55.07万

    莫名穿越到修真界,她,一个现代穷学生,居然踏上了修仙之路!步入天云门,遇上个贪吃师傅,最关键的是,还有好多帅哥师兄!下山历练,她夺法宝,抢美男,不亦乐乎!纳尼?有人要争夺天云门?哼,毁我家园者,死!

  • 千年等一蛇1

    白天

    古代言情已完结19.69万

    穿越啦!还好,还是女人。可是胸部从波涛汹涌变成一马平川??未来相公是蛇妖?可以先预定和离吗? 俊美腹黑蛇君冷笑,你嫁给我还是我娶你? 这特么不是一个意思么?掀桌!

  •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爱宠

    竹西木

    古代言情已完结25.91万

      元旦熬夜看完一本小说后猝死了,再睁眼时,她发现自己竟穿成了书里被送给未来暴君的一只粉色小肥啾。   起初——   萧长戚:不过是只小畜生,听话点就养着,不听话就让厨房晚上加道烤鸟肉。   元•小粉球 •旦:啾!   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后来——   朝臣看着皇帝头顶一只小粉球上早朝,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在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就在元旦各种仗宠作死时,某日,她在暴君怀里变回人了。   元旦:……   萧长戚:圆圆,我看见……   元旦连忙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不,你什么都没看见。   [男女主双洁,甜宠,微沙雕风,全文架空,看评论再排雷]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古代言情连载中16.88万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 一场天魔交战,龙族太子龙夜寒为救狐族女帝白染,三魂七魄尽散。 为寻回龙夜寒的魂魄,白染手握魂灯,踏遍三千世界,欲以垒世功德换他魂魄归一。 奈何功德不容私心,只能顺其自然。 白染自请入凡间,以凡人之躯历经人事,不渡情劫终不还。 凡人白染偶遇女尊系统小四蛋儿,以宿主之身畅游女尊王朝,宠夫成瘾,终随缘集齐龙寒夜的三魂七魄,同回天界。 —— “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 “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 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 “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 “嗯?”白染蹙眉。 “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 白染嘴角缓缓勾起:“如实相告。” 手里的银锭子还沾染着他的温度,那个猫在王府门口大树后一脸焦急的小人儿却丝毫不知,他一早儿就入了她的套儿了…… 她用情网编织出的套子,他如何能逃得过? 当然了,他压根儿就没想过逃。 死命往里钻都还来不及呢!